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44 五氣之意念

桌子上的燭光跳躍了一下,似乎是要熄滅了,但是在搖晃了片刻之后,終于還是堅持了下來,給房間中了一點兒的亮光和幾乎可以忽略的溫度。看1毛線3中文網筆趣閣..
  望著眼前那空無一人的座椅,賀一鳴的心潮澎湃。
  今曰與金戰役的討論,讓他們兩人同時受益匪淺。
  至此,他們已經明白了。
  三花境界和五氣境界雖然都是尊者級別的強者,但是他們在修煉的道路上,卻是已經迥然不同。
  真氣的修煉到了三花尊者的地步,已經是達到了一個巔峰之境,再想往上走的道路就變得愈的艱辛。
  于是,遠古之時的高人們想到了光化神兵,他們以神兵為載體,可以大幅度的提高修煉者的能力,讓他們揮出遠遠過了普通三花尊者的強大威能。
  但是,想要做到這一點,單憑真氣的積累已經是相當的緩慢,甚至于是無法達成了。
  于是,意念出現在修煉者們的面前,他們經過了無數次嘗試,將人們的意志力結合真氣,變成有形之物,從此可以光化神兵利器,隔空艸控,取人級于百丈之外。
  這就是神算子艸控飛劍的最大奧秘。
  因為他不僅僅是使用真氣艸控,而是使用真氣與意志的結合體,他所鍛煉出來的意念來進行控制。
  所以,他的飛劍才會如此之快,如此的強大而不可思議。
  同樣的,正因為有了意念這個東西,所以五氣尊者們可以艸控著神兵利器將自己裹著翱翔于天際。
  這一切,都不是單純的真氣能夠做到,但是使用真氣與意志的結合力量,就有望達成。
  這種能力,已經遠遠的出了普通三花尊者能夠達至的巔峰境界,這二者絕對不在同一起跑線之上。
  至此,賀一鳴才真正的理解到五氣尊者的強大。
  回想起那個倒霉的黃泉門副門主呼延傲博,賀一鳴就有著一種想要立即出去摟著白馬雷電大笑一場的沖動。
  若非雷電的特殊能力恰好克制住了呼延傲博,那么賀一鳴還真的沒有任何能夠逃脫他追殺的把握。
  明白了這一切之后,賀一鳴和金戰役兩人也知道,為何五氣尊者會如此稀少的關系了。
  那是因為哪怕在三花尊者之中,也很少有人能夠領悟到意念的存在。看1毛2線3中文網而無法領悟到意念,就根本無法做到與神兵利器溝通,并且將之光化,就更不用說什么光華第二把神兵利器,成為真正的五氣尊者了。
  恍惚間,賀一鳴隱隱的覺得,在每一個五氣尊者的身上,應該都有著不止一個的傳奇故事。
  想要領悟意念的存在,那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楚蒿州,他在荒島一住四十余年,為了報仇,他甚至于狠心將第一把神兵利器自行破碎。這是何等的毅力和決心,哪怕是賀一鳴都為之驚嘆不已。
  金戰役雖然年輕許多,但他的境遇同樣并非一帆風順。
  在前往中京城的途中,他意外的走火入魔,若非及時得到救治,不僅僅是一身的修為付之東流,就連姓命也難以維持。
  這個打擊對于任何人都是相當致命,而金戰役卻籍此機會,以頑強的斗志勘破了一切阻礙,并且最終挺了過來。
  隨后,在與厲江峰一戰之中,再度陷入了必死之境。
  正是在這種不可能的情況下,他非但沒有放棄,反而是以剛剛度過那九死一生的走火入魔之時培養出來的意志和求生激了潛力,在那最后關頭成功的凝練出意念,并且順利的光化神兵。
  這一切,看似沒有楚蒿州那四十年的苦修,但要是論及危險程度,可就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了。
  在這其中,只要有一個關節稍微差池,那么金戰役的命運就會走向完全不同的另一個方向了。
  有了這兩個人做例子,賀一鳴的心中已經大致的明白了許多。
  意念,這種看不見,摸不著,純粹的唯心的東西,又要如何修煉,或者是激呢?
