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39 老熟人

賀一鳴的眼睛微微一亮,當他聽到北疆來人之后,心中頓時變得火熱了起來。看。毛線、中文網..
  雖然他也知道,袁禮薰基本上是不可能出現在北疆來人之中,但是這三年中,他還沒有得到過任何消息。
  如今,起碼可以知道她的近況如何了吧。
  “朱兄,北疆來了多少人,是誰帶隊?”賀一鳴插口問道。
  朱八七微怔,隨即明白了過來。
  其他尊者大都不知曉賀一鳴與北疆之間的關系,但他作為曾經的當事人之一,自然是十分了解。
  不過,面對賀一鳴的詢問,他苦笑著搖了搖頭,道“賀尊者,北疆來客僅僅是來到了山腳,在下也未曾見到過。”
  賀一鳴微微點頭,道“艾兄,你我一同下去迎接如何?”
  艾文彬哈哈一笑,道“求之不得。”
  他當然也明白賀一鳴的心思,自然也不可能道破,兩人向著周圍的眾多尊者道歉之后,大步離開了房間。
  在他們離去之后,房間中的眾位尊者相互交談。但是令人驚訝的是,他們所交談的內容,并不是有關于這一次的北疆來客,而是賀一鳴的第一次鍛造,以及金戰役手中那把神兵利器的特殊功能的猜測。
  在這一刻,賀一鳴的風頭完全的掩蓋了北疆來客,甚至于連眾人先前討論的前往生死界之事都在這一刻被沖淡了許多。
  金戰役回到了自己的小圈子之中,魏宗津立即是向他一點頭,道“恭喜。”
  他這句話絕對是真心實意,雖然難免有一點兒的酸酸的心理,但是話中的喜悅之情卻是難以掩飾。
  金戰役同樣的一點頭,在他的眼中,有著強烈的自信。
  在此時,他擁有著有史以來,最為堅定的信念……我,一定能夠晉升五氣朝元!
  ※※※※
  賀一鳴雖然是心急如焚,但他表面上卻顯得若無其事。
  在經歷了數年的波折之后,賀一鳴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領悟了許多。
  艾文彬并沒有下山迎接,而是在半山腰的一座涼亭中等候。
  以他這位天池一脈老牌尊者的身份,能夠做到這一步,已經是相當的不容易了。看1毛線3中文網哪怕是賀一鳴都無法開口,讓他隨著自己下山。
  好在山路雖然不短,但是對于修煉者來說,這點兒路程實在是不值一提。
  沒過多久,賀一鳴就看到了山道上隱約出現的人影。
  眉頭微微一皺,隨即慢慢散開。他心中暗嘆一聲,雖然早就猜到了這個結果,但是當他真的證實的那一刻,卻還是有些遺憾。
  在這些人之中,并沒有他熟悉的袁禮薰的身影。
  那些人快步如飛,終于來到了涼亭,賀一鳴與艾文彬互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眸中的疑惑之色。
  北疆來人并不多,僅有區區兩人而已。至于他們身后的那些人,卻是陪著他們上來的迎客弟子。
  這兩個人他們并不陌生,特別是對于賀一鳴而言,就更不會忘記這兩個人了。
  他們就是將袁禮薰收為門下的黎明萱,以及冰宮一線天的卓萬廉。
  他們兩人一個是老牌尊者,而另一個卻怎么也不可能達到尊者的境界。可這一次的北疆來人,卻是他們兩個,這就讓人感到了無比詫異。
  不過賀一鳴與艾文彬僅僅是交換了一個眼神之后,就立即將這一切拋開,他們并肩走出了涼亭,緩步迎了上去。
  黎明萱兩人很快來到了這里,他們的目光僅僅是在艾文彬的身上一掠而過,就落到了賀一鳴的身上。
  看著賀一鳴臉上那平靜的笑容,以及絲毫也不遜色于身邊艾文彬的氣度,黎明萱兩人終于確定了一件事情,那沸沸揚揚的傳言,果然不是空穴來風。
  “黎尊者,一別數年,想不到那么快就又見面了。”艾文彬笑呵呵的說著。
  黎明萱搖了搖手,道“艾尊者,其實老身也沒有想到過,竟然會在數年之間,再度離開冰宮。”
  賀一鳴雙眉輕揚,向著她微微拱手,道“黎尊者,別來無恙。”
  此時他說話的語氣和態度,都與數年前有著迥然不同的極大變化,完完全全的是一種平等的姿態與黎明萱交談了。
  臉色微微一變,黎明萱的心中暗嘆不已,但她卻也知道既然賀一鳴已經成功的晉升為尊者,那么想要指望對方和數年前一樣的態度,就是絕無可能之事了。
  勉強的點了一下頭,黎明萱的目光閃爍,也不知道心中做何感想。
  卓萬廉卻是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見禮,道“卓萬廉見過兩位尊者大人。”
  艾文彬一揮手,隨意的道“不必客氣。”然而,他收起了臉上笑容,肅然道“黎尊者,這一次生死界開啟在即,你們北疆可曾有人晉升尊者?”
