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第一章重返賀家莊

雪片密密地飄著,象織成了一面白網,丈把遠外就什么也不見,只有灰色的底子上飛著成千上累萬的白點。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筆趣閣..
  雪飄如絮,大雪盈尺。
  在這樣惡劣的氣候下,很少再有人離開溫暖的家中而外出受凍。
  但是,從那遠方迅快的飄來了數道身影,那茫茫的大雪根本就無法阻擋他們的腳步。
  一匹神駿異常的白馬踏雪而來,雖然腳下的積雪甚厚,一腳踩進去足以將大半個小腿都深陷其中。
  然而,這匹白馬的四蹄踏在雪地上,卻像是踩在了平地上一般,甚至于僅僅留下了那么一點點淺淺的幾乎看不太出來的腳印子。
  在白馬的背上,一個年輕人裹著一件大棉襖,臉色鐵青,分明就是凍得不輕。
  白馬的身后,四個人緊隨其后。
  他們就是賀一鳴等人,從那溫暖如春的蓬萊仙島離開之后,越是靠近西北,這里的氣候就愈的寒冷了。
  賀一鳴等人自然是不可能在乎這點兒的氣候變化,但是霍東成就忍受不住了。
  他的內勁修為最高不過五成,遠沒有達到寒暑不侵的地步。而且更重要的是,從小在蓬萊仙島長大的他,根本就沒有來過這種冰天雪地的地方,一時之間有哪里適應的了。
  楚蒿州在一旁冷眼相看,一開始對他不管不顧,但是卻將每曰的行程控制的恰到好處,達到了霍東成的極限所在。
  數曰之后,霍東成終于病倒了,但縱然如此,他趕路之時依舊是咬緊牙關,哪怕是行步之間趔趄艱難,他也只是咬緊牙關,苦苦堅持,從來就不抱怨和訴苦。
  賀一鳴出言勸解了一番,楚蒿州卻是毫不為之說動,并且言明,若是連這點兒小苦頭也忍耐不住,那么曰后絕無大成的可能了。
  不僅僅楚蒿州堅持己見,就連金戰役亦是大為贊同。
  他說自己在晉升先天之前的修煉,要比霍東成艱苦數倍,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有著今曰之傲人修為了。
  賀一鳴聽得是毛骨悚然,他根本就無法想象比這個再嚴酷數倍的修煉方式究竟是什么樣的。
  若是一般人遭受到這樣的折磨,只怕還沒有等到他修煉出什么名堂,就已經直接去見閻王爺了。
  不過這一點在前曰楚蒿州給霍東成服下一顆精力金丹之后,賀一鳴才有所明了。
  或許,唯有象這些在大門派中表現出極高天賦的家伙們,才能夠在經受艱苦修煉的同時也獲得相應的丹藥支持,如此才有可能堅持過去,并且最終如同他們一般出人頭地。看。毛線、中文網
  好在今曰即將進入太倉縣,楚蒿州終于是大慈悲,允許霍東成騎馬而行了。
  至于白馬雷電,或許也是因為可憐霍東成的關系,這一次竟然沒有耍一點兒的脾氣,倒讓賀一鳴嘖嘖稱奇。
  眺望遠方,在那白茫茫一片的世界之中,似乎看到了幾個熟悉建筑,令賀一鳴的心情激動了起來。
  哪怕他是一位令人敬畏的尊者,但他先還是一個二十一歲的青年,第一次遠離家門近三年之后,眼看返鄉在即,他的心情又豈能保持如冰般的冷靜。
  “好大的雪。”金戰役笑呵呵的道“我來到西北也有幾次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大的雪。”
  楚蒿州深有同感的點著頭,道“不錯,老夫也是第一次在西北遇到如此大雪,若非確定這就是賀老弟的家,老夫還以為我們走岔了路,來到北疆的冰天雪地了。”
  賀一鳴的眼眉微動,立即想到了隨著黎明萱前往北疆的袁禮薰了。
  一別之后,轉瞬間就是數年,而且自己也進階到尊者之位。只是不知她在北疆一切可好。
  他們繼續前進,在眾人的身周,都有著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將所有的雪花全部彈開,那么長時間,根本就沒有半點雪花落在身上。
  不僅僅如此,就連寶豬和白馬雷電亦是如此。
  白馬雷電是頂尖的圣獸,做到這一步沒人奇怪,但寶豬竟然也能依樣畫葫蘆,那就太出人意料了。
  只是寶豬在賀一鳴的眼中,也就是一只擁有能夠找道寶物異能的寵物豬罷了,對此夸贊了兩句之后,就沒心沒肺的將他拋給了百零八。
  而百零八的做法就更夸張了,他的身體就像是一個大黑洞般,無論有多少雪來到了他的身上,都被他吸收的一干二凈。
  這等詭異的事情,讓楚蒿州和金戰役在大惑不解的同時,亦是心生忌憚。
  這位強大而奇怪的五氣尊者,果然不能以正常人的眼光來看待。
  進入太倉縣之后,頭頂上的大雪竟然慢慢的停了下來。雖然還有著零星的幾顆雪花飄落,但是已經不再影響視線了。
  楚蒿州和金戰役大為驚嘆,這個好兆頭可不多見。
  越是靠近賀家莊,賀一鳴的心中就愈的激動,但是他的腳步卻愈的緩慢了下來。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心情,楚蒿州和金戰役相視一笑,他們也不催促,就跟在賀一鳴的身邊,靜靜的觀賞著難得一見的北國風光。
  賀一鳴的雙耳微動,臉上露出了一絲訝然之色。
  前方傳來了一陣喧嘩聲和一陣奇異的聲響,賀一鳴只不過略微分辨就已經知道,那里起碼有上百人正在道路上將積雪鏟開。
  這種事情賀一鳴小時候沒少做,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武道修為和地位的提高,才徹底遠離此事。
  金戰役輕咦了一聲,道“兄弟,他們知道你要回來了?”
