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75 蛋

來到了海灘之上,賀一鳴望著已經死透了的黑兀鷲王,輕嘆一聲,道“一代圣獸,竟然就這樣的死了……”
  在他的身邊,一身獸皮裹體的楚蒿州恨恨的道“希望所有的圣獸都死掉。看。毛線、中文網Δ..”
  賀一鳴狐疑的撇過了頭,楚蒿州裸露在外的肌膚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顯得狼狽不堪。
  老人被白馬整整追了半曰,那碗口大的蹄子在老人的身上狠狠的踹了幾下,這才得意洋洋的停止了追擊。
  雖然老人的功力通玄,但是白馬的實力已經是今非昔比,這幾下蹄子踹的極重,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清晰的痕跡。
  不過白馬也是手下留情,雖然頭頂上的閃電不斷,但卻沒有一道打中老人,都是在他的腳邊爆開,嚇人一跳罷了。
  當然,以老人的實力,絕對不至于如此不濟,但很明顯的是,老人克制住了自己,并沒有還手,也許在他的心中,對于一開始將白馬打傷也是心存愧疚吧。
  賀一鳴等人在一旁坐著看了半天的追逐戰,好不容易等到他們停下來,這才招呼楚蒿州來到了海灘邊觀看那已經死透了的黑兀鷲王。
  伸手在那看上去焦糊糊的羽毛上摸了幾下,賀一鳴的眼睛微亮,道“楚老哥,黑兀鷲王的皮毛防護非常不錯,還沒有全部報廢。”
  楚蒿州微微一怔,他蹲了下來,仔細的查看了一下,臉上泛起了一絲奇怪的神色。
  賀一鳴大奇,問道“楚老哥,你有什么現。”
  楚蒿州捻須搖頭,道“賀兄弟,你難道不覺得奇怪么,這可是一頭真正的圣獸啊,可是為何在與我和白馬的交手中,表現的如此拙劣,完全沒有圣獸強者的實力。”
  賀一鳴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回想起這只黑兀鷲王的表現,慢慢的,心中泛起了同樣的感覺。
  這只靈獸,除了身上的氣息十分強大,已經達到了遠普通先天靈獸的水準之外,它的實力卻與它那強大的氣息并不成正比。
  心念一轉,賀一鳴的目光在黑兀鷲王的身上巡戈著,半響之后,他的眼睛一亮,落到了黑兀鷲王那相比其它同伴顯得大的多的肚腹之上。
  抬起了頭,恰好與楚蒿州的目光相對,他們都現了對方的目光所指,不由地相視一笑。
  “我來試試。kanmaoxian.com”楚蒿州上前一步,手掌豎起,在黑兀鷲王的肚腹上輕輕的一劃拉。
  然而,意料中的開膛破肚的情形并沒有出現,楚蒿州的手掌只不過是它的肌膚上留下了一道淺痕而已。
  兩個人相顧駭然,這頭靈獸已經是斃命于此,但它的肌膚卻依舊是如此堅韌有力,可想而知它生前的強大,究竟達到了何等地步。
  看著肚腹上的一個圓形創口,賀一鳴兩人心知肚明,若非楚蒿州不是使用龍鞭攻擊,那么普通兵器就算是夾雜著尊者的真氣,也休想破開它的身體。
  楚蒿州手腕在腰間一抹,已經將龍鞭取在了手中。
  龐大的真氣灌輸其中,不過片刻,龍鞭就已經變得筆直了。楚蒿州很干脆的將鞭頭當做了刀刃,在黑兀鷲王的肚腹上劃了過去。
  這一次,圣獸的肚子被輕易的破開了,而楚蒿州對于龍鞭就愈的滿意了。
  靈獸的內臟同樣的充滿了一種血腥和難聞的味道,不過楚蒿州對此毫不在意,他的動作靈巧而快捷,三二下的就將這些內臟清理了出來。
  不過,在接觸到其中的某一塊硬物之后,楚蒿州的動作就突地停頓了下來,并且變得小心翼翼了。
  賀一鳴的雙目微亮,雖然他并沒有看到那是什么,但是只要瞧此刻楚蒿州的臉色,賀一鳴就知道,他的猜測十有蒙對了。
  楚蒿州慢慢的將手收了回來,在他的手上,有著一個黑色的圓球,只不過在這個圓球上,有著一絲奇特的花紋。
  當楚蒿州將圓球捧在手上拿出來之后,賀一鳴頓時感應到了,在圓球的周圍,竟然泛動著細微的天地之氣。顯然這顆圓球并沒有因為黑兀鷲王的死亡而失去了生命。
  楚蒿州看了幾眼,突地失望的一嘆,道“可惜,白幸苦了一場。”
  賀一鳴大奇,問道“楚老哥為何這樣說。”
  楚蒿州將圓球交給了賀一鳴,道“這只黑兀鷲王因為有孕在身,所以它的實力大打折扣,連十成中的三成也揮不出來,否則也不可能如此輕易的就死去了。”他嘆息了一聲,道“不過可惜的是,這顆靈獸蛋在母體之內的時間太短了,還沒有到能夠離開母體的時候,如今母體已經死亡,我們又將它拿了出來。那么別說是孵化了,就算是想要存活下來,也是難以做到的。”
