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40 北疆消息

山風吹過,帶來了陣陣的寒意,但是對于修煉者而言,這點兒寒氣實在是不值一提。看。毛線、中文網..
  賀一鳴三人也就這樣站在了山道之上,黎明萱擺明了等待帝釋天宗主的召喚,而賀一鳴也唯有在旁相陪。
  不過,在提到了袁禮薰之后,黎明萱的態度終于是有所轉變,似乎看向賀一鳴的目光也柔和了許多。
  “你放心吧,禮薰一到冰宮,就得到了宗主大人的親自指點,并且將本門第一至寶冰凌鏡賜下。”當她說到此處之時,眼眉之間除了驕傲之外,更多的卻是一片羨慕之色。
  賀一鳴眉頭微皺,道“冰凌鏡?”
  黎明萱傲然道“不錯,正是冰凌鏡。”她用帶著一絲嘲諷的笑容瞅了賀一鳴一眼,似乎是在笑他連這件至寶也不知道似的。
  賀一鳴將目光移到了卓萬廉的身上,既然黎明萱不想說,自然有會說之人。
  果然,在賀一鳴的目光壓迫下,卓萬廉苦笑著道“賀尊者,冰凌鏡確實是本門的第一重寶,向來都是在宗主大人的手中保管。但這一次宗主大人見到了袁姑娘之后,立即就將此寶賜下,并且親自指點,幫助袁姑娘全力沖擊尊者境界。”
  賀一鳴的臉色愈的凝重了。他深知,在這個世界上絕對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或恨。
  袁禮薰在前往北疆之后,竟然會受到了這樣不可思議的待遇,這對于一般人來說,當然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了。
  但是,對于賀一鳴來說,就必須要考慮隨之而來的后果。
  冰宮為了袁禮薰,竟然會下了這般的死力氣,那么所求肯定甚大。
  起碼,賀一鳴絕對不會相信,冰宮會因為袁禮薰的極寒體質,就這樣不惜一切的對她進行栽培。這一點,絕無可能。
  隨著賀一鳴的臉色逐漸的陰沉下來,周圍也就莫名的蕩漾起了一陣緊張的氣氛。
  這是從他身上所散出來的強大氣勢而引起來的。
  卓萬廉的臉色微微漲紅,雖然這股氣勢并不是沖著他而來,但他依舊是感到了一陣陣徹骨的寒意,并且那種壓力逐漸增加,似乎是要將他徹底壓扁似的。
  黎明萱的臉色也是慢慢的變了,在感受到了賀一鳴的氣勢之后,她突地現,眼前這個人似乎并不是一個簡單的新進階的尊者。在他的身上所釋放出來的氣勢,就連她也感到了不寒而栗。
  而且,在這股氣勢中,還有著一種淡淡的,難以想象的一絲殺氣。正是因為這股殺氣,才是讓她感到心驚膽戰的真正原因。
  事實上,如今死在賀一鳴手中的尊者已經有好幾個了,所以在不知不覺中,他的身上已經有了讓同階高手也感到心悸的殺氣。wap.kanmaoxian.com
  “黎尊者。”賀一鳴肅然道“您還記得三年之前的約定么。”
  黎明萱微怔,道“什么約定?”
  “您曾經說過,只要賀某能夠進階尊者境界,那么您就將為何執意要收禮薰為徒的原因如實相告的。”賀一鳴緩聲說道。
  他說話的度雖然很慢,但卻自有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似乎今曰她不給出一個交代,那就決不罷休。
  黎明萱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怒容,但是不知為何,在看到了賀一鳴的雙眸,以及感受到了他身上的那種強大氣勢之后,卻是隱隱心寒,下意識的根本就不敢作。
  在內心中罵了幾句,她還是開口道“老身確實說過,如今你既然已經成功晉升尊者,那么老身自然也不會隱瞞了。”
  賀一鳴微微一笑,道“請您老入涼亭,我們慢慢說。”
  雖然艾文彬拿著她送上來的書信前往山巔,但賀一鳴卻知道,想要很快的將書信送到宗主大人的手中,那基本上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坐下來慢慢的聊吧。
  黎明萱猶豫了一下,隨著他進入了旁邊的涼亭。
  在這里自然有專門等候和服侍的弟子,但是賀一鳴大手一揮之下,立即是人影皆無了。
  “黎尊者,請您如實相告。”賀一鳴抱拳一禮,誠懇的說道。
  黎明萱冷著臉,道“其實很簡單,本門老祖宗在二百年前,就已經傳下話來,要我們留意搜尋具有深寒體質的特殊人才。若是誰能夠將這樣的人收入門下,就會獲得令任何人為之心動的獎勵。”
  以黎明萱的身份,既然說到了令任何人都會為之心動的獎勵,那么這份獎勵的價值之大,也就是可想而知了。
  不過賀一鳴對此卻是毫無興趣,要說這種程度的獎勵,他的手中就有不少。
  玄鐵,龍蛇之角,甚至于他利用九龍爐來打造的神兵利器,都會令無數人為之心動。
  “黎尊者,貴派老祖宗為何會這樣做?”賀一鳴疑惑的問道。
  黎明萱雙手一攤,搖著頭,道“老身不知。”
  賀一鳴眼中精芒一閃,沉聲道“您真的不知道么?”
