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55 挑戰

當賀一鳴講述完畢,返回落座之后,整個庭院中就陷入了短暫的安靜之中。看‘毛.線、中.文、網筆Δ趣閣..
  在這里似乎有一個習慣,當先一個落座之時,會邀請其他人繼續講述心得。但賀一鳴明顯不知道其中規矩,或者是根本就不屑于理睬于這個規矩,是以他并沒有出言邀請他人。
  不過此時大多數人都在靜靜是思考著賀一鳴剛才的那番言論。
  若是將賀一鳴與郝血的心得分開,那么他們所言雖然精彩,但無疑卻有著許多保留,對于他們修煉起來的幫助并不會太大。
  但問題是如今將他們兩人所討論的東西結合起來,那就是一個相當有用的技巧了。
  再過片刻,宇無常終于是打了個哈哈,站了起來,道“眾位,賀兄所講的確實精彩,宇某佩服。”
  眾人相繼點頭,在他們的心中都是暗自想著,若是自己將幾個特殊的功法或者是技巧開誠布公的拿出來,也未必就會比賀一鳴所講的遜色,甚至于在實用方面還要更高一籌。
  但問題是,這些至關重要的東西,他們根本就不可能真正的拿出來共享。
  而且,眾人都注意到了,賀一鳴是在郝血之后,緊接著郝血的問題繼續講述的。也就是說,賀一鳴竟然掌握了郝血所講述的這門功法技巧。
  這就是難的可貴之事了,若是換了這里的任何一個人,怕是誰都無法做的如此出色。
  不過,他們的心中無不閃過了一個念頭。
  賀一鳴不是僅有二十一歲么,他的見識為何竟然會如此的淵博,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學習的。
  宇無常朝著身后那位翩翩公子一般的宇無塵使了個眼色。
  微微一笑,宇無塵站了起來。
  在眾多的尊者之中,他的容貌確實是最為年輕的,而且身材挺拔修長,面如冠玉,一雙眼眸更是極其罕見的在黑色中帶著一點兒的如同碧波般的天藍色。
  如果是遇到了不知情人,說他今年僅有三十許,只怕也沒有人會加以懷疑。
  賀一鳴在這幾曰間,已經從祁連雙魔那里聽說過此人的事跡。
  他確實是一個修煉武道的天才,在三十八歲之時,就已經成功的晉升為先天強者,所以才會將這副容貌保留了下來。
  此人無論是年齡,還是武道修為,都與金戰役相差仿佛。看1毛線3中文網只是在三次與金戰役的交手之中,都是以一招落敗。
  但不可否認的是,除了金戰役這位號稱整個大申之中尊者以下第一人的金戰役之外,再也沒有第二個鼎足強者敢夸口能夠戰勝他了。
  來到了眾人的中心處,宇無塵朗聲道“眾位,剛才賀兄和郝兄都提了一種凝聚真氣之法,小弟在這里也有著一些心得,想要與大家探討一下。”
  賀一鳴與郝血的眉頭都是極其微小的抖動了一下。
  這句話聽上去中規中矩,但其中卻未必就沒有挑唆的嫌疑。
  只是,賀一鳴既然已經與郝血表現出了不對付的樣子,他這樣做似乎也就無可厚非了。
  宇無塵果然有著一定實力,他所講述的內容亦是別開生面,對于他們這些剛剛晉升為尊者的人物而言,這確實是一個極好的話題。
  郝血表面上專心致志的聽著,但他的心中卻是轉動著另一個念頭。
  朝著身邊的方晟看了一眼,他的口唇微動,將聲音凝聚成了一條直線,直接的在方晟的耳中響起。
  “呼延副門主猜的不錯,賀一鳴果然看過了凝血經。”
  方晟的眉頭微微一皺,以同樣的聲音說道“你不是說過,若是沒有修煉過凝血術,那么在看了凝血經之后,肯定會瘋而亡么。”
  郝血的臉色露出了一絲罕見的苦惱之色,道“在這個世界上,永遠也沒有絕對的事情。雖然從前并沒有閱讀過凝血經還能夠保證神智清醒之人,但這并不代表以后也沒有。而且這個賀一鳴實在是太過于古怪,二十歲之齡就能夠成就尊者之位,這種人絕對不能以常理度之。”
  方晟微微一怔,他默默的點著頭,眼角朝著賀一鳴瞥去。
  此時的賀一鳴似乎是在專心的聽著宇無塵的講述,時不時的點了幾下頭,好像是全神貫注。
  然而,就當方晟想要收回目光之時,卻見賀一鳴抬起了頭,向著他微微一笑。
  方晟心中一凜,雖然賀一鳴笑的和睦,但是在他的心中,這個笑容卻是如同洪水猛獸般的可怕。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郝兄,你看他是否修煉過凝血術。”
  郝血微微搖頭,道“正宗的凝血術又豈是那么輕易能夠修煉的,而且身上沒有血術天賦,也不可能修煉成功。”他輕哼了一聲,道“這個賀一鳴本身就是五行兼修,他能夠凝練三系五行之花,就已經是了不起的事情了。我就不信,他還有余力修煉其它武道。”
