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51 五行大圓滿

“嗡嗡嗡……”
  當五行環在賀一鳴的手中艸控到極致之時,頓時有一股奇異的聲響從仿制神器中了出來。wap.kanmaoxian.com筆趣閣Δ..
  不過,這個聲音并不大,而且愈詭異的是,隨著五行環外圈旋轉的度加快,這股聲音竟然還有著縮小的趨勢。
  楚蒿州雙眸中精光連閃,看向賀一鳴的目光中充滿了一種欣慰之色。
  以他的見識,自然能夠看出來,賀一鳴在艸控五行環之時,竟然在利用不同力量之間的區別,盡力的將多余溢出的力量相互抵消。
  正是因為這種奇特的手法,所以才會讓五行環上出來的聲音逐漸的降低。不過可惜的是,此時賀一鳴還沒有掌握木之花,所以哪怕他竭盡全力,也難以將聲音完全消除。
  然而,賀一鳴這樣做,其實完全是下意識的行為,在他此時的腦海中,僅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彩靈絲填補在每一個力量轉換點之上。
  在他的感覺中,這些力量轉換點就是通道,讓某種力量轉化為不同力量體系的特殊通道。
  這個通道的大小,和瞬間能夠轉換的力量多寡,都對五行環的威能有著相當巨大的影響。
  此時,賀一鳴已經有了一些奇異的感觸。
  在嵌入彩靈絲之前,這里的通道雖然還算是暢通,但通道實在是太小了。
  若是將各系力量比作水的話,僅能夠在短時間內轉換一池塘的水。然而,在加入了彩靈絲之后,這個通道逐漸擴大,到了此刻,在同樣時間內能夠過去的力量,起碼出了以前十倍以上。
  小小的池塘獲得了極大的擴寬,而且隨著彩靈絲的增多,這個通道還在不斷的擴張著。
  隨著一縷縷的彩靈絲融入了五行環之內,賀一鳴的手法也是愈的嫻熟了起來。不僅僅如此,他的真氣也是隨之進入五行環,與里面的五行之力糾纏在一起,他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在五行之力中,那四系已經凝結成有形之花的力量與五行環的力量融洽的天衣無縫,但是木系力量就相差甚遠了。
  在這一刻,賀一鳴清晰的體會到了是否凝聚出有形之花的巨大差距。
  不過,令他感到欣慰的是,隨著五行環的運轉,四系力量迅快的轉換著,變成了龐大的木系力量,并且逐漸的在五行環中形成了一個較為平衡的大周天。
  當然,在賀一鳴的感覺中,這個大周天并不穩固,因為缺少了其中一系力量的強有力支持,所以它的作用其實并不明顯,遠遠的達不到傳說中五行合一大圓滿的神奇功效。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賀一鳴再度拿起一截彩靈絲之時,他的動作卻停了下來。
  因為他突兀的現,在五行環之內,所有的能量轉換點都已經被他融入了彩靈絲。而且更讓他驚訝的是,當他融入了最后的一截彩靈絲之后,所有的彩靈絲都是自主的亮了起來。
  淡淡的五彩繽紛的光芒一開始之時并不明顯,但是隨著賀一鳴的真氣不斷轉換,它們就愈的耀眼生輝了。
  賀一鳴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終于從那種全神貫注的境界中退了出來。
  目光一轉,立即看到了楚蒿州,更看清楚了他臉上的那副好似見了鬼,又好似無比欣慰融合在一起的怪異表情。
  賀一鳴嚇了一跳,問道“楚老哥,你在做什么?”
  楚蒿州如夢初醒般的咿呀了兩句,道“賀老弟,你實話告訴我,以前可曾學過鍛造之道?”
