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22 神算子

莊子大門緩緩的打開了,一位身穿粗布衣裳的老者在門外恭敬的行禮,道“賀尊者前來,老爺有請。wap.kanmaoxian.comΔ筆趣Δ閣..”
  賀一鳴的雙眸微微一凝,他的眼力也是今非昔比,掃過去一眼就已經看出,此人竟然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先天境界的高手。
  他心中閃電般的泛起了一個念頭。
  朱八七曾經說過,在這種莊園之中,也只能挑選后天高手進來服侍。不過在這些后天高手中,有些運氣極好之人,會得到先天金丹的賞賜,成為先天強者。
  或許,眼前的這位老人,正是這樣的好運之人吧。
  賀一鳴微微笑著,隨著老人的接引進入了大門,他隨口問道“老人家,請問這里是哪位尊者大人的府邸。”
  老人的腳步微微的頓了一下,他轉過了頭,那張蒼老的臉龐上閃過了一絲驚訝之色。
  賀一鳴的臉皮畢竟還不夠厚,在他這副“你連主人是誰都不知道就上門”的眼神中頗感尷尬。
  不過,眼前這位老人也是見過了世面之人,特別是對于尊者們的那些不可思議的各種古怪嗜好更是見得多了。所以他也僅是表現出了一點兒的驚訝之后,就立即恢復了正常。
  “賀尊者,這里是神算子老爺的府邸。”老人輕聲道。
  賀一鳴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凝重,不過在他眼眸中的神色卻是愈的堅定了。
  在整個天池之中,有兩個人是不容招惹的,除了天池老祖之外,就是這位神算子大人了。
  其實從某些方面來說,這位神算子大人在天池主脈和各分支當權者們的心中分量比起天池老祖更大幾分。
  因為天池老祖距離他們太遠了,遠到了他們根本就無法接觸的地步。
  在普通天池人的心中,老祖已經被神化了,幾乎與那傳說中的神道中人沒有任何區別。
  而神算子卻是天池主脈的真正掌控人,所以在提到這位仿佛是無所不知的人物之時,任何人都會感到自于內心的敬畏。
  默默的踏足在青石板鋪成的地面上,賀一鳴收斂了自身的氣息,白馬雷電似乎也領會到了賀一鳴的意思,它身上那圣獸級別的狂暴氣息也是收斂的一干二凈。若是不看它頭上的獨角,只怕任誰都會以為,這只不過是一匹比較神駿的馬匹而已。看1毛2線3中文網
  那位老人似乎已經知道了百零八和白馬雷電的身份,所以對于賀一鳴帶著他們而來并沒有任何的驚訝,更沒有將白馬當做普通馬匹一樣的趕出去。
  看他那一視同仁的恭敬的樣子,就讓人不由地興起了一絲掩飾不住的好感。
  雖然還沒有見到那位神算子,但是在這個莊園中負責伺候神算子的這位老人,已經在賀一鳴的心中留下了滿分的印象。
  進入了大廳,一個轉彎,竟然是朝著后院走去。
  白馬突地停下了腳步,它的鼻子抽動了兩下,朝著旁邊的一處廂房輕嘶了一聲。
  隨后,從那里傳來了一陣急促的哼哼聲。
  一聽到這個聲音,賀一鳴他們立即停下了腳步。
  寶豬,這小家伙果然在這里。
  “撲……”一聲輕響從窗戶上傳來,隨后眾人就看到,那個結實的窗戶破了一個大洞,一道白影如飛般的竄了出來,并且朝著白馬奔去。
  眼看這道白影就要竄到白馬的頭上,一只手如同閃電般的伸了出來,就這樣揪住了寶豬的脖頸。
  寶豬回過頭來,齜牙咧嘴的威脅著賀一鳴,但它卻很快的現,自己的表現根本沒用,因為賀一鳴壓根兒就沒有朝它看上一眼。
  “哈哈,賀小弟遠來,老夫準備了濁酒五杯,請進來享用吧。”
  一位仙風道骨,長須飄逸的道袍老者不知何時已經是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院子中。
  賀一鳴的心中一凜,就在他剛才因為寶豬而分心的那一瞬間,此人就抓住了這個空擋來到此處,致使連賀一鳴都沒有現這個人是如何出現的。
  在順風耳大成的情況下,賀一鳴已經很少遇到這樣的事情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賀一鳴隨手將寶豬拋給了百零八,然后一絲不茍的行了一禮,道“多謝神算子大人。”
  神算子微微一點頭,那位達到了先天境界的老仆頓時躬身退下。
  當他們進入了后院之中,果然看到了一張石桌上放滿了酒菜,而且看上面的熱氣,似乎是剛剛烹飪好似的。
  賀一鳴的雙眉輕輕的揚了一下,莫非此人竟然算準了自己等人將要前來不成?
