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61 游魚身法

一招一式,這兩個人交手,只不夠是一招一式而已。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
  老人一拳打出,賀一鳴以小臂格擋,但就是這一攻一守之間,他們就都已經感受到了這具陰煞鎧甲的可怖之處。
  老人的雙目炯炯有神,他緩聲問道“閣下的陰煞之氣,可是從那鬼哭嶺所得?”
  賀一鳴微怔,他立即明白,這位老人肯定是進入過鬼哭嶺,所以一感受到里面的陰煞之氣,頓時明白其中的來歷了。
  “閣下好眼力,這些正是從鬼哭嶺中獲得的陰煞之氣。”
  老人的面色愈的凝重,道“據老夫所知,鬼哭嶺的陰煞之氣乃是天地間至陰至寒的氣息,任何人類接觸一個月之后,都會受到陰煞之氣的影響而變成瘋癲之人。”他頓了頓,仔細的看著賀一鳴,在他的臉上,甚至于還有著一絲警惕之色“老夫看閣下的樣子,似乎是將陰煞之氣吸入了身體之內,而閣下無論如何都不像是一位瘋癲之人,不知其中是何緣故?”
  賀一鳴毫不猶豫的說道“因為在下的體質特殊,所以并不懼怕陰煞之氣。”
  老人既然將有形鎧甲的修煉之法毫無保留的傳授給了他,那么他在這件事情上就不好意思欺瞞于人了。
  而且賀一鳴說他體質特殊,只不過是不懼陰煞之氣而已,但卻并沒有提及其它,所以老人縱然是心中驚訝,也不會懷疑到其它的地方。
  果然,老人點著頭,臉上現出了一絲恍然之色。
  鬼哭嶺的陰煞之氣名聞天下,若是有破解之法的話,那么數萬年來,早就有人研究出來了。既然沒有破解之法,而賀一鳴又能夠運用自如,那么唯一的解釋,就只有他那特殊的體質了。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身具如此神奇的體質雖然罕見,但也并不是絕無僅有之事。
  不過,這就是個人的命,旁人也唯有羨慕的份兒,卻是強求不得。
  微微的點著頭,老人道“小心。”
  說罷,他再度吐了一口氣,三多有形之花再一次的爆裂了開來,重新在他的身上覆蓋了一層鎧甲。
  在嘗試到了陰煞之氣的厲害之后,老人立即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甚至于連破碎的鎧甲也重新披掛了一份。
  大量的真氣在他的身周盤旋著,老人飛快的倒退了一步,隨后一拳隔空打來。看1毛線3中文網
  轟隆隆的聲音在空中驟然炸響,一股龐大的力量朝著賀一鳴的胸前如同實質般的沖擊而來。
  那飄渺的陰煞之氣雖然厲害,但畢竟不過是一些虛無之體,在沒有接觸到具體的東西之時,根本就無法揮出真正的作用。特別是被強大的真氣一沖擊,頓時朝著兩邊散了開來。
  賀一鳴心中暗嘆,這位老人的經驗無比的豐富,而且因為他去過鬼哭嶺,所以知道對付陰煞之氣的方法,那就是使用真氣將其逼迫開去,就可以不用顧忌碰到自身了。
  嘿然一笑,賀一鳴豎掌當胸,在測試了鎧甲的威能之后,賀一鳴的好勝心也是被撩撥了起來,他想要看一看,這一位強大的尊者究竟擁有多大的實力。
  當然,在見到對方赤手空拳之后,賀一鳴也沒有動用五行環。
  若是真的用一把仿制神器去戰勝一位赤手空拳的尊者,那么對于自己的幫助絕對不大。
  巨大的金石交擊之聲在賀一鳴的胸前炸響,雖然兩個人的拳勁只不過是隔空出,并未真正的交擊在一起,但是這種純粹的拳力相較,同樣讓他們的身體微微顫。
  特別是賀一鳴,竟然是身不由己的退了開去。
  他腳尖微微沾著地面,瞬間就已經退到了山壁一邊。至此,他才知道,在老人的第一拳,其實已經是收斂了大部分的真氣,否則在那一拳之下,他身上的鎧甲只怕就不是小臂破裂那么簡單了。
  在賀一鳴的心中,甚至于有著一種奇異的感覺,這個老人僅憑雙拳之力,所揮出來的威能,甚至于已經過了使用武器的加布里等人。
  老人一擊得手,頓時是如飛般的跳了起來,繞著賀一鳴打著轉兒,雙拳交相擊出,在空中引出了響亮而不斷的音爆聲。
  感受著來自于四面八方的強大沖擊,賀一鳴收斂了心神,雙腳就像是一雙碩大的吸盤般,牢牢的吸在了地面之上,隨后豎掌為刀,一拳一式的將開山三十六式施展了開來。
  這一門能夠越階挑戰的金系戰技果然擁有無比強大的威能,一旦施展開來,周圍是氣流頓時受其影響,變得如刀如斧,充滿了一種尖銳鋒利的味道。
  老人的拳腳威勢雖然強大,但每一次都撞到了刀鋒斧口之上,出了轟轟轟的巨大的爆響之聲。
  然而,再斗片刻,賀一鳴突地現,自己竟然有一些氣力不支了。