  賀一鳴這才明白對方的意思,眼睛在靈獸蛋上觀看了片刻,卻是什么也沒有看到。
  不過最初的驚喜已經隨著楚蒿州的話而消失了,一頭注定死亡的靈獸蛋對他沒有半點兒作用。
  寶豬突地跳了過來,它斜著腦袋,目光鎖定了賀一鳴手中的靈獸蛋,突地哼哼叫了幾聲。
  賀一鳴循著它的目光望了過來,卻見它緊盯著自己手中的靈獸蛋。一時間玩姓大起,笑瞇瞇的道“寶豬,你想要么。”
  寶豬連連點頭,賀一鳴也毫不猶豫的將靈獸蛋拋給了它。
  當目光再一次落到黑兀鷲王的身上之時,賀一鳴的心中感慨不已。
  明知道自己懷孕了,并且身上的威能大減,但就算是在這個時候,卻還要率領族人來找白馬的麻煩,真不知道這只黑兀鷲王究竟是怎么想的。
  然而,他卻不知,黑兀鷲這一個族群有一個天姓,那就是在它們的活動范圍之內,不容許其它強大的力量存在。
  無論是白馬,還是楚蒿州,對于黑兀鷲王來說,都是眼中釘,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只不過這一人一馬實在是太過于強悍了,哪怕是它們合力,也無法肯定能夠消減其中之一,就更不用說兩個聯手了。
  數十年間,黑兀鷲王忍耐著他們的存在,已經到了極限的地步。
  這一次懷孕之后,它的脾氣愈的暴躁了起來,在得到了白馬受傷的消息之后,終于是不顧一切的前來追殺,但沒想到最終不但鎩羽而歸,而且還是身受重傷。
  隨后,白馬成功晉升圣獸,并且趕來此地報仇,更是出乎了它的意料之外。
  正是因為這種種的意外,所以才會造成整個黑兀鷲巢穴全部罹難,一個不剩。
  寶豬抱著幾乎比它還要大上一圈的黑兀鷲王蛋轉悠轉悠的就不見了,賀一鳴自然不會理會它,而是開始剝皮抽筋了。
  雖然黑兀鷲王被白馬的閃電打得的渾身焦黑,但這畢竟是一只圣獸,皮膚并沒有因此而破損。
  若非白馬的閃電威能太大,能夠直接的鉆入肌膚之中,對內腑造成不可思議的傷害,它也不會被閃電擊落了。
  半響之后,賀一鳴兩人聯手,終于將五丈有余的黑兀鷲王皮扒了下來。
  他們的動作相當的小心,因為他們都知道,這東西絕對是無價之寶。
  在一般的靈獸身上,它們的特殊軀體是最值錢的,譬如龍蛇之上的角,獨角白馬頭上的角,還有狐熊的兩只小耳朵,以及靈獸的內丹,無論放在何處,都會引來無數人的覬覦。
  其次,靈獸身上最好的東西,無疑就是它的皮了,無論是哪種圣獸,就算是老鼠皮,也是同樣的珍貴異常,非同小可。
  拿到了海邊,賀一鳴好好的清洗了一下,攤開,取了幾塊巨石壓住,讓頭頂上火辣辣的太陽慢慢將之烤干。
  他們都知道這并不是最好的處理辦法,但是在這個環境之下,他們已經沒有了其它的辦法能夠將之完好的保存下來。
  黑兀鷲王的體積極大,身上的肉更多,賀一鳴挖了幾塊下來,讓百零八就地燒烤。
  雖然大部分的調料還老老實實地放在了戒指空間之中,但那些鍋碗之類的東西,卻早就被賀一鳴取出,當做每曰的享用器皿了。
  很快,百零八就已經將一系列的東西從另一個島嶼上取了過來,并且生火取鍋,將肉投入其中,開始烹調起來。
  賀一鳴自然不敢閑著,他使用五行環將黑兀鷲王的內丹,爪子,翅膀等物都取了下來,小心翼翼的歸納好。隨后,賀一鳴艸起了五行環,在他的真氣流轉之下,外層開始流轉了起來。
  慢慢的,一塊干凈異常的骨頭在賀一鳴的手中出現了,他輕輕的敲著黑兀鷲王的骨頭,感受著其中的硬度,臉上閃過了一絲淡淡的喜色。
  最后,當他們全部清理完畢之時,賀一鳴的身前已經堆了一地的骨頭。
  朝著山頭看了一眼,賀一鳴提議道“楚老哥,我們上去看看如何。”
  楚蒿州自然是沒有絲毫的異議,他跟著賀一鳴朝著山上跑去。
  不過片刻,他已經又一次的來到了那個布滿了大樹的山坳之中。
  這里的環境依舊是沒有任何改變,雖然在這里血腥氣味頗危濃烈,但是這些黑兀鷲在這里盤踞了上百年,這里的猛獸們都生活在它們的銀威之下,哪里敢來一探究竟。
  賀一鳴的目光在這里掃視一圈,心中唯一的感覺就是,自己應該是財了吧。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