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264 走火入魔

當祁連雙魔開口認輸之時,整個擂臺上的五彩流光已經是盡數消失。kanmaoxian.com筆趣閣Δ..
  擂臺之下,所有人都是神色復雜的看著臺上的三個人。他們的心中都有著深深的失落。
  為什么同為新晉升的尊者,彼此之間的實力相差之大,就會到了這樣不可思議的地步。
  祁連雙魔是兩人聯手,對于眾人的沖擊要小的多。但賀一鳴卻是孤身一人,他在使用五行環的壓力令祁連雙魔也被迫認輸之后,這里的眾人就知道,此人所擁有的威能,已經遠遠的過了他們能夠達到的水準,甚至于連頂尖兒的三花尊者也不過如此了。
  賀一鳴默默的一揮手,五行環立即收了起來,他心中也是感慨萬千。
  在面對楚蒿州之時,這種最簡單的流星錘砸人的方法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但想不到的是,在面對擁有殘缺五行大輪回之花的祁連雙魔之時,這種蠻不講理的打法卻成為了它們的克星。
  由此可見,所有的戰技都是有用的,只是在不同的場合下運用,所起到的效果也就不同。
  擂臺上下,都是靜寂無聲,郝血的臉色更是難看之極。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白影如飛般的從院落外跳了進來。
  白馬的影子剛剛被眾人的視線所捕捉,就已經來到了賀一鳴的面前。它來到了賀一鳴的身前,一雙碩大的眼睛看著他,似乎是在傳遞著什么消息。
  賀一鳴微微一怔,莫名的,他就是讀懂了它的意思。
  “各位,楚老哥有事找我,小弟要先行一步了。”賀一鳴笑瞇瞇的抱拳向四周一禮,道。
  眾人尚未還禮,圍墻外又是人影一閃,宇幕飛幾個起落間已經來到了眾人之前。他的目光在那狼籍的,幾乎看不出原來模樣的擂臺上一掃,道“各位,靈霄寶殿的兩位新晉尊者來了。”
  幾個人交換了一下眼神,無不在心中狐疑不定。
  靈霄寶殿的金戰役和魏宗津不是說另有要事,怎么一轉眼沒幾天的功夫又來了。
  似乎是看出了眾人的疑惑,宇幕飛肅然道“金戰役尊者似乎是受了重傷,魏宗津尊者親自送他來到了翠竹居,并且指名道姓的想要見賀兄。”
  “金兄受傷了?”賀一鳴雙眸中凌厲的精光一閃而沒。
  宇幕飛仔細的看著他,覺得他似乎并無作偽,這才道“不錯,賀兄,魏宗津尊者一到此地,就點名找你,而且口氣非常不好。如果金尊者的傷勢與你無關的話,那么還是暫避其鋒吧。”
  賀一鳴這才明白,原來他是在擔心金戰役的傷勢是被自己等人打傷的。
  不過想想也是,怕是也唯有他身邊的如此龐大的實力,才能夠有資格擊傷金戰役了。看‘毛.線、中.文、網
  微微搖頭,賀一鳴道“多謝宇兄好意,不知金兄是否還在翠竹居。”
  宇幕飛輕嘆一聲,道“不錯。”
  賀一鳴不再答話,向著他一點頭,人已經如飛般的趕去了。
  祁連雙魔對望一眼,他們同聲道“老夫二人與金尊者也是相識,亦要拜訪一番。”
  他們一同躍起,如同一人般的離去了。
  若是輸于其他人的手下,他們肯定會郁悒萬分,但是輸在了同樣使用五行大輪回之花的賀一鳴手中,他們并不感到丟人。
  誰讓他們手中的兵器不是仿制神兵五行環呢,這一戰,他們已經盡力了。
  敗在本門老祖宗流傳下來的密技當中,并不算丟人。
  剩下幾人對望幾眼,頓時是一哄而散,哪怕宇家兄弟也將宇幕飛丟在了一旁,向著翠竹居趕去。
  宇幕飛微微搖頭,也是隨后跟上。
  要說他對于這件事情沒有半點兒的好奇心,那就純粹是騙鬼了。
  ※※※※
  賀一鳴飛一般的進入了翠竹居,并且來到了自己居住的院落中。
  他的雙耳微微抖動,根本就無需白馬引路,就直接來到了大廳,因為他已經聽到了從大廳處傳來了輕微的對話聲。
  人影一閃,賀一鳴已經看清楚了,大廳之中,楚蒿州正在與魏宗津談論著什么。
  這位靈霄寶殿這一代的大師兄雖然保持著矜持的態度,但是他眉宇間的那股焦急味道卻是一眼可知。
  “魏兄,金兄呢?”賀一鳴毫不客氣,開門見山的說道。
  魏宗津一見賀一鳴,頓時就是大喜過望,道“賀兄,終于找到你了。”
  幾道人影從外面飄了過來,只不過是轉瞬間,剛才談論心得比武的這些人就一個不漏的聚齊了。
  雖然這樣闖進來似乎是有些失禮,但是在這個時候,任何人都沒有心思去計較了。
  “魏兄,金兄弟究竟出了什么事,可需要我等效勞?”祁連雙魔非常爽快的說道。
  賀一鳴本來對他們一擁而入還有些不滿,但是在聽到了這句話之后,那點兒心思早就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這些人與金戰役大都相識,聽到消息之后過來探望,那是人之常情,又如何能夠怪得了他們。
  魏宗津苦笑一聲,搖了搖頭,他可沒有心思再與眾人見禮了,而是直接詢問道“賀兄,金師弟說你有能力煉制子午金丹,對否。”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雙眸一眨不眨的盯著賀一鳴,似乎是生怕從他的口中聽到什么不確定的回答。
  賀一鳴的心中微沉,但毫不猶豫的道“區區子午金丹,只要有足夠的材料,小弟保證在幾個時辰內煉制出來。”
  他這句話回答的是信心十足,在他居住在靈霄寶殿的那段曰子中,郝侗沒有少拉著他談論煉丹之道,并且讓他親自嘗試煉制了數種難度較大的特殊靈丹。
  而子午金丹無疑就是其中之一。
  魏宗津這才長舒了一口氣,道“那就好了。”
  然而,他卻不知,眾人在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之后,望向賀一鳴的目光頓時又一次的變得怪異之極了。
  子午金丹,這可并不是什么垃圾丹藥,而是一種特殊的高階療傷金丹。
  沒有高階煉丹師的實力,根本就休想煉制出來。
  宇無常的嘴唇抿了抿,道“賀兄,你還會煉制金丹?”
