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240 重逢雙魔

賀一鳴騎著白馬,很快的就追上了慢悠悠而行的楚蒿州等人。看1毛線3中文網筆趣閣..
  見到提議分兩路而行的賀一鳴急匆匆的趕來,楚蒿州在驚訝之余立知不對。他上前詢問,賀一鳴也不隱瞞,全盤托出。
  楚蒿州的眼神立即凝重了起來,道“賀老弟,那人真是呼延傲博?”
  賀一鳴遲疑了一下,道“那人本身是一位五氣朝元的高手,按理來說,這樣的高手是不屑于以謊言欺人,他既然口口聲聲說他是呼延傲博,那就肯定不會有錯。但問題是此人乃是黃泉門高手,在離開之前還擺了小弟一道。所以小弟也不敢肯定,這家伙究竟是否呼延傲博了。”
  楚蒿州的臉色遠比先前沉重的多,他輕嘆一聲,道“若是此人假冒呼延傲博的姓名,我們倒是不用理會。但他若真的是呼延傲博的話,此事只怕就很難如此輕易的了卻了。”
  賀一鳴心中一凜,沉聲問道“楚老哥,呼延傲博在黃泉門中很有名氣么?”
  楚蒿州微微點頭,道“在百年前,老哥我行走大申之時,這個呼延傲博就已經是進階五氣朝元的高手了。如今又過了百年,他的一身修為肯定是更上一層樓。而且在黃泉門之中,個人的地位與武力有著最直接的關系,此人既然也是五氣朝元級別的強者,那么無論他是否呼延傲博,只怕都將是一個極大的麻煩。”
  說到這里,哪怕是一開始怒氣沖沖的楚蒿州都是心生煩惱。
  畢竟,黃泉門可不是一般的什么門派,而是大申境內的第一殺手門派。與這個門派為敵,所有人都會感到頭痛的。
  楚蒿州突地一拍腦門,道“他們想要與你交換七十二顆舍利子和凝血經……我明白了,在海天城將那四具尊者尸體帶走的,就是此人了。”
  賀一鳴雙眉輕揚,頓時釋然。
  在乾山門的張和鈦通知他們,林宜武等四位尊者的尸體被盜之時,賀一鳴等人為此大惑不解,甚至于還將懷疑的目光投向了展鴻涂和甄晚卿兩位尊者。
  然而直到此刻,他們才算是明白了。
  將四具尸體盜走的,鐵定就是此人,而且此人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他們身上的舍利子。
  其實人類尊者的舍利子對于修煉者來說,根本就沒有多少用途。
  不過對于靈獸而言,舍利子卻是難得的大補之物,和人類使用靈獸內丹一樣,強大的靈獸也有獵取人類尊者高手的戰績。wap.kanmaoxian.com
  除此之外,在人類的功法之中,或許也唯有那些魔道的歹毒功法會有著使用舍利子的要求。
  譬如凝血人,這樣的功法雖然威力強大,但是想要達到最巔峰境界,凝聚出凝血人,那么就需要大量的舍利子。
  呼延傲博修煉的功法帶著濃郁的血腥味,應該也是從同一種功法轉換而來,所以他謀求那四位尊者身上的舍利子,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輕咳一聲,賀一鳴道“老哥,呼延傲博這一次向我挑戰,并且以小弟家人威脅,你看應該如何應付才好。”
  楚蒿州皺著眉頭沉吟片刻,道“據我所知,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都有著一個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不得對尊者級別強者的家人動手。黃泉門雖然名望極大,但他們卻絕對不可能做出這樣事情來。”
  賀一鳴的心中一松,問道“為何?”
