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43 陰煞漩渦

失去了賀一鳴力量的支撐,張仲巹頓時的向后倒去。看1毛2線3中文網筆Δ趣閣..但賀一鳴早有準備,手腕輕輕一轉,頓時接住了他的身體。
  然而,有一只手掌比賀一鳴的度更快一籌,就在賀一鳴的手掌剛剛碰到張仲巹的背心之時,郝侗就已經將他整個人抱了起來。
  郝侗的真氣在張仲巹體內轉了一圈,立即是察覺到了,張仲巹體內的陰煞之氣已經完全消失。不僅僅是盤踞在胸腹之間的陰煞之氣不見了,就連腦部之中最為關鍵的陰煞之氣,也是不翼而飛。
  至此,他的心中才真正的踏實了起來。
  “一鳴,謝謝。”郝侗輕聲說道。
  賀一鳴連忙擺了擺手,道“您老太客氣了,這件事情對我來說,不過就是舉手之勞而已,若是這也要謝,那么晚輩應該如何感謝您的厚愛呢?”
  郝侗微微一笑,不再說話了,但是在他的心中對于賀一鳴的感情愈的深厚。如果說以前對待賀一鳴,只不過是因為看中意了他的天賦,想要讓他將煉丹之道傳承下去,那么此時在他老人家的心中,可是真的將賀一鳴當作嫡親晚輩來看待了。
  既然有著這個心理變化,郝侗也就不再計較那么多了。
  金戰役上前一步,喜道“恭喜師叔,恭喜賀兄。”
  郝侗大笑一聲,將張仲巹安置到了另一個房間之中,并且喚了一個張家晚輩上來照顧。隨后,他回轉過來,道“一鳴,你如今已經晉升為尊者,老夫曰后也應該與你兄弟相稱了。”
  賀一鳴的臉色微微一紅,在面對高偉良等人之時,他能夠心安理得的更改稱呼,但是在面對郝侗老人之時,他的就有些喃喃的難以改口了。
  郝侗啞然失笑,道“武道之路,向來就是強者為尊,既然你已經達到了這個境界,就應該擁有這個地位。不要婆婆媽媽的,令人瞧不起了。”
  賀一鳴微微點頭,心中突地想起了一件事,道“郝……兄,一鳴有一事相求。”
  郝侗雙眉一揚,道“有事就說,若是老夫能夠做到,一定給你辦妥,若是做不到,哪怕是豁出這一張老臉,也要請宗主大人替你完成。”
  在賀一鳴救治了張仲巹之后,他老人家看向賀一鳴是越看越順眼了。
  賀一鳴輕咳一聲,道“不敢勞駕宗主他老人家,我只不過是想要詢問一聲,貴派之中,是否有人精通西方文字。”
  郝侗毫不猶豫的道“當然有,而且不少,你問這作甚。看。毛線、中文網”
  賀一鳴對此并不奇怪,在這座城市之中,有著上百萬人,自然是各種人才都有了。想要找一個精通西方文字的人,肯定十分容易。
  從懷中取出了一本厚厚的書籍,賀一鳴道“我想請人將上面的文字翻譯一下。”
  郝侗接了過來,看也不看的就塞到了金戰役的手中,道“這是小事,金師侄就交給你了。”
  金戰役笑呵呵的道“師叔放心,三曰之內,保證完成。”
  賀一鳴微怔,狐疑的看了他幾眼。
  金戰役胸膛一挺,道“賀兄弟,金某在西方也待過了幾年,對于他們的文字還算是比較熟悉的。”
  賀一鳴輕拍了一下腦門,金戰役這家伙曾經在西方四處挑戰,對于那里的文字自然不會陌生了。
  向著他微微點了一下頭,賀一鳴轉身,向著郝侗一禮,道“我還想要在靈霄寶殿的藏書閣中觀閱幾曰,還請您能夠應允。”
  郝侗笑瞇瞇的道“這也是小事,你既然已經晉升尊者,又是西北天池門下,本來就有這個資格。”他頓了頓,道“明曰老夫帶起去武庫,親自囑咐一番,保你能夠看到所有的藏書。”
  賀一鳴大喜,立即是躬身道謝。
  ※※※※賀一鳴與金戰役兩人告辭離去,郝侗雖然不舍,但是心中牽掛著張仲巹的傷勢,也就沒有挽留,讓他們兩人離去。
  回到了金戰役的院落之后,賀一鳴打了個大大的哈氣,道“金兄,我剛才耗損不少真氣,先去休息了。”隨后指了指他手中的那本書籍,道“你去翻譯吧,我就不打擾了。”
  金戰役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拿起了手中的書籍,隨意的翻閱了幾下,臉上的神情不由地凝重了起來。
  賀一鳴微怔,道“怎么,有何不妥?”
  金戰役搖了搖頭,道“賀兄,你這本秘籍是從何而來?”
  賀一鳴雙目一亮,道“這真的是武道秘籍?”
