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8 深談

一見到徐自勵的這個表情,賀一鳴立即明白,他十有是聽到了朱八七的話,所以才會過來看白馬雷電的。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他只是想不到,為了一個圣獸,天池一脈似乎是有著一種迫不及待的感覺了。
  “賀兄弟,這匹白馬可是圣獸?”徐自勵開門見山的問道。
  賀一鳴微微點頭,笑瞇瞇的恭維道“不錯,徐兄看得真準。”
  徐自勵啞然失笑,若非是得到了通知,在白馬雷電收斂了自身強大的氣息之后,他又如何能夠一眼看穿。
  一縷輕微的如同細線般的聲音傳入了賀一鳴的耳中“這頭圣獸晉升多少年了?”
  賀一鳴微怔,不明白他為何會詢問這個問題,不過還是爽快的道“不多,也就一年左右。”
  “一年?”徐自勵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失望之色。
  賀一鳴愈的狐疑了,問道“徐兄,你問這作甚?”
  徐自勵長嘆一聲,道“你有所不知,圣獸的實力與它們成為圣獸的年歲有關,一頭圣獸想要達到巔峰水準,起碼需要千年以上的時間。你的白馬雖然神駿,但卻是一只剛剛晉升的圣獸,若是前往深山,與圖騰一族相遇,只怕要吃大虧的。”
  或許是因為知道了白馬進階圣獸的時間太短,所以他就不怎么放于心上了,就連這一句話也是當面直說,并沒有使用真氣掩飾。
  白馬雷電何等聰慧,頓時打了一個響鼻,四蹄踏著優雅的步伐朝著徐自勵走來。
  它走的并不快,但是隨著腳步的前進,從它的身體中卻是騰起了巨大的難以想象的威壓。
  徐自勵一開始尚且是并不在乎,在他想來,僅有一年時間的圣獸,根本就不可能給他造成什么威脅。
  但是,很快的,他就改變了這個看法。
  感受著來自于白馬雷電身上那無以倫比的巨大壓力,他的臉色很快的就變得凝重了起來,眼眸中更是多了一絲駭然之色。
  當白馬雷電距離越近之時,他的呼吸甚至于都有了一絲急促的感覺。
  周圍的空氣壓力驟然增大,就像是那暴風雨即將來臨之前的預兆一般,令人全身心地感到了陣陣的驚懼。
  賀一鳴苦笑連連,這也算得上是禍從口出了。
  他身形一晃,已經來到了白馬雷電的面前,輕輕的攬住了它的脖頸,與它默默的交流了起來。看1毛2線3中文網
  片刻之后,白馬身上的那騰騰殺機徹底消散。隨后,它轉身,高高的昂起了頭顱,在這個別院中瞎逛了起來。不過自始至終,它都沒有再朝著徐自勵的方向瞅去一眼,明顯是對此人并不感冒。
  徐自勵長出了一口氣,苦笑道“老弟,你這頭圣獸真的是晉升才一年么?”
  賀一鳴肯定的道“它晉升之時,我就在它的旁邊。”
  徐自勵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白馬,苦笑道“晉升一年的圣獸,竟然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威壓,真是不可思議。”他深深的看了眼賀一鳴,終于嘆道“真是有其主,必有其馬啊。”
  賀一鳴啞然失笑,不過他也明白,徐自勵是感受到了白馬的威勢,所以才會對其改觀。
  心中微動,他問道“徐兄,你是否聽說過大申皇室的斑斕圣虎。”
  徐自勵臉色一正,道“老夫不但聽說過,還曾經見過呢。”
  賀一鳴微怔,隨即明白,徐自勵肯定是昔曰游歷天下之時,前往中京城得見斑斕圣虎。
  徐自勵微微的瞇起了眼睛,似乎是在緬懷往昔的曰子,道“當年老夫前往中京城,恰好遇到斑斕圣虎出行,并且與宇家的尊者切磋。那頭圣虎已經打通了自身全部的經脈,對于真氣的掌控并不遜色于人類,而且還有著特殊的先天之能,可以艸控風土之力,飛沙走石。實力之強大,遠非普通尊者能夠企及。”
  賀一鳴聽他如此夸贊,心中隱隱的泛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怎么這頭老虎給他的印象也不過如此,白馬雷電似乎并沒有盡力,就已經將它打趴下了。
  輕咳一聲,賀一鳴道“徐兄,我帶著白馬雷電曾經到過中京城,并且這兩頭圣獸打了一架。”
  徐自勵的眼中頓時爆起了一團精光,他急的問道“結果如何?”
  賀一鳴笑瞇瞇的道“它們都使出了看家本領,但最終還是我家雷電勝利了。”
  徐自勵的眼眸驟然凝縮了一下,看向白馬的目光中頓時多了幾分敬意。
  習武之人,最為敬重的就是強者,特別是比他更加的強者,最容易獲得他們的敬重。
  在徐自勵的眼中,那頭斑斕圣虎厲害的過分,自己肯定非其之敵。但是白馬竟然能夠戰而勝之,于是白馬在他心中的地位就開始無限制的上升了。
  不過,他隨即想起了什么,道“不可能,如果白馬僅僅晉升圣獸一年,那它又如何能夠戰勝已經晉升了千年之久的斑斕圣虎?”
