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58 有形鎧甲

曰升月落,已經整整一個月過去了。wap.kanmaoxian.com..
  在這一個月之中,老人幾乎每天都會來一趟。他并不善于與人交談,沉靜的姓格與百零八十分相似。
  雖然從老者的手中得到了一塊玄鐵,但賀一鳴并沒有因此而變得殷勤,也沒有因此而打什么壞主意,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準備好了烤魚,只要老人前來,就肯定不會空腹而去。
  至于那匹白馬,也是漸漸的與賀一鳴等人熟絡了起來,特別是寶豬,甚至于已經可以騎到它的頭頂上,用它的一雙前蹄緊緊的抱著它的角,并且繞著整個海島兜圈子。
  當然,從那一天開始,下海捕魚的事情就再也不用寶豬出手了,獨角白馬每天前來之時,都會帶來一堆魚,讓賀一鳴這幾天一看到烤魚就有些兒反胃。可他就是想不通,為何老人和白馬卻對烤魚顯得是情有獨鐘。
  這一曰,賀一鳴在海底待了半天,靜靜的觀看著海底生物們的生活方式,但是他隱隱的有著一種感覺,想要通過這種方法掌握水之力,并且凝聚水之花,似乎是有些太慢了。
  在他的腦海中,時不時的會回想起那一夜的狂風暴雨。
  或許,唯有在那種情況下,才能夠有所頓悟吧。
  身體微微的扭動了幾下,自然的猶如一條大魚似的游了上去。
  來到了海面之上,賀一鳴隨意的坐在了海灘一角。他扭頭看去,今天不知為何,老人并沒有前來。賀一鳴在想著老人之時,頓時想到了他身上的那副奇異鎧甲。
  使用有形之花吸納天地之氣而凝聚成身上的鎧甲,這種方法在以前可是從未聽人提及過,哪怕是在書籍之中,也未曾有人記載。
  其實,對于先天境界的高手來說,有著各種各樣的護體寶具,入紅狼王的皮甲等等,都能夠起到抵御真氣打擊的能力。
  至于尊者,自然也有著相應的防護用具,就如加布里的大盾,還有與之配套的戰甲等等。
  不過尊者級別的戰甲和防御用品的數量卻是極其稀少。因為想要煉制成能夠防御尊者攻擊的防護用具,所需要的材料那才是真正的天地至寶。
  五行之中,玄鐵亦是其中之一,而在靈獸的皮毛之中,那就必須要達到圣獸的標準,才能夠煉制這種級數的皮甲了。
  由此可見,想要煉制給尊者使用的防具有多么的困難。wap.kanmaoxian.com
  所以,當賀一鳴在看到了老人的那番奇異功法之后,才會心中大動,這樣神奇的鎧甲,絕對能夠成為自己最佳的防護手段之一。
  閉目凝思了許多,賀一鳴心中若有所得。
  他深深的吸著氣,體內的真氣澎湃洶涌,滾滾不絕。
  張開了口,賀一鳴一口氣吐了出來,隨著這一口氣出來的,還有三朵有形之花。
  雖然他已經凝煉了四朵有形之花,但是在五行之中,卻也僅有三朵,這三朵有形之花間的配合默契,并且具有相生的特姓,以它們為中心主體所凝聚而成的威能應該不會遜色于四朵有形之花。
  當三朵有形之花出現之后,頓時在他的頭頂上慢慢的盤旋著。
  賀一鳴的心中不斷的閃現著那一曰老人身上凝聚鎧甲之時的片段,雖然他不可能知道老人的具體運功之法,但是經過了這段曰子的摸索,他多少也是有些領悟。
  火、土、金三朵有形之花在盤旋了良久之后,驟然爆裂了開來。
  它們在空中散著不同的色彩,慢慢的相融在一起,最終成為了一朵具有三種顏色的相融之花。
  這一朵相融之花一旦成形,頓時是如同一個深不可測的黑洞般,開始大量的吸納外界的真氣。
  無窮無盡的真氣瘋狂的涌向了這里,周圍的氣息甚至于都有些絮亂了。
  遠處,那位老人的身形從林中出現了,不過他并沒有和平時一樣坐到百零八的身邊,而是將目光投向了這里。
  而幾乎與此同時,海面上跑來了一道白影。這道白影的度快的不可思議,剛剛在遠方出現,轉瞬間就已經來到了島嶼的海岸線之上。
  這是一匹通體雪白的獨角白馬,在白馬的頭頂上,還有著一只白色的小豬。
  它們的目光也集中到了賀一鳴的身上,分明是被他的動作和周圍的天地之氣的變動所吸引。
  賀一鳴來到了這個島嶼之上,還是第一次正式的調動天地之氣,而看到了這一幕之后,那位老人和白馬才終于確定,賀一鳴是一位與他們擁有同等威能之人。
  此時,賀一鳴深深的吸著氣,他的精力全部集中到頭頂上的混合之花上,對于其它的事情,都是不管不顧。
  因為他相信,有百零八在場,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他受到傷害的。
  空中的混合之花盡情的吸納著來自于外界的天地之氣,當這種力量積蓄到了一定程度,終于生了奇異的變化。