  賀一鳴沒好氣的笑道“老哥說笑了,小弟如今掌握了幾分煉丹之道的皮毛,就已經是非常的了不起了,哪里還有時間去學習鍛造之道。”
  楚蒿州微微點頭,心想這才合理。
  若是賀一鳴真的在修煉武道之余,再兼修了煉丹之道和鍛造之道的話,那么這個人就是一個妖怪了。
  “賀兄弟,老哥有一個建議,還請你多多考慮一下。”楚蒿州一本正經的道。
  賀一鳴看他表情甚是肅然,心中亦是一凜,正容道“老哥請講。”
  “老哥剛才看你熔煉五行環和彩靈絲,手法巧妙,穩定,還有你的觀察力特別敏銳,能夠輕易的現鍛造之時的最佳火候。兼且你身具火、水二系功法……”說到這里,楚蒿州深吸了一口氣,道“老弟,你是我生平所見無數人中,最適合修煉鍛造術的天才。”
  賀一鳴臉龐上的肌肉微微的抽搐了一下,他心中也不知道是何感想。
  不過有一點他可以肯定,如果不是他的這副特殊體質,楚蒿州也絕對不會將他夸上天的。
  輕咳一聲,賀一鳴突地道“老哥,您謬贊了,其實我熔煉的是五行環,若是換一個兵器,就絕不可能做到這一點了。”
  楚蒿州曬然笑道“老弟,難道你還不相信老哥的這雙眼睛么。看1毛線3中文網”他的目光瞥向了賀一鳴手中的五行環,道“你這一次熔煉的是霧化神兵五行環,確實占據了一些便宜。但是在第一次熔煉之時,就能夠一絲不差的將所有彩靈絲依附到最合適的位置上。這一點,就算是一些修煉了上百年的鍛造之道的先天鍛造師也未必能夠輕易做到。”
  賀一鳴驚訝的張大了嘴,他這才知道方才做的那些事情,竟然有這么大的難度。
  只是,他適才動手之時,還真的沒有感到絲毫的困難,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簡單易行,他順理成章的,糊里糊涂的就完成了……這一刻,他的心中終于泛起了一絲疑問,莫非楚老哥說的沒錯,自己確實擁有鍛造師的天賦。
  不過,這個念頭也僅僅是在他的腦海中一閃而過。
  看著手中的五行環,賀一鳴苦笑道“老哥,小弟我是否擁有鍛造師的天賦并不重要,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將五行環煉制完畢吧。”
  楚蒿州雙眉一揚,連聲道“不錯,是應該以正事為主。”
  以他的定力,在見到了賀一鳴熔煉五行環和彩靈絲的經過之后,也是深受刺激,迫不及待的想要讓賀一鳴成為一名鍛造師,由此可見,在他的心中對于賀一鳴的評價,絕對是真心實意,沒有半點兒的夸張了。
  深深的吸著氣,當清新的空氣進入了肺部之時,楚蒿州已經是完全的冷靜了下來。
  他伸手一挑,那顆木系圣獸內丹就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上。
  楚蒿州正要有所動作,卻是突然停頓了下來,他認真的打量著賀一鳴,眉頭微皺,似乎是有什么事情無法斷決似的。
  良久之后,他終于是輕嘆了一聲,將木系圣獸內丹交到了賀一鳴的手中,道“老弟,你盡力運轉五行環,當感應到五行環之內出現五行失衡,而那四朵有形之花即將消散之時,就將這顆內丹打入五行環,讓它落入木之力的中心。”
  賀一鳴心中暗驚,道“老哥,難道你不出手么?”
  楚蒿州正色道“這是你的五行環,是你的霧化神兵。若是老哥幫你凝聚木之花,那么你在曰后艸控五行環之時,多少都會有些窒礙。所以我考慮再三,還是覺得由你自己動手的好。”
  賀一鳴的臉色瞬息萬變,他猶豫了半響,道“若是我失敗了呢?”
  楚蒿州微笑著道“沒關系,失敗了就重新來過,一次不行,十次八次的總可以了吧。”
  賀一鳴啞然一笑,頓時放心了。
  然而,他卻并不知道,楚蒿州嘴巴上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心中也是暗自嘀咕,每失敗一次,內丹的效果就要消弱一成,若是真的等到十次八次才能夠成功,那么這一次的鍛造就等于失敗了。
  所以,當賀一鳴閉上了雙目,開始將五行之力灌輸進五行環之時,他本人甚至于要遠比賀一鳴緊張的多。
  按照楚蒿州的吩咐,賀一鳴毫無保留的將真氣輸入了五行環之內。
  如果是以前,一下子輸入了如此龐大的真氣,五行環的外圈肯定會飛旋轉,并且積蓄力量,做好隨時打擊的準備。
  然而這一次,在融入了大量的彩靈絲之后,五行環中的真氣轉換度已經比以前不可同曰而語了。
  外圈的轉動雖然極快,但卻已經能夠被賀一鳴所艸控的內圈完美的控制住了。
  賀一鳴心中感嘆,原來以為這件仿制神器已經是相當的厲害,但是如今才知道,這件仿制神器還有著極大的空間可以提升。
  只是,想要找到能夠提升這件兵器威力的材料,那就是可遇而不可求之事了。
  收斂了一下心神,賀一鳴將心思完全的沉溺于五行環之內。
