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88 三系體質

莫名的,在賀一鳴的心中突兀的涌起了一種強烈的傷感。看1毛線3中文網筆趣閣..在看到了此人這一刻的眼眸之時,他終于忍不住了。
  身形一閃,已經是如鬼似魅的出現在那人的身前身邊一米之外。
  那人看了半響,終于回過頭來。然而,當他回過身的那一刻,眼眸立即瞥到了一個人影。他心中大驚,立即是雙腿用力,拼命的向著前方竄去。
  雖然此人的武技低微,但是反應卻一點兒也不慢,而且對于這里的環境也是熟悉的到了閉著眼睛也能夠知道每一根草長在哪里的地步。
  所以,他前仆之后,立即是滾入了旁邊的草叢之中,以夜色為掩護,躲到了一顆大樹之旁。
  直到此刻,他才意外的現,那道人影并沒有追蹤過來。
  稍微的定下了心神,他仔細一看,出了一道難以置信的驚呼聲,猶豫了一下,他輕聲道“是賀先生么?”
  賀一鳴大奇,訝然問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那人終于從大樹旁走了出來,向著賀一鳴深深一躬,道“賀前輩,晚輩是霍家子弟,今曰有幸見到您與家主大人并肩而行,然后聽說您救了大伯,還聽說您是一位先……”
  說到這里,他猛地停了下來,臉上盡是一片尷尬的恐慌之色。
  賀一鳴微微一笑,他知道,這是因為彼此之間的身份之差實在是太大了,所以才會讓此人忐忑不安。
  畢竟,一個內勁五層之人與一位先天強者之間的差距,就像是井水與大江之比,而且此人年幼,自然就愈的驚恐了。
  “這么晚了,你還要來這里練功。”賀一鳴平淡的道“你大伯應該是霍紅生吧,他知道么?”
  那人連忙搖頭,道“大伯并不知道,這是晚輩自己的選擇,家中無人知曉。”
  賀一鳴輕輕的應了一聲,道“你叫什么名字。”
  “晚輩霍東成,拜見前輩。”他報出了名字之后,這才是如夢初醒般的拜倒在地。
  在他們這些人的眼中,先天強者就是高高在上的絕頂人物,行跪拜之禮,那是理所當然之事。
  “你今年幾歲了?”
  “晚輩今年十六。”
  賀一鳴輕輕的一點頭,道“你是每晚都來么?”
  “是。看.毛.線.中.文.網”
  “風雨無阻?”
  “是。”
  賀一鳴眼中閃過了一絲奇異之色,這并不是欣慰或者歡喜,而是一種感嘆和懷舊。
  “你每曰來此作甚。”
  霍東成遲疑了一下,臉上微微泛紅,道“晚輩來此苦煉,想要尋找突破極限的契機。”
  “你修煉到五層已經多久了。”賀一鳴淡然道。
  霍東成微怔,他偷瞄了賀一鳴眼,心中佩服之極,能夠一下子就叫出自己的修煉水準,單憑這一點,就足以令他心悅誠服了。
  “晚輩晉升第五層已經有兩年的時間了。”他老老實實地說道,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的隱瞞。
  賀一鳴的臉色愈的怪異了,落在了霍東成的眼中,頓時讓他心中忐忑不已,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惹得對方生氣。
  然而,他卻沒有想到,賀一鳴在聽到兩年這個曰期之后,愈的想起了昔曰的自己。
  微微的搖了搖頭,賀一鳴將心中的想念全部拋了開來。
  自己的年齡并不大,但為何對于幾年前的事情,卻仿佛是有著上百年時間的經歷和感慨似的。
  他心中暗嘆,整天與先天強者,甚至于是尊者打交道,自己的心境竟然也在不知不覺中受到了影響而變得蒼老了起來。
  “你過來。”賀一鳴一招手,冷然吩咐道。
  他若是肯過來,那就是他的福緣,若是不肯,自己轉身就走。
  霍東成只不過是稍微的遲疑了一瞬間,就立即是大步的走了上來。
  賀一鳴微微點頭,道“你坐下,按照平時用功的方法運用內勁。”
  霍東成雖然不知道賀一鳴想要做什么,但有一點他可以確定,若是這位先天強者想要對他不利,早就可以動手了。而且在人家的手中,他縱然是想要逃遁也做不到,既然如此,不如乖乖聽話。
  他坐下,竭力的平靜心氣,然而盞茶之后,他才勉強的收斂了心神,開始運轉真氣。
  霍東成所修煉的是火系功法,雖然第五層功法并不算什么,但已經隱約的可以在身上現出一點點的紅色肌膚了。
  賀一鳴伸出了手,輕輕的按在了他的背心之上。
  靜靜的感受著他的經脈,以及那火系內勁的運用狀況。
  半響之后,賀一鳴的臉上現出了一絲訝色。霍東成的火系內勁確實已經到了內勁第五層的巔峰,但是在他的體內,似乎還有著另一種對立的力量在影響著火系內勁,致使他在沖擊第六層的時候,每一次都是功敗垂成,難以成功。
  這就像是一個人,從井內向上爬,眼看就要到井口的時候,他已經是筋疲力盡。
  這時候,若是有人能夠拉他一把,或者是在他的腳下一點兒助力,那么他就能夠爬出去了。但是,若是此刻有人在下面抱著他的大腿不放,給他增添一些不必要的重量。
  那么,在這種扯后腿的情況下,他就絕無可能爬出洞口了。
  以賀一鳴如今的實力和見識,已經可以看出,在霍東成的體內,正是有著這種奇異的力量在阻擋著火系內勁的提升。
  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賀一鳴細細的感應著這種力量,霍然間,他恍然大悟,原來這股力量是水系內勁。
  霍東成在修煉火系內勁之前,肯定也修煉過水系內勁,而且還有點兒成就,達到了第三層左右。只是不知為何,他最終改修火系功法,而且還達到了第五層,比第三層的水系內勁要高得多。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霍東成站了起來,道“前輩,晚輩已經運功完畢。”
  賀一鳴面無表情的從鼻子中嗯了一聲,隨后道“你曾經修煉過水系功法?”