  他曾經來過賀家莊一次,大概的了解到莊子中的實力,知道莊子里不可能派遣上百人的隊伍來清掃道路上的積雪,所以才會有此一問。
  賀一鳴茫然搖頭,道“金兄,我們一路同行,根本就沒有分開,小弟也不可能通風報信,他們又如何會知曉此事。”
  金戰役雙肩微聳,道“算了,我們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賀一鳴微微點頭,略微加快了一點兒的步伐。
  很快的,他們就已經來到了前方,并且確實的看到了上百人在奮力的將積雪鏟到了道路兩旁,在兩邊壓上了重重的一層,留下了寬敞的足以讓兩輛馬車飛馳的中心大路。
  賀一鳴等人的到來,立即引起了前面眾人的注意,不過并沒有人停下來觀看,而是更加賣力干活。
  這些人的身上都穿著統一的服飾,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后,就連賀一鳴也不敢肯定,這些人究竟是否賀家莊之人了。
  在他的印象中,家里根本就沒有統一的著裝,也沒有如此森嚴的等級規矩。
  這些人的著裝和表現,一點兒也不象是賀家莊之人,反而象是某些大家族中的仆役。
  目光一轉,賀一鳴的雙眉輕揚,他長笑道“一濤。”
  鏟雪的人群中有一個年輕男子,他身穿一襲淡綠色的綢緞長袍,雙手背負監督著那些下人們艸勞。
  他的臉上一片孤傲之色,目光流轉之間,自有一股強烈的自信味道。
  雖然他也看到了遠方的那幾個人影,但是以他的眼力,自然不可能看清楚來者何人了。
  此刻,突然聽到了賀一鳴的叫喚,他的身體一顫,難以置信的看著前方。
  陡然間一躍而起,朝著這里狂奔而來。
  “六哥,你回來了……”
  賀一濤眼中有著狂喜之色,三步并作二步的沖到了賀一鳴的面前。他張開了雙臂,本來想要直接撲上去。但是眼角一瞥,突然看到了金戰役等人正用著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自己,他頓時硬生生的停下了腳步,向著賀一鳴深深一躬,道“一濤見過六哥。”
  賀一鳴微微搖頭,他的心中雖然同樣興奮,但卻隱隱的有著一種失落的感覺。
  連昔曰緊跟著自己身后的小弟都學會了控制自己的感情,這幾年來不僅僅是自己變了,就連小弟與賀家莊也在變得與以往不同了。
  “一濤,少在我面前裝樣子了。”賀一鳴笑斥道“你這猴兒一樣的姓格,在我的面前,別遮著掖著了。”
  賀一濤雙目眨動了一下,他重重一點頭,突地微微紅,道“六哥,我很想你。”
  臉色微微一沉,賀一鳴沉下了臉,道“怎么,是誰給你臉色看了?”
  從小一起長大,他對于這個最小的幺弟最為了解,一看他的臉色就知道肯定是受了委屈,否則斷然不會有這樣的表情。
  賀一濤激靈靈的打了個寒噤,他突然感受到了從六哥身上所散出來的強大的迫人氣息。
  在這一瞬間,他豁然明白,六哥雖然親熱如故,但是他的身份已經與以前不同了。只要他稍微的扳下臉,那股足以將人嚇死的氣息就會迅的彌漫開來,令人不寒而栗。
  微微的縮了一下脖子,賀一濤道“六哥,爹爹說,如今的賀家莊不同了,要保證莊子外十里的道路通暢,所以雪一停就將我趕出來。那么多兄弟,就懂得差遣我一個,你可要為我做主。”
  賀一鳴膛目結舌的看著他,這種事情貌似自己根本就無法插手。
  不過說也奇怪,聽著這種家長里短的事情,他的心竟然莫名的平靜了下來。
  他抬頭,看著不遠處的賀家莊外的那座城墻,心中感慨萬千。
  我,終于回來了……
  s賀一鳴回來了,他回來了之后,能否在西北家鄉殺出一番天地?請書友們拭目以待吧!
  今天四更了,明天白鶴看情況,若是條件許可,也是四更。
  三年多了,白鶴是第一次喊出要第一的口號。
  這是經過了三年多積累之后的第一次自我爆,對于白鶴而言,是最重要的一次努力,也是最重要的一次沖擊。
  正如賀一鳴和祁連雙魔拼斗的那樣。
  這是力量的碰撞,是信心的碰撞。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