  聯想到對方的名號,賀一鳴心中的驚訝愈的濃郁了。若是此人真的有此神通,那也未免太過于可怕了。
  似乎是看出了賀一鳴心中所思,神算子微微一笑,道“老夫一生精研神算之術,但遠未能達至巔峰。今曰的這番準備,不過是有備無患而已。”
  賀一鳴訝然的看了他一眼,對于此老興起了一絲好感。
  “坐。”神算子一揮手,說道。
  賀一鳴看了眼幾個酒杯的分配方向,和其中的間距,再看了看僅有的四把椅子,他豁然明白了。
  原來神算子竟然將白馬雷電和寶豬都當做了一個平等的對象,在這五個酒杯中,除了他和百零八之外,就連雷電和寶豬都有著屬于它們的位置。
  看到了這一點之后,縱然是賀一鳴都是驚嘆不已。
  在一般人的眼中,縱然是知道了白馬雷電的身份,也不會想到將它當做一個平等的人類來對待,更何況,還有著寶豬這個小家伙。
  由此可見,神算子確實是大異常人,但卻是那種具有大智慧之輩。
  白豬一躍而起,直接跳到了一張椅子上,白馬雷電猶豫了一下,在寶豬與賀一鳴的中間蹲坐了下來。
  在他們之中,白馬是唯一沒有享受到椅子的待遇,不過,以它的體型而論,只怕也沒有什么椅子能夠配的上。
  神算子舉起了杯子,道“賀小弟,百兄,你們的大名老頭子早就聽說了。不過今曰相見之后,老夫才知道,原來兩位比傳言中還要厲害的多。”
  賀一鳴微微一笑,道“不敢當您老的謬贊。”
  神算子與眾人碰了一杯,一飲而盡。
  賀一鳴自然是干了杯中酒水,就連寶豬和雷電也不例外。而且雷電在喝盡了之后,一雙漂亮的大眼睛頓時亮了起來,馬嘴中出了輕輕的嘶鳴聲。
  神算子啞然失笑,伸手一拍,頓時有人抬著一只半人高的大壇子走了進來。
  那人將壇子放在了院子中,輕輕一拍,將泥胎拍去,蓋子揭開,頓時一股清新的酒香彌漫而出,令人嗅之心曠神怡。
  白馬雷電的大眼睛頓時朝著賀一鳴看了過來,猶豫了一下,賀一鳴道“多謝神算子大人。”
  神算子拈須微笑,道“能夠請到擁有神獸血脈的圣獸做客,這一點兒的清酒又算得了什么。”
  賀一鳴心中苦笑,看來白馬雷電確實比自己要受歡迎多了。
  他輕輕的一點頭,白馬雷電頓時離席而起,來到了大壇子邊,自顧自的喝了起來。
  寶豬也不甘示弱,來到了白馬的身邊,這兩個家伙一邊戲耍一邊痛飲,玩了個不亦說乎。
  賀一鳴前來之時,本來做好了放手一搏的打算,但沒想到見面之后,竟然會變成了這副模樣。而當他看向神算子之時,更是有著一種莫測高深之感,似乎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對方的算計之內似的。
  神算子輕嘆一聲,道“賀小弟雖然是剛剛晉升尊者沒多久,但是你身上的氣息之強烈,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當今年輕一輩,確實無人能夠出你之右了。若是你能夠不斷進取,或許有一天……”他神秘的一笑,道“這個地方就會輪到你來做主了。”
  賀一鳴謙虛的笑了笑,他心中狐疑不定,聽神算子的口氣,竟然是在說自己曰后有登上天池主峰宗主寶座的可能。
  但是,這個說法實在是太過于虛無縹緲了,所以他也僅是心動了一下之后,就將之拋開了。
  畢竟,他只不過是天池分支橫山一脈的弟子,而并非天池一脈辛苦培養出來的接班人。
  若是易地相處,他也不會將祖宗流傳下來的千年基業傳給分支弟子。或許,到時候他能夠得到一個席長老之位就已經是極限了。
  神算子并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他也知道,在這個時候談這一切似乎已經脫離了實際。若是有朝一曰,賀一鳴真的能夠進階到那個境界,那么一切就會象水到渠成一般的自然成形,而用不著他多費口舌了。
  當然,若是賀一鳴在隨后的表現中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出色,或者是滯留在這一境界之中,那么此時就算是許諾再多,也不過是鏡花雪月而已。
  他的目光終于移到了百零八的身上,用著一種自于內心的由衷的口吻說道“百兄所習功法,果然是神妙莫測,就連老夫也無法感應到你的生命氣息,更無法推測你的一生。”
  賀一鳴嘴角微微一撇,若是能夠感應到百零八的生命氣息,那才叫真正的有鬼了。而且百零八本來就不屬于這個世界,指望用神算之術推測他的來歷,那更是絕無可能之事。因為以前無此先例,所以哪怕是推測出來什么,估計神算子也是一個睜眼瞎,看不懂。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