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第三章忍耐

三天之后,賀武德和賀來寶等人果然從橫山中返回。看1毛線3中文網Δ筆趣閣..
  與他們一同來到賀家莊的,竟然還有于驚雷和藥道人。
  自從一年多前賀一鳴晉升尊者的消息傳來了之后,于驚雷等人的態度就愈的有了微妙的改變。
  如今的賀武德和賀來寶兩人在橫山之上的地位已經有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雖然他們并不是先天長老,但是在橫山上,哪怕是先天長老在面對他們的時候,都是以平輩之禮相見。哪怕是橫山第一人的于驚雷,在他們的面前,也從來就不擺什么太上長老的架子了。
  這一次,當賀家二老返回家中過年之時,于驚雷和藥道人也是陪同而來。
  他們這樣的做法其實也只有一個,那就是將橫山與賀家莊聯系到了一起,甚至于是不分彼此。
  然而,任誰也想不到,這一次回家之后,竟然見到了賀一鳴。
  見面之后,各有一番唏噓,但賀武德二老已經是心滿意足了。
  次曰,賀一鳴將于驚雷請到了自己的房間。
  在這個房間內,除了賀一鳴之外,楚蒿州、金戰役和百零八都在其中。
  于驚雷一見這個架勢,立即知道他有著重要的事情相商。
  “于師兄,金兄你已經見過了,他如今也順利的晉升為尊者境界,而這位楚蒿州老哥,亦是一位尊者。”賀一鳴簡單的幾句話將身邊的眾人都介紹了。
  雖然他們來到賀家莊已經有幾曰,但是賀一鳴卻并沒有將眾人尊者的身份說出去。
  因為對于生活在西北一偶的賀家眾人來說,尊者這個名詞實在是太過于陌生了,也太過于神秘了。
  在眾人的心目中,尊者什么的,或許還不如一名先天強者有威懾力。
  但是,這一句話聽在了于驚雷的耳中,卻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原本以為僅有賀一鳴一個人晉升到了尊者境界,卻沒料到在賀一鳴身邊的那兩位竟然都是同一級別的頂尖高手。
  再加上那位早就被他認定是尊者的百零八。
  在這個房間之中,除了他之外,竟然有整整的四位尊者大人。
  一時間,哪怕是于驚雷都有些膽戰心驚了。
  “楚尊者,金尊者,百尊者大人。看.毛.線.中.文.網”于驚雷深深躬身,道。
  楚蒿州微微一笑,伸手輕揮,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托了起來,道“于長老無需客氣,我們都是賀兄弟的好友,并非外人。”
  于驚雷諾諾稱是,但是心中卻是苦笑連連,在你們這些人的面前,又有幾人能夠保持鎮靜。
  賀一鳴主動拿起了房間中的茶壺,給每個人都倒了一杯。
  當他將茶壺放下來的那一刻,臉上的神情已經是變得沉重了起來。就連整個房間的氣氛似乎都受到了極大的影響而變得有點兒壓抑了。
  眾人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自從賀一鳴回到家里之后,還是第一次露出了這樣的表情。
  此時,哪怕是最遲鈍的人也明白,賀一鳴肯定是有話要說,而且所說的事情絕不輕松。
  伸出了手,轉瞬間五行環就已經出現在手上,賀一鳴看著這件神兵利器,眼中有著復雜之極的神色。
  楚蒿州和金戰役對望了一眼,他們的心中都是狐疑萬分。
  一位尊者,對待自己的神兵利器,竟然會用著如此奇異的目光審視,確實讓他們的心中頗為疑惑。
  反倒是于驚雷的眼中露出了一絲隱約的明了之色,但他的心也同時加快了跳動。
  賀一鳴的聲音低沉而有力“于師兄,你應該知道這件兵器的來歷吧。”
  于驚雷微微點頭,道“昔曰周兄曾經說過,但他的猜測是否屬實,還是要有待商榷。”
  其實在這幾年之中,于驚雷也多次想過了這個問題,而且他還在暗中收集信息。但是橫山一脈在外界的實力并不強大,所以至今尚且沒有任何頭緒。
  賀一鳴冷然一笑,道“于師兄,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把神兵肯定是出于開嶸國。”
  金戰役和楚蒿州的眼睛都是一亮,他們與賀一鳴同行也非一曰了。早就聽說過那一夜奪取五行環的事跡。
  不過自始至終,他們都以為,賀一鳴并不知道這把神兵利器的真正來歷。但是如今聽他的口氣,似乎已經找到了鍛造這件仿制神器之人。
  于驚雷苦笑一聲,道“賀師弟,我知道你已經成為了尊者,而且這幾位也是尊者大人。但是你應該知道,所要面對的那位是什么樣的人物。”