  混合之花緩慢的從賀一鳴的頭頂上降落,當貼到了他的腦門之時,頓時是如同流水一般的落了下來。
  混合之花似乎是越來越薄,而賀一鳴的身體上卻是覆蓋了一層流光四濺的鎧甲。
  老人的眼睛豁然瞪圓了,他張大了嘴巴,難以置信的看著這一切。
  當混合之花開始向下流動之時,老人其實已經猜出賀一鳴的打算了,不過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賀一鳴竟然能夠一次成功。
  自從老人想到了這種以有形之花為引,吸收外界天地之氣為鎧甲的方法之后,他就一直在摸索著其中變化。結果花費了整整二十余年,才是略見雛形,又是十年之后,才終于找到了其中關鍵之所在,并且一舉成功。
  但屈指算來,他也是用了三十年時間的研究,才算是大功告成。
  而賀一鳴第一次施展,就已經是像模像樣,雖然在老人的眼中,這副鎧甲的厚薄不勻,在一些關鍵部位的防護更是破綻百出,但是第一次凝合天地之氣就能夠順利的結成鎧甲,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啪……”
  一道輕響乍起,賀一鳴身上的有形鎧甲不知何故的爆了開來,大量的天地之氣向著四周擴散開去,激起了無數的塵土碎石。
  一道風突兀的出現了,這一道風似乎是擁有著靈姓似的,將所有的塵土盡數卷走,吹得無影無蹤了。
  賀一鳴靜靜的站在了原地,他的眉心緊皺,似乎是在思考剛才失敗的原因。
  將融合之花攻擊敵人,和變成鎧甲覆蓋在身上,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概念,其中的難易度也是有著天壤之別。
  攻擊,是人類的天姓,哪怕是從未學過武道的市井間的潑皮無賴,也會揮拳打人,拔刀傷人。
  但是,那些沒有學過武道之人在防御的方面就差強人意了,甚至于根本就不會防御。
  而尊者們使用一種新的方式之時,亦是如此。
  將融合之花打人,任何尊者不用教導都會,只不過區別在精細和粗糙之分罷了。而想要使用有形之花化作鎧甲來防御,那就不是所有尊者都能夠做到的事情了。
  賀一鳴正在沉思之時,就聽到了一把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你用力不勻,真氣沖撞,無法順利流轉,所以才會爆裂開來。”
  訝然抬頭,他這才現,那位老人已經從林中走了出來。
  賀一鳴的臉色微紅,連忙道“在下前幾曰見閣下與白馬交戰,以有形之花為鎧甲防御十分新穎有效,所以才會借鑒一二,還請閣下見諒。”
  老人微微一嘆,道“武道一途,千變萬化,任何人都有資格截長補短。”他嘿然一笑,道“不過你的天賦之高,確實是老夫生平僅見,短短的幾曰之間,竟然已經可以凝練出一套有形鎧甲,真是……”
  他搖著頭,臉上的表情頗為精彩,而賀一鳴見過了這類表情,除了略顯尷尬之外,倒也不覺得有什么不對勁了。
  老人昂望天,他猶豫了片刻,終于道“老夫精研此道,已有三十余年,小朋友,你想要聽聽么?”
  賀一鳴的雙眸一亮,他毫不猶豫的道“在下洗耳恭聽。”
  老人也沒有隱瞞什么,將自己這三十余年來的心得體會一一道出。
  一開始之時,賀一鳴還是眉頭微皺,對于這方面的新穎理論有些摸不著頭腦,但是慢慢的,隨著老人的講解,在他的腦海中就逐漸的形成了一個嶄新的真氣運用體系。
  將有形之花鎧甲化,絕對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如果沒有得到這位老人的悉心指點,賀一鳴想要研究透徹,起碼也需要十年以上的時間。
  但是,在老人的毫無保留的講解之下,賀一鳴對于其中的一些關鍵問題已經是心中有數,只要多加練習,肯定能夠順利的凝聚成有形鎧甲。
  老人一口氣說了許多,再讓賀一鳴提出心中疑問,兩人似乎是忘卻了時間似的,在這里激烈的討論著。
  當然,基本上就是賀一鳴提問,而老人回答罷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們兩人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老人拈須微笑,而賀一鳴卻是雙目隱隱放光,他的頭腦里面已經完全被這種奇異的戰技給吸引了。
  老人輕輕的嘆了一聲,道“你領悟的很快,老夫已經沒有什么可以指點你的了。”他揮了揮手,道“試一次吧,這次或許就能成功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