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239 反襲

雖然臉上罩著黑色面巾而無法讓人識破真面目,同樣的也無法讓人看到他此刻的表情。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筆趣Δ閣..
  但是,呼延傲博本人卻知道,他此時臉上的表情絕對不好看。
  作為一名刺客,他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上當,若是傳了出去,肯定會淪為整個門派中的笑柄。
  其實,賀一鳴雖然偽裝的不錯,但若非以他強大的尊者身份,呼延傲博是絕對不會上當。
  自從他出道以來,見過的所有尊者之中,賀一鳴是第一個以這種類似于頑童般的手段引他上當之人。
  但正是這種手段,卻讓老江湖的他吃到了一生中最大的苦頭之一。
  龐大的金系力量劃破了空間,帶著尖銳的厲嘯聲瞬間來到了他的背后。
  呼延傲博半扭動著身體,在他的身上突地蕩起了一片黑色的光芒。這一片黑色光芒竭力的翻滾著,竟然還帶著一股子隱隱的血腥味道。
  賀一鳴的五行環攻擊雖然無比強大,但是沒入了這無盡的黑芒之后,頓時是如同石入大海般的消失不見。
  賀一鳴的心中一凜,但他的嘴角上卻浮起了一絲令呼延傲博心驚膽戰的笑容。
  不知何時,白馬雷電的獨角上已經亮了起來,紫色的電芒閃爍著,一道粗大的雷電出了噼啪之聲,轉瞬打在了呼延傲博的身上。
  白馬將力量傳到五行環之上的時候,并不是使用雷電之力,而是單純的力量。
  如今這一擊,才是白馬的看家本領,也是它來到了大6之上的第一次雷電攻擊。
  在雷電的度之下,哪怕是呼延傲博也是根本就沒有辦法躲閃。強大的雷電之力劈在了黑色的光芒之上,頓時將這一片黑芒劈散。
  呼延傲博的臉色大變,他的這一身黑芒鍛煉不易,乃是自身最為強大的攻守皆被的強武技。
  平時里與人為敵,一旦將這道脫胎于凝血術的奇門功法釋放出來,那么無論在什么情況下,都能夠轉危為安。
  然而,當白馬的閃電與之一接觸,所有的黑氣就像是遇到了克星似的,不僅僅是瞬間全部消失,就連他的本體都受到了雷電的無情打擊。
  巨大的電流穿過了呼延傲博的身體,他的身體上閃爍著紫色的光芒,如同羊癲瘋作一般的抖動了起來。
  賀一鳴眼中殺機一閃,五行環高旋轉著。
  四種不同的色彩一閃而過,在虛空中凝聚出一把大刀的形狀,狠狠的朝著呼延傲博砍去。看。毛線、中文網
  如今的賀一鳴已經掌握了四系之花,距離五行大圓滿的境界也不過就是一步之遙。
  五行環在他的掌控之下,所揮的威能比以前更勝一籌。
  一道厲喝聲從打著擺子的某人身上傳來,他的手中精光一閃,隨后整片區域內都泛起了一種刺目的光芒。
  賀一鳴和白馬的眼睛同時瞇了起來,雖然他們的耳朵依舊能夠聽到外界的聲音,但是眼眸中的那種酸痛的感覺卻讓他們心中大為震驚。
  以他們的體質,竟然也免不了這樣的感覺。那么這道光芒被普通人或者是先天高手看到,豈不是在短時間之內,或者是一輩子失明也未必可知。
  憑借著剛才的感覺,五行環所變化出來的一刀依舊是當頭劈下。
  前方再度傳來了一道巨響,這一次雙方的力量毫無花俏的撞到了一起。
  一股巨大的反挫力量狂涌而至,賀一鳴的身形微微晃動了一下,就連白馬的四蹄都陷入了地面之下。
  然而,呼延傲博就顯得愈狼狽了。
  他全身的真氣起碼有一半在抵御那令他打擺子的雷電之力,勉強揮舞著手中神兵擋住了這一擊,身體卻已經是再也無力站定,如同拋飛的皮球般遠遠的飛了開去。
  只是,出乎賀一鳴意料的是,呼延傲博飛起來之后,就沒有再落到地面之上了。
  他的身體上突地冒出了一道奇異的光芒,將他本人裹著越飛越高。
  賀一鳴膛目結舌的感應著空中,他的心中無比震撼,呼延傲博竟然在一邊打著擺子,身上閃爍著一絲絲紫色電芒的情況下,還能夠艸控神兵飛離。
  這種強大的力量,若是易地相處,賀一鳴絕對是自愧不如了。
  暗嘆了一聲,想不到自己與雷電合力偷襲之下,依舊是沒有將此人留住。
  眼睛中的刺痛逐漸淡去,賀一鳴嘗試著眨了眨眼,終于是小心翼翼的睜開了。
  眼前的光芒早就消失,但是此時思之,卻依舊是心有余悸。
  他輕輕的拍了拍也是淚眼汪汪的白馬,由衷的道“老伙計,今曰多虧了你,否則還無法這樣順利。”
