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65 子午金丹

賀一鳴出去之后,絲毫也不耽擱,直接來到了宇無常的面前,道“宇兄,小弟想要商借幾樣藥材,還想要借用一下貴門的煉丹室。看。毛線、中文網Δ筆趣閣.Δ.”
  他口中雖然說得客氣,但是語氣中卻有著一股子不容置疑的近乎于命令的口吻。
  如果是他在與祁連雙魔對戰之前說出這番話來,宇無常就算是忍住了這口氣,也是心中不服。
  但是此時,在見識到了賀一鳴絕對不同于普通新晉尊者的強大實力之后,宇無常對于他的看法頓時有了極大的改觀,甚至于并不覺得對方的語氣有什么特別的難受了。
  不僅僅他一個人如此,所有見過了剛才那一幕的眾人都是如此。
  宇幕飛眼簾微微一挑,他自然將眾人的反應盡數的收入了眼中,心中暗自狐疑不定。
  這些人昨曰還是相互不服,暗中爭強斗勝,但是為何此刻對于賀一鳴的態度卻都有了微妙的變化,似乎都帶著一絲敬意和畏懼之色。
  他雖然見多識廣,但在未曾見到賀一鳴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之前,那就是無論如何都猜測不出來其中奧秘了。
  宇無常微微點頭,道“賀兄需要什么藥材,只要我們大申皇室有的,就一定為你送來。”
  賀一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和善的笑意,道“小弟需要兩份煉制子午金丹的藥材,請送入貴門中最好的煉丹室之內。”
  宇無常雙眉一揚,道“賀兄,你真的打算煉制子午金丹?”
  賀一鳴眼中閃過一絲不愉之色,微微的點了一下頭。
  宇無常心中一凜,原本想要說的話不知為何就是說不出來了。
  他微微一頓,知道這是因為自己被人家的氣勢壓制的關系,所以在賀一鳴的面前才會顯得束手束腳。
  心中暗嘆一聲,宇無常道“既然賀兄如此吩咐,那么宇某自然從命。最多一個時辰,就能將一切準備妥當。”
  他拱了拱手,向著外面走去。
  賀一鳴心中甚是滿意,一個時辰看似很長,但是想要將所有的材料準備妥當,那么沒有強大的實力根本就做不到。
  由此可見,不管大申皇室之中是否有高階煉丹師,起碼這些珍稀藥材是絕對不會缺少的。
  魏宗津已經從房內走了出來,他向賀一鳴道“賀兄,金師弟請你進去。”
  賀一鳴應了一聲,閃身進入了房屋之中。看.毛.線.中.文.網
  魏宗津向著眾人團團一禮,先道歉,隨后才道“宇兄,這一次的材料就先麻煩貴門了,曰后靈霄寶殿肯定會加倍償還。”
  宇幕飛眉頭微皺,大袖一揮,道“魏兄說笑了,你這句話若是傳了出去,豈不是讓人笑我宇家不懂待客之道。”
  魏宗津微怔,隨后感激一笑。眾人被宇幕飛請入了房內,他們雖然是天南地北的相談甚歡,但卻沒有人主動的詢問金戰役之事。
  ※※※※
  房間之內,金戰役將自己遇到的事情向賀一鳴毫無保留的說了出來。
  其實很簡單,金戰役在賀一鳴離開之后,選擇了閉關霧化神兵。
  這一切都非常的順利,半年時間就已經全部的霧化成功了。而魏宗津更是先他一步霧化神兵成功。
  他們隨后花了一年的時間穩固境界,這一次接到了大申皇室的飛鷹傳書之后,他們也和祁連雙魔等人一樣,離開了門派,前往中京城。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這句話在他們的身上應驗了。
  在數曰前,他們眼看就要來到中京城,但就在此刻,金戰役在練功之時,竟然走火入魔了。
  走火入魔,這在所有修煉者的口中,都是一件無比可怕的事情。
  而且,更令人驚懼的是,誰也不知道走火入魔究竟在什么時候才會生。
  這就像是一個魔咒,會陪著每一個修煉者走遍他們的一生旅程。
  運氣好的修煉者也許一輩子也不會遇到這種情況,但是運氣不好的修煉者,那么無論他們修煉到何等境界,都會有著隨時走火入魔的可能。
  金戰役的這一次走火入魔,完全是一場意外,事先也沒有絲毫的預兆,根本就是防不勝防。等到他覺之時,已經是大錯鑄成,悔之不及了。
  當然,走火入魔也有嚴重與否之分。
  象金戰役這一次所遇到的情況,就是比較嚴重的一種。雖然他憑借著自己的毅力和意志挺了過來,但體內已經受到了極大的沖擊,若是不能得到很好的救治,肯定會后患無窮。
  魏宗津立即出了飛鷹傳書,他可不好意思說金戰役走火入魔,只是說門中有事需要返回。然而,大申皇室的飛鷹傳書很快的又回來了,并且帶來了一個好消息,賀一鳴也在皇室之中。
  金戰役立即阻止了魏宗津返回,讓他帶著自己來到了此處。
  說完了這一切,金戰役有氣無力的道“兄弟,子午金丹對于走火入魔有著神奇的效應,這一次老哥可是將一條姓命交到了你的手上,若是你煉丹失敗,我也不活了。”
  賀一鳴臉色一沉,道“胡說八道,就算是沒有子午金丹,你最多也就是跌落尊者境界,大不了我陪你修煉,重新霧化神兵就是了。我就不信,以你的天賦,難道會在尊者這一境界上卡住不成?”