  方晟沉吟了片刻,終于是微微點頭。
  “郝兄,呼延副門主吩咐我們,要刺探一下,看看賀一鳴是否修煉過凝血術,你打算怎么辦。”
  郝血猶豫片刻,道“等到他們講述完畢,我就去挑戰賀一鳴。在這個時候挑戰,應該沒有人會阻攔。”
  方晟微微搖頭,道“不妥,你與他剛才已經有了沖突,此時上前,未免會授人以柄,不如小弟代勞吧。”
  郝血靜思片刻,終于是輕聲道“小心。”
  此時宇無塵剛剛講述完畢,微笑著一躬身,邀請另一位來自于大6內地林家的林響晴出面。
  林響晴并未推辭,他上來之后,同樣是儀態大方,朗朗上口,只是他所講述的內容又是另一方面。眾人無論是否對其感興趣,都在默默的聽著,沒有人出言打擾。
  方晟突地一聲長嘆,聲音中說不出的遺憾和悲傷。
  “若是諸兄在此,我們三人一并踏足尊者,并且能夠在此與眾尊者討論,這才是人間盛事。”
  郝血的臉色一黯,他們兩人與諸冠好之間的交情非比尋常,那是從小積累起來的感情。可是如今他們成功的晉升尊者,而諸冠好卻隕落在了危機重重的鬼哭嶺。
  這對于他們來說,絕對是一場不小的打擊。
  只是,他們在為諸冠好感到悲哀之時,卻從未想過那些在鬼哭嶺中隕落于他們手中之人。
  在他們的眼中,這些人只不過是他們上升的踏腳石罷了,能夠為他們晉升尊者而出一把力,就已經是相當的了不起了。
  眾人講述的時間并不長,都是在自己擅長的領域之中說一些修煉的心得。
  雖然他們并不會將最重要的修煉秘訣毫無保留的說出來,但是在這里的,可都是武道之途上的大行家,若是想要用一些普通東西搪塞過去的話,肯定會被人打從心底鄙視。
  是以每一個人都是挖空了心思,所講述的東西也都是頗為引人注意。
  其中祁連雙魔所講述的內容正是與五行交合有關,讓賀一鳴在聽后大受裨益。
  至于其余人,別說大都是家傳淵博的世家和大門派子弟了,就連孤身修行的鄧億臣所講述的東西也是頗為奇巧深奧,令人驚嘆。
  十個人雖然講述的時間不長,但是加起來也有整整二個多時辰了。
  全部講述完畢,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有著一絲凝重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否從這些人的講述之中獲得了什么心得體會。
  不過對于第一次參加類似聚會的賀一鳴來說,他的收獲卻是極大。
  修煉一道,閉門造車自然不行,他之所以外出游歷天下,就是為了采百家之所長,來驗證自己的修煉功法。
  只是礙于他的年齡,雖然與許多頂尖的人物交手過了。但是對于整個世界的武道了解,卻是要遠遜于這些起碼百多歲的老人。
  這是年齡、閱歷和經驗所造成的差距,哪怕是再天才的人,也是無能為力彌補的。
  所以當賀一鳴聽到了來自于不同尊者級別的修煉者的心得之時,那份收獲無疑讓他有著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雖然這些知識暫時無法讓他的武道修為登上一個新的臺階,但是卻開闊了他的眼界和對于武道的認知。
  宇無常等人絕對想不到賀一鳴會有這樣的收獲,否則他們就斷然不會邀請賀一鳴參加了。
  但這也不是他們蠢笨,而是因為在賀一鳴之前,哪怕是在神道年代,也從來沒有人能夠在百歲以前進階尊者的。
  在以己度人的情況下,眾人自然無法想象賀一鳴的收獲之大了。
  當所有人講述完畢,宇無常起身,道“眾位,今曰大家難得相聚一堂談論武道,若是有哪位在修煉之上有所疑惑的,不妨說出來大家探討,或者是有興趣的話,就在這里過上幾招,相互印證一下彼此武學,也是一件盛事。”
  鄧億臣眼睛一亮,他早就在等待著這一句話了。
  他是孤身一人修行,比不得這些大門派的弟子,都有長輩可以請教。這一路摸索著能夠晉升尊者已經是相當的了不起了。中途自然有許多問題,在這種場合提出,無疑是最佳的選擇。
  然而,他剛剛張開了嘴巴,就聽見方晟長笑一聲,道“宇兄說得好,彼此印證一下武道,才是一場盛事。”
  說罷,他面向賀一鳴,神情凝重的一抱拳,道“禹州方晟,向賀兄討教,還望不吝賜教。”
  眾人的神情都是一緊,想不到方晟如此之快就開始進入實戰,而且他挑戰之人,更是號稱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尊者賀一鳴。
  一時之間,整個院落中靜寂無聲,所有人都看向賀一鳴,期待著他的回答。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