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2 蛛絲真氣

賀一鳴緩步慢行,正如所有在大申見到了他手中五行環實力的新晉尊者們心中所思一樣。看1毛線3中文網Δ筆Δ趣閣..此刻的他,在面對擁有九龍爐的厲雅靜之時,有著強烈的到了極點的自信心。
  與祁連雙魔的一戰,已經將他的信心推上了一個巔峰。哪怕對方的手中擁有仿制神器,他也絕對不會畏懼。
  而且,瞅了眼厲雅靜,賀一鳴的嘴角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若是換作了其它仿制神器,他的心中當然會有所忌憚。但是仿制九龍爐……連正品都在他手中掌握著,他又如何會將仿制品放在心上。
  厲雅靜的心中微微一亂,她能夠感受到賀一鳴身上那沉穩如山的氣息,這種氣息穩定的可怕,雖然沒有絲毫銳利的菱角,但卻給了她一種巨大的壓力。
  正如平靜的海面,看上去沒有絲毫的威脅,但是久經風浪之人,卻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它的沉重和力量。
  在這一刻,厲雅靜終于有著一絲恍悟,或許在自己手上所擁有的仿制神器,真的不被眼前之人放在心上。
  她冷哼一聲,雙掌如翩翩起舞的蝴蝶般翻飛了起來。
  僅僅是那么的一瞬間,她的身影就遍布于這一片區域,那一雙玉掌所到之處,就連整個空間都有著一絲塌陷的感覺。
  賀一鳴眼睛微微亮,這種神奇的功法,他也是第一次遇到。
  其實在適才觀戰之時,方晟也曾經遇到了這種如同蜘蛛網一般的神奇功法,但他卻使用兵器,以快刀斬亂麻的方式將這種功法破去。
  別人或許看不出其中玄妙,但賀一鳴卻知道,方晟的追電身法肯定是因為受到了極大的約束,才不得已為之的。
  而此刻,他與方晟易地相處,也是清晰的體驗到了這套功法的古怪之處。
  一絲絲奇異的力量團團圓圓的從四面八方纏繞而來,雖然每一絲的力量或許并不強大,但當這些力量積累到了某一種程度,那就相當的可觀了。
  賀一鳴伸手輕輕揮舞,想要將這些力量彈開,但是他很快的就現,這種力量最為怪異的地方就是具有極大的黏姓。
  除非是使用至剛至強的手段,硬生生的將其斬斷,否則任憑自己的真氣如風,也休想將其吹走。
  臉色微微一變,但是眼眸之中卻依舊是透著極度的好奇之色。
  賀一鳴自從出道以來,遇到的對手已經不少了,但是如此神奇的功法,卻還是頭一遭遇到。kanmaoxian.com
  由此可見,天下之大,奇人異事無窮無盡,神奇的功法同樣是無有窮盡。
  身形抖動了一下,賀一鳴身周的空間似乎也生了微妙的變化,而他的身體更是扭轉了起來。
  他變成了一條巨大的魚,就在原地閃動了一下,頓時消失不見了。
  高臺上,郝血倒抽了一口涼氣,他突地現,對方的這門身法似乎與上一次相見已經是有些不同了,而且這些細微的區別更讓他有著極為熟悉的感覺。
  凝眉細想之下,一個極度恐怖的念頭從他的腦海中爆了出來。
  他豁然轉頭,看向了身邊的好友方晟,入目之間,更是讓他心中顫。
  方晟的眼眸死死的盯著下方,他的臉上,沒有一點兒的血色,蒼白的令人忤,在他的眼中,還有著一種深深的驚懼,仿佛是受到了某種乎于想象之外的驚嚇似的。
  郝血的臉龐微微抽搐了兩下,低聲道“方兄,他的身法?”
  方晟仿若是下意識的點著頭,他的聲音苦澀的令人心中酸“正是我方家追電身法。”
  郝血臉上的血色很快褪盡,變得和方晟同樣蒼白了。
  他已經明白,賀一鳴昔曰與方晟交手之時,竟然已經偷學了部分追電身法,并且將之融入了自己的游魚身法之內。
  正因為如此,他的身法才會在詭異莫測之余,更多了一分如同閃電般的快捷。
  只是,他雖然想通了其中緣故,但是心中的恐懼卻是愈的難以控制。
  這家伙,究竟是怎樣做到的?難得他就像是一個海綿體,每次與人交手之時,都能夠將對方的長處象水一般的吸收進去不成?
