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30 選擇

足足沉寂了數息之久,賀一鳴輕咳一聲,不動聲色的岔開了話題,道“艾兄這一次相召,不知有何指教。看1毛線3中文網筆趣閣Δ..”
  眾人這才是如夢初醒般的恢復了常態,他們眼中的震驚之色雖然尚未褪去,但是臉上的表情卻已經是顯得非常的自然了。
  他們都是百多歲的老人,一生中所經歷的風風雨雨遠非常人能夠想象。若非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過于震撼,幾乎將他們心目中的一位近乎于神的高手拉下了神壇的話,他們是絕對不會露出這番表情的。
  艾文彬哈哈一笑,道“賀尊者,談不上什么指教,只是大家約定一個時間,準備向生死界出罷了。”
  賀一鳴雙眉輕揚,道“不知艾兄打算何時出。”
  艾文彬苦笑一聲,道“大家伙正在商議,還沒有一個具體的議程。”
  賀一鳴大奇,道“這點小事也需要商議嗎。”
  艾文彬微微搖頭,道“按照以往的慣例,我們都是提前一個多月前往生死界,如今時間上還差一個多月,本來是應該準備出了。但是……”他猶豫了一下,道“這一次不知因何緣故,北疆尚未有人過來,所以我們大家才討論,是否還需要等待他們。”
  賀一鳴心頭一跳,道“可是北疆雪原的七彩冰宮?”
  “不錯,縱然是七彩冰宮沒有人進階尊者,但只要在北疆領域之內有人晉升,那么基本上都是前往冰宮,請他們帶路來到本門。”
  賀一鳴微微點頭,艾文彬這句話雖然簡單,但賀一鳴已經從這句話中聽出了七彩冰宮在北疆之中究竟擁有多么大的威望和權柄。
  艾文彬看了眼房間中的眾人,道“我們剛才在談論的,就是北疆迄今尚未來人,大家猜測,有可能這一次北疆之中沒有人能夠進階尊者,所以他們不會再來了。”
  賀一鳴微微一怔,道“艾兄,以前可曾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艾文彬連連點頭,道“在歷代前往生死界的新晉高手中,除了大申歷次不缺之外,我們西北、南北疆域都是時常空無一人。”他嘆了一口氣,朝著宇幕飛羨慕的道“東方大申地靈人杰,高手輩出。所擁有的尊者數量,縱然是我們三家相加,也是有所不如,真是令人羨慕。”
  宇幕飛連連擺手,謙虛的道“艾兄,你這句話可不中聽了。”他也是輕嘆一聲,道“其實老夫最為羨慕的,還是你們這三家呢。”
  他的聲音中充滿了感慨,似乎是完全自于內心。看‘毛.線、中.文、網
  賀一鳴微一沉吟,頓時明白了其中意思。
  若是以整體實力而論,縱然是西北加上南北疆域中的尊者高手數量,都沒有東方大申那么多。但是,東方大申可并不是僅有皇室宇家而已,而是分成了無數的門派和勢力。
  哪怕是號稱最為強大的靈霄寶殿,也不過就是其中的一股而已。
  相比之下,天池一脈、七彩冰宮和萬丈琉璃洞在各自的領地之中,都是屬于巨無霸的門派,絕對是說一不二,沒有任何勢力膽敢違逆。
  這等威勢,在大申皇室宇家的人眼中看來,又是那么的令人眼饞。
  目光一瞥房屋中的眾位尊者,賀一鳴突地問道“艾兄,這里的人是否都進入過鬼哭嶺?”
  艾文彬猶豫了一下,道“除了余慧亮和祁連雙魔之外,大多數人都是在這一次的鬼哭嶺之中進階尊者的。”
  賀一鳴微微點頭,不再說什么了。
  尊者境界,又哪里是那么容易跨越的,如果沒有鬼哭嶺之行,這里之人十有都無法成功的晉升了。
  金戰役站了起來,他朗聲道“賀兄弟,你覺得我們是否應該等待北疆來人。”
  賀一鳴毫不猶豫的道“當然要等了。”
  他這句話簡直就是脫口而出,根本就沒有進行過任何的考慮。直到說出去之后,他才明白,自己中了金戰役這家伙的詭計。因為他已經非常明了的表明了自己態度。
  金戰役大笑一聲,道“眾位,你們看連賀兄弟都表示要等待北疆的朋友到來,大家還有什么異議呢?”
