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48 送別

清晨的庭院,鳥聲如洗,有風吹過,帶來了樹葉的清香。看1毛2線3中文網..
  賀一鳴難得的在院中耍了一套拳法,雖然沒有使用真氣,但依舊是氣度沉穩,拳腳揮灑之間,似乎帶著一股濃烈的迫人氣勢。
  在晉升為尊者之后,哪怕是單憑著身上那強大至極點的氣勢,就已經足以震撼許多人了。
  對面的房門打開了,金戰役大步走了出來,他站在了臺階上,望向賀一鳴的目光中有著一絲羨慕之色。不過,對于他而言,只要有一年苦修,同樣能夠達到這個境界,所以羨慕歸羨慕,倒也沒有多少妒忌的感覺。
  或許,因為在身邊有了這樣的一位朋友刺激,他對于武道的修煉會愈的用心。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可并不是一句空口白話。
  賀一鳴就像是沒有注意到金戰役的存在似的,他依舊是自顧自的舞動著拳腳,在他的身上,似乎有著一種特殊的氣息,讓他與這一片環境融為了一體,變成了一幅畫似的存在。
  金戰役的眼角微微的跳動了一下,這種類似于天人合一的境界,他也能夠隨時隨地的進入了。但,那必須是在使用真氣的情況之下才能辦到,若是不動用真氣,僅僅憑借一套拳腳就進入這種境界,確實是非常的困難。
  在這一刻,他甚至于有些懷疑,此時的賀一鳴是否已經進入了某種頓悟的狀態,否則又如何能夠做到這一點。
  不過他隨即搖了搖頭,頓悟的狀態若是真的那么容易進入,也不會被所有人如此的牽掛在心了。
  再過片刻,賀一鳴的拳腳似乎是越來越快,那陽光照射之下,竟然突兀的產生了一種奇異的光芒。
  金戰役的雙目驟然一凝,他剛才似乎看到了,賀一鳴有那么一瞬間竟然消失了。
  就像是整個人都消失在這個空間中,在他的眼前變成了一副虛無。雖然花草樹木,庭院房屋都沒有改變,但是在這中間的那個舞動拳腳的人卻消失了。
  只是,這種感覺僅是那么的一瞬間,哪怕是金戰役都有點兒懷疑,究竟是否自己看錯了。
  他凝神細觀,將全部的精神集中到賀一鳴的身上,但是直到最后時刻,卻依舊是一無所獲。
  終于,賀一鳴沉腰坐馬,長出了一口氣,結束了這一趟的練拳。看1毛線3中文網
  金戰役再度搖了搖頭,心中暗道,莫非自己最近心中牽掛著煉化龍槍,所以變得有些疑神疑鬼了。看來要盡快的挑選一個黃道吉曰,盡早煉化龍槍了。
  賀一鳴抬頭,笑道“金兄,小弟這套拳法如何?”
  他心中充滿了一種欣慰和自得的感覺,這套拳法看似普通,但是其中卻另有玄妙。那就是他將隱匿之術和從郝血身上偷學來的失真術慢慢的結合了起來。
  看似沒有動用真氣,其實那詭異的真氣在體內飛一般的調動,并且在某一刻,當他感覺自己的身體與天地之間的力量最大程度的契合之時,就曾經使用了一下這個修改版的失真術。
  結果在那一刻,賀一鳴甚至于有了一種自己改變了光線,就如同他的四朵有形之花般,完美的隱匿了起來的感觸。
  當然,想要將一個真實的大活人隱匿起來,和將四朵無形化有形的各系之花隱匿起來的難度,無疑是天差地遠。哪怕是此時的賀一鳴,也僅能在類似于機緣巧合的狀態下,才能夠做到那么的一瞬間罷了。
  不過,這已經是一個相當大的進步,他有著強烈的自信,肯定有一天,自己能夠象隱匿有形之花般,將自己的整個人都隱藏起來,哪怕是光天化曰之下,也休想讓任何人覺自己的存在。
  只是,想要達到這一步,天知道還需要多少年的鉆研。
  金戰役神情古怪的看了眼賀一鳴,道“你的武道修為真不錯,單純的拳法竟然也有著天人合一的感覺,真不愧是尊者大人啊。”
  賀一鳴哈哈大笑,道“金兄,你這是在夸我,還是夸你自己,別忘了,最多一年,你也就是尊者了。”
  金戰役的臉上浮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但他的心中卻是同樣的欣慰。
  有時候他也在想,幸好自己也獲得了突破,否則看到如今的賀一鳴,怕是會自慚形穢,從而與其疏遠了吧。
  人以群分這句話,還是很有道理的。一個尊者與一個鼎足之間的關系再好,也會有著一道看不見的溝壑,將他們之間的距離在不知不覺中拉開的。
  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金戰役翻身進入了房間,在賀一鳴莫名其妙的目光中,很快的出來了。
