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46 圖騰圣者

聽著他如此鄭重的口氣,賀一鳴心中頗為驚訝,趁著眾人紛紛點頭之際,他詢問道“金兄,若是有五十年以上的尊者進入生死界,又會如何?”
  金戰役輕笑一聲,道“那就是有進無回。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
  賀一鳴微怔,道“沒有例外?”
  金戰役緩緩搖頭,他肯定的道“在神道年代,這里有神道中人把守,根本就無人膽敢違逆。而在神道之后的千年之內,每一次生死界開啟,都會有老牌尊者強行入內。但是……”他冷笑一聲,道“所有的新晉尊者們基本上都能夠順利返回,但是那些進入此地的老牌尊者,卻沒有一個能夠平安的走出來。”
  賀一鳴應了一聲,對于生死界的玄妙,確實是大為忌憚。
  真不愧是神道中人的壯舉,放在如今這個世界上,簡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了。
  艾文彬的目光再度在眾人的身上環視一圈,不過這一次他臉上的神情就輕松了許多,道“各位見諒,不過這是每一次進入生死界之前,都必須講述的話,否則若是有人違逆,那就是害人害己了。”
  賀一鳴的雙耳微微的抖動著,他的臉色飛快的陰沉了下來,輕哼一聲,他突地抬腳向著前方的一塊石頭踢去。
  這塊石頭并不大,在賀一鳴的這一腳之下,頓時裂成了數十塊,而且每一塊石頭都是在空中劃過了一道優美的弧線,朝著前方森林的一側如同流星趕月一般的飛去。
  所有人的臉色都是微變。
  他們自然不會以為賀一鳴的這番動作是突神經。
  在賀一鳴將石塊踢出去的那一瞬間,眾人就已經明白,已經有人靠近了這里,并且在竊聽著他們的對話。
  只是,那么多的尊者之中,竟然被賀一鳴第一個現,其余人自然是心中不爽。但是,他們對于賀一鳴的能力還是頗為贊賞和羨慕的。
  石塊越飛越快,眼看來到了森林之內,突地在半空中爆了開來,就像是下了一場塵土雨似的,瞬間就布滿了整片區域的上空。
  一道粗豪的聲音驟然響起“能夠看穿爺爺的行蹤,很不錯的小子。”
  隨著這句話的響起,一個彪形大漢突兀的從那里出現,并且大笑著走了出來。
  不過,眾人的目光基本上只是在他的身上一閃而過,隨后就投向了在他身后的那只如同幽靈一般的黑豹身上。看1毛2線3中文網
  這是一只渾身漆黑的豹子,那夸張而有力的四肢落地無聲,從它的身上洋溢著一種強者的氣息,那微瞇著的眼睛緊緊的鎖定了賀一鳴,似乎是想要與他親熱交流一番似的。
  賀一鳴等人靜靜的感應著這只豹子的氣息,他們很快就現,這是一只靈獸,而且還是在靈獸中最頂階的存在。
  圣獸,一頭豹子圣獸。
  圣獸的實力往往會過同階的尊者,這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
  如今看到突然出現的豹子圣獸,所有人都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生怕會被它突然襲擊。
  唯獨賀一鳴的心中冷笑連連,這頭圣獸或許對于其他人會造成一定的威懾力,但是對于擁有白馬雷電的他來說,卻也只不過是小意思罷了。
  此刻白馬雷電并不在他的身邊,若是在場的話,哪里還容得這只黑豹子耍威風。
  這一次進入森林之后,在艾文彬的要求下,他并沒有讓百零八和白馬雷電隨行,而是讓他們在身后遠遠的吊著。
  并不是賀一鳴不想要他們跟在身邊,而是艾文彬千叮萬囑,生死界這個地方對于普通人或者是靈獸而言,并不是多么的危險。但是,如果擁有神獸血脈的靈獸進入生死界,那么就將是一場巨大的災難了。
  天池一脈與深山圖騰也有著數千年的聯系,最初關系不緊張之時,也曾經得到過一些令人震驚的消息。
  數千年來,圖騰一族曾經誕生過一只擁有神獸血脈的圣獸,但是這只圣獸進入了生死界之后,就再也沒有任何的消息傳來了,就連它的伴生圖騰族人都隨之失蹤。
  雖然這僅僅是一個案例,或許在生死界中遇到了什么意外也不好說,但是從此以后,再也沒有什么擁有神獸血脈的圣獸敢進入,甚至于是靠近生死界了。
  當然,對于那些普通的圣獸來說,卻并沒有這個問題。
  聽到了艾文彬的敘說之后,賀一鳴再也不敢有絲毫的冒險了。
  如果真的是生死界的問題而讓白馬雷電有所閃失,那么他后悔也來不及。
  所以他讓百零八照料好白馬雷電和寶豬,就在后方遠遠的等候,除非是得到他的召喚或者是離開了生死界的范圍,無論如何都不能露面。
  艾文彬冷著臉,道“閣下是圖騰一族的新晉圣者吧,你我兩家不是曾有約定,井水不犯河水,不知閣下為何要來出頭挑事,難道不怕麒麟圣主的責罰么?”
