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第九章光化神兵

這一道火柱如同閃電般的噴灑而出,遠遠的出了任何人的預料之外。看。毛線、中文網Δ筆趣Δ閣..
  哪怕是金戰役戰斗經驗再豐富,也絕對想不到竟然有人能夠從嘴巴中噴出如此強烈的火焰力量。
  人類畢竟不是靈獸,他們雖然能夠將各系力量凝聚成有形之花,并且通過控制有形之花而變成各種形態。但是,人類的身體強度無法與靈獸相比,他們絕對無法象靈獸那樣,直接將火焰從喉嚨口中吐出來。
  所以在這一刻,臺上臺下眾人都感到了一陣恍惚,竟然是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了。
  在這么的一瞬間呢,甚至于有些人在懷疑,這個粗獷的大漢,是否本身就是一只可怖的靈獸變成的。
  眼看巨大的火柱就要沖到金戰役的面前,一股代表了死亡的氣息瞬間籠罩了他的全身。
  這是金戰役第一次感覺到死亡是如此的接近。
  在這數十年來,除了這一刻之外,他似乎僅有兩次這樣的經歷。
  第一次,他前往西方世界,挑戰無數高手,最終惹動對方派遣尊者前來追殺。那時候,當他面對加布里之時,強大的實力差距讓他無計可施。
  然而,就在那種被死亡籠罩的一瞬間,他領悟了參悟許久尚且毫無頭緒的萬里閑庭之術,并且借此逃離了加布里的追蹤。成為了極其罕見的,能夠從尊者手中逃出生天的鼎足高手。
  第二次,他在晉升尊者,前往中京城之時,在某一個山谷內練功之際,他突然走火入魔。
  在那一刻,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機,那死亡的氣息似乎就在他的身邊徘徊,只要他的心志有一點兒的軟弱,就會徹底投入死亡的懷抱。
  但是,他挺過來了,無論體內的真氣如何絮亂,他都沒有灰心,他將自己的意志揮到了極點。哪怕是死神的數次光臨,都讓他硬生生的挺了過去,并且最終尋到了賀一鳴,吞服了子午金丹,在紫氣東來中修煉,重新將境界穩固。
  而此刻,是他在數十年間第三次遇到這種類似的感覺了。
  他甚至于能夠隱約的看到,在那虛無的空間中,傳說中的死神正在向他招手。
  然而,就在這一刻,他笑了。
  他對著死神而笑,對著那洶涌而來的火柱而笑。
  他坦然面對著這一切,心境更是在無限度的拔高著。
  他的精神和大腦都在飛快的轉動著,雖然身體無法跟得上這種變化,但是同樣的,在受到了致命危機的刺激下,這個變化也比平時快了許多倍。看1毛線3中文網
  火柱尚未靠近,那股子強大的火之力已經讓他知道,這并不是他能夠承受得了的火柱,在面對這個火柱之時,唯一的辦法就是逃避和躲開。
  若是正面抗衡,怕是唯死而已。
  但是此刻,他已經陷入了無法躲避的尷尬情形,似乎是僅有面對死亡這一途了。
  然而,他的眼角突地瞥到了那蕩漾開來的龍槍。
  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突然充斥于他的腦海之中。
  當這個想法突地泛起來之時,他甚至于有著這樣的一種感覺,那就是他已經瘋了。
  但是,更令他瘋狂的是,他已經下意識的將這個想法付諸于行動了。
  ※※※※
  擂臺上下,人人膛目結舌,在看到這一把火吐出來之時,眾人已經是有些呆了。但是隨后,哪怕是來自于南疆的華瑞金的臉色也變得無比慘白。
  因為他們都已經感應到了,這股火柱的強大力量。
  這團火柱絕非厲江峰的火之花變化而成,因為其中所擁有的力量,足以將一位尊者活生生融化了。
  至此,人人臉上變色,因為他們都想起來了,若是金戰役死在了這里,那么會引起什么樣的后果和連鎖反應。
  在這一刻,或許唯有賀一鳴是因為純粹的擔心金戰役的安危而擔心,而其他人,連他的大師兄魏宗津所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這個世界怕是要亂套了……他們都想要阻止這件事情生,但是,在他們感應到這一點的時候,火柱的邊緣已經來到了金戰役的身上。
  此時,此刻,哪怕是神道中人復生,也來不及救援了。
  賀一鳴的眼前一黑,身上的熱血頓時失控,劇烈的沸騰了起來。
  一股巨大的殺意沖天而起,迅快的在他的頭頂上爆裂開來。
  兇戾的如同野獸一般的殺氣瞬間朝著四面八方傳了過去,他已經毫不掩飾心中的殺心,將那凌厲的殺意裸的散了出來。
