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99 乾山門老祖

一位身材高大挺拔的老者從大堂內慢悠悠的渡步而出。wap.kanmaoxian.com筆趣閣..
  當他走出來的那一刻,所有董家之人都恭敬的向他行禮。
  霍樂青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無比,而張和鈦的臉色同樣好看不到哪里去,他勉強躬身,道“小侄張和鈦見過太上長老。”
  董茗睿冷然一笑,道“張師侄,此事與你無關,你還是早些離去吧。”
  他的聲音平淡之極,似乎是沒有任何感情,但是眾人卻都從他的聲音中聽到了一股濃郁的兇戾殺氣。
  張和鈦臉龐上的肌肉隱隱抽動,道“太上長老,這位賀先生精擅于煉丹之道,煉丹室的徐師弟已經前去稟告老祖宗,想要請賀先生為我們乾山門煉制先天金丹。所以請您老手下留情。”
  董茗睿的目光中終于現出了一絲猶豫之色,若是老祖宗真的欽點下來,而他卻將賀一鳴傷了,只怕很難向老祖宗交代。
  然而,賀一鳴卻是曬然一笑,道“張兄,這里的事情你不必管了,退出去吧。”
  張和鈦長嘆半響,拉著霍樂青的手,道“霍兄,我們走吧。”
  霍樂青的嘴唇抖了抖,眼神終于是黯淡了下來。
  “想走?沒那么容易。”董茗睿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道“你們董家既然敢上門挑釁,若是就讓你們這樣走了,老夫還有何臉面見人。”
  霍樂青深吸了一口氣,他終于知道,如今已經脫身不得。
  掙脫了張和鈦的手,霍樂青抱拳一禮,道“董前輩,不知您要如何處置。”
  董茗睿沉吟了半響,道“老夫壽辰在即,不想見血,你們霍家上下全部自廢武功,搬出仙島,老夫就不再追究了。”
  霍樂青的臉上頓時是再無一絲血色,霍家立足仙島已有六十年,多多少少結下了一些仇怨。若是真的這樣做了,那么和滅族又有何分別。
  賀一鳴哈哈一笑,道“東成,你看見了吧。”
  霍東成下意識的點著頭,他看向對方的目光充滿了憤怒。
  賀一鳴趁熱打鐵,道“你知道這個老頭為何如此狂妄么?因為他擁有實力,強大的實力,遠比你們董家更強的力量,所以他才能夠一語而決定你們董家的生死。”賀一鳴越說越快,道“你若是想要保護董家,給予家族更好的展條件,就要將全部的精力投注于武道之上。wap.kanmaoxian.com只要你擁有比他更強的力量,那就是你來決定他的生死了。”
  霍東成的眼眸中逐漸的現出了一絲堅定之色,他重重的點著頭,雙拳緊緊的握住了。
  賀一鳴滿意的點頭,看著眼前的霍東成,他就想起了昔曰的自己。
  這數年來的經歷,讓他深深的明白世道的殘酷,打虎不死,后患無窮這句話絕對是他最大的收獲。
  董茗睿怒哼一聲,在他的面前,賀一鳴竟然以他為例子來教訓后輩,這樣的事情可謂是前所未有。
  聽到了他的怒哼聲,董義宏兩人眼中閃過了一絲兇戾之色,他們同時輕喝一聲,雙雙踏前一步,伸出了雙手向著賀一鳴擊去。
  然而,賀一鳴對于他們的攻勢并未放于心上,只是抬起了頭,用著充滿了嘲諷的目光看著他們。
  董義宏兩人心中立即是莫名其妙的一陣冰涼,隨后,他們看到了,賀一鳴隨意的舉手虛點了兩下。
  正在沖過來的兩個人同時出了一道痛苦的慘哼聲,隨后像是被千金大錘擊中了似的,向后滾了過去。
  董茗睿臉色大變,他身形如電的沖了上去,兩只手伸出,將他們兩人分別接住。
  然而,一股無可抵御的大力從他們兩人的身上傳了過來,董茗睿驟然后退數步,每退一步,他腳下堅硬的石地頓時寸寸破裂。
  一直推到了前院門口,他才勉強停了下來,臉上不由自主的涌起了一片紅潮。
  所有人都是膛目結舌的看著董茗睿,隨后呆呆的望向了若無其事的賀一鳴,他們只覺得這個世界似乎已經變了,變得讓他們看不懂了。
  董茗睿放下了手中的兩人,澀聲問道“你們怎樣了。”
  董義宏的臉色慘然,道“爹,我的丹田廢了。”
  董義歌更是渾身哆嗦,似乎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眼中一片茫然。
  包括霍樂青在內的眾人都是倒抽了一口涼氣,看向賀一鳴的目光中充滿了恐懼。
  一個先天強者,一旦被廢掉了丹田,不但全部的修為全部消失,而且曰后還無法再度修煉武道。
  這簡直就是比死還要痛苦百倍的懲罰。
  董茗睿抬頭,怔怔的看著賀一鳴,他的嘴唇哆嗦著,然而讓眾人奇怪的是,在他的眼中,竟然沒有仇恨,反而是充滿了驚懼之色。
  他豁然后退了一步,從懷中取出一物,向著空中扔去。
  瞬間,無比響亮尖銳的聲音破空而起,賀一鳴抬頭望去,那東西體積雖小,但出來的聲音,卻比響箭還要更高一籌。
  東海的能人巧匠,果然是不同凡響。
  張和鈦的眼睛瞪得圓圓的,他驚呼道“太上長老,您,您竟然驚動了老祖宗?”
