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37 失誤

黑色的巨大船只緩緩駛進大6的狹長海峽,兩邊出現連綿不斷的海岸線,可以看到大路上黛色的山峰,繚繞山腰的白霧;影影綽綽的房屋;桅桿林立的漁港。看.毛.線.中.文.網..
  這一切,都讓賀一鳴有著一種如夢似幻般的不真實的感覺。
  自從在海上領悟了水之花后,賀一鳴就決定回返大6。他的這個決定立即得到了身邊所有人的贊同。
  其實,寶豬和白馬雷電對此并無任何感覺,對于他們來說,只要不分開就滿足了。而百零八則是一棍子下去打不出個屁來,根本就不可能表達出任何意見。
  唯有楚蒿州一人高聲叫好,不過在他的叫好聲中,卻也有著一絲說不出的異樣味道。
  賀一鳴對于他的心思頗有幾分了解,他生于斯,長于斯,但是整個門派卻同樣的滅亡于斯。
  雖然如今大仇得報,但是在他報仇之前,早就決定從此遠離東海。之所以還停留在這里,完全是因為等待賀一鳴的緣故。
  賀一鳴甚至于有著這樣的一種感覺,曰后除非是客死他鄉,尸骸還家,否則他老人家是永遠不會踏上東海的了。
  展鴻涂和甄晚卿兩位尊者知道賀一鳴即將離去,他們心中自然是大喜過望,巴不得這些惹不起的家伙們早點滾蛋,但表面上卻是百般挽留。直到賀一鳴等人多次拒絕之后,才派遣了島中最為華麗的大船為他們送行。
  因為有霍東成同行的緣故,賀一鳴等人并沒有拒絕。
  如此,經過了一月的航行之后,賀一鳴終于回到了闊別近兩年的東方大6。
  大船之上,霍樂青、張和鈦,還有霍家的所有二代弟子,包括霍東成的父母都是滿臉的不舍。不過賀一鳴知道,如果霍東成不是被五氣朝元的頂尖強者楚蒿州收為門下的話,霍家族人是根本就不可能如此不遠萬里的送別了。
  整整半個時辰之后,霍樂青才做主,將所有霍家之人重新趕上了大船。
  他們會沿江而下,進入大申的內6城市,去看看大申帝國的風光一面。
  至于賀一鳴等人,早就決定不再與霍家眾人同行。對于他的決定,霍家眾人和霍東成都是沒有反對的膽量。
  目送大船遠離,霍東成的眼眶中隱隱的含著一絲晶瑩的液體。
  賀一鳴眺望西北方向,現他從來就沒有象此刻這般的想念家鄉和家里人。
  輕輕的在霍東成背上拍了一下,賀一鳴安慰道“只不過是暫別而已,不要一副沮喪相。看‘毛.線、中.文、網我答應你,只要你努力修煉,完成楚老哥布置的功課。五年之內,允許你回家探親一次。”
  霍東成的眼中立即閃過了一絲喜悅之色,他深深一躬,道“多謝前輩。”
  楚蒿州沒好氣的瞪了賀一鳴一眼,道“老弟,這可是我的徒弟。”
  賀一鳴一擺手,道“你的徒弟是我代收的。”他頓了頓,笑道“別忘了,你可還指望我煉制的丹藥呢。”
  楚蒿州苦笑著搖頭,不過賀一鳴的這句話還真的說到了他的軟肋,為了讓這個來之不易的弟子獲得最好的修煉條件,賀一鳴煉制的金丹那是絕不可少的重要一環。
  “走吧。”賀一鳴大手一揮,向著西北的方向而去。
  他們并不是竭盡全力的趕路,而是僅以比一般人略快一點的度前進。
  無論是賀一鳴,還是霍東成,都會在沿途觀看大申的景色,領略大6中心的人情風貌。雖然這種游歷在短時間內對于個人的修為沒有什么太大的好處,但是從長久之計來看,這是修煉者成長之中極為重要的一部分。
  不過由于白馬雷電的關系,所以他們一路行來,并沒有進入那些大城市,而是盡量的避免與世人相見。
  畢竟,白馬頭頂上的獨角確實是太過于惹人矚目了。雖然在賀一鳴的吩咐下,它早已收起了圣獸的威壓,可行走在路上,依舊是能夠獲得百分之百的回頭率。
  就這樣行走半月之后,賀一鳴突地停下了腳步,他朝著后方張望。
  楚蒿州訝然問道“老弟,你在做什么?”
  賀一鳴眉頭微皺,道“老哥,你可曾感覺到,是否有人在跟蹤我們?”
  楚蒿州眼眸中精光一閃,隱隱的現出了一絲怒色。
  他知道賀一鳴的靈覺之強,遠非常人可比,若非是真有把握,是不可能說出這番話的。不過,以他們這一行人的實力,竟然會被人跟蹤,而且更主要的是,他竟然一無所覺,這就讓他極為惱怒和憤恨了。
  百零八沉穩的聲音響了起來“確實有人跟蹤,而且此人精擅于障眼法。”
  楚蒿州心中一驚,道“黃泉門?”
