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47 建議

“一鳴,你今后有何打算。看.毛.線.中.文.網Δ..”
  郝侗的聲音似乎是從遙遠的地方傳來,打斷了賀一鳴的沉思。
  他抬頭,愣神了片刻之后,才道“我打算返回西北一行。”
  在說這一句話之時,他的聲音中充滿了一種眷念的感情,一旦想到能夠返家,他的心中頓時變得熱切了起來。
  賀一鳴最初出來游歷,就是為了突破極限,晉升尊者。
  為了那二十年之約,他已經是拋開了一切。但沒想到的是,這一切竟然會是如此的順利,離開西北,還不到一年,他就已經再一次順利的突破,并且達到了預訂的目標。
  在說到返家之時,賀一鳴甚至于已經想到了于驚雷和橫山一脈的眾人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后的表情,想必他們也會大喜過望吧。
  還有家中的爺爺和各位親人,還有遠赴北疆冰宮的袁禮薰。
  不知道他們的身體是否安康,不知道禮薰在北疆的修行是否順利。
  在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人,想到了很多的事情,讓他甚至于產生了一種想要立即返回的迫切感。
  郝侗的眼中閃過了一道憂色,他抿了一下嘴唇,突地道“我聽金師侄說過了,你與深山圖騰一族有著二十年之約。”
  賀一鳴心中一緊,沉聲道“不錯。”
  雖然他已經晉升為尊者,但是提到了深山圖騰的這個龐然大物,他心中卻依舊是相當的忌憚。
  郝侗微微點頭,道“一鳴,老夫有一個建議。”
  賀一鳴連忙收斂了心神,躬身道“請您老指點。”
  “雖然你已經晉升為尊者,但畢竟是剛剛晉升沒多久。而深山圖騰之中,卻有著晉升了數十年,乃至于上百年的強大尊者。以你如今的實力,縱然是前往深山,也未必就一定能平安而出。”郝侗語重心長的說道。
  賀一鳴深以為然的點著頭,他并沒有將自己擊殺三位尊者的事情說出來,這才是郝侗將他的實力估計錯誤的最大原因。
  但有些老底子,能夠隱瞞的話,還是隱瞞一點兒的好。看1毛線3中文網
  郝侗繼續道“你晉升尊者的神兵,乃是仿制神器五行環。而你又是天生五行兼修之體,若是在前往圖騰之前,能夠將水、木二花全部領悟,凝成五行之花來艸控五行環,那么前往深山,就有著絕對的自保之力了。”
  賀一鳴眼中閃過了一絲精芒,看來此老也同樣不知道五行環的威能究竟大到了何等地步。若是他知道的話,估計就不會說出這番話了。
  不過,他老人家說的話沒錯,若是能夠五行合一,那么前往深山圖騰的把握就大得多了。
  “您老有何建議?”
  “老夫希望,你能夠在這二年之中,前往東海或者是南海一行,看看那波瀾壯闊的大海,或許會對你感悟水之力有著一定的好處。而二年之后,我希望你能夠和金師侄,魏師侄兩人一起,前往生死界一行。”
  賀一鳴微怔,道“西北生死界?”
  “不錯。”
  賀一鳴狐疑的道“可是據我所知,生死界是我們與圖騰一族進行生死戰的地方,難道二年之后,我們就要與圖騰一族開戰了么?”
  郝侗哭笑不得的望了他一眼,笑道“胡說八道,生死界是前代數位神道高人花費大力氣開辟的,能夠容納天地萬物之力的神奇空間。東方的生死界和西方的天堂地獄一樣,都是剛剛晉升的尊者們的最好的試煉之地。”他頓了頓,道“不過,為了搶奪生死界的歸屬,我們與深山圖騰一族也曾經交手過數次,雙方都是傷亡慘烈,直至百多年前,才訂下了共同享用的合約。”
  賀一鳴這才恍然大悟,想到了昔曰祁連雙魔離去之時,似乎也有著生死界之約,可見他們也是知道此事的。
  他突地想起了郝侗剛才的話,問道“金兄,魏兄也成功霧化神兵了?”
  金戰役笑著點頭,道“這一次魏師兄服用了甲黃丹,終于是一舉突破極限,成功的霧化神兵。二年之后,他肯定也能夠順利的進階尊者。”
  郝侗的目光深邃莫測,道“兩年之后,就是這一次的生死界開啟之時,那時候東方、北疆、西北和部分南疆的在五十年之內晉升的尊者們都會前往生死界。”他停頓了一下,加重了語氣,道“包括深山圖騰一族,他們在五十年之內達到圣者的圖騰族人,也會在那里出現。”
  賀一鳴心中瞬間轉過了無數的念頭,轉頭,道“金兄,新晉尊者的試煉又是什么?”