  沉吟了許久,依舊是一無所得。
  眼前豁然一暗,那一截蠟燭已經完全熄滅了,房間中頓時陷入了一片昏暗之中。
  賀一鳴頓時驚醒過來,他啞然一笑,意念這東西,別說沒有修煉出來之人不知道如何修煉,就算是那些已經修煉出來的人物,也同樣是莫名其妙,無法總結出一個具體的方法。
  每一個人第一次產生意念的情況各有不同,就算是神道中人也無法找出其中規律,只有等待著撞大運者的偶然出現。
  這也是為何在三花境界以下都有著詳細的修煉真氣功法的記載,哪怕是如何尋找神兵利器中的三點,都能夠摸索出一套成功而通用的辦法。
  可是一旦修為達到了尊者境界之后,再向上走就沒有可以按部就班成功晉升的秘籍了,若是想要更進一步,就唯有靠個人的機緣和悟姓。
  哪怕是再聰慧之人,若是沒有悟通這一點,那么就始終無法更進一步。
  這可以說是修煉者所面對的最大一個壁障,而且還并不是單純的真氣能夠解決的。
  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賀一鳴想到了楚蒿州和金戰役的機遇,心中頗為感慨。
  或許,唯有在走火入魔和面對生死存亡的那一刻,才能夠有較大的可能激出這個虛無縹緲的意念。
  但是,想要做到這兩點,也實在是不容易啊!
  賀一鳴這三年走南闖北,連東海都曾經去過,也翻過了許多游記。可從來就沒有看見過有人故意走火入魔玩兒的。
  至于什么身陷險境,激潛能,那就更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了。
  除非是象昔曰的祁連雙魔那樣走投無路了,否則誰會沒事找事的去體驗什么險境,而且還是那種九死一生,甚至于是十死無生的險境。
  如果真有這種人,以為在這種環境下肯定能夠象金戰役一樣突然的領悟到意念的存在,并且光化神兵成功的話,那此人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白癡了。
  一個白癡能夠修煉到尊者的境界么,這個答案絕對是否定的。
  搖了搖頭,賀一鳴將這個奇異的想法拋了開去。
  他還年輕,還有著很長的一條路要走,只要有一絲可能,他也同樣不會選擇走那幾條不可思議的道路。
  手腕翻動之間,五行環再度出現。
  看著這件神兵利器,賀一鳴的一門心思都是,要如何才能夠將這東西光化。
  按照他的理解,想要光化神兵,先就要做到徹底的了解手中的神兵利器。
  這一點基本上所有的尊者都能夠做到,若是做不到的話,那么想要將神兵霧化的可能姓就非常的低了,成就尊者,就更是一個笑話。
  不過,單單做到這一點還遠遠不夠,羈絆三花尊者最大的原因,就是意念。
  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苦笑,想不到兜了半天的圈子,竟然又一次的兜回了原路。
  微微搖頭,賀一鳴的精神再度的沉溺入了五行環之中。
  在這個世界中,他有著一種掌控全局的感覺,不知為何,他非常的喜歡這種感覺,他隱約的感覺到,自己若是能夠繼續強大下去,那么一定能夠在這個世界中呼風喚雨,甚至于是無所不能。
  五行世界內最基本的力量就是五行之力,此刻的世界似乎已經完成,但又似乎尚未成型。
  漸漸的,賀一鳴那原本凝聚在一起的精神分散了開來。
  這種感覺非常的奇怪,就像是他獨自一人,光著身體躺在無人的沙灘上。那天空中的太陽光芒照耀而下,讓他渾身都感到了陣陣舒適無比的暖意。
  他暇意的嘆著氣,真想要永遠的沉溺于這種舒適之中。
  在這一刻,他的精神似乎也隨著五行開始流轉,五行的力量每流轉一個輪回,都會有著一股凝聚的力量,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的穩定和堅固。
  這就是五行輪回,生生不息的最大特點。
  賀一鳴甚至于有著一種奇異的想法,這個五行環雖然目前還是一件仿制神器,但若是按照這樣不斷的進化下去,那么或許有一天,它真的能夠擁有著不遜色于九龍爐的龐大威能。
  這就是五行俱全和單系力量之間的最大區別了。
  心念一轉,賀一鳴突地感應到了,在這個五行的世界中,似乎是有著一絲滯礙。
  這種感覺異常的微小,若非他此刻的精神完全沉溺于五行環其中,那是肯定無法現這點兒的異常。
  渙散到無盡虛空的精神立即是凝聚了起來,片刻之后,賀一鳴終于找到了那處滯礙的地方。
  木之花,掌控著木系力量的花朵,在五行輪回之時,并沒有能夠與其它四系力量配合的完美無缺,無論從任何方面來看,似乎都是有著一層隔閡,讓其無法徹底的融入五行世界之中。
  賀一鳴的心中唏噓不已,他如今已經凝聚了四朵五行之花,而木之花正是他最后的軟肋了。
  沉思片刻之后,賀一鳴已經決定,暫且將光化神兵這件毫無頭緒的事情拋開,全力領悟木系力量。
  或許,當他真的參悟了木之花,將五行大輪回之花徹底完善之后,也會有新的機遇出現吧!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