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第二章三年變化

摟住了賀一濤的肩膀,賀一鳴道“我們回去。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在他的身后,楚蒿州等人的目光中都多了一絲訝色,他們這還是第一次看到賀一鳴做出這樣的動作。
  與金戰役相視一笑,這兩人同時現,他們直到這一刻才想起,這家伙在武道修為達到了尊者境界之時,還是一個年僅二十一的青年。
  幾乎是不約而同的,這兩個人同時朝著百零八的方向瞄了一眼。然而,讓他們愈忌憚的是,此人竟然是無動于衷,甚至于連眼珠子也沒有轉動一下。他們的心中同時泛起了一絲疑問,賀一鳴從哪里找到這樣的一個極品?
  賀一鳴等人離開了大道,那些仆役們在失去了約束之后,手腳自然放滿了許多,而且他們彼此交換眼神,那里面都有著掩飾不住的激動之色。
  “六哥,現在家里的規矩比以前大多了。”賀一濤半帶著埋怨,半介紹道“家里的奴仆、侍衛和壯丁,還有他們的親眷加起來已經有近萬人,保證你想不到。”
  賀一鳴的腳步微微一頓,他確實想不到,在那么短的時間內,賀家竟然已經變成了一個擁有萬人規模的大家族了。
  要知道,這里是西北太倉縣,僅僅是天羅國的一個不起眼的小縣城罷了。
  在這里擁有上萬人規模的家族,所擁有的實力和地位,只怕并不在大6內地那些擁有十萬以上人口的級世家之下了。
  縱觀整個天羅國,這樣的規模雖然不至于說是第一,但也絕對是進入了第一流的世家范圍。
  “一濤,這些人都是從哪里來的。”賀一鳴沉聲問道。
  “其它世家和皇室的饋送,還有自己投奔而來,還有些是我們自己招攬過來的。”賀一濤信口解釋了一下,道“六哥,尊者是什么境界。”
  賀一鳴微怔,道“你問這個作甚。”
  “一年多以前,皇室傳來消息,說你晉升什么尊者了。從那以后,我們家似乎一下子壯大了起來,就連皇室都會在年關派人前來拜年。”他指著腳下的道路,道;“如今新年將至,再過幾天會有大量人前來拜年,所以我們才會疏通道路。”
  賀一鳴這才釋然,不過想不到的是,自己晉升尊者的消息竟然連遙遠的西北也知曉了。
  回頭朝著金戰役瞅了一眼,這一切都是靈霄寶殿搞得鬼,也是他們將風聲放出去的。
  金戰役感受到了賀一鳴的目光,他雙手一攤,做了個無奈的手勢。kanmaoxian.com這可是郝侗尊者的命令,并不是他能夠違逆的。
  此時,他們已經來到了外城門口。
  在賀家莊之前,有著兩片巨大的圍墻,將整個賀家莊包圍了起來。這種建筑與徐家堡相差無幾。
  當然賀一鳴第一次看到之時,心中極為羨慕,曾經誓今生要努力為賀家也打造這樣的一個遮風擋雨的地方。
  但是,這一次從東方大6返回之后,再次看到這一片城墻,賀一鳴就只有覺得太過于簡陋了。
  城墻們早就大開,尚未走進城墻,賀一鳴的雙眉就是微微一揚,道“家里有兩位先天?嗯,一個應該是大伯,另一位是誰?”
  賀一濤頓時瞪大了眼睛,他此時的感覺,六哥已經成神了。還沒有進入家門,就已經知道家中有幾位先天強者,這絕對是令他難以想象的事情。
  “六哥,那是徐向前前輩過來,他與大伯興趣相投,三天五曰的相聚在一起探討武道。”
  賀一鳴微微一笑,想起了臨行之時的那一場收徒盛宴。
  看來于驚雷并不敢怠慢,而是全心全意的栽培徐向前,所以他才能夠在這短短的數年中突破極限,晉升先天。
  賀一鳴等人來此之時,早就將所有的氣息內斂,包括白馬雷電在內,除了外表比較奇怪之外,眾人也休想從它的氣息感受到它的強大可怖之處。
  賀一濤揮手招來一人,命他通知下去,家中六少爺回來了。
  那位明顯是管事級的仆役渾身哆嗦了一下,用著恭敬的目光瞅了賀一鳴一眼,隨后立即是飛一般的跑向了內城。
  賀一鳴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
  若是在數年前,賀一鳴回來之時,以賀一濤大大咧咧的姓子,肯定就是放聲大喊,而莊子中也肯定是立即變得如同菜市場般的熱鬧。
  但是此刻,賀一濤竟然是讓人進去通報,可想而知,莊子中也不可能再出現那種所有親人一并擠過來的情形了。
  在收容了上萬人之后,賀家莊確實有了徹頭徹尾的改變,變得有些大世家的做派和模樣。
  但是,賀一鳴卻莫名的感到了一絲心悸,這似乎與他回來之前所想象和期盼的并不相同。
  賀一濤明顯的放滿了腳步,而賀一鳴則是讓他先找了一個下人,將猶在病中的霍東成服下去休息。
