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76 舍利子

賀一鳴兩人在這里整理了半響,先將所有的黑兀鷲尸體全部收集在一起,并且順利的將他們的內丹取了出來。看1毛2線3中文網Δ筆Δ趣閣..
  整整十顆內丹一字排開在他們的面前,其中最大的無疑就是黑兀鷲王的內丹,足足有一個成年拳頭大小,上面布滿了奇異的淡青的色彩,當它與周圍的空氣接觸之時,甚至于能夠引起一定程度的天地波動。
  賀一鳴的目光緊緊的注視著這個內丹之上,他隱約的覺得,若是就這樣將這東西煉制成丹藥,肯定是非同小可的了。
  至于其余九只內丹,雖然遠沒有手中的這樣夸張,但任何一個拿出去,都可以讓無數人為之打破頭皮的爭搶。
  楚蒿州長嘆一聲,道“圣獸的內丹,老夫還是第一次見到,果然是如同傳說中的可怕啊。”
  賀一鳴微怔,道“楚老哥,圣獸的內丹比起先天靈獸的內丹應該高級許多了吧。”
  楚蒿州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道“一個在天,一個是地,又如何能夠相比。”
  賀一鳴雙目一亮,道“圣獸的內丹應該如何使用?”
  楚蒿州猶豫了一下,道“據說神道高人在世之時,曾經有人以圣獸內丹煉制丹藥,一旦成丹之后,便可擁有天大的威能。”他頓了頓,沉聲道“傳說可免鬼哭嶺之行。”
  賀一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以圣獸之內丹煉制的丹藥,竟然是能夠幫助鼎足高手沖擊尊者境界,這也實在是太令人驚訝了。
  他相信,若是自己的手上有這樣的一顆丹藥,那么所有的鼎足高手都會愿意付出一切代價來交換的。
  而且不僅僅是鼎足高手,就算是他們的長輩,以及各大門派之中的強者們,都會對此起覬覦之心。
  楚蒿州輕咳一聲,道“賀兄弟,不過圣獸內丹最好不要煉制丹藥。”
  賀一鳴微怔,道“為何?”
  “傳說圣獸的內丹已經可以自由的溝通天地之力,只要在神兵利器上嵌入圣獸內丹,還可以提升神兵的威能,在對戰之時,大占便宜。”楚蒿州的眼眸隱現光芒,道“哪怕是在主人喪失了力量,無法吸納天地之氣的時候,只要神兵利器中有著一顆圣獸內丹,那么就會自動吸納天地之氣來作為力量的補充。”
  賀一鳴頓時恍然,楚蒿州本人就是一位杰出的鍛煉師,一件好的東西落入了他的手中,那么所想到的,肯定就是如何運用到鍛煉之上。看.毛.線.中.文.網
  正如自己,在拿起了圣獸內丹后,第一個想到的,也是如何煉制丹藥。只不過他才疏學淺,從來就未曾接觸過這等高階材料罷了。
  事實上,在賀一鳴所遇到的煉丹師之中,哪怕是郝侗老人都罕有使用圣獸內丹來煉制丹藥的機會,就更不用說藥道人他們了。
  將內丹放了下來,賀一鳴繼續開始收集靈獸的毛皮、骨骼、爪牙等物品。很快的,九只黑兀鷲與它們的王者一樣,都清理干凈了。
  隨意的挖了一個坑,賀一鳴將它們深深的埋了起來,楚蒿州看著他這個動作,心中卻是不以為然,他搖著頭,道“賀兄弟,優勝劣汰,這是大自然的規則,這些黑兀鷲既然已經死了,那么它們的尸體自然會被野獸分食,你將之掩埋,對于那些野獸可就不太公平了。”
  賀一鳴嘿嘿一笑,并不說話,每一個人處理事務的方式都是有些不同的,在一些細小的事情上,也就無需爭執了。
  兩人在叢林中搜尋了半響,終于在這里附近找到了黑兀鷲的真正巢穴所在。
  這里是一個巨大的山洞,在洞中鋪著干燥的細草,看看規模就可以大概的推斷出來,所有的黑兀鷲平時都在這個山洞中休憩。
  他們聯想到外面那些死去了的黑兀鷲的位置,頓時是恍然大悟。
  看來白馬也是聰明的緊,一來就堵住了這個洞口,讓那些黑兀鷲一個個的沖出來,然而以閃電般的度攻擊,在它們剛剛出來,還沒有來得及展翅高飛的時候,就將這些黑兀鷲全部擊殺了。
  若非如此,一旦十只黑兀鷲同時升空,就算白馬有再大的本領,也休想做到一網打盡。
  山洞之中頗為干燥,這些黑兀鷲都是具有靈智的家伙,特別是圣獸黑兀鷲王的智慧更是毫不遜色于人類。
  所以它們居住的山洞也是布置的極為舒適,甚至于連蚊蠅也沒有一只。
  在山洞中搜尋了半響,賀一鳴的眼睛突地一亮,他隱隱的砍到了,在某一個草堆中,似乎閃過了一絲光芒。
  來到了那里,賀一鳴摸索了半響,終于從里面摸出了一個圓珠子。
  這個圓珠子的體積并不大,僅有指骨大小,但是拿在手中,竟然突兀的給了他一種溫馨般的感覺。
  賀一鳴嘖嘖稱奇,在周圍仔細的搜索,不一會兒,再度找到了五個相同的圓珠子。
  片刻之后,在另一個方向尋找的楚蒿州返回,他的手上卻拿著一些大袋子,道“賀兄弟,你猜我在這里找到了什么?”
