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第十章不服氣的挑戰

厲江峰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苦澀之極的神色,道“金兄,老夫本來以為,上一次輸你一招之后,這數十年來勤休苦練,并且從老祖宗處學到了內丹凝火之術,此次相斗定然能夠戰而勝之。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筆趣閣..但想不到的是……”他的聲音中帶著幾分自嘲的味道“金兄的天賦,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老夫這一次是真正的服了。”
  金戰役嘿然一笑,道“厲兄過獎了,小弟這一次僥幸成功,若是讓小弟現在再來一次,那么無論如何都是無能為力的了。”
  厲江峰輕嘆一聲,道“你已經成功了一次,那么總有第二次,第三次可以成功。但是我等連那第一關只怕就過不去。”
  當他說出這番話之時,整個擂臺之上的眾人都是臉色微變,他們的心中同時泛起了一種兔死狐悲般的凄涼感覺。
  特別是那三位來自于不同勢力的老牌尊者,臉上的表情更是說不出的感慨和遺憾。
  不過,在這一刻,所有人看向金戰役的目光都是那樣的與眾不同,似乎他已經在一瞬間變成了最受人歡迎的香饃饃了。
  哪怕是最為妒忌之人,也是將妒忌之心隱藏在最深處,一點兒也不泄露出來半點。
  想要做到這一點對于賀一鳴或許有些難度,但是對于這些起碼活了百多歲的老家伙們卻沒有絲毫的為難。
  金戰役啞然失笑,但卻并未反駁。
  無論他剛才是怎樣辦到的,但既然能夠做到一次,那么在慢慢的摸索之下,肯定會有成功的那一刻。而相比之下,其余人想要做到這一點的難度,用難于登天來形容,那是一點兒也不夸張。
  厲江峰向著金戰役一抱拳,轉身向著高臺走去。
  雖然他此時認輸,但卻根本就沒有任何人敢小瞧于他。因為任誰都知道,若是易地相處,那么也唯有這個選擇。
  金戰役頗為遺憾的搖了搖頭,適才的比斗雖然危險,但是他一生身經百戰曾百勝,出生入死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次了,是以一點兒也不曾放于心上。反倒是未曾盡興,才讓他搖頭不語。
  一轉身,他也回啊到了賀一鳴的身邊,然而賀一鳴卻清晰的看到了,當他轉身面對著自己的那一刻,在他的眼中,也有著同樣的激動莫名之色。
  只是,他并不想在這些人的面前泄露他的真實心情,唯有在面對賀一鳴之時,才將那隱藏著的心中狂喜無所忌憚的釋放出來。
  “賀兄,謝謝……”
  金戰役輕聲的說道,雖然僅有二個字,但是其中的含意卻是重如泰山。看1毛2線3中文網
  賀一鳴雖然聰明,但此刻卻是感到了一肚子的莫名其妙。
  他狐疑的問道“金兄,你謝我什么?”
  金戰役微笑著道“我謝你的子午金丹,謝你的紫氣東來。若非如此,我今曰斷然無法在最后關頭領悟出光化神兵的。”
  賀一鳴微微一怔,道“光化神兵是什么,很難么?”
  金戰役一個趔趄,不過他隨即想起來了,賀一鳴其實僅有二十一歲。
  自己在他的這個年齡上,別說是光化神兵了,就算是霧化神兵是什么東西也不清楚。
  輕嘆一聲,金戰役道“三花想要聚頂,必須霧化神兵,但若是想要霧化第二把神兵,成就五氣境界,那么先要將第一把神兵光化,唯有達到這等地步,才有可能霧化第二把神兵。”
  賀一鳴沉吟了片刻,似乎是明白了其中含義。
  光化神兵和霧化神兵的威能似乎是兩種不同的概念,這一點只要看金戰役使用光化龍鞭來抵抗那強大火柱就可見一斑了。
  若是平時的霧化神兵,根本就不可能有此神奇的效果。
  而很顯然的,光化神兵就是凝練第二把神兵的第一步,唯有跨出了這第一步,才有可能順利的霧化第二神兵。
  他隨后想到了楚蒿州,這位老人昔曰一怒之下,竟然親手破碎了第一把神兵利器。
  這個方法可謂是極端的到了極點,但在另一個角度來說,連神兵都破碎沒了,那么豈不是比光化還要徹底。
  他老人家能夠用這種方式進階五氣境界,固然是有著逆天好運,但也未嘗沒有道理。
  眼眸一轉,賀一鳴想起了金戰役的經歷,不由地笑道“金兄,這是你走火入魔的太巧了,與我無關。”
  金戰役傲然一笑,他的心中亦是百感交集。
  今曰之所以能夠有此突破,確實與走火入魔有著莫大的關系。
  對于修煉者而言,走火入魔雖然是極為悲慘和嚴重的事情,一個不慎,輕者境界跌落,打回原形,重者經脈爆裂,從此再也無法進修武道,甚至于是命喪當場都有可能。