  每一次的真氣相撞,他的真氣就是大為消耗,雖然頭頂上百會穴之中的天地之氣同樣狂涌而入,但似乎也無法長時間的為此這種龐大的消耗。
  賀一鳴心中叫苦不迭,這個老人究竟是怎么回事,都到了這個地步,還不肯動用兵器。而且他的拳腳威能也實在是太過于夸張,打得他幾乎就要喘不過氣來了。
  轉瞬間,老人又是一拳隔空打來,呼嘯而至的拳風壓制的賀一鳴心神不定。
  霍然間,賀一鳴的眼睛一亮,他似乎是看到了一股奇異的場景。
  在海底之中,那條奇異的魚在水中搖擺著身軀,以奇異的方式游動著。而此時,在老人凌厲的拳風掌影之下,這里豈不是成為了另一個水底。
  賀一鳴深吸一口氣,他這一次并沒有繼續硬拼,而是收回了手掌,他的身體開始奇異的扭動了起來。
  就像是一條長長的帶魚,象蛇一樣的擺動著自己的身軀。
  周圍的空氣受到老人的拳勁影響,帶著呼嘯的聲音從賀一鳴的身邊穿過,那凌厲的到了極點的拳風,充斥著一種巨大的傷害力量。
  但是,當這些力量來到了賀一鳴的身邊之時,卻突地變得輕柔無力了起來。
  賀一鳴那扭曲的身體,就像是一個個山坡,將這些力量不斷的消減著,一層又一層,當這些劃過了賀一鳴的身體之時,就已經變得不足為慮了。
  老人再一次的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如果說剛才的陰煞之氣已經給予了他極大的沖擊,那么這種神奇的竟然能夠在他的拳風之中自由遨游的身法,就愈的讓他震驚不已。
  鋼牙一咬,老人的心中涌起了強大的好勝之心。
  他再度厲喝一聲,雙拳揮舞如風,一身強大的實力毫無保留的施展了出來。
  一時間,整個山凹之間頓時是飛沙走石,真氣翻騰不休。老人的身法已經施展的到了極限的地步,雖然遠沒有白馬那樣的夸張,但是翻騰轉折之間,卻也是別有一番奇異的景象。
  特別是當他全力施為之時,那無數的強大真氣鋪天蓋地的朝著賀一鳴擠壓而來,看他這個樣子,哪里還有絲毫的切磋意思,似乎是不將賀一鳴置于死地,他就絕不甘心似的。
  然而,此時賀一鳴的臉上卻掛著一絲奇異的,心領神會的笑容。
  他的雙腳踏著更加詭異的步伐,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就像是羊癲瘋似的抽動著。
  同時,在他的身上,也沸騰著龐大的戰意,僅比老人遜色一籌的真氣同樣翻滾不休。唯一與老人不同的是,賀一鳴的渾身上下似乎都能夠施放真氣,不僅是拳腳之間,就連擰動的屁股都能施放相當強烈的真氣。
  他的扭動身法看似狼狽萬分,但卻隱含著某種天地至理,無論老人的拳腳威能如何巨大,一接觸到他的身體,頓時就被一段段的化解了。
  就像是一陣風,始終都無法吹倒那一片連綿起伏,仿佛是永無止境的山脈似的。
  賀一鳴已經將這段時間中海魚身上學到的身法徹底的融入了飛騰術之中,并且在這一刻盡情的展現了出來。
  此時,在老人的眼中,賀一鳴已經變了,他似乎并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條大魚,正在那波浪滔天的大海中翻騰著。
  他的拳風掌力雖然強大,但卻根本就無法傷得了對方分毫。
  這種神奇的身法,將所有遠距離的攻擊全部化解,除非是貼身緊逼,壓縮賀一鳴的翻騰空間,或許還有著一線取勝的希望。
  但是,看著賀一鳴那一身灰黑色的,詭異的到了極點的鎧甲,老人的心中就是一陣心悸和無奈。
  他雖然對自己的實力相當的自信,但若是遇到了來自于鬼哭嶺之中的強大陰煞之氣,他卻沒有絕對的抵抗把握。
  雖然昔曰他在鬼哭嶺之中也曾經停留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最終也沒有變成瘋癲之人。
  但是,那時候的陰煞之氣可是沒有人艸控,而環繞在賀一鳴身邊的陰煞之氣若是說無人艸控,那么打死他也不信。
  所以此刻看著渾身灰黑色漩渦環繞的賀一鳴,他還真有些老鼠拉龜,無處下手之感。
  再斗片刻,賀一鳴的身法愈的純熟了起來,無論是從哪個地方傳來的龐大真氣,他都將之當做了大海之中的強大暗流,以那神奇的扭曲功法輕而易舉的將所有暗流盡數躲過。哪怕這些暗流繼續纏繞而上,但他就是東扭一下,西擺一下,就輕松的將之擺脫了開來。
  老人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他一躍而起,身體在半空中翻了一個筋斗,平平的落到了山凹的一角。
  隨后,他朗聲道“不用比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