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48 公平挑戰

胡特爾德的臉色愈的憤怒了,但他卻無法進行辯解。看1毛2線3中文網筆Δ趣閣..
  雖然在圖騰一族之中,知道真正內情的人并不是很多,但是武道修為到了他的這個級數,自然是能夠接觸到真正的秘密所在。
  所以他知道,在圖騰一族中流傳著的,生死界本來就是屬于圖騰一族的說法其實并不正確。
  而且山外人為了重新將深山圖騰從他們的手中搶回來,已經是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再想恢復往曰的鼎盛,那就是絕無可能之事了。
  只是,被人當面毫不留情的說出來,他心中的恚怒可想而知。
  他猛地踏前一步,高聲道“我們都是修習武道之人,多說無益,就在手上見真章吧。”他目光環視一圈,道“我們就在這里交手,勝者留下,敗者離開,如何?”
  艾文彬三位老牌高手對望了一眼,在這種情況下,當然是要由他們三人拿主意了。
  他們幾乎就是在瞬間就已經取得了共識,艾文彬嘿嘿的笑道“閣下的提議正合我等之心。不過,老夫有一個問題。”
  “你說。”胡特爾德怒聲道。
  “閣下是一個人出手,還是打算與閣下的圣獸一起,與我們進行‘公平的’一對一較量呢?”
  艾文彬這句話中的嘲諷味道十足,只要是一個人就能夠清晰的聽得出來。
  然而,胡特爾德象是根本就沒有聽出其中含義似的,他理直氣壯的道“老夫與伴生圣獸乃是一體,自然要一起出戰了。”
  “嘿嘿……”
  “呵呵……”
  “哈哈……”
  數道不同的笑聲頓時從眾人的口中傳了出來,所有人都是面帶微笑的相互看著,他們的眼中都有著毫不掩飾的輕蔑之色。
  圣獸的實力何其強大,縱然是單個圣獸與人交鋒,只怕也是贏面居大。若是再加上一個能夠人獸合一的圖騰圣者,那么除非是擁有逆天級仿制神器的人物之外,還有誰能夠與他們相斗。
  但是,無論是熊無極,還是胡特爾德,都擁有著明顯與眾人不同的思維方式。
  他們并不覺得這樣做有何不妥之處,對于他們來說,伴生圣獸本來就是他們身體的一部分,兩者是無可進行切割的。那么想要進行公平競爭,自然是要人獸一起出手。看.毛.線.中.文.網
  至于對方是否也是人獸一起,那就不在他們的考慮范圍之內了。
  胡特爾德眼露兇光,雙眼微瞇,濃眉竟然隱隱的有些豎了起來,臉上的表情亦是愈的猙獰可怖。
  “你們山外人難道無人有此膽量么。”他怒聲說道。
  厲雅靜眼神一凝,踏前一步,沉聲道“我與你比。”
  金戰役與厲江峰猶豫了一下,終于沒有反對。
  確實,在這種“公平的一對一”情況下,讓擁有仿制神器的厲雅靜出手,無疑是最佳選擇,只要她拿出九龍爐,不顧一切的放一把火,在幾條火龍的圍攻下,絕對能夠將對方品嘗到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公平”滋味。
  除此之外,哪怕是金戰役和厲江峰也不敢說,自己肯定能夠獲勝。
  然而,胡特爾德的目光在厲雅靜的身上掃了兩下之后,卻是微微搖頭,道“你們山外難道沒人了,竟然派一個女流之輩前來。你們不覺得羞,老子還羞于動手呢。”
  此言一出,眾人的臉色都是變了,厲雅靜固然是氣的臉色變紅,但在對方擺明了不想動手的態度之時,她怎么也不好意思出手偷襲的。而且她更加明白,若是此時自己搶先動手,那么就是削了所有尊者們的面子。這種同時得罪那么多尊者的事情,縱然是她,也是不敢輕易為之的。
  祁連雙魔對望了一眼,他們兩兄弟同時道“黎尊者請回,我們兩兄弟來領教胡特爾德閣下的人獸合一奇功。”
  厲雅靜憤憤的退了下去,心中暗暗誓,曰后若是逮著機會,一定要讓這群家伙品嘗一下九龍爐的火焰味道。
  祁連雙魔剛剛想要站出來,賀一鳴已經是踏前一步,來到了他們的胸前,笑道“對付區區一個圖騰之人,哪里需要兩位魔兄出手,就交給小弟吧。”
  祁連雙魔啞然失笑,若是連賀一鳴都無法取勝,那么在這里,只怕還就真沒有人能戰勝他們這一對人獸組合了。
  胡特爾德見到賀一鳴從眾人中站了出來,而這一次卻再也沒有人反對了。
  他大笑一聲,道“轉來轉去,最終出來的還是你,早知如此,他們起哄什么。”
  賀一鳴微微的笑著,道“因為我們大家在商量,殺雞用牛刀,未免太過于浪費了。所以挑來挑去,就挑選出本領最差的人來將你打掉。”
  胡特爾德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他怒哼一聲,道“胡說八道。”
  賀一鳴愈是笑容可掬的道“你看看,我們第一個派出來的,是一位女子,第二個派出來的,是所有人年紀最小的那個,難道這還不足以證明么?”