  但是,走火入魔對于修煉者的意志,無疑是最好的考驗。
  若是能夠憑借自己的意志生生挺了過來,那么對于修煉者本身而言,將會有著不可思議的巨大好處。
  金戰役能夠在走火入魔之時挺過來,并且遇到了賀一鳴煉制的子午金丹,這已經是讓他內傷痊愈,而更為關鍵的是,在紫氣東來之中,他重新將境界穩固。
  這一切,幾乎就如同是楚蒿州的不破不立,破而后立的道理一樣。
  也正是因為有了這種普通人無法想象的經歷,所以才讓金戰役打下了光化神兵最為堅實的基礎。
  當然,這個方法比起楚蒿州的破碎神兵更加的危險,更加的不可思議。
  楚蒿州破碎神兵進階五氣朝元尊者的方法還有可能流傳下去,但是這個方法就絕無流傳下去的可能了。
  擂臺之上,厲雅靜將父親迎了上來。雖然從父親的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她卻知道,在見識到了金戰役的光化神兵之后,老父親的心中肯定是充滿了失落。否則以他的姓格,絕對不會不戰認輸。
  由此可見,他老人家已經是灰心喪氣的到了何等地步。
  一股強烈的不忿驟然涌上了心頭。
  厲江峰昔曰落敗于金戰役之后,就變得孤落寡言,將全身心都投入到了武道的修煉之中。
  這一次晉升尊者,來到西北之后,立即挑戰天下英雄,其最大的目的就是為了等待著與金戰役的這一戰。
  為了這一戰,他在此之前,并沒有動用過老祖宗親傳的內丹凝火術。
  這一戰,是厲江峰的復仇之戰,已經耗費了他太多的心血,寄托了他太多的希望。
  為了此戰,他甚至于不惜使出絕殺,寧肯徹底得罪靈霄寶殿,也要洗刷昔曰落敗的恥辱。
  但是,這一戰的結果,卻是如此的出人意料。
  看著那款款而談,眉飛色舞的賀一鳴和金戰役兩人,她的心中不知不覺的被一種屈辱感所充斥。
  身形一晃,厲雅靜已經飛落了高臺,她朗聲道“南疆厲雅靜,在此挑戰各位尊者,不知哪位愿意上來領教。”
  所有正在低聲交談的人都是一怔,他們看向厲雅靜的目光都帶著極大的意外。
  厲雅靜雙眉一揚,俏臉上似乎帶著一縷淡淡的嘲諷之色“各位為何不出聲,難道是怕我一個小小的弱女子么?”
  眾人臉色都是微變,但依舊是無人出言挑戰。
  厲雅靜雖然也是一個新晉尊者,但是,在她的手中,可是有著一件仿制神器。
  什么叫神器,哪怕是仿制的神器所擁有的威能都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
  只要看看剛才的方晟,哪怕是以他的追電身法在一片火海之中也是無從揮,被迫認輸,就能夠想象這件仿制神器的威能了。
  眾人雖然自負,但卻都不是受虐狂,沒有哪個愿意上去與仿制神器硬拼的。
  厲雅靜雙眉一挑,這個動作竟然有著幾分男子漢的剛硬味道。
  “金戰役,你可敢上來與我一較高下。”她的聲音隆隆響起,充滿了挑釁的味道。
  厲江峰一怔,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張了張嘴,雖然什么也沒有說,但是眼中卻閃過了一絲異樣的感情。
  金戰役瀟灑的一笑,道“你是在與我說話么。”
  厲雅靜怒聲道“這里有第二個金戰役么?”
  金戰役嘿嘿一笑,道“要我與姑娘您交手也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厲雅靜眼神一凝,她迅的冷靜了下來,沉聲道“什么條件。”
  “我們空手比試,不用兵器。”金戰役正正經經的說道。
  來自于大申和西北的高手們都是在臉上泛起了一絲了然的笑意。
  如果不動用兵器的話,別說是金戰役了,只怕這里的任何一人都愿意下場動手了。
  厲雅靜的臉色青紅變幻,她當然明白,若是不動用兵器,那么想要贏得了金戰役,這簡直就是比登天還難。
  或許他的父親可以做到,但她卻絕對做不到。
  眼簾微微的垂了下來,她突地委婉一笑,道“小女子一生的修為都在兵器之上,這個條件請恕我無法應允。”
  金戰役雙肩一聳,悠閑的道“既然如此,就請姑娘找別人去挑戰吧。”
  雖然他這話有些示弱的味道,但卻無人見怪。若是在他們的手中有一件仿制神器,同樣可以耀武揚威,橫行無忌。
  厲雅靜微微點頭,目光一轉,道“這位尊者應該是你的朋友吧,剛才兩位一起挑戰家父。而家父選擇了金兄,那么我就與這位比試一場如何?”
  賀一鳴微怔,他指了指自己,無辜的眨了兩下眼睛,道“我?”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