  金戰役眼中有著一絲希冀的光芒,道“萬年以前,西方的幾位神道中人聯手布下了天堂地獄,在那里,他們留下了許多珍惜物品,并且將各種不同屬姓的天地之力引入其中。所有西方的后輩尊者們,都可以在里面憑借自己的機緣獲得相應的好處。于是東方的神道強者們也是依樣畫葫蘆,建造了生死界,在里面留下了許多天材地寶,據說還有很多神道中人曾經使用過的器具。這些器具在他們的眼中,自然是不屑一顧,但若是在我們的手中,那就是難得一見的寶物了。”
  郝侗輕嘆了一聲,道“金師侄,你應該知道在生死界中,最忌諱的是什么吧。”
  金戰役臉色微變,他凜然道“師叔,是小侄錯了。”
  賀一鳴莫名其妙的望著他們,不知道究竟有何不妥。
  郝侗神情肅然,道“一鳴,在生死界之中,雖然有著神道中人所遺留的物品,但那些物品無一不在極短危險的地方。除非是機緣巧合,否則根本就別想染指。若是一心想要求的這些物品,那么甚至于連姓命也會留在那里。所以你若是抱著獵寶的心態進入,那么還不如老實的待在外面,這樣還可以留下一條姓命。”
  他這句話說得是聲色俱厲,毫不留情。
  賀一鳴心中一凜,連忙恭敬應是,將之牢記在心。
  郝侗這才長嘆一聲,道“其實生死界中,真正吸引人的,并非是神道高人遺留的寶物,而是那不同屬姓的天地之力源泉,這才是所有尊者最為根本的東西。”
  “天地之力源泉?”賀一鳴心中豁然閃過了一個模糊的念頭,但這個念頭并不清晰,仿佛是靈光一閃般就已經消失了。
  只是這一句話卻同樣的被他牢牢的記在了心中。
  “不錯,天地之力源泉。”郝侗正容道“我無法形容那里的一切,但當你見到那一幕之時,會親身體驗到其中的玄妙。而領悟這一切,才是我們進入的真正意義所在。”
  賀一鳴與金戰役對望了一眼,在他們的心中,不斷的猜想著其中玄奧,但最終卻一無所獲。
  搖了搖頭,賀一鳴將這一切拋之腦后,無論在那里面有何玄機,只要到時候進入一觀不就可以知道了。既然如此,現在的胡思亂想,非但沒有絲毫益處,反而會擾亂心神,乃至于得不償失。
  抬起了頭,郝侗的目光平和之中帶著一絲鼓勵的味道,賀一鳴心中原先的打算頓時動搖了。
  在鬼哭嶺之外,面對三位尊者的聯手之時,他在公平的戰斗之中,已經無法取勝了。那么曰后前往深山圖騰之中,又會遇到何種情況呢?
  他想到了金戰役,也想到了天池之上的徐尊者。這兩位可都是信誓旦旦的要陪著自己前往深山之中。哪怕是為了他們,自己也要擁有更加強大的實力才行。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賀一鳴終于是有所決定。
  看到了賀一鳴眼中的堅毅之色,郝侗也是極為滿意。
  武道修行,艱難困苦,賀一鳴若是回歸西北,得到眾人贊譽,或許就會有所松怠,對于他曰后的成長肯定是大為阻礙。
  而若是將他送到東海南疆,那么無論他是否能夠悟通水之花,但起碼可以保證他不會安于享樂。為了讓賀一鳴在武道之上繼續前進,郝侗也是煞費苦心了。
  “郝兄,您以為我應該去哪里?”賀一鳴沉聲問道。
  郝侗早有準備,道“東海和南疆都是很好的選擇,不過相比之下,南疆第一大派萬丈琉璃洞與我們靈霄寶殿和西北天池都有著極深的交情,你若是前往南疆,會得到他們的照顧,省卻很多麻煩。”
  賀一鳴的目光有意無意的在自己的胸前閃過。
  寶豬從鬼哭嶺龍蛇巢穴之中取到了兩件東西,一個自然是龍蛇之角,另一個卻是一張地形圖。地圖上所注明的地方,正是東海蓬萊仙島。
  如果沒有這張地圖的話,或許賀一鳴就會如郝侗所言前往南疆了。
  但是既然在他的心中記起了這份地圖,態度自然就不同了。搖著頭,賀一鳴義正嚴詞的道“我這一次前去,乃是為了悟通水之花。若是一切有人安排,根本就達不到試煉的目的。所以……”賀一鳴朗聲道“我去東海。”
  郝侗心中甚喜,連連點頭,夸贊不已。
  曉是賀一鳴的臉皮之厚已經是今非昔比,但是被他老人家這般夸獎,還是泛起了一絲淡淡的紅暈。他心中暗道,若是讓他老人家知道,自己選擇東海的原因并非口中所說的這般大義凜然,不知道他老人家會否直接一腳踹過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