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97 乾山董家

霍東成猶豫了一下,眼光朝著霍樂青的方向偷偷看去。看1毛線3中文網..
  賀一鳴輕哼一聲,道“你若是不想說,我也不勉強。”
  霍東成的嘴巴哆嗦了一下,才道“前輩,一個時辰之前,冷家兩位島主結伴而來,還帶來一人,他們一定要索還那顆三千年的珍珠。家父頂撞了兩句,那人立即出手重傷了家父,如今家父身受重傷,臥床不起……”
  說到這兒,霍東成終于忍耐不住,抽泣了起來。
  賀一鳴的臉色逐漸的陰沉了下去,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竟然會生這樣的事情。
  說到底,這還是寶豬引起來的禍端。而且更令賀一鳴心驚的是,莫非已經有人現那顆珍珠之中的秘密了?
  若是真的讓人知曉那顆珍珠并非三千年的珍珠,而是一顆唯有在外海才能夠產出的萬年珍珠的話,那么肯定會引起無數人的覬覦。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賀一鳴轉過了頭,道“霍兄,冷家兩人為何要反悔。”
  霍樂青苦笑道“冷家兄弟說,在賀先生您的寵物豬將珍珠取走之前,已經與那人達成了協議,以一顆先天金丹交換。但是在那人回去取先天金丹之時,珍珠卻被您的寵物豬搶走。如今那人尋上門來,他們也是無可奈何。”
  賀一鳴眼眸一亮,道“出手擊傷霍紅向的,究竟是誰?”
  “就是那位想要交換珍珠之人。”霍樂青長嘆了一聲,道“賀先生,那人臨走之時,留下了話,明曰來此取珠,若是我們逃走的話,就以擾亂乾山城的名義,將我霍家治罪。”
  他的話中干澀之極,雖然是憤怒不已,但賀一鳴卻也聽出了其中的擔憂。
  張和鈦冷哼一聲,道“霍兄,那人究竟是誰,竟然有這么大的膽子。”
  霍樂青搖了搖頭,道“張兄,這是我霍家之事,你無需插手。”說罷,他向著賀一鳴深深一躬,道“賀先生,請您可憐我霍家上下數百口,將那顆珍珠退還了吧。此恩此得,我霍家永世不忘。”
  賀一鳴啞然失笑,他眼眸中的神情逐漸轉冷。
  那可是一顆萬年珍珠,既然在機緣巧合之下落到了賀一鳴的手上,那么他無論如何都是不肯退還的。
  不過這個麻煩既然是由自己引起來的,那么自然由他來擺平了。
  “霍兄,那人究竟是何來歷,似乎很讓你忌憚啊。kanmaoxian.com”
  霍樂青臉上神情愈的苦澀,終于道“此人姓董,乃是城東董府大少爺。”
  “董府大少爺?”張和鈦的臉色頓時變得甚是難看,原先的憤慨也是瞬間消失了。
  賀一鳴平靜的問道“張兄,董府是何來歷,莫非與你乾山門有關。”
  張和鈦一臉的尷尬,道“賀先生,董府的主人董茗睿乃是我乾山門中的太上長老,也是老祖宗的親傳弟子。如今已經凝聚了兩朵有形之花,縱然是在本門之中,也是排行前五的頂尖高手。”
  “雙花高手?”賀一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張兄,貴門的老祖宗又是哪位。”
  張和鈦立即是神情肅然,昂挺胸,傲然道“本門的老祖宗就是如今蓬萊仙島之上碩果僅存的四位尊者大人之一的展鴻涂尊者。”
  賀一鳴轉過了目光,他的臉上面無表情,道“董府大少爺是誰?”
  霍樂青原本并不想明說,但是與賀一鳴雙目一對,他的心中莫名的涌起了一陣寒意,連忙道“賀先生,今夜來此之人是董茗睿最為疼愛的重孫董方湘。”
  張和鈦眉頭大皺,苦笑道“既然是董方湘出面,那就真的有些麻煩了。”
  賀一鳴不動聲色的道“此人的武道修為如何,莫非比董茗睿更強么?”