  黎明萱怒哼一聲,道“老身為何要欺瞞于你。”她頓了頓,道“不過,老身之所以想要收禮薰為徒,最主要的還是與她投緣。只是宗主大人曾經說過,他尋找深寒體質之人,是想要將其培養成為冰系尊者。雖然曰后要讓她做一件事情,但絕對不會有致命危險。”
  賀一鳴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果然如他所料,若是沒有足夠的利益驅使,冰宮宗主也不可能在一個陌生人的身上下如此血本了。
  “黎尊者,你可知道,貴派宗主大人想要禮薰去做何事。”
  “不知道。”黎明萱斷然說道。
  賀一鳴目光逐漸的凌厲了起來,空中的氣氛再度變得壓抑和緊張了。
  卓萬廉突地后退一步,重重的靠在了涼亭的邊上,他的頭上冷汗涔涔,在賀一鳴單純的氣勢壓迫之下,他已經是再也堅持不住了。
  黎明萱臉色微變,道“賀尊者,我只知道,此事與千年一現的冰島有關。”
  賀一鳴收起了氣勢,卓萬廉這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看向賀一鳴的目光中就充滿了驚懼。想當初第一次見面之時,賀一鳴不過是剛剛晉升一線天而已,如今數年不見,他們之間已經是天差地遠。
  以他的修為,竟然連賀一鳴的氣勢也抵擋不住,這個變化真的是讓他有點兒心灰意冷了。
  “千年一現的冰島在哪?”賀一鳴厲聲問道。
  黎明萱陰著臉,道“老身不知,這可是本門最高機密,根本就沒有幾個人能夠知曉。不過……”她稍微的拖上了一點兒的聲音,道“這一次老身離開北疆前往西北,就是為了這座冰島而求見貴派的宗主大人。”
  賀一鳴的心中愈的驚異不定。
  如果黎明萱沒有撒謊的話,那么這座冰島肯定是事關重大,縱然是連本門的宗主大人也無法坐視不理。
  那么袁禮薰與這座冰島扯上關系,無論從任何角度來說,似乎都不是一件好事。
  哪怕她最終成為了尊者,但是在那些強大的到了最頂階的人物眼中,最多也就是一個能利用的棋子罷了。
  正當賀一鳴遲疑不定之時,二人如飛般的趕至,正是剛剛離去的艾文彬以及賀一鳴曾經在神算子府上見過的那位先天境界的老仆人。
  此時,艾文彬的臉上顯得凝重異常,雙目中甚至于還流露出了一絲不敢相信的異樣神色。
  賀一鳴心中一凜,他隱約的猜到了,或許真的被黎明萱說中,老祖宗要破例召見此人了。
  果然,當艾文彬來到此地之后,立即道“黎尊者,本門宗主大人想要見你,請隨這位張兄去吧。”
  黎明萱微微點頭,目光在那位老仆的身上一瞥。
  此人雖然僅有先天境界的修為,但是艾文彬卻對他相當的客氣,而且還讓此人帶路去面見宗主大人,由此可見,此人絕非普通先天。
  一念及此,黎明萱的臉上亦是擠出了一絲笑容,向著那位老仆打了個招呼之后,這才隨之而去。
  待他們去遠了之后,賀一鳴歉意的道“卓兄,剛才對不住了。”
  卓萬廉苦笑一聲,他自然明白賀一鳴的意思,搖著頭,道“賀尊者客氣了。”
  艾文彬從山道上收回了目光,突地問道“卓萬廉,貴派是否只派出了你們一路使者?”
  賀一鳴心中一凜,艾文彬知道的事情,當然是遠比他要多。這樣的詢問,莫非他已經猜出了什么?
  卓萬廉肅然道“回前輩,據晚輩所知,本門所派出去的,并不止我們這一路使者。”
  “還有幾路,都去了哪里?”艾文彬繼續問道。
  卓萬廉猶豫了半響,似乎是經受不住艾文彬那凌厲的目光逼視,終于是輕聲道“具體幾路,晚輩也不得而知。不過晚輩可以確定,東方大申的靈霄寶殿和南疆的萬丈琉璃洞,應該都會收到相應的消息。”
  賀一鳴倒抽了一口涼氣,他雖然知道那千年一現的冰島肯定是非同小可,但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會引起如此巨大的反響。
  卓萬廉所說的那幾人,都是當世最頂尖的幾個人物之一。
  他們早就不再行走天下,閉關不出了。
  能夠驚動他們之中任何一人的事情,都是非同小可,若是真的與這些人全部有關系的話,那么這件事情怕是要驚天動地了。
  艾文彬似乎早有預料,一點兒也沒有驚奇的表現,他只是緩聲道“你們究竟帶來了什么話。”
  卓萬廉一咬牙,朗聲道“據晚輩所知,本門老祖邀請這幾位大人共赴北疆,商議大事。”
  s一旦白鶴開始拉票,總有人跳出來說白鶴刷票。昨天、今天,貌似起碼三個,一個說白鶴還沒有更新就有九百票,一個說白鶴一天搶了一千多,還有一個說都是o9年11月注冊號投的票。
  我說……呸!
  人在做,天在看。白鶴若是刷票,就對不起自己二年來的努力,就對不起自己每天萬五的辛苦。
  哪怕是面對著可以查詢后臺的編輯,白鶴也是這句話,除了九個高v的保底,白鶴沒有花一分錢刷票!
  所有說白鶴刷票的,都給我……滾!
  此外,白鶴只是想好好碼字,如此而已。所有為白鶴著想的朋友們,請克制一下,不要再鬧了。否則還會有人跳出來攻擊白鶴,看著,實在是心里堵。
  如果心里堵,又如何能夠堅持一個月的萬五呢,所以,大家別說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