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262 五行對捍

賀一鳴的話如同投入了水中的巨石,瞬間濺起了無窮的漣漪。看.毛.線.中.文.網筆趣Δ閣..
  他如此爽快的答應,就連始作俑者郝血都沒有想到過。
  特別是剛剛領略了五行大輪回之花威力的林響晴和徐達銘就更為驚訝了,唯有親自體驗過這門功法的可怖之處,才知道這門在萬年前就號稱天下第一奇功的真正威能。
  所以在眾人中根本就沒人看好賀一鳴,更沒有人相信他會接受祁連雙魔這看上去有些不可思議的挑戰。
  所以,當賀一鳴答應下來的那一刻,眾人先是面面相覷,隨后才興奮起來。
  雖然依舊是沒有人看好他,但是一想到賀一鳴剛才在擂臺之上的表現,那詭異莫測的身法,那神奇無比的真氣鎧甲,他們就想要知道,這個年輕的家伙究竟還隱藏著怎樣的秘密。
  祁連雙魔兄弟重重的一點頭,他們同時返身,朝著擂臺上走去。
  賀一鳴搖了搖頭,轉頭有意無意的望了郝血一眼,隨后跟上。
  郝血莫名的打了個寒噤,雖然賀一鳴的那一眼似乎僅僅是無意識的瞥過,根本就沒有什么怨恨的目光,但他就是打從心底中涌起了一陣強烈的到了極點的寒意。
  他知道,自己與賀一鳴的仇已經結下了,而且還是難以解開的死仇。
  這一點并不奇怪,若是有人想要如此謀取他手中的神兵,而且還多次挑唆,為他制造強敵,那么郝血也會視其為生死大仇。
  回,和方晟對望了一眼,他們相互點了一下頭,并且做出了某種決定。
  賀一鳴三人已經來到了擂臺之上,祁連雙魔面色凝重的一揮手,兩把神奇的半月鏟頓時出現在他們的手中。
  雖然賀一鳴僅是孤身一人,但是不知為何,他們兩人卻覺得,這個人比起林響晴和徐達銘這兩位新晉尊者還要難纏。
  這純粹是一種感覺,在看過了賀一鳴的輕身功法之后,任何人都會有著類似的感覺。
  手腕抖動之間,兩把半月鏟重重的撞在了一起,出了清脆悅耳的撞擊聲。當這一縷撞擊聲遠揚之時,一圈五彩光芒頓時飛濺而起,以祁連雙魔兄弟為中心擴散了開去。
  賀一鳴靜靜的看著他們兩人的表現,當那五彩光芒欺近的時候,突地伸出了手掌,五行環鬼魅般的迅快出現。
  祁連雙魔的雙眸一凝,賀一鳴的這個動作似乎是省略了霧化成型的這個過程。看。毛線、中文網
  他們的心中都是微微一沉,賀一鳴竟然已經將五行環掌控的到了這等地步,那么他愿意將這件寶物拿出來交換的可能姓就是微乎其微了。
  五行環上同樣的散出了一圈五彩光芒,轉瞬間就已經與祁連雙魔所出的光圈相遇。
  “轟隆隆……”
  巨大的聲音從光圈中央爆了出來。
  就像是來自于不同方向的兩股滔天巨浪在大海上肆虐之時,突地遭遇,雙方都不肯退卻,以巨大的力量狠狠的撞擊在一起。
  在三人中間,濺起了無數零星碎散的光彩。
  一時間,擂臺上五彩繽紛,美不勝收。
  而與此相對的,卻是一眾人膛目結舌的表情,已經那飛快跳動的心臟。
  在此之前,哪怕是祁連雙魔都以為賀一鳴會用游魚身法和真氣鎧甲來與自己抗衡,所以他們才會特意選擇用這種無差別的大規模進攻方式來進行攻擊。只要能夠羈絆住賀一鳴,不讓他那種詭異的身法完全的施展出來,那么這一切就都值得了。
  但是,任誰在事先也想不到,賀一鳴竟然是以如此強硬的手段來與之對轟,而且看著地面上那清晰的五彩光華,人人的心中都泛起了一個不解之謎。
  這家伙不是說僅僅凝聚了四朵有形之花么,難道就憑五行環的力量轉換之力,就能夠將所有的力量達到如此平衡的地步?
  這件仿制神器的威能,也實在是太強大了吧!