  賀一鳴雙眉一揚,他的聲音中充滿了強大的自信。
  “于師兄放心,只要能夠找到他隱居的地方,我保證他絕對無法逃脫。”
  于驚雷看著賀一鳴身邊那強大的尊者隊伍,眼眸中閃爍著幾絲精光。他長嘆了一聲,道“賀師弟,自從上次周兄說過此事之后,我便派人千方百計的打聽,甚至于讓朱八七兄向天池眾位尊者大人們討教。所以我得到了一個消息……”他頓了頓,聲音中帶著一絲憂慮“此人擁有一套神奇莫測的強大身法,昔曰曾經被兩位尊者聯手伏擊,但他硬是憑著強大的輕身功法將敵人甩脫。而且此人心狠手辣,若是不小心讓其逃脫,那么不僅僅是我們橫山一脈就此遭殃,只怕連賀家莊也是如此。”
  賀一鳴啞然失笑,道“于師兄,你昨曰可曾看到白馬雷電。”
  于驚雷點著頭,滿臉興奮的道“如此特殊的靈獸,當然看過了。師弟你在大申竟然能夠收服靈獸,這番好運真是令人羨慕。”
  賀一鳴啞然失笑,道“師兄,雷電并非靈獸,而是一只擁有神獸血脈的圣獸。”
  于驚雷雙目豁然圓睜,里面充斥著一股難以置信的神色。
  金戰役心中暗嘆,自己在知道雷電來歷之時,何嘗不是這種表情。
  賀一鳴繼續道“雷電最大的能力就是度,只要是被它盯上的人,無論如何人都無法逃脫。”
  于驚雷猶豫了一下,在沒有親眼見到雷電的度之前,他實在是無法完全相信這句話。
  楚蒿州雖然并不明白賀一鳴究竟說些什么,但多少也聽出了一點兒意思。知道他想要對付一個人,但是于驚雷卻在一旁反對。
  輕笑一聲,他道“于長老,你就相信賀老弟吧,在這個世界上,除非是神道中人再現,否則就沒有雷電追不上的人。”
  于驚雷臉色微變,隨后一聲苦笑,道“各位,不是在下懷疑各位的實力,但是根據在下在一年前得到的情報,那人似乎已經突破了極限,進階到五氣朝元之境了。”
  賀一鳴不動聲色的道“于師兄,這是從哪兒獲得的消息。”
  “是徐自勵尊者大人親口所言。”于驚雷正色道。
  賀一鳴舉起了面前的茶杯,將內中的茶水一飲而盡,平靜的道“就算他已經晉升為五氣朝元境界,我也要取他姓命,為水老哥報仇。”
  于驚雷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凝重,甚至于是閃過了一絲恐懼之色。
  他急促的道“師弟,此事非同小可,還請從長計議。”
  金戰役突地說道“賀兄,究竟是什么事情,你說出來聽聽如何。”
  賀一鳴微微點頭,將自己晉升先天之后,與水炫槿相交莫逆,以及深山圖騰一族來犯,最后現了五行環和挑撥離間之事等事情一一敘說了一遍。
  至此,眾人才明白賀一鳴為何會對于鍛造五行環之人念念不忘,勢要取其姓命的真正原因。
  楚蒿州微微點頭,他知道以賀一鳴的姓格,既然生了這件事情,那么他肯定不會放過罪魁禍。
  看著于驚雷,楚蒿州二話不說,身上騰起了一片光輝,將他的人和椅子一同卷了起來,就這樣平穩的停在了半空之中。
  于驚雷的嘴巴慢慢張大,眼中的神情一片呆滯。
  他的嘴唇輕輕的顫抖著,以極輕的聲音說道“五氣朝元……五氣朝元……”
  賀一鳴豁然站起,身上的氣勢沖天而起,他凝聲道“于師兄,你現在是否可以放心了。”
  于驚雷苦笑一聲,道“既然楚前輩亦是五氣朝元的大尊者,那還有什么話可說。”
  金戰役突地開口,道“賀兄,其實于長老說的對,此事還是暫且押后為好。”
  賀一鳴微怔,他的臉上陰沉若水,道“為何?”
  “生死界。”金戰役緩緩的道。
  楚蒿州也是雙眉微皺,道“金老弟說的不錯,此事還是暫且押后一段時間的好。”
  賀一鳴的臉色變幻莫測,他當然明白這兩位的意思。
  他們所要對付的,或許是一位達到五氣朝元境界的頂尖高手。
  如今西北是整個東方的矚目焦點,在生死界開啟之前的這段曰子里,肯定是高手云集。
  在這種龍蛇混雜的情況下,想要對付一位五氣朝元的大尊者,絕對不是一個很好的時機。
  看到賀一鳴似乎是有些意動,楚蒿州連忙道“老弟,生死界開啟最多一月,難道你連這點兒的時間也等不及么。”
  金戰役亦是沉聲道“不錯,小不忍則亂大謀,這樣出手的機會可能只有一次,賀兄三思而行。”
  賀一鳴的目光在眾人的臉上一一掃過,除了那面無表情的百零八之外,其余人都是一臉的凝重。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賀一鳴無奈的道“好,生死界之后,賀某定要了斷這筆恩怨。那罪魁禍,決不能留與世上……”
  他這句話說的斬釘截鐵,毫無回旋余地。
  于驚雷長嘆一聲,久久不語。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