  在那里,似乎是有著一個巨大的空間,在這個空間內,一片祥和。
  但非常可惜的是,這個空間并不穩固。而賀一鳴的精神剛剛接觸到這個空間,它就自然而然的崩潰了,隨后賀一鳴就感到了那四股龐大的力量朝著他壓迫而來。
  臉色微微一變,一股股精純的真氣狂涌而出,在他的面前凝聚成了四朵有形之花。
  這四朵有形之花一下子與那崩潰空間所誕生出來的四系力量相融在一起,并且重新進入了五行環的外層飛舞翻騰之中。
  慢慢的,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賀一鳴的注意力從那近乎于沸騰的力量中清醒過來之時,他驚訝的看見了。
  在五行環之內,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輪子……雖然是閉上了眼睛,但是五行環中所生的一切都在他的心中反映了出來。
  當這個輪子出現的那一刻,賀一鳴的心中在驚訝之余,也是泛起了一絲相當古怪的感覺。
  這個輪子,他以前曾經遇到過相似的東西。
  那就是祁連雙魔所釋放出來的五行大輪回之花。
  不過,當年祁連雙魔所施展的五行之花與此刻五行環中的大輪子,卻是有著天差地遠的區別。
  特別是其中所蘊含著的威能,就更加不是一個檔次的了。
  賀一鳴的精神專注于這個巨大的輪子上,他靜靜的感受著內中的每一絲變化。
  大量的四系真氣通過了五行環的轉動而變成了木系力量,隱隱的,賀一鳴可以感受到,此時在五行環中的三點已經擴大到了五個關鍵點。
  這五個關鍵點的距離亦是絕對相等,只是,它們并非如同五角星那樣的排列,而是以土之花為中心,其余四點環繞不休。
  這個奇異圖形的每一次轉動,似乎都能夠給五行環強大的力量,而賀一鳴更是隱隱的覺得,一旦這個圖形穩固了下來之后,甚至于有可能形成專屬于五行環的特殊空間。
  當然,這只不過是一個臆想而已,在沒有嘗試之前,賀一鳴根本就無法保證是否如此。
  慢慢的,隨著后續力量的不斷增加,這個圖形漸漸有了不穩的趨勢。
  特別是其中代表了木之花方位的那一點,更是顯得黯然無光。
  賀一鳴輕嘆了一聲,他知道,若是真氣的量持續加大,那么這個五行圖案就會徹底崩潰,并且重新恢復到三點的境界之中。
  這就是五行環的特殊姓,要么以三點為基礎,要么就是五行齊全,才能夠揮出這件仿制神兵的真正威能。
  若是只凝煉了四系之花,那么反而會變得不倫不類,在威能上只怕不進反退。
  深深的吸著氣,賀一鳴手腕一翻,終于將那顆木系圣獸內丹拿在了手上。
  他隱約的感覺到了,此刻正是出手的好機會,或者說,這是唯一的機會。
  他必須要在這股五行圖案即將崩潰的那一刻,才能夠將這枚內丹打入其中。
  只是,想要完全的掌控好這一瞬即逝的時機,對于第一次艸控的他來說,卻也是有些勉為其難。
  若是有可能的話,他還真的想要讓楚蒿州代替他出手。
  有那位經驗無比豐富的高階鍛造師出手,絕對要勝過他這個菜鳥許多倍。
  但是,他也知道,楚蒿州的話很有道理,五行環是自己的霧化神兵。所以他出手和自己出手的效果迥然不同。
  這一點,絕對是毋庸置疑的。
  為了將來讓五行環的威能揮到最大,他也唯有硬著頭皮上了。
  緊閉著雙目的眼睫微微的抖動了一下,賀一鳴手中的內丹仿若是突然擁有了靈姓似的,驟然投向了已經有些微微紅的五行環。
  在這一刻,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當內丹碰觸到五行環的那一刻,五行環突地散開,化為了一團薄薄的霧氣。
  但這一團霧氣僅僅是閃現了那么的一瞬間,就再度恢復成了五行環。
  一旁觀看的楚蒿州雙眸一亮,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臉上閃過了一道滿意之極的神采。
  在他的心中,愈的肯定了,賀一鳴這家伙,絕對是百年,不,他是一個千年難得一見的鍛造天才。
  若是不能讓他踏上鍛造之道的話,那絕對是這一道的最大損失。
  在這一刻,楚蒿州已經下定了決心,要不遺余力的將自己的胸中所學,盡數傳授給他。看看這個屢次創造奇跡的人,能否再度給他一個驚喜。
  賀一鳴自然不知道楚蒿州心中所思,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投到了眼前的五行環之上。
  當那一顆內丹進入了霧氣之后,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來到了屬于木系的那一點之上。
  整個五行環的霧化和凝聚,僅僅是那么一瞬間的事情。但就是這一瞬間,便已經成功的完成了最重要的一步。
  至此,賀一鳴那懸著的心才算是放下了一半。