  主峰云霧之上,所有的尊者們都是感受到了這股子逆天級的殺氣,他們的身體都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噤,臉上同時變了顏色。
  雖然未曾見面,但他們都知道,這肯定是一位同階強者所釋放出來的殺氣。
  而且這股殺氣之強,之烈,似乎已經出了尊者的極限。
  山巔之上,一老一少相視無語,他們的眼中都有著一絲不解之色。
  在他們的印象中,似乎從來就沒有關于此人的記憶。那么,此人究竟是誰……※※※※
  手中晃動了一下,五行環已經出現在手中。
  賀一鳴身形稍微晃了一下,他已經決定,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此人斬于環下。為此,哪怕是動用百零八的大關刀,將這個秘密暴露在世人眼中,也是在所不惜。
  他的身軀已經開始扭動,他身周的光線似乎開始轉折,周圍仿佛變成了水的世界,而他卻變成了一條在水中稱王稱霸的大魚。
  然而,這一切的動作并沒有完成,他的身軀剛剛開始扭動就已經停了下來,周圍的空間剛剛開始生曲折就已經恢復了正常。
  賀一鳴目瞪口呆的看著前方,眼中充滿了根本就無法掩飾的驚喜和激動之色。
  ※※※※
  金戰役的目光一轉,他手中的龍槍已經消失了。這并不是霧化,因為霧化神兵在這一刻已經來不及了。
  而這一刻,龍槍卻是變成了一道光,一道刺目耀眼,仿佛是照亮了整個天空的光芒。
  這一道光繞著金戰役打著轉兒,瞬間就將他包裹了進去。
  火柱的力量雖然快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甚至于連金戰役也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但是,他的龍槍,卻以更快一籌的度化作了一團光,而這一團光又在此刻將他完全包裹。
  那蘊含著強大的足以將尊者化去的火柱一旦碰到了這一片光之上,頓時就是消散無蹤了。
  那熔鐵銷金般的熱浪,竟然被光芒全部的抵擋住了。
  厲江峰的大眼睛瞪得更大了,他幾乎就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在見到了那一片光之后,他的信心頓時遭到了無以倫比的打擊,眼中瘋狂的斗志就像是被一盆冰涼的冷水當頭澆下似的,再也濺不出半點兒的火花了。
  而就在此刻,金戰役、厲江峰,以及臺上臺下的所有人都僵住了。
  一股巨大的殺氣突兀的傳來,讓所有人都是興起了一種如墜冰窖的感覺。從他們的身體上,乃至于心中,都是冷到了極點,再也沒有了一絲的暖意。
  他們甚至于產生了一種錯覺,自己在這股殺意的面前,似乎也僅有束手待斃的一條路了。
  不過,這股殺氣來得快,去得更快。
  眾人還沒有從殺氣中恢復過來,就已經是來無蹤,去無影的消失干凈了。
  對戰中的兩個人面面相覷,他們很干脆的也不打了,同時將目光落到了不遠處扭動著腰肢和屁股的賀一鳴身上。
  金戰役訝然問道“賀兄,你在做什么?”
  賀一鳴微怔,連忙站直了身體,適才身上如同山洪般所爆出來的氣勢,早就是消失的一干二凈。
  他本來以為金戰役死定了,誰想到這家伙命大福大,竟然被他莫名其妙的逃出生天。
  既然如此,他當然沒有必要上去拼命了。
  沒好氣的瞪了回去,賀一鳴道“我伸個懶腰,也礙著您什么事了?”
  眾人都在心中暗罵,胡說八道,伸懶腰也能夠伸的如此驚天動地的,這也是獨一份了。
  金戰役的嘴角微微扯動了一下,他立即是心知肚明,向著賀一鳴微微點頭,他轉身道“厲兄,我們再來。”
  厲江峰用著怪異的目光打量了他片刻,終于是長嘆一聲,道“罷了,我認輸了。”
  眾人頓時是為之嘩然,不明白他為何會突然認輸。
  金戰役驚咦了一聲,道“厲兄,你這是什么意思?”
  厲江峰沉聲道“金兄,我問你一事,請你如實相告。”
  “你說。”
  “剛才你所使用的,是否光化神兵。”厲江峰一字一頓的道。
  瞬間,整個大較技場之上,寂靜無聲,哪怕是擂臺上的竊竊私語也完全的靜止了。
  只余下那一道道山風在這里輕飄飄的刮過,令人感到了深沉的巨大壓力。
  金戰役環目一圈,除了賀一鳴臉上的迷茫,和百零八臉上的無所謂之外,其余眾人的臉上都有著類似的近乎于呆滯的表情。
  終于,金戰役緩緩的點了一下頭,道“厲兄說的不錯,金某也僅是在生死一霎那之時,僥幸光化成功。”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