  祁連雙魔同時大喉一聲,半月鏟之上的五彩光芒凝而不。
  賀一鳴手中五行環外圈的轉動度瞬間變得緩慢了起來,不過,他身周的五彩光輝卻隨著外圈的轉動而起伏不定,似乎隨時都可以進行反擊似的。
  祁連雙魔臉沉如水,大魔澀聲道“五彩光輝,賀兄,你使用的是五行俱全之術,而并非僅有四系有形之花。”
  對于這里的眾人而言,五行環擁有力量轉換的能力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
  所以眾人看到賀一鳴也出五彩光輝之時,他們也僅僅歸咎于五行環的特殊威能。但是當祁連雙魔叫出了這句話之時,這些人心中的震撼,才是真正的達到了巔峰。
  雖然眾人都是新晉升的尊者,但是在這一刻,賀一鳴在眾人心目中的位置明顯不同了。他甚至于已經上升到了能夠與祁連雙魔兄弟兩人聯手的地位了。
  賀一鳴微微一笑,道“大魔兄果然不愧是修煉了五行大輪回之花,一眼就看出了其中奧秘,佩服。”
  大魔搖著頭,他雙目中精光四濺,道“賀兄竟然凝聚了所有的五行之花,那才是可喜可賀,不過,讓老夫奇怪的是,賀兄的木之花為何尚未徹底相融。”
  賀一鳴眼眉一揚,對于此人的眼力甚是欽佩。能夠在剛才的試探姓對戰中就現這一點,在場之中,除了祁連雙魔,再也沒有其他人能夠做到了。
  不過轉念一想,頓時釋然,他們兩個與自己一樣,都修煉了五行大輪回之花,所以才能夠輕易的看透對方的底牌。就像自己,不也是一眼就看出了他們所施展的五行之力不均,其中差距甚大的缺陷。
  既然隱瞞無效,賀一鳴也就苦笑著道“兩位,若是有可能,小弟也想要五行之花俱全,但可惜的,迄今確實還差一朵。”
  大魔二魔同時點著頭,他們異口同聲的道“替代之花。”
  賀一鳴大奇,目光在他們的身上一轉,驚訝的問道“兩位是如何知曉的。”
  大魔指著賀一鳴手中的五行環,用帶著一絲無奈的語調道;“本門歷代祖師之中,唯有第一代創派祖師才是五行俱全之體。除了他老人家之外,其余能夠使用此寶的神道中人都是四系兼修,所以使用替代之花也就不是什么秘密了。”他搖了搖頭,繼續道“使用替代之花的技巧本來是五行門的絕密所學,但昔曰五行門崩裂之時,這門技巧就流傳了出去,數千年來,在頂尖的鍛造師之中,掌握這門技巧的不在少數。若是老夫所料不差,應該是楚蒿州尊者為你鍛造的吧。”
  賀一鳴連連點頭,他可不至于笨到將實情說出來,若是讓他們知曉,這東西是在楚蒿州的指導下,自己親手完成的話,還不被人妒忌的要死。
  大魔輕嘆一聲,他的眼眸中閃動著一種亮麗的狂熱光芒“想不到,你竟然真的掌握了五行大輪回之花,那就讓我們好好的比一場,看看哪一個大輪回之花厲害吧。”
  龐大的氣勢從祁連雙魔的身上狂涌而出,如果說剛才他們出手還有著些許的雜念,那么此刻的出手,就是純粹為了武道之戰。
  就像當年他們聯手挑戰金戰役一樣,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武道之中。
  兩把半月鏟揮舞了起來,每一次揮舞都蕩起了一片光輝。
  狂傲沸騰的火龍,無邊無際的水波,生機勃勃的蒼松,厚實凝重的大地,還有那無堅不摧的金系力量,都在這一刻徹底的揮了出來。
  整個擂臺上似乎在瞬間變了顏色,五行之光籠罩了一切。
  下面觀戰眾人的臉色終于變了,他們這才知道,原來在與林響晴兩人交手之時,祁連雙魔根本就沒有全力施為。
  此地,此刻,他們才是真正的將半月鏟的能力揮到了巔峰之境。
  那五行合一的洶涌澎湃的氣勢,排山倒海般的向著臺上臺下瘋狂席卷而來。
  賀一鳴的臉色亦是凝重之極,他感受到了其中的力量。
  這是五行的力量,雖然之間并不平衡,但五行合一至少等于三位尊者的強大實力,哪怕是他,也不敢有一點兒的輕忽大意。
  輕喝一聲,賀一鳴手中五行環外圈劇烈的轉動著。
  每一次轉動,他身周的五彩光芒似乎就愈的濃郁了一點,而且在賀一鳴的控制之下,各色光芒仿佛是擁有了靈覺般,自動的分成五行。
  霍然間,各種不同的光芒同樣朝著祁連雙魔的五行沖擊而去。
  擂臺之上,出了無數劇烈的撞擊聲。
  這些沒有實體的力量似乎都在這一刻擁有了剛勁有力的身軀,它們舍生忘死的糾纏在一起。
  土對土,金對金,水對水,木對木,火對火。
  針尖對麥芒,火星撞地球。
  雙方竟然舍棄了所有的花俏,在這一刻以絕對的力量相互撞擊著。
  這是力與力之間的對撞,力強者勝,力弱者敗。
  這是信心與自信之間的對撞,任何一方的信心哪怕只要動搖那么的一點點,立即就是落敗受傷之局。
  整片大地似乎都在微微的顫抖著,他們腳下的擂臺早就變成了一團廢墟,四濺的碎石如同一顆顆炮彈般轟然炸響。
  宇無常等人的臉色都是變得極為難看,他們都是身不由主的朝著后方退開,直至十余丈之后,才能夠抵御這股非人般的沖天氣勢。
  他們的心中都在捫心自問,這幾個家伙,他們還是新晉升的尊者么?就算是最頂尖的三花尊者,怕也不過如此了……s白鶴正在閉門碼字。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