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63 隱情

楚蒿州說到了這里,他的語氣突地一頓,臉上閃過了一絲猶豫之色。kanmaoxian.com筆趣閣..
  賀一鳴心中大奇,心知他肯定是有所隱瞞,而且肯定是相當關鍵的東西。只是,既然老人不說,賀一鳴也沒有打算詢問。
  然而,讓他想不到的是,老人在考慮了片刻,竟然自己說了出來。
  “賀兄弟,我在一本古籍上曾經看到過,想要煉制純粹的玄鐵神兵,一般來說,那是決無可能之事。”
  賀一鳴微怔,眨了兩下眼睛,心中頗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既然您老明知道純粹的玄鐵神兵不可能煉制成功,又為何要在這里停留整整四十年之久。
  然而,在下一刻,賀一鳴立即明白,這位老人家肯定有著解決的辦法,否則他怕是早就離開了。
  輕咳一聲,賀一鳴道“楚老哥,若是小弟所料不差,你應該已經找到補救的辦法了吧。”
  楚蒿州微微點頭,道“不錯,在那本古籍之中也曾經記載著,若是真的想要煉制精粹的玄鐵神兵,需要階靈獸身上的精血輔助,才有可能成功。”楚蒿州一字一頓的說道。
  賀一鳴腦海中靈光一閃,驚訝的道“獨角白馬?”
  楚蒿州臉色不變,但是他眼眸中的神色卻是極為復雜,他似乎是自言自語的道“我雖然不知道那匹白馬是什么來歷,但是它能夠在先天之體的時候,就擁有不在老夫之下的神通,那么老夫可以肯定,它一定是某種階靈獸。”
  賀一鳴對于老人的話十分贊同,這匹白馬的來歷同樣不簡單。
  在與深山圖騰的那些千年靈獸的交手中,賀一鳴對于這些先天靈獸所擁有的威能非常了解。
  紅狼王,石王,還有熊無極的那頭狐熊,都是先天靈獸中的佼佼者。但它們若是與獨角白馬相比,那就什么也不是了。
  雖然同為先天靈獸之體,但是雙方的差距就相當于人類中的尊者與一線天強者的差距。
  所以這只白馬肯定是某種不知名的階靈獸。
  “楚老哥,您打算怎么辦,是需要白馬的姓命么?”賀一鳴沉聲問道。
  他心中不由地想到,如果楚蒿州請他出手幫忙擊殺白馬,那么他是否應該答應下來。
  按理來說,自己身為人類,楚蒿州對自己又有授藝之情,在情在理都應該幫助他去對付白馬。看1毛2線3中文網
  雖然白馬的度快到了極點,但若是眾人齊心合力,特別是有寶豬和百零八變相的幫忙,他們成功的可能姓還是很大的。
  白馬就算是再皮厚肉糙,能夠抵擋得住楚蒿州的拳頭,但也不太可能抵擋得住五行環和大關刀。
  而且,楚蒿州已經指明,他僅僅需要白馬的精血,那么當白馬死后,它頭上的角,身上的皮,還有內丹等物,應該都可以被自己收入囊中,這筆買賣無論如何看上去都是可以嘗試一下。
  然而,這個念頭僅僅是在賀一鳴的腦海中一閃而過,就已經被他強行的壓抑了下去。
  不知為何,就在他泛動著這個念頭的時候,也同時想到了寶豬。
  這個小家伙向來都是孤零零的一個,雖然跟著百零八,但是這個悶葫蘆只怕很難給它帶來多大的歡愉。而最近幾天,寶豬騎著白馬在島上到處兜圈子,就算是自己也能夠看出,它比以前開朗了許多。
  若是讓它知道,白馬是死于自己之手……賀一鳴真的不敢想象,寶豬到時候會做出什么樣的事情。
  離開西北已經有一年了,賀一鳴已經習慣了白豬在身邊的曰子。哪怕它不在身邊,但也肯定是窩在百零八的身上。
  所以,若是寶豬因此離他而去,賀一鳴絕對會后悔萬分的。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賀一鳴突地一怔,因為他清晰的聽到了,在他的對面,楚蒿州也是長嘆了一聲。
  他們兩人同時抬頭,看向對方的目光中都有著些許的古怪之色。
  良久之后,沉默不語的兩個人同時苦笑連連。楚蒿州道“賀兄弟,這是我與白馬之間的事情,若是不能夠憑借本身的實力將它必敗,我是不會取其精血的。”
  賀一鳴的臉龐微微抽搐了兩下,這算是什么話,難道煉制玄鐵神兵還有著這樣的限制么?
  他心念微動,道“楚老哥,您所看過的那本秘籍還在么?”
  楚蒿州微微一怔,道“你問這作甚。”
  賀一鳴嘿嘿笑道“我想要看一看,究竟要如何做,才能將玄鐵神兵煉制成功。”
  楚蒿州的臉色頗為怪異,道“你也在打獨角馬的主意?”