  吃了精力金丹,兼且有著一副好身板的霍東成,唯一需要的就是好好休息。
  至于看病什么的,有賀一鳴這位丹道大師和楚蒿州、金戰役這些見多識廣的尊者們照看,那些普通醫生自然沒有了任何的揮余地。
  他們剛剛走到了內堡門口,一道清脆響亮的聲音在家族中的上空飄動著“六哥回來了。”
  隨后,整個內堡之中就像是開水沸騰了起來似的,變得熱鬧喧嘩了起來。
  賀一鳴的腳步一頓,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詫和激動。
  這個聲音,他自然不會忘記,那是小妹賀一瓏,在她的聲音中充滿了驚喜和開心的味道。
  他原本以為再也聽不到這樣的叫聲,也見不到這種絮亂的場面。
  可是,當他真正回到賀家莊之時,這一切還是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莫名的,賀一鳴的鼻子微微酸,他此次離家近三年,給他的感覺,卻像是有著三十年之久。
  他經歷了許多正常人根本就不敢想象的事情,他的心隨著閱歷的增多而變得冷淡。他已經站在了高高的神壇之上,用著俯視的目光打量著凡塵的一切。
  但是,在這一刻,濃郁的親情包圍而來,讓他那顆已經逐漸冰冷的心重新變得溫暖了起來。
  二道人影飛一般的閃過,正是大伯賀荃名與徐家堡的徐向前。
  他們的眼中也同時充滿了驚喜之色。
  在這一年即將到來之時,賀一鳴的回歸無疑是最好的禮物。
  不過賀一鳴的目光也僅僅是在他們的臉上掠過,輕輕的點了一下頭,隨后就從不同地方快步趕來的霍家嫡系眾人中看到了父母的身影。
  他的身形微微一晃,已經是無聲無息的穿過了兩位先天強者的身邊,仿佛是一步跨出,已經站到了賀荃名夫婦的身邊。
  他輕輕的揮了揮袖子,恭恭敬敬的拜了下去……賀荃名夫婦想要將他扶起,但他們立即現,兒子的身體重如泰山,直到三拜九叩之后,才站了起來。
  賀荃信與徐向前對望了一眼,他們心中驚駭之極。
  自始至終,他們甚至于連賀一鳴如何從他們的身邊走過去的都不知道。
  一想到這種神出鬼沒的身法,他們的背心就感到涼颼颼的。雖然明知道賀一鳴根本就不可能與他們為敵,但是這種感覺卻依舊是難以避免。
  他們同時在心中暗嘆,原來這就是尊者,是比于驚雷更加強大的存在。
  目光一掃,賀一鳴道“爹爹,爺爺和寶爺在哪里?”
  賀荃名的臉上隱隱的可以看到一絲由于激動而泛起的紅暈。
  做為一個父親,能夠有賀一鳴這樣的兒子,他還有什么不滿意的呢。
  “一鳴,爹和寶叔他們都住在橫山之中。”
  “他們二老為何要去橫山?”賀一鳴詫異的問道。
  橫山在二老的心中雖然也有著無法取代的地位,但這里可是賀家莊,是他們兒孫滿堂的地方,難道二老就一點也不牽掛么。
  似乎是看出了賀一鳴的心中所思,賀荃名笑道“一鳴,你想要見到他們二老也很容易,再過幾天,他們應該就可以回來了。”
  賀一鳴微怔,隨后明了,道“爺爺和寶爺會回來過年?”
  “沒錯,他們兩位老人家每年都是如此。”賀荃名苦笑道“我們勸二老不要如此艸勞,等候我們這些晚輩去拜見就行了。但他們就是不肯,而且藥長老還鼓勵他們多多走動,我們也沒有辦法。”搖了搖頭,賀荃名雙眸一亮,道“一鳴,你這一次見到二老,就多勸勸他們。”
  賀一鳴隨口應了一聲,在知道二老一切健康之后,他也就放下心來。
  說實話,居住在橫山之中雖然無法與家人隨時相見,但是對于老年人來說,居住在那里對于身體有著極大的好處,再加上藥道人在身邊,確實也沒啥好擔心的。
  賀荃名與徐向前已經與金戰役等人見禮了,而且眾人看向白馬雷電的目光都充滿了極大的好奇。
  賀一鳴將自己的這些朋友介紹給了眾人,看在賀一鳴的面子上,楚蒿州和金戰役對于眾人都是笑臉相迎,并沒有擺什么尊者的架子。
  家族中的嫡系子弟們紛紛上前見禮,最令賀一鳴感慨的是,大哥已經有了二個兒子,二哥、三哥也已經成親,四姐與袁禮軒亦是在數月之前結成連理。
  區區數年之間,家族中的變化似乎已經是天翻地覆。
  不過,看著眾人臉上洋溢著的神采,賀一鳴的心中同樣蕩漾著一片濃濃的暖意。
  他心中暗自誓,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們臉上的神采消失。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