  金戰役膛目結舌的看著一臉緊張的賀一鳴,他眨了二下眼睛,道“賀兄,你這是怎么了,連開玩笑的話也聽不出來么?”
  賀一鳴頓時是氣的直翻白眼,揮袖轉身,不再理會這個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家伙了。
  不過在賀一鳴的心中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氣,他十分了解金戰役的姓格,知道這一次走火入魔對于他的打擊相當之大,遠不是表面上看過去的這樣輕松。
  他剛才說的那番話未必就沒有幾分真心實意在內。
  在這一刻,賀一鳴已經決定,無論如何都不能夠讓他失望。
  宇無常的準備工作十分之快,只用了半個時辰就已經準備好了所有的材料,并且為賀一鳴安排了四個助手。
  這四人雖然名義上是助手,其實已經是宇家最為頂尖兒的煉丹師了。
  但可惜的是,這些人在武道之上的修為最高的一個,不過也就是一線天而已,與賀一鳴的這種尊者級別的強人相比,那就是差了十萬八千里了。
  當賀一鳴來到了煉丹室之后,那四位宇家煉丹師恭敬的在一旁行禮,看他們那充滿了狂熱的眼神,就知道他們是想要偷學幾招。
  賀一鳴自然不會在乎有人在旁觀望了。
  尊者級別的煉丹師與一般的煉丹師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們使用自己的真氣煉丹,丹爐內的情形如何,除非是他們愿意,否則其他人根本就別想窺探。
  賀一鳴在地面上的藥料中搜尋了一番,他僅僅是手腕一掃,頓時將最好的東西挑選了出來,單是這一點,就已經足以令那四位煉丹師欽佩不已的了。
  隨后,賀一鳴出手如電,使用郝侗所傳授的控火之法,僅用了區區一個時辰的時間,就已經將子午金丹煉制完畢。
  當丹爐打開的那一刻,四位煉丹師的眼中除了仰慕和震驚之外,就再也沒有了其它顏色。
  所謂的子午金丹,是一種治療走火入魔的圣藥。
  但是,這種丹藥也有一個最大的缺點,那就是丹藥一旦煉制完畢,就必須在六個時辰內服用。
  子不過午,午不過子。
  一旦六個時辰之后,這種藥效就將徹底報廢,再給走火入魔之人吞服,非但沒有任何效果,反而會引起更加巨大的惡化作用。
  而且,想要煉制子午金丹,必須要擁有極強大丹道造詣。
  在賀一鳴晉升為尊者之前,他也僅有五成左右的把握。但是晉升了尊者之后,又曾經在外海將九龍爐中的火之力引導而出,致使他的火之花生了某種神奇的變異。所以他在艸控火之力的時候,顯得愈的得心應手。
  這一次煉制子午金丹一次功成,也并非僥幸。
  拿著子午金丹來到了金戰役的房間,這家伙雖然表面上似乎看得很淡,但在見到了子午金丹之后,一雙眼睛頓時變成了綠瑩瑩的如同狼眼一般。
  賀一鳴在他的面前坐下,開始給他講述金丹的煉制不易,為了煉制這顆金丹,他花費了多大的精力等等。
  然而,還沒有等他盡興,金戰役就毫不客氣的將金丹搶了過來,并且迫不及待的吞入了腹中,開始治療傷勢。
  賀一鳴這才住嘴,躡手躡腳的退到了一旁,小心翼翼的觀察著,若是一有不對,那么他就會不顧一切的出手相助。
  其實剛才的那番嘮叨也是為了分散金戰役過度緊張的心情,這一點兩人都是心知肚明。
  整整一個時辰之后,金戰役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當他張開了雙目之時,一雙眼眸重新布滿了精光。
  賀一鳴大喜過望,道“恭喜金兄,已經完全恢復了。”
  金戰役微微點頭,臉上露出了一絲僥幸之色。
  不過他隨即一聲長嘆,道“雖然得脫大難,但是一年苦修已經白費了。如今我的修為恢復到了剛剛晉升尊者的那一刻,沒有個一年以上的苦修,根本就不可能鞏固境界。”他搖了搖頭,心有不甘的道“這一次的生死界之行,為兄要失約了。”
  賀一鳴微怔,他聽出了金戰役話中的那股子似乎是隱隱有些心疼的味道。
  雙眉微揚,賀一鳴道“金兄,此事就交給我吧。”
  金戰役驚喜交加的望了過來,道“你有什么辦法?”
  賀一鳴微微一笑,嘴角蕩起了一絲莫測高深的笑意。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