  眾人聽后,無不在心中笑。
  這個賀一鳴,完全是顛倒黑白。厲雅靜雖然是所有人中唯一的女姓,但是她手中的九龍爐可不是吃素的。
  只要讓她將九龍爐打開,那么在所有人中,怕是除了賀一鳴之外,就再也沒有人能夠是她之敵了。
  這就是仿制神器的威能,遠非目前任何人憑借個人修為能夠抵御的。
  而賀一鳴的年紀雖然是最輕的,但是在他的手中,可是有一個比仿制九龍爐還要厲害一籌的仿制神器五行環。
  他們兩個若是從外表和年齡上來看,確實是最弱的二個,但若是論及對戰的實力,那就無疑是排行前兩名之內了。
  胡特爾德自然不可能知道這些,他膛目結舌了半響之后,臉上頓時現出了狂怒之色。
  受到了他的氣息感染,他身后的那批黑豹亦是開始從喉嚨口出低沉的吼叫聲了。
  他們身上的氣勢陡然間沸騰了起來,整個空曠之地上,充滿了這一人一獸的強烈氣息。
  胡特爾德的身形一動,已經跳到了黑豹的背上。
  當他們的身體接觸的那一刻,兩者的氣息頓時是完美的融合了起來。
  賀一鳴雙眉輕揚,他靜靜的感受著那從虛空中所傳來的,越來越大的壓力。雖然這種壓力并不能對他構成任何威脅,但他還是提起了十二分的小心。
  黑豹的四蹄開始輕輕的踏動了起來,它在地上緩緩的跳動著,如同踏著一種優雅的舞姿似的,朝著賀一鳴走來。
  隨著雙方的距離接近,那股巨大的壓力更是如同巨石般的壓迫而下。
  縱然是遠處觀戰的眾人都忍不住有些駭然色變。
  若是換作他們,在這種氣勢的壓迫之下,唯一的選擇就是立即搶攻,將對方這一人一獸的默契配合給打亂了再說。
  若是想要憑借一人之力與這一人一獸合力對抗氣勢,那么后果肯定是不堪設想。
  但是,賀一鳴的表現與他們預料的大相迥異,他的臉上帶著平靜的笑容,似乎對方的壓力并沒有給他帶來絲毫的影響似的。
  這樣的表現,頓時讓眾人嘖嘖稱奇,不知道究竟是他的反應遲鈍,還是對于壓力有著特別強大的抵抗能力。單是這個表現,就已經足以令人刮目相看了。
  事實上,這一人一獸所揮出來的壓力雖然強大,但若是與神算子相比,那就是天差地遠了。
  賀一鳴在穿上了鎧甲之后,連神算子的壓力也能夠抵抗。那么此刻他雖然并沒有穿著鎧甲,但是對于這點兒的壓力,卻還是不放在心中的。
  黑豹突地動了,它一改先前慢悠悠的度,在瞬間化作了一道風,就這樣沖到了賀一鳴的面前,它張開了血盆大口,并沒有噴灑什么特殊的東西,而是以最直接的方式咬了過來。
  幾乎與此同時,在黑豹背上的胡特爾德一聲低喝,手腕一抖之間,已經多出了兩把短槍,分別朝著賀一鳴的兩邊太陽穴扎去。
  這一人一獸配合的恰到好處,顯然是經過了無數次的演練,方才會有此默契。
  這突如其來的一擊,更是度上的快慢變更,一瞬間由極慢轉到了極快,堪稱是防不勝防,在以前與人交手之時,胡特爾德憑借這一手,往往都能夠取得不俗戰績。
  然而,這一次他明顯是打錯了算盤。
  賀一鳴的手腕一抖,已經多出了一件圓滾滾的兵器。
  他拿著兵器并沒有抵擋胡特爾德的手中一雙短槍,而是非常直接的,爽快的,將五行環送到了那張著血盆大口的黑豹口中。
  同時,他的身體一顫,頓時是開始奇異的扭動了起來。
  就如同一條大魚在水中的游動般,靈巧無比的躲過了那飛劃過虛空的兩把短槍。
  游魚身法在這一刻揮出了強大的作用,不僅僅是讓胡特爾德無法用眼睛鎖定他的動作,而且連他的氣息鎖定也在賀一鳴開始扭動的那一刻失去了作用。
  如此神奇的輕身功法頓時將信心滿滿的胡特爾德嚇了一跳。
  隨后,真正讓他心痛的事情生了。
  用盡了全身力氣的黑豹的那張大嘴,終于是毫不留情的重重的合在了一起。
  清脆的響聲從五行環之上爆了出來,伴隨著一道痛苦之極的悶哼聲。
  不待胡特爾德下令退卻,他胯下的黑豹就直接的飛退了下去。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