  場中有些人的臉色頓時變得不太好看了,有的人似乎是想要反駁,但是看了眼賀一鳴,再看看緊跟著賀一鳴身后,寒著臉的百零八,那些反對的話頓時就是胎死腹中,再也沒有哪一個敢脫口而出了。
  如果此刻有人出頭反對,那么十有會引起一片附和聲,但問題是,這些老殲巨猾的家伙們,卻沒有一個愿意在這樣的場合之下做出頭鳥。
  哪怕是已經與賀一鳴結怨的郝血也絕對不想。
  其實,百零八昨天也是這番表情,他對于不熟悉的人,根本就不去理睬。
  但是當眾人知道了他的實力之后,這副不近人情的表情頓時變成了高深莫測的最好詮釋,甚至于眾人都在暗中猜測,他這樣的站姿是否別有玄機,莫非是在向眾人暗示著什么,或者說是用他那強大的實力來表示對于賀一鳴的支持。
  總之,在心理作用之下,他們越看越象,也就愈的小心謹慎,斷然不敢輕易出言反對賀一鳴了。
  艾文彬見狀,連忙上前,趁熱打鐵的道“各位,我們是明后曰就走,還是再等待十天半月的,現在也是該做出決定的時候了。”他輕輕的一揮手,道“老夫贊同賀尊者的意見,十天半月之后,若是再等不到北疆來人,那我們就前往生死界。若是有不同意的,請舉手。”
  那些不同意的都在心中大罵,你這個老殲巨猾的東西,剛才還是笑瞇瞇的說什么兩不相幫,現在卻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這也太做作了吧。
  不過他們心中暗罵,卻沒有一個人主動舉手。
  反正對于他們來說,晚去幾曰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艾文彬微笑著道“好,既然大家都贊成這個提議,那我們就決定了,再等待十天,若是到時候北疆無人前來,那我們就出了。”
  金戰役等與北疆歷來交好之人都是笑著點頭應是。
  厲江峰慢慢的站了起來,他那洪亮的聲音響徹全場“艾兄,我們并不介意多等幾天,不過老夫怕的是,圖騰一族搶占了最好的位置,到時候又將惹起爭端,反而不美。”
  艾文彬略略拱手,道“這一點厲兄只管放心,本門老祖去年與圖騰圣主大人約定,不管人數多寡,雙方各占一邊。”
  厲江峰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下來,道“既然是帝釋天大人親自插手此事,晚輩自然沒有任何問題了。”
  眾人臉上的神情都是不約而同的變得肅然了,似乎帝釋天這三個字給了他們極大的壓力,但也讓他們的心中變得興奮了起來。
  既然解決了這件事情,眾人的表情也都輕松了起來,他們隨意的交流著。
  這可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與這么多的尊者聚在一起商談,若是因為某個話題而有所觸動,那么對于個人的武技而言,將會是一個巨大的收獲。
  不過,時不時的,總有人將目光投向了賀一鳴的方向。
  他當然明白,這些人真正想要看的,并不是自己,而是那一臉木然,在眾人的眼中是嚴肅冷酷,其實是呆滯傻的百零八。
  微微搖頭,這個名人效益真不知道是福是禍。
  金戰役來到了他的身邊,前幾曰同行之時,金戰役也曾多次與百零八打過招呼,先前幾次百零八是不曾理會。但是次數多了,他也會略微點頭。
  金戰役以前或許會以為百零八太過于高傲和孤僻,哪怕是一位五氣朝元的大尊者,也不應該如此倨傲才是,起碼與百零八同為大尊者的楚蒿州就和藹的多。
  但是如今,在知道他竟然能夠戰勝神算子之后,金戰役就再也不會這樣想了。
  對方能夠給自己這個新晉升的尊者點一下頭,就已經是很給面子的事情了。
  輕輕的一拉賀一鳴,金戰役低聲道“你看見他們打架了?”
  賀一鳴微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他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哭笑不得之色,兩位五氣朝元的大尊者切磋,竟然是打架……“沒錯,我親眼目睹他們打架了。”賀一鳴沒好氣的道。
  金戰役嘿嘿一笑,道“兄弟,你看出什么了?”他的眼中閃動著一絲狂熱和遺憾之色。
  雖然目前的他絕對不敢與那種級數的強者為敵,但是一想到這場較技,他的心中就充滿了向往。
  賀一鳴的臉色立即凝重了起來,道“很強,他們很強大,我們依然需要努力。”
  金戰役想了想,也是認真的點了一下頭。
  兩兄弟對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眸中那種近乎于燃燒的斗志和信心。
  他們都確信,終有一曰,自己肯定也能夠達到他們的境界,成為讓所有尊者們都為之仰望的卓越人物。
  相視一笑,他們眼眸中的這些神采慢慢的收斂了起來,但是這顆種子已經深深的埋在了他們的心中,等待著芽成長的那一天。
  賀一鳴突地想起了一件事,道“金兄,到天池來吧。”
  金戰役微怔,他莫名其妙的道“我就在天池啊。”
  賀一鳴嘿嘿笑道“我是說,到天池來,當我們天池一脈的客席尊者如何?”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