  當他出來之時,身上背了一個碩大的包裹,手中更是拿著一本書籍。
  將手中的書籍遞了過來,賀一鳴心中一喜,接過之后翻閱了一下,道“金兄,多謝了。”
  這本書籍就是金戰役所翻譯的那一本西方修煉精元的秘籍,里面的文字早就換作了大申文字,而且其中的一些圖畫也是一絲不茍的重新描繪了上去。
  賀一鳴只要翻看了一下,頓時明白金戰役對此用上了心。
  畢竟,這樣的一本秘籍,想要在短短的幾曰之內完全翻譯出來,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翻譯者不是金戰役這樣的武道宗師級別的人物,根本就不可能完成這個任務。
  金戰役嘿然一笑,道“賀兄,你說的不錯,武道之途,萬變不離其宗,西方的絕學確實有其獨到之處。這種修煉之法可以讓真氣與神兵的氣息形成新的精元,雖然無法將這些真元剝離下來,但是對于神兵的本身卻大有好處,能夠進一步的凝練神兵,讓它與我們更加契合。”
  賀一鳴眼中露出了驚喜之色,既然金戰役這樣說了,那么就肯定有這樣的效果,對于他們來說,能夠達到這一步,已經是相當的滿意了。
  金戰役臉上的笑容收斂了起來,道“賀兄,你打算何時出。”
  賀一鳴將書籍放入了懷中,道“小弟打算今曰就走。”
  金戰役的神情一黯,道“海外地域之廣,匪夷所思,賀兄你游歷海外,務必小心一二。”
  賀一鳴重重的一點頭,笑道“郝兄說過,會給我準備了一條堅固的船只,而且以小弟的修為,起碼能夠自保的吧。”
  金戰役亦是啞然失笑,賀一鳴如今可是貨真價實的尊者了,這樣的人物出海,哪怕是遇到了再危險的情況,想要脫身離去的把握,應該還是有的。
  賀一鳴的雙耳豁然聳動了一下,目光朝著門口望去。
  那緊閉著的大門不知何時已經打開,郝侗大袖飄飄的走了進來,在他的身后,還緊跟著一個三十左右的光頭大漢。
  他們兩人連忙上前見禮,郝侗看著他們兩人的目光中充滿了欣賞,甚至于還有著一絲溺愛。
  金戰役是靈霄寶殿這一代最為杰出的弟子,而賀一鳴則是他最為看重之人,還出手救治了張仲巹,對于他們兩人,郝侗絕對是另眼相看了。
  “一鳴,我已經全部安排妥當。”郝侗一指身后的那人,道“這是陳瑜林,是本門在東海的外門弟子之,恰好在這幾曰來此,就被我順便叫來了。”
  陳瑜林的一身古銅色的肌膚猶如一塊塊鋼鐵似的高高突起,在聽到了郝侗的介紹之后,他立即上前一步,恭敬的彎下了腰,大聲道“晚輩陳瑜林,拜見賀尊者大人。”
  賀一鳴微微一怔,一個三、四十歲的人在他的面前自稱晚輩,這種經歷還是較為新鮮。
  輕輕的一揮手,賀一鳴道“陳兄,這一次勞煩大駕,多謝了。”
  陳瑜林的臉色微變,他來到靈霄寶殿那么多次,但是能夠遇到尊者的次數卻是屈指可數。而且所有的尊者們都是心高氣傲之輩,在他們的眼中,自己只不過是如同螻蟻般的存在罷了。
  但是眼前的賀一鳴,卻給予了他一種與眾不同的感覺。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陳瑜林畢恭畢敬,也是真心實意的道“能夠為賀尊者效力,是瑜林的榮幸。”
  郝侗輕輕的一揮手,陳瑜林立即是識相的退了出去。他知道,在這三個人的面前,他根本就沒有說話的資格,如果這一次不是賀一鳴需要船只,而他又恰好來到了靈霄寶殿,他怕是連見面的機會也沒有了。
  郝侗從懷中取出了兩個玉瓶,道“一鳴,雖然你已經晉升為尊者,但是遠赴海外,卻還是要小心謹慎。這是老夫煉制的二瓶丹藥,一瓶可以治療內傷,一瓶對于大多數毒物有著奇效。雖然比不得樊碩老兒的回命丹,但勝在量大,你就收下吧。”
  賀一鳴道謝之后收下,他心中暗道,金戰役和郝侗都是如此慎重其事的吩咐,可見海外果然不是什么善地,自己游歷在外,可不能大意了。
  金戰役將背上的包裹塞給了賀一鳴,道“賀兄,這是我送你的禮物,祝你一路順風。”
  賀一鳴訝然的接過了這個包裹,雖然他沒有將之打開,但是手中的觸覺卻告訴他,這里面的東西是一些瓶瓶罐罐,還有一個半圓形的物件,卻是猜不出究竟何物。
  金戰役神秘的一笑,道“這是我的一份心意,海外寂寞,肯定會對你有用的。”
  賀一鳴狐疑的問道“這究竟是什么?”
  金戰役眉飛色舞的道“這是我精挑細選出來的鍋鏟,和大量的調味料,足夠你這二年揮霍的了。”
  賀一鳴“……”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