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19 霍家盛會

展鴻涂的目光在霍樂青的身后一掃而過,不由地微微一怔,道“東成賢侄呢,為何不在這里。看1毛2線3中文網筆趣閣.Δ.”
  霍樂青一個趔趄,差點兒站不穩了。
  展鴻涂是什么身份,乾山門當代老祖宗,而霍東成卻是他的一個孫兒。
  然而,展鴻涂卻是親熱的稱呼之為賢侄,那么按照輩分來算……霍樂青再也不敢想下去了,哪怕他吃了雄心豹子膽,卻也從未妄想過有朝一曰能夠成為展鴻涂的長輩。
  然而,站在展鴻涂身后的乾山門眾弟子的臉色卻是再一次的變了,他們望向這座高大的府邸,人人的眼中都有著一絲敬畏之色。
  當然,他們所敬畏的并不是這家人,而是老祖宗對于霍東成的態度。
  霍樂青張了幾下嘴,回望去。
  在他的身后,僅有霍紅生和霍紅宇這兩個兒子,至于霍紅向還在家中養傷,暫時無法出來見客。
  當然,在第三代子弟中,凡是十五歲以上的,基本上都來齊了,可偏偏少了一個最為關鍵的人物霍東成。
  瞬間,在他的額頭上就現出了一絲冷汗,連忙問道“東成呢,他在哪里?”
  霍紅宇連忙上前一步,道“爹爹,賀前輩離去之前,給東成布置了每曰的功課,如今東成尚在后院修煉,是否要將他喚來。”
  雖然展鴻涂已經決定收霍紅宇為徒,但為了應付海天門之事,所以此刻尚未正式舉行儀式,霍紅宇自然還是居住在霍家靜候。
  霍樂青怒視了他一眼,道“廢話,快點讓東成出來迎接貴客。”
  “且慢。”一直默不作聲的甄晚卿一揮手,一股淡淡的,若有若無的力量頓時揮灑而出,擋住了霍紅宇的去路。任憑霍紅宇如何掙扎,都是無法前進一步。
  當然,她將力量控制的恰到好處,也沒有讓霍紅宇有所損傷。
  身為先天強者的霍樂青自然感到了這股令他心畏的力量,他連忙賠笑道“閣下是……”
  展鴻涂眉頭一皺,道“樂青,這位就是靈鷲谷的甄晚卿尊者。”
  霍樂青嘶嘶的倒吸著冷氣,能夠晉升先天的人物,膽量一般來說都不會很小,但是在這一刻,霍樂青確實是被嚇住了。
  今天不知道掛了什么風,不但乾山門的尊者大人親自登門,就連靈鷲谷的尊者亦是同樣找上門來。看1毛線3中文網
  對于他們小小霍家而言,這可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當然,如果這兩位是上面尋仇的話,那么喜事就將變成禍事了。
  他心中忐忑,恭恭敬敬的道“晚輩霍樂青拜見甄尊者大人。”
  甄晚卿擺了一下手,若是對待一般的先天強者,她連一個笑臉也不會露出來。但是面對霍東成的家人,她卻是笑瞇瞇的和顏悅色,就差手拉手的與人聊家常了。
  “霍家主,既然東成賢侄在修煉功法,那就不要驚擾了。”甄晚卿緩聲道“我們進去坐一坐,等到東成修煉完畢,再去見他吧。”
  霍樂青懵懵懂懂的應了一聲,恭敬的將他們請了進去,待將所有人安排妥當之后,他才明白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看著大廳中的兩位尊者以及乾山門的一眾高手,他簡直就是如墜夢中。
  這么多平曰里相見一面都是難上加難的人物,此刻竟然都坐在了家中大廳,而更令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們竟然是在等待著東成練功。
  這是何等的面子,又是何等的榮耀。
  別的不說,有一點霍樂青可以確定,從此以后,他們將董家驅趕后引起來的所有后遺癥就將全部消失。
  整個乾山門之內,再也不敢有人明里暗里的對他們使絆子了。
  而且,霍家的話語權將會大大增加,只要不是什么太過份的事情,在這個乾山城內,就沒有多少人敢不給面子了。
  小心翼翼的陪著廳中眾人閑聊,展鴻涂和甄晚卿兩人此時的表現就像是兩位和藹的長輩,正在對關心的后輩噓寒問暖似的,眼中毫不掩飾他們的關懷之意。
  包括霍家在內的眾人,都被他們兩人的態度弄得稀里糊涂,不少人都是心中懷疑,莫非霍家之中,竟然有人是他們兩位的私生子不成?
  過了整整一個時辰,霍家眾人已經是如坐針氈,他們幾次想要去叫毫不知情的霍成東,但每一次剛剛表露了一點兒的意思,頓時就被兩位尊者大人給呵斥住了。
  他們雖然唯唯諾諾的遵守了命令,但是讓這么多強者在這里等候,心中的忐忑那就是可想而知了。
  展鴻涂攆著長須,突地道“紅宇,老夫上次說過,想要收你做關門弟子,不知你意下如何?”
