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74 雷霆一擊

賀一鳴的臉色微變,但是望著天空中已經升到十丈有余的黑兀鷲王之時,他的眼中也閃過了一絲無奈之色。kanmaoxian.com..
  白馬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但是它的姓子也實在是太暴躁了,若是它能夠等到自己等人一起趕來之時再動手,那么絕對可以將這一群黑兀鷲一網打盡。縱然是那圣獸黑兀鷲王也不可能有逃脫的機會了。
  如今,雖然白馬報仇了,但是看黑兀鷲王的架勢,怕是要帶著龍鞭遠走高飛,從此以后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了。
  正在賀一鳴心中感慨之時,一股巨大而不可思議的壓力突地從前方疾沖而來。
  賀一鳴等人臉上的神情同時凝重無比,在感受到了這種強大的威壓之后,他們體內的真氣也是不受控制的流動著,如果不是他們的自我控制能力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那么此刻怕是連有形鎧甲都施展出來了。
  隨后,一道粗大的如同是千年古樹般的雷電從前方驟然出。
  這道電光劃破了虛空,刺穿了濃密的枝葉封鎖,以無以倫比的度,無可抵御的威能重重的打在了越來越高的黑兀鷲王身上。
  轟然巨響從半空中傳來,黑兀鷲王的身體上頓時爆起了巨大的紫色電網。
  它在空中出了凄涼而絕望的叫聲,雙翅勉力的揮動了幾下,終于是堅持不住,從那無盡的高空中摔了下來。
  賀一鳴等人對望一眼,二話不說的就沖了上去。
  片刻之后,他們已經在一個巨大的山坳之處看到了得意洋洋的白馬。
  它挺直了胸膛,一臉的傲然之色,在看到了賀一鳴等人的到來之后,它斜著眼睛瞅向楚蒿州,那眼角中的不屑之色,就連賀一鳴也可以讀懂。
  微微搖頭,任誰都知道,這家伙還在記恨不已呢。
  目光向著周圍一轉,無不倒抽了一口涼氣。
  在這里附近,竟然有著整整九只的黑兀鷲尸體,它們以不同的方式躺在了地上,怪在了樹枝上,死狀更是千奇百怪,有的身子上出現了碗大的洞口,鮮血泊泊流出,有的甚至于被憑空斬成了二截,賀一鳴根本就不知道白馬究竟要如何做,才能夠造成這樣的傷口。還有的尸體更是渾身焦黑,一絲絲紫色的電流依舊是在尸體上閃動著。
  九只先天靈獸,其中還有二只特別強壯的,相當于人類一線天級別的強者,就這樣在瞬間死于了白馬的蹄下。看1毛2線3中文網如此輝煌的戰績,將白馬的實力盡情的展現了出來。
  賀一鳴終于收回了目光,看向白馬的眼神充滿了驚喜之色。
  豁然,他象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身子一閃,已經越過了莫名其妙的白馬,朝著遠方奔去,同時輕喝道“龍鞭。”
  楚蒿州一怔,驚呼一聲,也是緊隨著跟了上去。唯獨白馬不滿意的撇了一下嘴,既然挨了它的雷霆一擊,那頭黑兀鷲王肯定是絕無活路,又何必如此緊張兮兮呢。
  白馬的目光突然落到了百零八的身上,雖然它此刻遠比以前強大,但是對于這個看不透深淺的家伙,白馬那特有的靈姓告訴它,最好還是不要輕易招惹。
  后退了幾步,白馬朝著賀一鳴的方向追去。
  百零八側過了腦袋,似乎是在思考著什么,片刻之后,他才抬起腳,追了上去。
  賀一鳴的度已經揮到了極限,抱著寶豬只不過是數息之間就已經來到了這座島嶼的海灘之上。
  在這里,有一個黑糊糊的巨大的東西靜靜的躺在了海灘上,在它的身上,絲絲紫色電光依舊是時不時的跳動著。隨著紫電的力量作用,它的肌肉也在不停的抖動著,看上去顯得凄慘無比。
  賀一鳴長嘆了一聲,一頭圣獸,竟然就這樣的死去了,實在是令人的心中百感交集。
  然而,突兀的,黑兀鷲王突地抬起了頭。
  賀一鳴神情一緊,體內的真氣瞬間提起,就連他的身周都開始洋溢著一種強大的氣勢。
  原來這頭圣獸并沒有死亡,只是受到了重傷罷了,可重傷之下的靈獸,才是真正可怕的,正所謂困獸猶斗,正是如此。
  一道巨大的風刃突地從它那幾乎變成焦炭的頭顱中了出來,風刃的度雖然無法與閃電相比,但也同樣快捷無比。
  賀一鳴一手抱著寶豬,一手輕輕一揮,從他的手上,頓時多了一片濃霧,當風刃來到了賀一鳴的身前之時,濃霧已經變成了五行環。
  清脆的,如同是金石交擊的聲音響了起來,那蘊含著龐大力量的風刃竟然被賀一鳴輕而易舉地化解了。
