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200 人馬合一

賀一鳴的目光平視前方,他和展鴻涂的眼眸中都沒有什么特別的激動之色,似乎廢掉了兩名先天強者對于他們來說,只不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wap.kanmaoxian.com筆趣閣..
  嘴角緩緩的溢出了一絲笑意,賀一鳴并未回答展鴻涂的話,而是道“東成,給展兄見禮。”
  霍東成一怔,連忙彎腰下去,道“晚輩霍東成拜見前輩。”
  他本來想要叩頭的,但是雙腿不聽使喚,只好深深一躬作罷。
  展鴻涂微微的一擺手,他和顏悅色的道“不必多禮。”
  賀一鳴緩聲道“在下西北賀一鳴,此次前來東海,是為了游歷而來。這一次在霍家做客,現了東成這個好苗子,所以代友收徒,將他收為門下。”
  展鴻涂雙目一亮,認真的打量著霍東成,良久,他點著頭,道“水火雙修,天賦不錯,咦……”他眼中的精光愈的強烈了,臉色也變得頗為怪異,終于道“第三種?”
  賀一鳴放聲大笑,道“展兄好眼力,不過東成如今已經是得拜名師,你可不能橫刀奪愛了。”
  展鴻涂苦笑一聲,眼中有著說不出的遺憾之色。
  聽了他們的話之后,眾人的臉色都是變得極為精彩,特別是看向霍東成的目光,都帶著掩飾不住的妒忌和羨慕。
  賀一鳴收斂了臉上的笑意,正色道“展兄,這個董家應該是貴門弟子吧。”
  展鴻涂亦是肅然道“不錯,董茗睿是展某之徒,董家亦是我乾山門一脈分支。”
  賀一鳴嘿嘿一笑,道“原來如此,怪不得董家就敢仗勢欺人,連東成的父親都被他們打的奄奄一息,臥床不起。”
  展鴻涂臉色微變,他回過了頭,而此時的董茗睿已經是徹底的嚇呆了。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如此年輕的賀一鳴,竟然會是一位強大的尊者大人,這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
  而此時丹田被廢的董義宏兄弟更是臉色蒼白,再無一絲血色了。
  原本風流倜儻,不卑不亢,侃侃而言的董方湘更是微微顫抖,他這才知道,自己究竟惹出了怎樣的滔天大禍。
  看到了董家各人的表現,展鴻涂的心中暗叫不妙,他恨恨的瞪了董茗睿一眼,道“賀兄,這一切都是小徒等人不是,還請你多多包涵。wap.kanmaoxian.com”停頓了一下,他又道“不知道傷者現在何處,可容老夫略盡綿薄之力。”
  賀一鳴隨意的一擺手,笑道“東成之父已經由賀某救治,暫時無礙了。不過賀某帶著東成前來討還公道之時,令徒董茗睿揚言,要廢掉賀某和霍家老老少少所有人的武功,并且驅逐出蓬萊仙島。嘿嘿,如今賀某就在這里,就請令徒動手吧。”
  董茗睿等人的臉色頓時變成了豬肝色,他們的心中有著深深的畏懼。
  展鴻涂勉強一笑,道“賀兄說笑了,小徒胡言亂語,千萬不要當真。”
  賀一鳴臉上神采飛揚,他大笑道“展兄,賀某雖然不才,但也不愿平白受辱,只要你將董家上上下下,盡數廢去武功,驅逐出島,此事就此一筆勾銷。”
  此言一出,整個前院頓時是靜至落針可聞。
  豁然,董方湘一屁股坐倒在地,他的身體嗦嗦抖,臉上神情更是說不出的凄慘。
  賀一鳴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然而冷冰冰的沒有任何憐憫。
  他帶著霍東成來到此地,本來只是想要討個公道。但是董家眾人卻是咄咄逼人,甚至于連是非曲直都不曾理會,還意圖染指白馬雷電。
  而更令賀一鳴感到厭惡的,就是董茗睿此人了,說什么大壽在即,不愿見血,所以要廢除霍家上下人等的武功,驅逐出島。
  當他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賀一鳴就已經明白,此人心胸狹窄,睚眥必報。和以前攻打太倉縣的那些馬賊們如出一轍。
  這樣的人,若是不趕盡殺絕,那么最終后悔和倒霉的,一定是霍家眾人。
  所以在這一刻,賀一鳴已經決定,無論事后如何展,都不能放任董家了。
  展鴻涂的臉色凝重之極,他沉聲道“賀兄,董茗睿雖然得罪了你,但他畢竟是老夫的弟子。”
  賀一鳴微微點頭,道“既然展兄執意要為令徒出頭,那么賀某也唯有無奈迎戰了。”他伸手一指雷電,朗聲道“展兄,你應該看出雷電的修為了吧。”
  張和鈦慢慢的點著頭,道“若是老夫沒有看錯,賀兄身邊的白馬應該是一只罕見的圣獸。”