  賀一鳴連連擺手,道“獨角馬是老哥你看中意的,小弟當然不會染指,但是普天之下,可不僅僅只有一個獨角馬啊。”
  說到這句話的時候,賀一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胸有成竹的笑意。
  楚蒿州滿臉的狐疑之色,道“賀兄弟,請恕我孤陋寡聞,不知道在何地還有著階靈獸的存在。”
  賀一鳴沉吟了一下,道“楚老哥既然認得陰煞之氣,那么也應該去過鬼哭嶺吧。”
  楚蒿州臉色鄭重的點著頭,在想到了往昔進入鬼哭嶺的那段曰子,縱然是此時的他,也是有些兒不寒而栗。
  賀一鳴雙目微揚,道“楚老哥,你可知道千年浩劫的真正原因。”
  楚蒿州不屑的笑道“尊者以下,自然無人知曉,但是晉升尊者之后,卻罕有不知之人。”
  賀一鳴微微的點著頭,一字一頓的道“那么你以為,上面的那條大蛇是否當的級靈獸的稱呼。”
  “當然……”楚蒿州的臉色陡然一變,他看向賀一鳴的目光之中充滿了詭異之色。
  那種目光,就象是在看待一個即將死亡之人似的。
  良久之后,楚蒿州重重的咳嗽了幾聲,道“賀兄弟,如果我沒有聽錯的話,你是想要打龍蛇的主意?”
  賀一鳴莫測高深的一笑,道“龍蛇的威能您老哥應該十分清楚,您以為這是我能夠應付得了的家伙么?”
  楚蒿州毫不猶豫的搖著頭,不過在遲疑了一下,他還是忍不住的問道“既然賀兄弟沒有打它的主意,又為何要提及它呢?”
  賀一鳴這一次可不再解釋,而是矜持的微笑著。
  其實在他的心中,也是暗自后悔,自己沒事詢問這個做什么。
  在他的手上,雖然沒有龍蛇精血,但是他卻有著比龍蛇精血更加珍貴的東西,那就是死去龍蛇的蛇角。
  龍蛇角在自然脫落之前,身上的所有精血和精力都灌注在雙角之中,只要拿出其中一截,所蘊含的龍蛇精血就比獨角白馬身上的精血強大的多了。
  畢竟,自然死亡的龍蛇雖然沒有化身為龍,但起碼也是僅次于神獸的存在了。無論如何也比那個僅有先天之體的獨角白馬厲害的多。
  只是,剛剛賀一鳴得意之下,竟然透露了一點兒口風,此刻心中不免有些后悔了。
  楚蒿州看著微笑不語的賀一鳴,片刻之后,他的臉上突地閃過了一絲恍然之色。
  賀一鳴微微一怔,看著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反而是狐疑不定了。
  “楚老哥,您這是……”
  楚蒿州哈哈一笑,道“賀兄弟,我想要請問一句,你是否與鬼哭嶺之上的龍蛇見過面。”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道“見過。”
  雖然他見過的龍蛇其實只不過是一截尾巴而已,但好歹也算是見過了。
  楚蒿州長嘆一聲,道“賀兄弟,你可能尚不知曉,在你之前,凡是見過龍蛇之面的人,哪怕是達到了尊者境界的強者,也都是盡數殞命,沒有一個人能夠全身而退的。”
  賀一鳴微微點頭,道“小弟曾經聽說過,不過小弟能夠逃脫,也不過是僥幸而已。”
  他說的完全是實話,如果當時不是有寶豬在身邊,賀一鳴可沒有絕對能夠逃脫的把握。
  不過,有百零八在身邊,有翻天印和九龍爐傍身,他也未必沒有逃出生天的可能。
  楚蒿州大笑數聲,道“僥幸其實也是實力的一種啊。”頓了頓,他又道“賀兄弟體質特殊,竟然能夠吸收陰煞之氣而不被其所傷,這已經是天大的造化了。或許……”他眼眸中精光一閃,道“或許你可以向龍蛇討要一點精血吧。”
  賀一鳴大奇,道“討要精血?向那條大蟒蛇?”
  在他的腦海中,突兀的浮現出來一副異常詭異的圖像。
  那條幾乎將整個山頂都要壓癱的大蛇,瞪大了一雙巨大。龐大而偉大的眼睛,在它的這雙眼睛之前,一個渺小的人類正匍匐著哀求一滴鮮血。
  當那個人類抬起頭來的時候,賀一鳴這才現,這個人類并不是他,而是始終跟在他身邊的寶豬……激靈靈的打了個寒噤,賀一鳴怎么也想不通,為何在楚蒿州的腦海中,竟然會突兀的產生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
  搖了搖頭,他苦笑道“楚兄真是開玩笑了。”
  楚蒿州放聲大笑,他感慨萬千的道“賀兄,老夫以前也曾經以為,人類和靈獸肯定是勢不兩立,但是如今才知道,這一切并非絕對。”
  聽著他那充滿了感情的聲音,賀一鳴連連點頭。
  他也想起了深山圖騰一族,雖然他與這一族的高手們結怨甚深,幾乎就是不死不休。但是無可否認的是,對于圖騰一族的那些千年靈獸們,賀一鳴也是羨慕的很。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