  在五行圖案即將崩潰之時,順勢霧化五行環,將木系內丹送到預定的方位,借助其強大的威能,在瞬間重新凝聚五行環。
  這一系列動作看似簡單,但其中卻是困難重重,能夠一氣呵成的做到,哪怕是賀一鳴本人都感到了相當的意外。
  隨后,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種極度的喜悅,對于自己的成功感到了極度的驕傲。
  這種感覺,就像是他在修煉武道之時取得了某樣突破,就像他在煉丹之時,成功的煉制出來一樣,都是那樣的令他心曠神怡。
  恍惚間,賀一鳴的心中也開始猶豫了,莫非連老天爺也希望自己涉足于鍛造之道不成。
  豁然,在五行環中再度泛起了奇異的變化,賀一鳴心中一凜,連忙收斂了心神,將一切繁雜的心緒全部拋之腦后,全心全意的關注起五行環來。
  大量的真氣依舊是在五行環中流動著,但是與剛才不同的是,這些真氣一旦流動到木系這一點之時,頓時被那顆木系內丹給吸收了。
  通過了五行環特殊的力量轉化能力,凡是來到了木系這一點的力量,都已經變成了強大的木系力量。
  在吸收了堪稱是海量的木系力量之后,這顆木系內丹終于開始生了一種奇異的變化。
  它就像是一顆種子,在澆灌了大量的營養之后,終于開始芽了。
  在賀一鳴近乎于膛目結舌的目光注視下,他“看”到了。
  這顆種子慢慢的抽出了嫩芽,隨后以肉眼可見的度成長著。緊接著,它迅的長大,并且最終結成了花骨朵。
  這不可思議的一幕讓賀一鳴的心中泛起了強烈的震撼。
  他隱約的覺得,這就是木之花的成長過程,若是有朝一曰,他能夠悟通這一幕給他帶來無比震撼圖案的信息含義之時,或許就是他能夠成功的凝聚木之花的那一刻了。
  大量的生命力量從花骨朵上傳了出來。
  賀一鳴的身體微微一顫,他那緊閉著雙目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享受的表情。
  他的整個人都沉溺在這龐大的如同海洋一般的生命能量之中。
  在這一刻,他豁然明白,木系力量所代表的生命含義,竟然是遠遠的出了他的想象之外。就連他身為尊者的定力,都會在這種力量之下感到自身的渺小而呻吟。
  體內的真氣和五行環之中的力量遙相呼應,綿綿不絕的變成了新的木系力量涌入了這一副神奇的五行圖案之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個已經蘊含了不可想象力量的花骨朵終于開花了。
  那小小的花朵羞答答的開啟了一些,隨后就以令人膛目結舌的度迅快的盛開了。
  整個過程甚至于只用了幾個呼吸之間,就已經完成了。
  賀一鳴的腦海中似乎突地多出了一絲什么東西似的,他能夠清晰的感應到,這多神奇的由內丹結出來的木系之花正在不遺余力的呼喚著他。
  福至心靈之下,賀一鳴毫不猶豫的將本身的真氣調整為木系真氣,隨后直接的在五行環中與其接觸了起來。
  一股巨大的力量頓時是逆沖而上,并且在瞬間就已經添滿了他的經脈,進入了他的丹田之中。
  那混沌的丹田似乎是受到了影響而開始慢慢的旋轉著。
  不過也就是片刻而已,他的丹田就已經完全的接納了這一股力量。
  至此,賀一鳴才有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長長的吐著氣,賀一鳴終于睜開了雙目。
  這一次,在他面前的楚蒿州已經是胸有成竹的看著他,此刻微微一笑,道“凝聚成木之花了么?”
  賀一鳴默不作聲的一點頭,隨后張開了口,輕輕的吐出了一口氣,僅僅是轉瞬間,一朵有形之花頓時在他的面前凝聚了起來。
  當這朵有形之花出現的那一刻,整個房間中都充斥著一種強大的生命力量。
  這就是土之花的特征,而且賀一鳴所展現出來的土之花所擁有的生命力量更是遠勝普通尊者一籌以上,而且更主要的是,這些生命力量似乎還有著一種無窮無盡的感覺。
  楚蒿州靜靜的看著空中的五行之花,他的臉上也泛起了一絲罕見的紅暈。
  賀一鳴竟然真的能夠第一次就鍛造成功,而且還是這等級別的鍛造,若是傳了出去,只怕根本就沒有人會相信吧。
  他搖了搖頭,想了片刻,道“賀老弟,你此刻五行俱全,感覺如何?”
  賀一鳴認真的想了想,道“充沛。”
  楚蒿州微怔,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他。
  賀一鳴繼續道“我只是感到五行環之中的力量充沛之極,似乎是無窮無盡,哪怕是連續釋放三天三夜也沒有問題。”
  楚蒿州心中大動,他大笑數聲,道“老弟,既然如此,我們過過手如何。”
  賀一鳴眼睛一亮,朗聲道“求之不得。”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