  一片倒抽氣之聲再度響了起來,董家眾人的眼中都有著一絲恍惚。
  原來一開始被他們看中意,想要捉住送給董茗睿做賀禮的這只靈獸,竟然是一只能夠與尊者大人們相提并論的圣獸。
  霍東成更是瞪圓了眼睛,他的雙腿不住的軟,心中只有一個念頭,自己竟然將一只圣獸當做了坐騎,而且還騎過了……賀一鳴微微一笑,道“展兄好眼力。”他翻身上馬,身上頓時騰起了龐大的氣勢,而感受到了賀一鳴心意的雷電亦是雙目亮,頭頂上的獨角閃爍著強烈的紫色光芒,那一股巨大的肅殺之氣瞬間蔓延了開來。
  “展兄,請……”
  展鴻涂的臉色頓時難看的到了極點,他恨恨的道“賀兄,你打算以二打一么。”
  賀一鳴臉色一扳,肅然道“展兄錯了,雷電是我的伙伴,無論是遇到多少敵人,我們都是一體出手,不分彼此。若是展兄以為不公平,不妨再請一位尊者與你聯手就是了。”
  感受著那越來越強大的威能,展鴻涂臉色瞬間萬變,他驚呼道“深山圖騰?你是圖騰一族。”
  賀一鳴笑了一下,并不回答。不過在他的心中卻道,老子與圖騰一族勢不兩立。
  目光一轉,落到了惶惶不安的董茗睿身上,賀一鳴冷然道“展兄,在你我交手之時,若是董家有人逃跑,那就莫怪賀某心狠手辣,血洗乾山一門了。”
  展鴻涂的身體陡然一僵,他死死的盯著賀一鳴和白馬雷電。
  賀一鳴的嘴角依舊是掛著一絲冷然的笑意,他身上的氣息逐漸增強,與雷電身上那龐大的氣勢融為一體,形成了巨大的壓力朝著展鴻涂毫不猶豫的壓迫而去。
  展鴻涂的身周景色似乎泛起了奇異的波動,竟然隱隱的有些波動起來。
  這是水系的力量,已經被展鴻涂揮到了最為強大的地步,甚至于已經開始影響周圍的環境了。
  雷電的大嘴裂了開來,露出了一嘴整齊潔白的牙齒。隨后,它四蹄微揚,已經是消失了。
  瞬間,在所有人的面前,都只能看到一片白色,他們的眼眸之中,被一片遮天蔽曰的,移動著的白墻所充斥著,再也看不到任何其它的色彩了。
  賀一鳴手腕一抖,五行環已經變成濃霧取在了手中,他雙目之中精光四濺,提聚了五成的真氣洶涌澎湃。
  隨著他體內真氣流轉,五行環世界中同樣的涌出了如此強大的真氣,而與此同時,白馬也抬起了頭,它的獨角隱隱亮,一股奇異的力量同時注入了五行環之中。
  賀一鳴驚訝的張大了眼睛,展鴻涂是他離開荒島之后所遇到的第一位尊者高手,所以他想要試一試,當自己與雷電聯手之時,究竟能夠揮出多大的威能。是否能夠與圖騰圣者們的人獸合一對抗。
  然而,直到真正的交手之時,他才明白,白馬早就與他心神合一,在他出手攻擊之時,同樣貢獻出了絲毫也不遜色于他的力量。
  五行環嗚嗚作響,出了攝人心魄的轉動聲。
  區區的隨手一擊,雖然僅有五成真氣,但是加上來自于五行環和雷電的力量,所揮出來的威能之強大,竟然比賀一鳴獨自一人全力以赴的威力還要大上許多。
  展鴻涂身在白馬的圍堵之中僅有一瞬間,他就立知不妙了。
  如此之快的度,讓他根本就是逃無可逃,如此強大的力量,讓他根本就是無法抗衡。
  至此,展鴻涂的心中充滿了苦澀,圖騰一族究竟何時出現了這樣的一個怪胎,而更可悲的是,自己的門下竟然會招惹了這個其他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家伙。
  勉強提舉了全部的真氣,展鴻涂手中霧氣翻騰,迅快的凝聚出一把輕巧的長劍。
  金鐵交擊之聲震耳欲聾,展鴻涂飛一般的向后退去,他手上的長劍已經是寸寸斷裂,重新變成了一團霧氣,進入了他的體內。
  賀一鳴一聲長嘯,如同雷霆一般遠遠傳開。
  雷電猛地停住了身體,它輕輕的揚起了雪白的尾巴,輕松寫意的看著對方。
  按照它的想法,對付這個人,只要自己一個就足夠了。
  身形一閃,被賀一鳴一招震壞了神兵利器的展鴻涂再度回到了原地。
  他的臉上平靜之極,似乎什么事情都沒有生過,但是在他的心中卻是悲涼的到了極點。
  一招,僅僅是一招之下,他已經明白,自己絕非其敵。而且在白馬的追擊下,縱然是想逃也是絕無可能。
  他深深的看著賀一鳴,終于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道“賀兄,既然董茗睿得罪了你,那么要如何處置,悉聽尊便。”
  撲通……當展鴻涂說出這番話之時,眾多的董家人無不是雙腳軟,很多人都是摔倒在地。
  他們依仗的最大靠山,竟然會這樣輕易的就做出了拋棄他們的決定。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