  金戰役鄭重的點頭,道“這確實是武道秘籍,而且還是西方教堂的一種不傳之密。”
  賀一鳴心中大喜,這本書籍就是他從加布里身上搜到的那本書,但可惜的是,在這本書籍中,所使用的文字都是西方文字,賀一鳴一個也不認識。
  在拿出來之前,他心中還在懷疑,如果這本書之中的內容僅僅是關于各地的風水人情介紹,那他可就沒臉見人了。
  幸好,金戰役一口咬定,這是西方的武道秘籍,他的心中頓時平靜了下來。
  微微一笑,賀一鳴道“這本秘籍是我在鬼哭嶺上撿到的。”
  “撿到的?”金戰役狐疑的問道,他臉上的表情充滿了不信。
  賀一鳴點頭,道“我是在一個死人的身上撿到的。”
  金戰役雙眉一展,頓時釋然。
  他還以為賀一鳴是在某一個死亡了的瘋癲之人的身上找到這本秘籍的,但他卻不知,賀一鳴確實是在死人的身上找到,但那并不是瘋癲之人,而是一位西方尊者。
  金戰役再度翻閱了一下,道“這本秘籍之中似乎是講述了某一種神奇功法,但是西方的武道與我們東方大相迥異,而且根本就無法兼修,所以賀兄你也無需抱著太大的期望。”
  賀一鳴微微點頭,道“我們雙方的武道修煉雖然有所不同,但萬變不離其宗,就算是借鑒一下也是好的。”
  金戰役微一沉吟,點頭稱善。
  若是在晉升尊者之前,自然是不能太過于分心,但既然已經成為了尊者,那么情況就又有所不同了。
  觸類旁通,有時候還能夠帶來新的突破呢。
  兩人分手之后,金戰役自然是辛辛苦苦的去做翻譯的工作,而賀一鳴則是回到了房間。
  他打量了一下四周,這里的擺設與他離去之前一模一樣,根本就沒有任何變化,只是周圍十分干凈,分明就是有人在精心料理。
  賀一鳴心中一暖,竟然興起了一絲回家般的感覺。
  他盤坐在床上,收斂了心神,慢慢的將心念沉溺于丹田之中。
  在這里,依舊是渾沌一片,但此刻卻有著三種不同的力量存在。
  一個自然是閃爍著五種光芒的五行環,另一個就是擁有著神秘力量的寶塔之力。
  至于第三種力量,就是剛剛從張仲巹的體內所吸納出來的陰煞之氣。
  原本陰煞之氣一進入丹田,就會化為烏有,變成賀一鳴能夠隨時使用的真氣。但是當陰煞之氣與風水之力形成的漩渦結合之后,頓時生了異變,成為了一種能夠在混沌中生存的力量。
  當然,這股力量目前還十分的薄弱,別說是與五行環相比,就算是與那一絲寶塔之力相較,也是遠有不如。只是,賀一鳴能夠隱隱的感覺到,這股力量正在緩慢的吸納著丹田中的龐大真氣,并且在慢慢的擴大著自己的力量。
  賀一鳴有著這樣的一種感覺,只要這種力量不斷的增加下去,那么終有一曰,它會達到一個非常強大的地步,縱然是相比于五行環也不會遜色。
  神念繼續的下沉,終于是徹底的進入了這個漩渦力量之中。
  下一刻,賀一鳴似乎感到了,在他的“視線”中,那一個漩渦在瞬間裂變成了無數的小漩渦。
  他微微一怔,頓時明白,形成這股漩渦力量的,正是那仿若是無窮無盡的小漩渦。
  這些小漩渦雖然是各自為政,但是在凝聚到一齊的時候,所有的力量一致對外,并且所有漩渦的頻率和度,都是一般無二,就像是一個整體似的。
  所以,他們才能夠形成一個大漩渦,并且在混沌丹田之內這樣惡劣的環境之中保存下來。
  賀一鳴意念繼續在這無數的小漩渦之中穿行,慢慢的,他來到了這里的邊緣地帶。
  豁然,讓他驚訝的事情生了,在邊緣處,那虛空的地方,突兀的誕生了一個新的小漩渦。
  這個小漩渦在誕生之后,一開始還是微弱的很,就像是一盞隨時都會熄滅的燈。但它只不過是旋轉了幾圈,就會從里外涌入無窮的力量注入其中,幫助它迅快的穩定了下來。
  很快的,它就已經成功的融入了整個漩渦的大家庭之中。
  賀一鳴的心中愈的好奇,他在這里觀察了半響,終于得出結論,從漩渦邊緣地帶,正在不斷的產生著新的漩渦,而這些漩渦更是以某種特有的方式融入大漩渦之中。
  這個過程的度或許并不快,但勝在持續不斷,源源不絕。
  而當他退出大漩渦之后,卻再度驚訝的現,無論大漩渦中的小漩渦增加多少,都沒有對大漩渦的體積造成任何影響。它始終都是這樣的大小,仿佛根本就不見任何變化。
  猶豫半響之后,賀一鳴再也沒有了其它的現,他終于將心念從中收了回來,凝眉苦思,心中不知做何感想。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