  那人笑容一斂,臉上頓時是如同籠罩了一層寒霜似的,道“滿口厥詞,老夫只不過是閑下來,到處走走罷了。無意間看見你們這群家伙在圣戰場上逗留,生怕你們褻瀆我圖騰一族前輩們的英靈,所以才會前來。”他眼眸一轉,冷笑道“要說挑事,只怕是你們先行挑事的吧。”
  艾文彬身邊眾人雖然是來自于不同的地方,但是在這一刻,起碼都算得上是處于一條戰線的朋友。對于此人的挑釁,自然是有著同仇敵愾之感,一個個怒目相視,若非是礙著自己的身份,怕是要一擁而上,將對方亂刀分尸了。
  此人就算是再強大,若是一次姓與那么多的尊者級別高手放對,也只有死路一條,想逃也逃不掉。
  不過,此人膽識過人,根本就不曾將眾人帶著威脅的目光放在心中。
  因為他知道,除非是在真正的生死關頭,否則以他們的身份,是不可能一擁而上的。而以一對一,天下間還有何人能夠與“人獸合一”的圖騰一族相提并論。
  艾文彬冷哼了一聲,道“閣下如何稱呼。”
  “老夫胡特爾德,圖騰豹族圣者,你們記牢了。”那人長笑一聲,豪氣干云的說道。
  “好一個豹族圣者。”郝血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狡黠的目光,道“在下雖然遠居東方大申內地,卻也曾久仰豹族圣者的大名。聽說豹族圣者擅長隱匿之術,就算是被欺進身邊,也往往不得而知,不知對否。”
  胡特爾德傲然道“本族的隱匿之術縱然是是放眼整個圖騰,也足以排名前三之列,你說對否。”
  郝血口中嘖嘖有聲,他驚嘆了半響之后,道“可惜,今曰一見,閣下所表現出來的隱匿之術讓在下大失所望。只是不知道是傳言有誤,還是閣下的輕身功法不到家的關系呢?”
  胡特爾德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他的雙目之中更是閃爍著一縷掩飾不住的兇光。
  似乎是受到了他的影響,在他身后那只原本悠閑自得的黑豹亦是慢慢的弓起了身體。那黝黑的身軀中散著一股強烈的到了極點的兇戾氣息。
  艾文彬等人都是心中微驚,他們全部小心戒備,一點兒也不敢有所放松。
  不過在大多數人的心中都在暗中責罵,這個郝血不知道了什么瘋,都到了這個時候,還不忘記挑唆。
  特別是艾文彬和余慧亮這兩位出身于西北天池一脈的強者,就更是心中恚怒。
  郝血這句話豈不是將賀一鳴直接的推到了前臺……胡特爾德的目光在眾人的臉上一一掃過,對于其他人,他只不過是一掠而過,但是到了賀一鳴的身上之時,他卻驟然停了下來。
  “閣下何人,能夠現我的行蹤,想必不會是無名之輩吧。”胡特爾德厲聲道。
  賀一鳴微微一笑,面對著他和那頭黑豹圣獸,輕輕的一揮衣袖,雙手背負,道“本人賀一鳴,請多多指教。”
  胡特爾德明顯的愣了一下,他的眼中充滿了狐疑和不解之色,道“賀一鳴?哪個賀一鳴,你們山外人中有兩個賀一鳴么?”
  這一連串的問題讓眾人面面相覷,就連賀一鳴本人都感到了莫名其妙。
  腦海中豁然閃過了一個念頭,莫非又是那個開嶸國的老祖宗暗中搗鬼,冒充他的名字攪風攪雨不成。
  眉頭微皺,賀一鳴沉聲道“在下是西北天池橫山的賀一鳴。”
  胡特爾德的眼睛慢慢的瞪圓了,他仔細的看著賀一鳴,下意識的搖著頭,道“不可能,絕不可能。”
  賀一鳴怒哼一聲,道“什么不可能。”
  胡特爾德雙眉一揚,大聲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那個叫做賀一鳴的,只不過是一位三花高手,想要進階到尊者境界,哪怕是天賦再強,起碼也要十余年的時間,所以你絕對不是那個賀一鳴。”
  他臉上的神情堅定不移,目光中更是帶著一絲毫不掩飾的嘲諷之色。
  似乎是對于看破了賀一鳴的偽裝而感到自豪似的。
  賀一鳴輕輕的一拍額頭,他一看對方的眼眸,就知道此人的心志無比的堅定,一旦他認定了的事情,那就絕對不會質疑。
  若是真的與此人分辨自己的身份,只怕說破了天,此人也是斷然不會相信的。
  其余眾人亦是彼此互視,每一個人的眼中都有著一絲哭笑不得之色。在這里竟然遇到了這樣的一個活寶,也算得上是意外之喜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