  他雖然是東海之人,但自從武道大成,晉升尊者之后,也曾經在大路上游歷百年,對于大申第一刺客門派自然不會陌生了。
  百零八微微點了一下頭。
  楚蒿州的臉色愈的難看了起來,這兩人都有所察覺,讓他頗為尷尬。不過轉念一想,這兩個家伙竟然連最精擅于隱匿行蹤的黃泉門中人都能夠覺,這也太了不起了。
  賀一鳴突地道“據我所知,黃泉門中有一個規矩,不能對于尊者以上的強者行刺。那么跟著過來,又是做何打算?”
  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著霍東成看去。
  在眾人中,除了寶豬之外,也唯有霍東成一個人不是尊者了,按照賀一鳴的話,那么身后那人應該就是針對霍東成而來。
  楚蒿州嘿然一笑,他的笑聲中充滿了一種陰森凌厲的殺機。對于那位未曾謀面的跟蹤者,他已經是懷著必殺之心了。
  賀一鳴眼珠子一轉,道“我們分兩路而行吧。”
  楚蒿州微怔,道“怎么分。”
  “我和雷電一路,以雷電的度,足以追上任何人。你們幾個一路,作為誘餌,若是能夠將那人引誘出來,我們就不會讓他再有逃遁的機會了。”賀一鳴淡然道。
  楚蒿州沉吟片刻,微微點頭,雖然他身為誘餌,但是他卻有著強大的自信,肯定能夠護的霍東成的安全。何況,與他做誘餌的,還有一個高深莫測的百零八。就算是沒有賀一鳴和雷電埋伏在一旁,他們兩人也有著足以讓任何來犯者留下的實力了。
  賀一鳴騎上了白馬,輕輕的一揮手,雷電頓時一閃身,瞬間就已遠去。
  這個大家伙上船之后,已經有許久沒有奔馳過了,此刻姓子一野,頓時是化作了一團白色的旋風,轉瞬間就跑的不知去向了。
  經過了小半曰的奔馳,雷電這才滿意的停了下來。雖然經過了那么長時間的奔跑,但雷電的身上硬是沒有一滴汗珠,由此可見,它還是留有余地的。
  輕輕的,溺愛的一拍馬頭,雷電頓時轉身,再度朝著原路返回。
  如果說來的時候是一陣風,那么當雷電回返之時,就變成了一道連綿不絕的閃電。
  到了這一刻,它才將真正的度拿了出來。
  一個多時辰之后,雷電就已經返回了原地,不過這時候楚蒿州等人早已離去。
  賀一鳴稍微辨別了一下方向,正要催馬緩緩前進,突地臉色微微一變,身上的真氣流轉不休,全神戒備了起來。
  雷電似乎也感受到了賀一鳴的心情,它低下了頭,輕輕的嘶鳴著,圣獸所特有的強大氣息,從它的身上一點點的蔓延了開來。
  良久之后,賀一鳴一拍雷電,白馬立即是半轉身,對著某一個巨樹的方向打了個響鼻。
  賀一鳴臉色凝重,緩聲道“賀某原先以為,閣下是針對鄙友之徒而來。但是現在才知道,原來閣下的目標竟然是區區在下。”
  一點細微的響動聲從那棵巨樹的身后傳來。
  隨后,一位全身上下都籠罩在黑色衣袍中的人緩步走出。
  賀一鳴的雙眸隱隱的收縮了一下,在此人出現之前,賀一鳴已經給予了他甚高的評價,并且估計此人的修為起碼達到了尊者的級別,特別是在障眼法的修煉上,更是有著獨到之處。
  但是,直到此時正式相見,賀一鳴才知道,自己嚴重的低估了此人。
  此人在隱匿行蹤之時,本身的氣息半點不漏。但是當他走出來的那一刻,身上的氣息就像是火山爆似的沸騰了起來。
  感受著對方那強大氣息所表達的力量,縱然是賀一鳴亦是有些頭皮麻。
  此人之強大,竟然是相當于楚蒿州這樣的級數,而且單以氣息的強大而論,他甚至于比已經成功穩固了五氣朝元境界的楚蒿州還要更甚一籌。
  微微苦笑一聲,賀一鳴還真有些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
  若是早知道此人如此強大,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會與楚蒿州他們分手了。
  不過事已至此,悔之無用。賀一鳴收斂了心神,凝聲道“黃泉門中,不是有不得刺殺尊者的門規么,閣下為何明知故犯。”
  有白馬在身邊,賀一鳴其實并不太畏懼對方。但若是能夠避免的話,沒有人愿意與一位五氣朝元的高手為敵。特別是當那位高手還是一個刺客之時,就愈的如此了。
  那人冷冰冰的聲音響了起來“我來此,不是為了殺你,而是想要向你交換兩件東西。”
  賀一鳴眉頭略皺,能夠讓這種人物看上眼并且不惜為之出手的東西,自然不可能是凡品了。
  “你要什么。”
  “我要七十二顆舍利子和凝血經!”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