  賀一鳴冷然的瞅了他一眼,道“怎么,宇兄莫非不信。”
  宇無常苦笑連連,他抬起了頭,心中還真有些無語問蒼天之感。
  其余數人對望一眼,亦是百感交集,他們心中不約而同的想著,這家伙絕對不是人,而是一只大怪物!
  魏宗津向著眾人歉意一笑,道“隨我來。”
  賀一鳴毫不猶豫的隨著他走過了二個庭院,來到了一處大房子之中。
  房子雖然很大,但是當他走進去之后,魏宗津頓時將房門關上類,其余人雖然有心想要進去,但卻都硬生生的克制住了心中,只是對于金戰役為何會受傷感到了相當的好奇。
  賀一鳴目光一轉,立即看到了躺在了床上的金戰役。
  雖然還是那副熟悉的面容,但是此時金戰役的臉上卻沒有往昔的健康,反而是蒙上了一層黃蠟,充滿了一股頹唐的死氣。
  賀一鳴腳步一頓,身上陡然爆出來一股掩飾不住的巨大殺氣。
  不過他旋即醒悟,將這股殺氣收斂的干干凈凈,不至于影響到如今看上去衰弱無比的金戰役。
  房間內外,眾人突地感到身上一寒,雖然僅僅是一瞬而過,但是能夠站在這里的又是何等人物,他們一個個心中寒,想起了適才賀一鳴與祁連雙魔大戰之時的那股威勢,竟然連說話的興致都失去了。
  魏宗津亦是心中一凜,他看向賀一鳴的目光中多了一點自于內心的忌憚。
  如此森嚴的寒意,真不知道他是如何擁有的。
  床上的金戰役身子一顫,終于睜開了雙目,看到了賀一鳴之后,他的臉上頓時笑了起來。
  賀一鳴來的了他的身邊,壓抑著胸中那無窮盡的怒火。
  他轉身,凝視著魏宗津,一字一頓的道“誰打傷的。”
  魏宗津的頭皮隱隱麻,雖然大家同為新晉尊者,但是不知為何,當賀一鳴的眼神緊盯著他的時候,他竟然有著一種動彈不得的恐懼感。
  勉強一笑,魏宗津毫不猶豫的道“是金師弟。”
  賀一鳴眼眸逐漸亮了起來,其中蘊含著強烈的暴戾氣息。
  魏宗津的背心上頓時就是冷汗涔涔,他突地現,對方給他帶來的巨大壓力,完全不是一個等級,實在是有著天地之差。
  金戰役輕輕咳嗽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賀一鳴臉上的兇厲氣息頓時消失的一干二凈,他迅快的回轉了身子,臉上已經布滿了笑容。
  魏宗津看得是膛目結舌,心中暗道,莫非這家伙竟然是變色龍不成……“賀兄弟,我死不了。”金戰役有氣無力的道“你不用逼迫大師兄,他是不可能告訴你兇手的。”
  賀一鳴微怔,沉聲道“為何?”
  金戰役沒好氣的道“我是修煉途中,一時不慎,所以走火入魔,難道你要殺了我來為我報仇不成。”
  賀一鳴張口結舌半響,他心中憋著的這股氣勢頓時就消散無蹤了。
  如果金戰役是被人打傷,他當然要出手報復,但是練功走火入魔么……賀一鳴捧著肚皮,陡然間放聲大笑起來。
  金戰役狠狠的抓起了床邊的凳子砸了過去,道“就知道你這小子會笑話。”
  賀一鳴順手接過了凳子,看似一本正經,但是眼眸中卻含著掩飾不住的笑意,道“金兄,我這就去煉制子午金丹,告辭。”
  他轉身,向著魏宗津深深一躬,道“魏兄,對不住了。”
  說罷,他推開了房門,如風似火的離開了這里。
  金戰役嘿嘿的笑著,他眼中那激動的光芒一閃而沒,道“魏師兄莫怪,他就是這姓子。”
  魏宗津搖了搖頭,看向金戰役的目光未免多了一絲羨慕之色。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