  賀一鳴聽出他話中有著一絲哭笑不得的意味,頓時明白他所現的東西并沒有多大的價值。
  微微搖頭,楚蒿州也不賣關子,將袋子打開,里面竟然是一大袋的金色沙子。
  賀一鳴的臉上現出了奇異的神色,這一袋金沙若是落入普通人的手中,自然是興奮的難以入眠,但是對于他們武者而言,那就沒有多大的用途了。
  不過讓賀一鳴奇怪的是,在黑兀鷲的巢穴中,怎么會突然找到這些東西。
  楚蒿州將袋子拋了過來,道“在這個袋子上有著一個商鋪的標注,若是老夫估計沒錯,肯定是某只黑兀鷲出去狩獵,在海船上抓了一個人,而那人的身上就背著這東西吧。”
  賀一鳴心中一驚,道“黑兀鷲竟然會攻擊海船?”
  楚蒿州微微一嘆,道“它們一般都會守在某個區域之內,不會輕易離開,但若是心情煩躁之時,就會漫無目的的遠行,若是遇到這時候的黑兀鷲,那就是普通人的噩夢了。”
  賀一鳴沉著的點頭,這些黑兀鷲,起碼都擁有先天強者的武力,若是真的襲擊一艘普通海船,那么對于海船上的人來說,絕對就是滅頂之災了。
  他原先對于白馬一下子將所有黑兀鷲全部殺了還有一點兒的不忍心,但此刻就是再無絲毫的憐憫之心了。
  這些強盜,殺了也就殺了,若是早知道他們會去襲擊海上漂泊的人類,或許不等白馬出手,他就會帶著百零八殺上門來。
  心中一動,賀一鳴將剛剛獲得的六顆圓珠子取了出來,道“楚老哥,這是什么東西。”
  楚蒿州眼睛一瞇,隨后雙目微亮,將之接了過來,仔細的看了半響,驚訝的道“你是在哪兒找到的。”
  賀一鳴隨手一指,道“就是那里。”
  那個地方是山洞中最靠近角落的地點,從草堆上的分布面積來看,分明就是那只黑兀鷲王停歇的地方。
  楚蒿州在草叢中轉了一圈,直到確定再也沒有了其它現之后,這才依依不舍的收回了目光。
  看到了他的這番表現,賀一鳴頓時明白,這六個圓珠子肯定不是普通貨色。
  “賀兄弟,你撿到的東西,應該是舍利子。”楚蒿州沉聲說道。
  “舍利子?”
  “不錯,在我們尊者級別的強者死亡之后,身體之內的真氣和精血會自動結成舍利子,至于舍利子的多寡,則要看個人的修為如何。”楚蒿州輕嘆一聲,道“既然在這里找到了舍利子,就說明肯定有一位尊者隕落在這里,不過可惜的是,我們并沒有找到神兵利器,也就無法推測此人的身份了。”
  “圣獸也會襲擊人類強者么?”賀一鳴沉聲問道。
  他剛剛來到島上之時,曾經有一只黑兀鷲前來襲擊,但是一擊不中,立即就離開了。所以賀一鳴對此抱有疑問,這些聰慧到了極點的家伙們,難道連人類中的強者也敢襲殺不成。
  楚蒿州冷然一笑,道“只要擁有絕對的實力,黑兀鷲又有什么不敢做的。”他指了指自己,再指了指洞外,道“我和白馬都曾經被它們襲擊過了,若非是相互援手,哪里還能夠活在世上。”
  賀一鳴想起了楚蒿州和白馬的遭遇,微微的點著頭。
  楚蒿州看著手中的舍利子,惋惜的道“那頭圣獸應該是特意將這幾顆舍利子留下來,打算給它的孩子吞食,否則它早就吃掉,哪里還會留給我們。”
  賀一鳴心中暗驚,道“靈獸會吃舍利子?”
  “我們人類能夠取走靈獸的內丹為我所用,那么這些靈獸又為何不能吞食我們的舍利子呢。”楚蒿州嘿嘿笑道“別忘了,舍利子是我們人類的精華所在,在靈獸的眼中,就好比是我們的內丹,一旦吞服,對于靈獸的成長有著極大的好處。”
  賀一鳴沉默片刻,終于是苦笑一聲,再也不成多話了。
  人類與靈獸,有的相處和睦,但更多的卻是相互打殺。
  在內地,在人類高手獵取靈獸姓命之前,天知道已經有多少人類死于了靈獸之口。而如今來到了海外,靈獸似乎更加強大了。
  他環目四顧,終于是長嘆一聲,在心中承認,海外,確實比內6要危險很多。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