  與這樣的人物作對,實在是一件太過于可怕的事情了。
  他們兩人對望了一眼,心中同時泛起了一絲悔意。
  選擇與他作對,或許是自己這一生中所犯的最大錯誤。
  ※※※※
  賀一鳴的身形扭動之間,以追電身法的度加上游魚身法的詭異變化,將對方那如同蛛網般的真氣當做了大海之中的水波,就這樣在縫隙之間游了出去。
  他的度極快,直到他停下了腳步,穩穩的站定了之后,厲雅靜才驚訝的現,對方的身影竟然已經離開了她的戰技封鎖范圍。
  厲雅靜的臉色終于變了,她的這套功法雖然強大,但若是同階高手使用兵器的話,還是能夠將之破除。反之,若是空手對戰,縱然是實力彼此相若,她往往也是最后的勝利者。
  不過,這一次賀一鳴的表現就太厲害了,一個晃身,就已經鉆出了她千辛萬苦布下的真氣網絡。
  這種身法,比起方晟那種單純的快,要厲害的不可以道里計了。
  轉身,厲雅靜也不說話,雙手連環揮舞,一道道真氣以她為中心擴散了開去。
  賀一鳴饒有興趣的看著她,她的動作相當的古怪,賀一鳴恍惚間似乎看到了一只巨大的人面蜘蛛,正在將自己的絲不斷吐出,并且向著四面八方擴散出去。
  在她的附近,似乎已經布滿了粘稠的力量,別說是人類的穿行了,就連真氣似乎都受到了嚴重的滯礙。
  賀一鳴這一次可是有著幾分心驚了,對方的真氣特姓實在是過于古怪,讓他也興起了一種難以掌控的地步。
  僅僅是數息之間,這種束搏感越來越強大了起來,如果說剛才這一道道的細絲真氣不過是開胃小菜,那么此刻就如同波濤大浪似的成捆成捆的卷了上來。
  在賀一鳴的心中,甚至于泛起了一種即將遭到滅頂之災的感覺。
  心念一轉,賀一鳴張開了口,突地噴出了一朵火紅色的花朵。
  瞬間,紅色的花朵爆裂開來,強大的熱浪滾滾而來,彌漫在這一片空間之中。
  厲雅靜的臉上閃過了一絲不屑的冷笑。
  她的這套神奇功法乃是傳承于南疆某一著名洞府的絕學,這個洞府世代侍奉人面蜘蛛,并且將人面蜘蛛的某些力量融入了武道之中。
  這門類似于蜘蛛吐絲的功法,就是其中威能最強大的特殊戰技之一。
  當然,如果她不是深得琉璃洞主看重的晚輩,也無法修習到如此神奇的功法。
  這種功法若是到了精粹的地步,就算是方晟使用玉笛,也休想破去。但就算是以她目前這種境界,只要對方不動用兵器,那么無論使用什么手段,她都有信心,絕對不會對此有所損傷。
  區區一朵火之花,又不是九龍爐之火,算得了什么。
  然而,她臉上那冷然的笑意剛剛擴散開來,頓時就僵在了臉上。
  賀一鳴口中的火之花已經爆了開來,將這一片區域染成了一片鮮紅。
  同時,在這個空間中所有一道道,一絲絲的如同蛛絲的真氣,卻在這種火紅的色彩之下變得煙消云散了。
  厲雅靜膛目結舌的感受著這一切,她簡直就無法相信,自己千辛萬苦布下來的蛛網大陣,竟然在瞬間就被人家一彈指便消滅了。
  強大的束搏感在火之花的打擊之下瞬間消失,賀一鳴暇意的舒展了一下身體,那種感覺就像是從硬殼中剛剛鉆出來似的,整個身體十萬八千個毛細孔都透著舒服二字。
  厲雅靜的臉上先是震驚,轉兒就是不可思議,最后卻是玉容帶霜,眼神亦是凌厲了起來。
  空中紅光閃爍,當周圍所有異樣空氣消失之后,賀一鳴抬起了雙手,做出了一連串奇異的印法。隨后,所有的紅光再一次的匯聚而來,在他的面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火之花。
  看到了賀一鳴施展出來的手印之后,厲雅靜的臉色更是大變,她驚呼道“你是如何知道這套控火印法的?”
  賀一鳴微怔,隨即醒悟過來,笑道“厲尊者,你手中有九龍爐,我也使用過九龍爐,懂得這套控火印法并不奇怪吧。”
  眾人都以為賀一鳴是在靈霄寶殿中使用仿制九龍爐之時所學到的印法,但卻沒有人想到,賀一鳴口中所說的九龍爐,指的卻是貨真價實的正品神器。
  厲雅靜微微點頭,既然在靈霄寶殿之中也有九龍爐,而且還讓賀一鳴使用過多次。那么,他掌握這件仿制神奇的艸控之法,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了。
  靜靜的看著賀一鳴身前的火之花,不知為何,她就是覺得,這多火之花似乎是那么的與之不同。
  能夠將她的蛛絲真氣燃燒的涓滴不剩的火之花,絕對不是一般的東西。
  心念一轉,她驟然后退了數步,手腕一翻,霧氣翻騰之間,仿制九龍爐正式的出現在她的手中。
  當這件仿制神器出現的那一刻,心中所有的擔憂全部是一掃而過。
  她堅信,只要有這東西在手上,那么她就絕對不會輸。
  眼眸中流露出龐大的戰意,以及一絲莫名的憐憫,厲雅靜的手終于輕輕的放到了九龍爐的蓋子之上。
  只要她輕輕的一旋,立即就會讓這件神兵的威能釋放出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