  “既然晉升了尊者,說明此人已經站在了人上人的位置。”楚蒿州肅然道“每一個尊者都會有自己放心不下的家人,大家都有著相同的忌憚。若是有某位尊者喪心病狂,放手屠殺其他尊者的家人,那么死了家人的尊者肯定會血腥報復,而且會更加的不擇手段。”
  他停頓了一下,見到賀一鳴一臉的若有所思,道“尊者與尊者之間,多少都會有些交情。一旦某位尊者的家人死絕,屆時大開殺戒,對所有的尊者都將是一個難以形容的恐怖存在。所以東西方在神道中人消失之后的百年左右,就相繼制定了類似的規則。尊者之間的戰斗,不能波及彼此的家人。”
  賀一鳴眼中閃過了一絲欣慰之色,不過在面對黃泉門之時,他已經不敢再掉以輕心了。
  楚蒿州摸了一下已經逐漸變長的胡須,道“賀兄弟,你放心吧,若是黃泉門真的敢這樣做,那么定然會引起公憤,被天下間所有的尊者圍殺。哪怕是再強大的力量,也唯有煙消云散一途。”
  賀一鳴重重的一點頭,心頭多少安慰了一點。
  楚蒿州的目光在白馬上閃過,道“賀老弟,不過從此以后你要多與白馬在一起,盡量減少一個人的獨處時間。”
  賀一鳴心中狐疑,問道“為何。”
  “不得對尊者的家人出手,是所有人的共識。但若是尊者本人都死了,那么他自然不可能庇佑自己的家族了。”楚蒿州慢悠悠的說道。
  賀一鳴臉色微變,他已經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既然無法用家人來威脅,那他們肯定會千方百計的對付賀一鳴。
  一旦回想起呼延傲博剛才遇襲之時的表現,賀一鳴的心中就有些忤。
  這些五氣朝元的刺客,一擊不中,立即是遠遠的飛離原地。雖然白馬的度天下無雙,雷電也可以攻擊高空中的目標。
  但若是對方飛的太高了,那么白馬也是束手無策。
  輕哼了一聲,賀一鳴心中憤憤不已。
  歸根究底,還是自己的實力不足,如果自己的實力也達到了五氣朝元的境界,對方肯定不會如此的猖獗了。
  目光在白馬、楚蒿州、百零八三人的身上轉過,他心知肚明,那位黃泉門的高手之所以表現的還算客氣,其實也是看在了他們的面上。如果自己僅是孤家寡人的話,或許他尚未離開東海,對方就已經動手了。
  深吸了一口氣,賀一鳴道“老哥,你真的如此信得過此人。”
  楚蒿州嘿嘿一笑,道“黃泉門中的刺客們名滿天下,要說完全信得過,也是自欺欺人。我看還是以你先前所言,我們分成兩隊,一前一后,也算是有所照應吧。”
  賀一鳴考慮了片刻,鄭重點頭。
  楚蒿州等人率先離去,賀一鳴牽著白馬在遠處數里之外跟隨著。
  三天之內,雙方都是平安無事,沒有遇到一點兒的意外攻擊。一路上也沒有見過多少值得懷疑之人。
  然而,黃泉門就像是一座巨大的陰影般,始終籠罩在賀一鳴的心頭之上。
  第四曰,賀一鳴騎著白馬慢悠悠的行走在小道之中,豁然胸前的追蹤器微微的晃動了起來。
  賀一鳴的臉色微變,他立即明白,前面肯定是生了某種變故。
  雙腿輕輕的一夾,人馬之間的真氣和思想頓時是合二為一。
  一道白光閃過,雷電根本就無需賀一鳴催促,已經朝前疾馳而去。
  遠遠的,賀一鳴已經看到了前面路面之上光華遍地,無數的音爆聲隆隆響起,雖然對戰的人數并不多,但是若是氣勢而論,卻幾乎是不下于千軍萬馬的交戰了。
  白馬前蹄高高揚起,隨后如同釘子一般的重重踏在了地面之上,那如風般的身軀說停就停,沒有一點兒的勉強。
  賀一鳴定眼看去,在一團光華之中,三道人影化為了三道光芒糾纏在一起。
  其中一道自然是楚蒿州,他根本就沒有使用武器,兩只手掌如刀似劍,大開大闊,每一下攻擊都是重如泰山,讓對方兩人不敢與之硬接。
  而與他對戰的兩人卻是身形如電般的移動著,他們的腳下踏著一種玄奧莫測的步伐。這種步伐看上去光明正大,每一腳都是堂堂正正,竟然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形成了另類的進逼手段。
  賀一鳴再看片刻,頓時是心知肚明。
  這兩人的武道修為也是達到了尊者的級別,但與楚蒿州相比,那就是相差甚遠了。
  雖然他們的武技特殊,攻守之間渾然一體,同時又是犀利無比。但雙的巨大實力差距,卻讓他們的一切努力都成為了無用之功。
  若非楚蒿州似乎是心存忌憚,又似乎是抱著貓戲老鼠的心態,僅僅是將他們兩人牢牢困住的話,這兩人縱然不死,也要身受重傷了。
  賀一鳴靜靜的看了半響,眨了兩下眼睛。他突然現,這兩個人的身法和動作似乎是相當的熟悉,似乎曾經在什么地方遇到過,并且給了他極深的印象。
  激斗之時,那兩人突地一聲喊,隨后并肩而立,四只手掌如同車輪般的轉了起來。
  賀一鳴雙目陡然一亮,看到了這個熟悉的動作,他頓時想起了這兩人的來歷,只是唯一想不通的是,這兩個家伙怎么會與楚蒿州生了沖突。
  “楚老哥,暫且住手。”賀一鳴朗聲說道。
  楚蒿州微微一怔,但下意識的就是收手而退。
  在三人的交鋒中,他占據了絕對的上風,自然是說走就走,毫不拖泥帶水。反倒是那兩人蓄勢而起,卻在驟然間失去了對象,體內真氣翻涌,頗為痛苦。
  他們兩個的目光一轉,立即看到了賀一鳴。頓時是大喜過望,同時道“賀兄,你怎么在此。”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