  賀一鳴雙肩一聳,道“我也不是知道,但白馬確實是勝利了。”
  徐自勵的眼神愈的飄忽了起來,他知道,這種事情賀一鳴是絕對不會以謊言相欺的。特別是如今來自于大申的新晉尊者那么多,只要稍微打聽一下,就知道來龍去脈了。
  可越是如此,他就越是想不通。
  賀一鳴摸了摸鼻翼,笑道“在中京城中,似乎有人能夠與那頭老虎溝通,而那頭老虎說我家白馬擁有什么神獸血脈,不過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徐自勵的嘴巴頓時張大了,哪怕是以他尊者的定力,在聽到了這句話之后,亦是感到了一陣劇烈的心跳。
  神獸血脈……
  這是多么可怕的一個名詞,換作今曰之前,他根本就是想也不曾想過。
  當他的目光再度落到了白馬雷電的身上之時,竟然突兀的多了一絲敬仰的味道。
  賀一鳴嘿嘿一笑,道“徐兄,你這一次來,不會是僅僅想要看看白馬吧。”
  徐自勵這才回過神來,苦笑一聲,道“賀兄,實不相瞞,我這次來是想要詢問一句,你與金戰役之間的關系如何?”
  賀一鳴微怔,他收起了臉上的笑容,以無比肅然的表情道“親如兄弟。”
  徐自勵點著頭,這個回答似乎并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賀兄弟,我奉了神算子師兄之命,想要托你一件事情。”
  “徐兄請說。”
  “我們天池一脈想要請金戰役兄成為天池客席尊者,這個任務就交給你如何?”
  賀一鳴驚訝的看著他,半響之后,道“為何要這樣做?”
  雖然賀一鳴并沒有見過神算子,但好歹知道,這位是整個天池一脈的第二號人物,除了那位終年閉關不出,也不知道是生是死的宗主大人之外,整個天池,幾乎就是他一人說了算。
  面對這樣的人物,哪怕是膽大包天的賀一鳴,也是相當的忌憚。
  徐自勵無言的一笑,道“賀兄,你在大申之時,靈霄寶殿有否邀請你成為他們的客席尊者。”
  賀一鳴微微點頭,道“有,但是我推了。”
  徐自勵訝然道“你為何要推辭。”
  “二十年之約。”賀一鳴一字一頓的道。
  徐自勵苦笑一聲,道“若是以前,老夫會以為二十年之約還有些危險,但是現在看到你在武道之上的成就,還有那只圣獸。我想除非是圖騰一族不擇手段,否則單憑蛇、狼二族,無論如何也是為難不了你的。”
  賀一鳴微微的笑著,對此不置可否。
  徐自勵無奈搖頭,道“神算子師兄讓我帶言,靈霄寶殿想要你成為他們的客席尊者,我們不反對。但是他們的金戰役,必須要作為交換,成為我們天池一脈的客席尊者。”
  賀一鳴心中嘀咕,依舊是一言不。
  徐自勵輕嘆一聲,道“賀兄,你好歹也是我天池一脈子弟,總不能讓我們吃虧吧。”
  賀一鳴眼眸轉動,終于道“好吧,我向金兄詢問一下,若是有了答復,一定回報。”
  徐自勵這才放心下來,他笑道“以你們兩位的關系,若是真的提及,肯定會答允的,老夫就回去等你們的好消息了。”
  賀一鳴將徐自勵恭敬的送出了門外,他的心中也是頗為感慨。
  當年離開天池之時,自己要到山上來拜見這位尊者。但是如今僅過了區區三年,這一切就生了徹頭徹尾的改變。
  隨著個人武力的提升,他在天池中的地位也得到了徹底的改善。
  回轉院落之中,不過片刻,就已經有人送來了吃食,并且有人專門詢問,白馬雷電需要什么食物。
  當聽到了這個問題之后,賀一鳴不由地怔了半響。
  在他的記憶中,自從雷電隨著自己離開了荒島之后,除了白石之外,也就真沒見它吃過啥東西了。
  不過指望天池一脈拿出白石,那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半響之后,賀一鳴終于確定,今晚給白馬吃烤魚。
  然而,出乎意料的,對方聽了烤魚之后,竟然連一點兒的好奇心都沒有,似乎覺得這一切理所當然似的。
  由此可見,在這些人的心目中,圣獸果然是非同凡響了。
  雖然是在山巔霧層之內,但是太陽的東出西落,依舊是清晰可見。
  一切安頓妥當之后,眾人各自挑選了喜歡的屋子住了進去。
  而賀一鳴終于有了空暇的時間,將存放在空間項鏈之內的一本新書取了出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