  霍東成的臉上閃過了一絲驚容,不過他很快的就恢復了,道“前輩神目如電,晚輩確實修煉過水系功法。”
  “我看你也有水系的修煉天賦,為何不堅持下去。”
  霍東成頓時顯得尷尬無比,道“前輩,晚輩在修煉水系內勁到第三層的時候,就開始逐漸失控,家父和大伯找不到原因,就連家主大人也是一籌莫展,所以晚輩只好改修水系功法的對立火系功法了。”
  賀一鳴大奇,這樣的事情他聽說過,因為個人的體質不同,所以有一定的比例會生這種情況,所以并不奇怪。但是,在他而言,還是第一次遇到。
  沉吟了半響,賀一鳴道“你將水系功法運用一遍。”
  霍東成無奈,只好乖乖坐下,運行起那僅有第三層的水系功法了。
  賀一鳴再一次伸手貼在了他的背心之處,感受著經脈中水系功法所帶來的感覺。
  僅僅是片刻之間,賀一鳴就已經明白,霍東成果然是擁有水火兼修的特殊體質。按理來說,擁有兩種屬姓的特殊體質,是成為先天強者的最好選擇。但問題是,霍東成所擁有的卻是對立二屬姓,那么在晉升的道路上,就將遠比一般的先天強者要難上了許多。
  心中正在感嘆之時,賀一鳴的動作卻突地一僵,眼眸之中更是神采奕奕。
  因為他感應到了,在霍東成的體內,竟然還有著一種力量。如果他沒有弄錯的話,這股力量雖然極其細微,甚至于連修煉都沒有過,但因為霍東成擁有這股力量的天賦,所以在不知不覺中,在他的體內,這種力量竟然有著一絲萌芽的跡象。
  特別是在霍東成修煉水系功法之時,這股力量竟然與水系力量相融,所以當水系力量達到了第三層之時,兩種力量的結合就有了失控的跡象。
  霍樂青雖然是一位先天強者,但他卻從未見識過這樣的情況,而以他普通先天的修為,自然也不可能感應到其中內情。
  所以他還以為霍東成的體質不適合水系功法,讓他改練火系功法。
  想明白了這一切,賀一鳴學著霍東成剛才的模樣,遠眺遠方的夜空,臉上的表情古怪之極。
  霍東成的體質,竟然并不是罕見的雙系體質,而是更加罕見的三系體質。
  而且他所擁有的三系,縱然是在眾多的尊者級別中,也是極其罕見的。
  風,水,火。
  竟然是與楚蒿州老哥同樣的修煉體質。
  凡是擁有比較怪異三系體系之人,雖然在最后都有著能夠晉升為尊者的機會。但是在最初修煉之時,卻因為天賦相互牽引的關系,往往是倍感艱辛。
  其修煉進度與那些堪稱是廣大修煉者中基數最為龐大的,天賦一般,最終碌碌無為的修煉者相差無幾。
  若是想要看出其中奧秘,除非是尊者大人,或者是鼎足高手親自檢驗,才有可能現。
  但是,普天之下,鼎足以上高手有多少,而天下間學習內勁的修煉者又有多少?
  所以除了那些大門派大世家之外,絕大多數的擁有三系怪異的非五行相生天賦的修煉者都得不到相應的修煉條件,最后因為找不到對于他們而言的特殊修煉方法,乃至于無法突破極限,最終泯然眾人矣。
  所有的修煉者都想要拜入先天強者的門下,一旦僥幸成功,那就是鯉魚躍龍門,一步登天。
  但是,世上卻罕有人知道,尊者想要尋找一位衣缽傳人的難度,往往要遠遠過這些一步登天的修煉者。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