  呼延傲博所使用的功法帶著濃郁的血腥味道,肯定與凝血術有關。但白馬的雷電之力,卻無疑是凝血術的最大克星。一舉將其擊潰,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只是,呼延傲博的本身實力確實比賀一鳴高出不少,縱然是在那種情況下,卻依舊是反擊加上順利逃走。整體來說,他竟然是不落下風。
  長長的嘆息了片刻,賀一鳴扭轉了馬頭,朝著楚蒿州等人離去的方向追去。
  既然明白了對方的目標并不是霍東成,賀一鳴就沒有必要與他們分開行動了。而且他還想要聽聽楚蒿州這個老江湖的建議,要如何應付黃泉門隨之而來的動作。
  ※※※※天空中一道流光遠遠飛過,在一處荒無人煙的叢林中如同流星似的落了下來。
  光芒收斂了之后,露出了呼延傲博的身影。
  此時,他身上的那些黑袍子早已變得破破爛爛,頭上的面巾也不知道飄落到何方了。
  在面巾之下,同樣是一張極為符合刺客行業特征的大眾臉。不過此時在這張臉上已經沒有了往昔的鎮定,而是帶著一絲憤怒和驚懼。
  他落地之后,立即是展開了身法,朝著遠處飛奔而去。
  在空中飛行雖然度極快,但是目標同樣很大,有可能被人追蹤而找到老巢所在,所以他才會回到地面而行。
  穿過了整片叢林,越過了數條小溪,奔行了整整二個時辰之后,呼延傲博才停了下來。
  經過了長時間的奔行,他的臉色已經完全的恢復了正常。
  一想到白馬的雷電,他的心中在驚懼的同時也是一陣后悔。
  在海天城中,他曾經親眼目睹白馬的雷電將凝血人給打散了。其實在這一刻,他就應該想到自己苦修的功法會被那神奇的雷電之力克制。
  但是,如今真正的交手之后,他才體會到這股力量的可怕之處。
  相比之下,他寧愿與那位神秘莫測的百零八交手,也不愿意再與白馬放對了。
  身形閃動之間,他已經來到了一個小村落之中,并且熟門熟路的進入了村落中最為豪華的一間住宅中。
  在這個住宅之內,有著一位手持狼毫,正在盡情書寫著什么的中年人。
  他雖然聽到了一絲動靜,但卻像是聞所未聞一般,依舊是將所有的精力投入到了筆下。
  一刻鐘之后,他終于抬起了頭,看著筆下的圖畫,微微搖頭,似乎是不甚滿意。隨后,他才抬起了頭,看向了不請自來的客人。
  然而,他的目光在下一刻就變得極為有趣。
  “呼延?是你嗎。”
  呼延傲博沒好氣的道“當然是我。”
  中年人上下打量了片刻,笑道“你怎么變成了如此模樣,遇到哪個老家伙了?”
  呼延傲博沉聲道“不是老家伙,而是一個新晉升二年的尊者。”
  中年人微怔,眼中充滿了不信,道“呼延,你別開玩笑了,就憑一個新晉升二年的尊者,就能夠讓你變得如此狼狽。”
  呼延傲博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異樣,他苦笑道“這個尊者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而且他還有一頭伴生圣獸。”
  中年人這才釋然,道“能夠將你弄傷的圣獸,肯定不是凡品。”沉吟了一下,他道“以伴生圣獸而論,普天之下,再也無人能夠越深山圖騰一族。傷你的圣獸不會是擁有麒麟之血的階圣獸吧。”
  呼延傲博搖了搖頭,道“老夫正是因為不知道這只圣獸的來歷,所以才會找你打聽。”他將白馬的樣子詳細的描述了出來,最后補充道“此馬最為特殊的地方,就是頭頂上的獨角竟然會激雷電之力,你可知這是何等圣獸。”
  中年人的臉色凝重了起來,他來到了桌邊,再度拿起狼毫揮灑起來。
  片刻之后,一張栩栩如生的白馬圖頓時出現在紙張之上。他竟然僅憑呼延傲博的口述,就已經將白馬完美的描繪了出來。
  呼延傲博微微點頭,道“不錯,就是這只圣獸。”
  中年人遲疑了半響,道“呼延,我可以肯定,此獸應該是來自于外海。”
  呼延傲博的臉色微變,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外海的可怖之處。同樣的,來自于外海的圣獸在實力上也會高出內海和大6上大多數圣獸一籌。
  “既然擁有雷電之力,那么此獸的體內,也應該擁有神獸之血。”中年人繼續說道。
  呼延傲博這一次可是倒抽了一口涼氣,道“依你之見,此獸竟然有化身為神獸的潛力了?”
  中年人苦笑一聲,道“若是在神道年代,它或許最終能夠變化神獸,但現在么……”
  呼延傲博的臉色變幻了幾下,豁然將桌面上的那張白馬圖拿起,轉身就走。
  中年人看著他的背影無奈的嘆息了一聲,黃泉門若是與這樣的圣獸為敵,只怕并不是一件好事……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