  黎明萱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她黯然的搖了一下頭,道“沒有。”
  艾文彬微微一怔,都“黎尊者,莫非這一次冰宮在鬼哭嶺中竟然是一無所獲?”
  黎明萱臉上的苦澀愈的濃郁了,她嘆道“我們并沒有派人前去。”
  艾文彬聞言微微凝眉,對于一個級大派而言,放棄這樣的機會,簡直就是不可思議。不過,只要看看黎明萱臉上的表情,他就知道,其中肯定有著什么內情。
  賀一鳴的臉色卻也是同樣微變,莫非冰宮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黎尊者,為何貴派不派人前往。”賀一鳴沉聲問道。
  黎明萱臉色一扳,正要呵斥,但話到口邊,突地想起如今的賀一鳴早已不是原來的那個一線天,而是與她平起平坐的尊者大人了。于是,這到了口邊的話就無論如何也說不出來。
  僵持了一下,她終于徹底的收起了心中的那些許不忿感慨,道“最近冰宮生了一件大事,我們將所有的一線天以上人手都投入其中,再也無暇派人外出了。”
  她這句話說的雖然簡單平淡,但賀一鳴兩人卻知道,在北疆肯定生了什么驚天動地的事情,否則以冰宮在那里至高無上的地位,也不可能有著如此做派了。
  “黎尊者,不知貴派生了何事,是否需要賀某相助一臂之力。”賀一鳴雙目中隱現精光,沉聲道。
  黎明萱搖著頭,道“好意心領,不過此事閣下怕是無能為力。”
  賀一鳴臉色微沉,道“賀某的這點兒修為自然不算什么,但賀某卻有幾位知交好友,或許能夠對貴派有些微薄之力。”
  艾文彬的心中頓時是涌起了千般滋味,賀一鳴本人就已經是一位尊者級別的強人了,再加上圣獸白馬和能夠戰勝神算子的百零八……這一股勢力,哪怕是整個天池一脈,也是必須要以正眼視之了。
  黎明萱嘿嘿一笑,突地道“賀尊者,老身這一次來,其實是奉了冰宮老祖之命,求見貴派宗主大人。”
  賀一鳴微怔,道“宗主大人?”
  說實話,他對于天池宗主帝釋天也僅僅是有所聽聞罷了,根本就未曾見過。
  艾文彬的臉色卻是陡然間凝重了起來,道“黎尊者,本門宗主大人已經閉關百年,從未曾見過外人。”
  黎明萱微微一笑,她從身上取出了一份度著金邊的信封,雙手持著,微微彎腰遞了過來,道“這是本門老祖冰笑天大人給予貴派宗主大人的書信,還請艾兄轉交。”
  艾文彬連忙是站直了身體,同時伸出了雙手,也是微微彎腰,恭恭敬敬的將書信接了過來。
  他雖然也是門中最頂尖的那群人物之一,但是在提到那兩位至高無上的巔峰人物之時,他的表現幾乎與一般的弟子無甚區別。
  由此可見,帝釋天在天池一脈中的聲望和地位究竟達到了何等程度。
  黎明萱交出了書信之后,臉色一松,道“艾兄,此事要緊,貴派宗主看過了書信之后,或許會召見老身。”
  艾文彬臉色愈的凝重了,宗主大人百年中連派中之人都未曾召見,又如何會見一個外人。但是見黎明萱臉上的神情,似乎是有著十足把握,他就更不敢怠慢了。
  “賀兄,你代我接待黎尊者。”他向賀一鳴點了一下頭,轉身就朝著山頂而去,竟然是連那群等候著他們的新晉尊者們也不管了。
  見艾文彬遠去之后,黎明萱微笑著,淡淡的說道“賀尊者,這一次的事情,唯有如同帝釋天大人般的存在,方才有資格解決。”
  賀一鳴微微搖頭,知道她是在嘲諷自己不自量力。
  奇怪的是,自從他與黎明萱相遇之后,這位老人家就一直看他不順眼。但是,對于袁禮薰,她卻是疼愛有加,那種態度和表情絕對是無法偽裝的。
  由此可見,人與人之間的際遇和關系,確實是錯綜復雜,哪怕是神仙也休想輕易將其中關系理順。是友是敵,有時候往往僅在一念之間。
  他輕嘆一聲,無比認真的問道“黎尊者,禮薰可好?”
  黎明萱的臉上頓時流露出了無限的光彩,這是一種無比驕傲的神色。
  賀一鳴心中頓時放下了心,只要看看她此刻的表情,已經足以說明任何問題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