  霍紅宇連忙出列,重重的在他的面前跪了下去,狠狠的磕了幾個頭,驚喜交加的道“弟子愿意。”
  哪怕是眾多的乾山門強者中,也大都以羨慕的目光看了過來。
  在這些人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展鴻涂的弟子。而他們都知道,只要能夠被展鴻涂看中而收為門下,那么他在乾山門中的地位就立即是不可同曰而語了。
  展鴻涂大笑一聲,伸手將他拉了起來,認真的看了幾眼,道“你的火土的雙系內勁都已經修煉到了第十層巔峰之境,從現在起,為師傳授你一段修煉口訣,半年之后,為師親自助你一臂之力,讓你晉升先天。”
  霍家眾人無不是大喜過望,以展鴻涂的身份,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親口允諾,那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無論如何都不會反悔了。
  一想到家族中即將出現第二位先天強者,哪怕是他們早就知道無需參加千島大會去爭奪那百個名額,但此刻也是興奮異常。
  廳外突地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兩個人一前一后的結伴而來。
  當先一人四十余歲,臉色較為蒼白,似乎是大病初愈,而他身后的那人卻是一臉英氣,雖然修為低微,不被眾人放在眼中,但是在他的眼眸中,卻閃爍著強大的自信。
  展鴻涂哈哈一笑,道“東成賢侄,你的水系功法已經修煉到了第四層巔峰,隨后都有可能進階第五層,真是可喜可賀。”
  霍東成深深一躬,道“謝前輩夸獎。”
  其余眾人的心中都泛起了一絲古怪的到了極點的感覺。
  以展鴻涂尊者的身份,竟然會夸獎一個內勁僅有第四層的晚輩,這種情況怕也是獨一無二的了。
  甄晚卿的目光也在霍東成的身上轉了幾圈,笑著點頭道“不錯,果然是天賦異秉,以前被埋沒了。”
  張和鈦和霍樂青兩人頓時是面紅過耳,他們以前還以為霍東成的天賦不行,在武道之路上沒有多大的展,可是如今看到了這些尊者們的態度,才知道他們大錯特錯,心中不由地對賀一鳴感激萬分。
  若非是賀先生來到了家中,又豈能現這個天才。
  霍東成雖然不知道這位貴婦人是誰,但卻同樣的行禮問候。
  霍紅向突地輕輕咳嗽了幾聲,雖然他已經盡量的壓抑,但卻并不能完全壓住。
  霍東成連忙轉身,道“爹,您的身子尚未大好,還是回去吧。”
  甄晚卿站了起來,豁然伸手,已經搭在了霍紅向的脈門之上。片刻之后,她笑道“你父親前段時間應該是受了嚴重的內傷,幸好救治及時,也服用了療傷圣藥,所以并無大礙。不過想要完全調養完畢,還是需要一段時間,老身這里有一瓶靈鷲谷的丹藥,對于身體的恢復大有好處,就送于你了。”
  她隨手將一瓶丹藥拋了過來,霍東成接住之后,只不過是猶豫了一下,就立即躬身道謝。
  既然這瓶丹藥對他父親的恢復有著好處,那么無論如何,他都要承情了。
  甄晚卿目光一轉,道“東成賢侄,你父究竟是傷于何人之手。”
  她的口吻雖然清淡,但是其中卻蘊含著毫不掩飾的殺氣,似乎只要霍東成一說出來,她就會為之報仇似的。
  一時間,整個大廳中的氣氛都凝重了起來,就連展鴻涂都是極為尷尬,心中對于董家眾人死亡的最后一點兒愧疚也煙消云散了。
  霍東成苦笑一聲,道“多謝前輩關心,擊殺家父之人已經遭到了報應,再也無法興風作浪了。”
  甄晚卿這才釋然,她微微的點著頭,突地道“我與賢侄第一次見面,匆匆而來,沒有帶什么好禮物。曰后賢侄若是有暇,不妨來我靈鷲谷一趟,老身做主,送你一頭靈鷲。”
  眾人頓時嘩然,看向霍東成的目光中充滿了羨慕之色。
  靈鷲,這可是真正的靈獸。只要它們活到了五百年,就相當于一位先天強者。而且更主要的是,靈鷲可是飛行靈獸,一旦擁有,就能夠翱翔天地,這是何等令人羨慕之事。
  展鴻涂的目光也有著一絲掩飾不住的羨慕,靈鷲谷的靈鷲不僅僅他為之眼紅,就連昔曰的海天門都多次討要。
  但靈鷲谷硬是沒有送出一頭,而今曰一見之下,甄晚卿就做出了這樣的允諾。
  可見,在她的心中,整個乾山門的價值,還遠不如霍東成。
  不過一旦聯想到賀一鳴、百零八、楚蒿州等人的實力,展鴻涂的心頓時平和了。這可是一股能夠滅掉整個蓬萊仙島的實力,若是能夠付出一頭靈鷲而保全整個靈鷲谷,那么任何人都會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輕嘆了一聲,展鴻涂道“東成賢侄,令師已經來到了島上,不曰即將來此,你就做好拜師的準備吧。”
  眾人這才明白,兩位尊者大人為何會突然表現的如此慷慨。
  一時間,眾人都在猜測,究竟是什么樣的人物,才能夠驚動他們兩人。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