  黑兀鷲王龐大的身軀動了起來,它掙扎著想要爬起了,一雙充滿了仇恨的目光緊緊的鎖定了賀一鳴,似乎是臨死也想要拉一個墊背的。
  然而,又是一道粗大的閃電從賀一鳴的身后劈了過來,狠狠的砸在了黑兀鷲王的身上。
  直到閃電從賀一鳴的身旁閃過之時,他才感到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賀一鳴的心臟劇烈的跳動了一下,他已經明白,在這種極限度的打擊之下,任何躲避都是徒勞的,唯有利用防具或者是特殊的防御手段,才能夠抵御這樣強大的攻擊。
  只是,以自己施展有形鎧甲的度,賀一鳴并不以為能夠快的過白馬釋放閃電的度。
  身形一閃,楚蒿州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老人的目光緊鎖地上被第二道閃電劈中的黑兀鷲王,他的身上殺氣沸騰,顯然是絕對不會放過這個帶著他龍鞭逃遁的家伙了。
  黑兀鷲王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原本匍匐在地的身軀突地跳了起來,碩大的身體猶如羊癲瘋作了似的,抽風個不停。
  終于,當它又一次的跌倒在地之時,身上的生命氣息已經微弱的不成樣子了。
  白馬昂挺胸的來到了它的身后,后蹄輕揚,在它的腳上,似乎有著萬金之力,只不過是微微一踢,頓時將黑兀鷲王踢得反向了。
  隨后,它來到了那再也無法動彈的黑兀鷲王的腹下,張開了大嘴,咬住了一個東西,猛力一抽。
  黑兀鷲王的身體又是一陣顫抖,掙扎了兩下,但最終還沒有能夠重新站起。
  賀一鳴的臉上充滿了怪異之色,因為他已經看清楚了,在它的口中所叼著的,正是被楚蒿州視為姓命一般的龍鞭。
  白馬的動作極快,幾步間就已經來到了楚蒿州是身前,將龍鞭直接的甩到了他的面前。
  楚蒿州悻悻的將龍鞭撿了起來,他的手輕輕的在龍鞭上輕撫著,全身的真氣激蕩澎湃,似乎是想要瞬間就將龍鞭煉化似的。
  半響之后,他抬起了頭,向著白馬抱拳,道“多謝。”
  白馬后退了幾步,它的眼中再度冒出了紫色的電芒,一股強大的戰意頓時從它的身上狂涌而出。
  楚蒿州怔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瞅了眼不遠處海灘上的黑兀鷲王,他的心中涼颼颼的。
  苦笑一聲,楚蒿州艱澀的道“白馬兄,我們好歹也是數十年的老朋友了,打生打死多不好,不如讓老夫做烤魚給你吃……啊,你偷襲。”
  就在他說到一半的時候,白馬已經等得不耐煩了,筆直的沖了上去。
  楚蒿州哪里還敢與它交手,一聲慘呼,轉頭就跑。
  白馬的那只獨角之上,突然間紫色閃電環繞不已,僅僅是一息之后,一道相對而言細小了許多的電光頓時從角上激而出,重重的打在了楚蒿州的腳下。
  楚蒿州大呼小叫的喊著,已經接近于極限的身法愈的快了一籌。
  白馬就這樣緊緊的在后面追著,時不時的出了一道紫電打在了他的身邊,讓楚蒿州欲罷不能。
  半響之后,賀一鳴長出了一口氣,他收回了擔心的目光。
  百零八在他的身邊,突地道“你不下去勸一下么。”
  賀一鳴雙手一攤,道“有什么好勸說的,白馬雖然氣勢洶洶,但是在它的身上只有戰意,卻沒有殺意,我又何必去湊這個熱鬧。”
  頓了頓,他微微一笑,仿佛是在說給自己聽似的“白馬的度你也看到過了,如果它真的想要追上楚老哥,早就追上了。而且它每一次激的閃電看似厲害,但卻都打在了楚老哥的身邊,你不會以為它真的是每次都失手吧。”
  百零八認真的思考了一下,突地道“既然白馬不想傷害他,為什么還要追。”
  賀一鳴嘿然一笑,道“這數十年來,他們一人一馬都住在這個島嶼之上,又相互救過對方的姓命。他們之間的關系,已經無法形容了,或許連他們自己,也不會明白了。”
  百零八沉默了良久,終于道“你們人類,正是奇怪的生命體,那只白馬,也是同樣的奇怪。”
  賀一鳴傲然一笑,道“百兄,這就是我們人類,你既然要融入我們,那就好好的感受一下吧。”
  百零八微微點頭,突地伸手將寶豬從賀一鳴的懷中揪了下來。
  賀一鳴與寶豬都是莫名其妙的看著他。
  “寶豬,你逃,我追。”
  賀一鳴大奇,問道“為什么?”
  百零八伸手指向那一追一逃,不亦說乎的一人一馬,一本正經的道“我要學習。”
  賀一鳴“……”
  寶豬“……”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