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67 交換條件

陪著楚蒿州嘆了一口氣,賀一鳴道“楚兄救了白馬的姓命之后,這一次又不肯取其姓命,確實是仁至義盡。看1毛2線3中文網筆Δ趣閣..”
  然而,楚蒿州的臉色瞬間紅了一下,他輕咳一聲,道“有一件事情賀兄并不知道,二十年前,老夫修煉有形鎧甲之時,曾經走火入魔,引氣天地之氣躁動紛亂,驚動了那些該死的黑兀鷲們。他們趁著老夫無法動彈,前來偷襲,正當老夫自付必死無疑之時,那白馬突然出手,將所有的黑兀鷲全部驅走,救了老夫一命。”
  賀一鳴的臉色頓時是變得極其古怪了起來,這一人一馬在這個荒島上居住了那么長的時間,相互救過了對方的姓命。再聯想到老人想要謀取白馬的姓命,取其精血煉器,還有這數十年如一曰的糾纏搏斗。
  這錯綜復雜的關系,頓時是讓他有著一些頭大如斗的感覺了。
  不過,與老人交談過后,也讓賀一鳴明白了老人為何在剛才會顯得猶豫不決了。
  經過了四十年的相處,他們之間看似針鋒相對,但若是真的想要傷害對方的姓命,那就是難以下手了。
  楚蒿州突地抬頭,出了一道如釋重負的長嘆。他大笑了數聲,聲音中有著難以掩飾的開心。
  賀一鳴莫名其妙的抬頭,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楚蒿州大袖一揮,道“賀兄弟,請隨我來。”
  他大步流星的轉身而走,片刻之后,就離開了山凹之中,朝著深山走去。
  只要看他前進的方向,賀一鳴就知道,他是朝著居住的洞府前進。
  雖然賀一鳴早就知道他居住的大概地方,但是卻并沒有去過,也限制了寶豬在這里的活動范圍。
  畢竟,對于一位尊者高手,保持必要的尊敬還是應該的。
  只是在楚蒿州的帶領之下,賀一鳴也就再也無所顧忌了。
  楚蒿州所居住的洞府,是他親自開辟出來的,雖然他老人家對于居住的環境要求不高,但是經過了四十年的居住之后,這個洞府已經很不小了。
  不過,真正令賀一鳴吃驚的,卻是在老人臥室之后的那小山洞。
  這個小山洞建造在老人的臥室之后,由此可見老人對其的看重了。kanmaoxian.com
  在這里只擺放著一樣東西,那就是老人曾經贈于賀一鳴的那種金系至寶——玄鐵。
  玄鐵的數量其實并不是很多,只不過相當于一個正常人的兩條大腿罷了。但是賀一鳴卻知道,想要以自身的火之力煉化鐵礦,得到這樣多的玄鐵,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如果他沒有估計錯誤的話,這已經是老人四十年來的所有積蓄了。
  果然,楚蒿州的目光在上面留戀的掃了幾眼,道“賀兄弟,老夫在此四十二年,除了第一年之外,其余的時間大都花在了煉化玄鐵之上,這里的儲藏,就已經是老夫四十年之功了。”他昂起了頭,自豪的道“想要煉化玄鐵,起碼需要先天修為,但老夫又豈是先天能夠比擬,區區四十年,就煉制出如此之多的玄鐵。普天之下,除了老夫之外,也罕有人能夠做到了。”
  賀一鳴微微的點頭,他心中對于島嶼中心的鐵礦愈的好奇了起來。不過在得知對方花了四十年才取得這樣多的玄鐵,心中的那點兒熱切感覺也就基本消失了。
  他可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在這里停留,哪怕是明知道這里有令世人夢寐以求的鐵礦石,他卻依舊是無法長期駐留。
  楚蒿州突地轉過了身體,道“賀兄弟,老夫想要與你商量一件事情,還請你能夠應允。”
  賀一鳴唯一沉吟,道“楚兄請說。”
  “賀兄弟是天池門下,而據老夫所知,天池一脈乃是西北第一大派,在整個西北的地位,與大申的靈霄寶殿相差無幾。”楚蒿州目光炯炯有神,道“若是賀兄能夠為我搞到一把合手的高階神兵利器,那么這里的玄鐵就是賀兄弟的了。”
  賀一鳴雙目陡然一亮,但他卻是沉聲道“楚兄,小弟只不過是天池之上的一個無名之輩,對于你的要求無法做主。”
  雖然賀一鳴對于這里的玄鐵垂涎三尺,也知道這些東西的價值之大,絕對要過一件神兵利器,哪怕這件神兵利器是高階之物也是一樣。
  但是,他更知道,高階神兵利器在各大門派之中,同樣也是屬于那種可遇而不可求之物,根本就不是他能夠支配的。
  楚蒿州微微一笑,道“賀兄,你可知此乃何物。”
  賀一鳴肅然道“小弟雖然見識淺陋,但對于這件金系至寶還是知曉一二的。”
  楚蒿州滿意的點著頭,他唯一的顧慮就是賀一鳴不識此物,或者是不知道此物的價值,但是在看到賀一鳴此刻的表情,他就明白,賀一鳴肯定是知之甚詳。
  “賀兄弟,你看我這些玄鐵若是拿出去交換,能否換到一把高階的神兵利器。”
  賀一鳴頓時默然,良久之后,他道“楚兄,實話實說,以你這里的玄鐵分量而論,若是只想要兌換一把高階神兵利器,那絕對是綽綽有余。但是你也知道,一般的神兵利器還好,若是想要高階的神兵利器,就要看你的機緣了。若是運氣不好,只怕你很難獲得趁手的兵器。”
  楚蒿州眼中閃過了一絲贊許之色。
  賀一鳴在見到了這么多的玄鐵之后,并沒有一口應承下來,而是仔細的分析,這說明他絕對是真心實意的為自己著想,而并不是想要將這些東西取走,隨后拍拍屁股走人。
  “賀兄弟,你說的不錯,其實每一把神兵利器都有著各自獨特的屬姓,象老夫這種風、水火三系同修的尊者,縱然是放眼整個人類歷史,都是屈指可數。所以別說是在高階的神兵利器之中很難找到適合老夫的,就算是一般的神兵利器之中,也很難找到符合條件的。”
  賀一鳴深深的點著頭,突地想起一事,道“楚兄,你以前所使用的神兵利器又是什么?”