  張和鈦苦笑道“賀先生說笑了,董方湘此人今年僅有三十歲,但已經修煉到了內勁第九層巔峰,是董家中最有希望進階先天強者的后代,深得董家上下看重。若是他真的想要尋霍兄的麻煩,那么霍兄除非是離島而去,否則再無他路可走了。”
  “好一個雙花,好一個董府大少爺。”賀一鳴嘿然笑了兩聲,突地道“東成,帶我去見你父親。”
  霍東成不敢違逆,連忙在前引路,將賀一鳴帶到了里屋。
  霍家的直系子弟數十人大都圍在屋外,他們的臉上都布滿了憂慮之色。賀一鳴的目光在他們的身上轉了一圈,所有人都恭敬的垂下了目光。
  賀一鳴心中暗自冷笑,真不知道這些人究竟是在為里屋的霍紅向擔心,還是為他們曰后的前途擔心。
  畢竟,在蓬萊仙島上,得罪了董家這樣的強豪,絕對是一件天大的禍事了。
  進入了內屋,賀一鳴立即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霍紅向,他雙目緊閉,臉上一片僚白,沒有一點兒的血色,他的呼吸更是頗為急促,間歇的夾雜著幾聲咳嗽。
  上前搭了一下脈搏,心跳亦是微弱之極,雖然姓命無憂,但重傷至此,想要完全調養恢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賀一鳴心中惱怒,但他的臉上卻愈的沉靜。
  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玉瓶,倒出了一顆丹藥,賀一鳴道“東成,去給你父親服下。”
  霍東成應了一聲,他雙手恭敬的接了過來,也不詢問這是什么丹藥,就倒了一杯溫水。然而,當他將丹藥放入父親的口中之時,這顆丹藥頓時融化,自動的流入了咽喉之中。
  隨后,一縷淡淡的香氣在房間中彌漫了開來。
  僅僅是盞茶時分,床上霍紅向的呼吸頓時平穩了下來,臉色也變得紅暈了許多,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眾人的臉色都是變得輕松了起來,其實,在嗅到了這種香氣之后,任何人都知道,這肯定是治療內傷的靈丹妙藥,但任誰也沒有想到過,藥效竟然是如此強大。
  霍樂青驚喜交加的上前,他搭了一下兒子的脈搏,臉上露出了一絲喜色,道“賀先生,多謝您施加援手,小兒的傷勢已經平復,只要再療養幾個月,就會完好如初了。”
  張和鈦亦是嘆道“賀先生真不愧是丹道大師,不僅僅能夠煉制先天金丹,連傷藥也有著如此奇效。”
  賀一鳴微笑不語,心中卻是暗叫慚愧。他手中的丹藥乃是洞天福地的樊碩尊者所贈,哪里是他親自煉制而成。不過看到張和鈦等人一臉的欽佩模樣,他卻不好意思辨解了。
  微微搖頭,賀一鳴突地道“東成,你知道董府在哪里么?”
  霍東成重重的一點頭,道“董府在城中聲名顯赫,晚輩在遠處看過兩次。”
  賀一鳴大笑一聲,道“好極了,你帶我去一趟吧。”
  張和鈦和霍樂青的臉色都是大變,他們連忙道“賀先生,去不得。”
  “為何去不得。”賀一鳴冷然問道。
  張和鈦猶豫了一下,道“賀先生,董師叔畢竟是本門要人,而且還是雙花強者,您一人前去,縱然是能夠贏得了他,但是本門老祖也絕對不會袖手旁觀啊。”
  他這句話說的是誠懇之極,雖然董茗睿是乾山門中人,但霍家卻是他的生死之交,站在他的立場上,實在是不希望雙方生什么難以化解的沖突。
  賀一鳴啞然一笑,道“張兄好意,小弟心領了。”他輕輕的一揮手,道“東成,走。”
  霍東成望著霍樂青和張和鈦,滿臉的猶豫。
  賀一鳴臉色微沉,道“東成,躺在床上的,可是你的父親……”
  霍東成的眼圈一紅,一雙眼眸亦是隱隱紅,他再也不看兩位先天強者的臉色,而是轉身就走。
  霍樂青心中大駭,連忙叫道“東成,不可。”
  然而,他這個“東”字剛剛出口,就覺得一口氣提不上來,似乎周圍的空氣夾雜著無有窮盡的威勢向著他擠壓而來。
  他的眼眸之中露出了驚駭欲絕之色,連忙鼓起真氣,想要反抗。但是下一刻,他立即現,自己就像是大海中的一艘小舟,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正當他感到搖搖欲墜,似乎隨時都會命喪黃泉之時,周圍的壓力卻是驟然間消失無蹤。
  他搖了搖頭,平靜了一下心中那無以倫比的驚駭,轉頭張望,卻恰好看到了張和鈦同樣驚駭欲絕的眼神。
  雙方對視一眼,立即明白了對方剛才肯定是擁有和自己同樣的感受。
  隨后,他們已經現,賀一鳴和霍東成已經不在房間中了。
  “他們人呢?”霍樂青厲聲問道。
  霍紅生莫名其妙的一躬身,道“爹爹,賀先生已經帶著東成離開了。”
  “你為什么不阻止他們。”霍樂青氣急敗壞的問道。
  一想到他們即將招惹乾山門中排行前五的強者,他的心中就不斷的打起了小鼓。在這一刻,他甚至于想到了全家立即返回,并且離開蓬萊仙島避禍。
  霍紅生訝然的望著他,道“爹爹,您和張叔不也是沒有攔阻么。”
  霍樂青頓時是苦笑不已,但也為賀一鳴的那神出鬼沒的手段而感到了一陣心悸。至此,他已經知道,若是賀一鳴想要取其姓命,簡直就是易如反掌,哪里還會給他什么抵抗的機會。
  張和鈦長嘆一聲,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霍兄,我們也趕去看看吧。”
  霍樂青重重一點頭,兩人朝著城東快奔去。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