  董茗睿豁然轉頭,狠狠的看了他一眼,雖然他不敢對賀一鳴露出兇戾仇恨的目光,但是在這一眼中卻將他的真實心情完全的暴露了出來。
  張和鈦激靈靈的打了個寒噤,背上瞬間被冷汗浸濕透了。
  一道長嘯突地從山后響起,隨后如同大浪一般的滾滾而來。
  那道嘯聲在開始響起來的時候,尚且是在山巔之處,但是下山的度之快,簡直就是匪夷所思,一道嘯聲未曾停歇,就已經來到了城中。
  在聽到了這道嘯聲之后,董茗睿的眼中頓時泛起了狂喜之色。
  原先眼中的畏懼頓時消失的干干凈凈,望向賀一鳴的目光中終于現出了一絲怨毒之色。
  他們董家之中,僅有三位先天,但是除了他之外,二個兒子在瞬間就被賀一鳴廢了武道修為,在他的心中已經將賀一鳴恨之入骨了。
  四周的空氣突然劇烈的壓迫了起來,眾人的眼前似乎變得模糊了。隨后,一位須皆白的老人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現在前院之中。
  當這位老人出現之后,周圍的一切頓時恢復了正常。
  “師父。”
  董茗睿恭敬的彎下了腰,而其他人包括張和鈦在內的所有人都是跪拜了下去。
  這位老人就是乾山門的老祖宗展鴻涂。
  他在蓬萊仙島之上的聲望之隆,幾乎與神仙無疑,雖然霍樂青并非乾山門子弟,但是在見到了這位近乎于傳說中的人物,也是身不由己的跪了下去。
  霍東成被老人如同電芒般的眼眸一掃,頓時是雙膝一軟,眼看就要跪下去之時,卻覺得雙腿僵硬,根本就動彈不得。他訝然回頭,只見賀一鳴向著他眨了二下眼睛,頓時明白是賀先生搞得鬼了。
  展鴻涂的目光環視一周,在看到賀一鳴之時,他的眼中精光四濺,當他的目光移到了白馬雷電上之時,更是現出了一絲異樣的光芒,而唯有賀一鳴才看出來,在這種異樣光芒中包含了一絲貪念和一絲畏懼之色。
  很顯然,這位老人已經看出了雷電是一只強大的圣獸。
  圣獸一身是寶,若是能夠捕獲一只圣獸,哪怕是連尊者都會為之心動。但是同樣的,圣獸的武力強大無比,若是與人類的一般尊者相比,圣獸往往能夠占據絕對的優勢,特別是那些稀有而罕見的圣獸,更是擁有著令人意想不到的威能。
  所以在見到了白馬雷電之后,展鴻涂的眼中才會有著這般復雜的表情。
  董茗睿行禮之后,站了起來,用著充滿了怨毒的聲音道“師父,此人闖進弟子家中,不分青紅皂白將義宏和義歌打廢了丹田,弟子慚愧,不是他的對手,請師父為弟子做主。”
  展鴻涂眼中閃過了一絲怒色,但僅僅是一閃而過罷了。
  董茗睿還要再說,卻見展鴻涂大手一揮,道“退下。”
  怔了一下,董茗睿不敢有違,后退了數步,他看著展鴻涂嚴肅的表情,心中隱隱的覺得有些不妙了。
  展鴻涂深吸了一口氣,他沉聲道“老夫乾山門展鴻涂,自付并未得罪過閣下,不知閣下為何要來我乾山,找這些小輩們的麻煩。”
  他的聲音并不大,但是聽在眾人的耳中,卻仿佛是雷霆轟鳴般,令人心動神搖。
  至此,任何人都已經看出來了,這位乾山門中的頭號人物,堂堂的尊者大人竟然是在以平等的態度與賀先生說話。
  武道森嚴,一切以實力為準則來說話。能夠讓一位尊者心甘情愿以平等姿態來說話的,也唯有面對另一位尊者。
  霍樂青膛目結舌的看著賀一鳴,他的喉頭咯咯作響,在他的心中瘋狂般的歡呼著。
  至此,霍樂青和張和鈦等人才明白,賀一鳴為何會有恃無恐的來到這里,并且下手毫不留情。
  那是因為他本人就是一位尊者。既然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這等境界,那么還需要害怕什么呢。
  豁然,霍樂青想起來了,賀先生曾經說過,東成的體質特殊,與他的一位知交好友相同,而他的那位知交好友卻擁有不遜色于賀先生的武道修為。
  如此說來,東成曰后的成就,極有可能達到……一念及此,縱然是霍樂青都有些兒恍惚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