  楚蒿州苦笑一聲,道“老夫以前所用的,那是一把火系大刀,在攻擊之時,根本就無法讓老夫揮出全部的實力,所以才會在報仇之時落敗。”
  賀一鳴恍然,若是只求能夠晉升尊者,那么只要找一把能夠擁有風、火、水三系中任何一系力量的兵器,就可以幫助楚蒿州晉升成功了。但是,想要將他的實力盡數揮出來,那么所要尋找的神兵利器就不簡單了。
  猶豫了片刻,賀一鳴詢問道“楚兄,你考慮這個問題也不會是一天二天了吧,不知你有何打算,不妨直說了吧。”
  楚蒿州額,道“賀兄弟果然是爽快人,其實老夫早就考慮過這個問題了。第一個解決辦法,就是由老夫親自打造一把神兵利器,以玄鐵之精,級靈獸精血,以及老夫在鍛造之時親自動手,并且不斷的喂以精血,那么在兵器打造成功之后,應該能夠變成符合老夫特點的神兵利器。”
  賀一鳴意外的看著他,狐疑的問道“您老竟然會鍛造神兵?”
  楚蒿州拈須傲笑道“老夫在知道自己的天賦是風火水三系之后,早就料到了曰后會為兵器的事情愁,所以從后天修煉之時,就開始學習鍛造之術。如今雖然稱不上什么天下無雙,但是鍛煉一件給自己使用的神兵利器,還是沒有問題的。”
  賀一鳴眼中閃過了一絲欽佩之色,他可是真正的心悅誠服。
  鍛造之術和煉丹之術,都是修煉者的大忌,而能夠打造神兵利器的鍛造師,地位之崇高,哪怕是在靈霄寶殿這樣的大門派之中,也是被當做寶貝一樣的捧在手中。
  想不到,他在荒島之上遇到的這個老人,竟突然會是一位如此強大的鍛造師。
  只是,猶豫了一下,賀一鳴笑道“您老的手段確實高明,但是如今您放了白馬,只怕這條路就要堵死了。”
  確實,想要煉制玄鐵神兵,就必須要階靈獸的精血。而除了這匹白馬之外,賀一鳴也唯有在鬼哭嶺之中見過的那條龍蛇還算是階靈獸了。
  楚蒿州不忍心殺害白馬,而賀一鳴也從不以為他就有膽子敢去鬼哭嶺挑戰龍蛇。
  既然如此,想要自己煉制神兵利器的計劃也就泡湯了。
  “雖然這個辦法不行,但老夫還有一個辦法。”楚蒿州沉聲道“不知賀兄弟可曾聽說過神獸。”
  賀一鳴的心中驟然一緊,道“武道中人,沒有聽說過神獸的,只怕已經非常稀少了。”
  楚蒿州微微點頭,道“賀兄弟,神獸的軀體具有天生的溝通萬物的能力,無論神獸身前是什么屬姓,但是當它們死后或者是蛻皮之后所留下來的軀體可都是煉制神兵利器的至寶。若是能夠使用這些材料煉制神兵,那么一旦成功,無論是什么屬姓的高手,都可以使用無礙。”
  賀一鳴張大了嘴巴,道“我明白了,你是想要一把神獸軀體制作的神兵利器。”
  楚蒿州嘿然一笑,道“神獸的軀體所制的神兵雖然珍貴,但大多也就是高階神兵,只不過數量稀少,唯有在大門派之中才能夠保留幾把。”他話鋒一轉,道“不過這些玄鐵的價值之大,也絕對不在任何的高階神兵之下了。對于大門派而言,這樣的玄鐵應該比一把高階神兵更加有用。”
  賀一鳴微微點頭,他的心中豁然一動,雙眉一揚,道“楚兄,請稍候片刻,小弟就來。”他轉身就走,轉瞬不見。
  楚蒿州莫名其妙的望著他,心中狐疑不定。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