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62 意外

在那人的手上,有著一個圓形的小盤子,他在走路途中,眼角時不時的朝著盤子上瞅一眼。看1毛線3中文網筆Δ趣閣Δ..
  若是有人能夠在空中進行觀察和測量的話,那么就會現,此人始終都是走在了一條筆直的直線之上。
  自始至終,他都沒有任何的角度彎曲,似乎在他的腳下,不是詭異的神奇空間,而是平坦的,僅有一條線的通天大道。
  賀一鳴緊隨其后,他的眼中逐漸的泛起了一絲奇異的光芒。若是此刻那人回頭張望,他會驚訝的現,賀一鳴眼中的精明和戒備已經逐漸的淡去,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片茫然。
  事實上,從賀一鳴隨著他前進之后,就已經現,這個方向正是在這個空間內,對他出召喚的力量所在地。
  也就是說,就算是沒有此人帶路,自己也會走向這個地方。
  至此,他對于此人的話已經是堅信不疑。
  他甚至于懷疑,這種感覺應該就是來自于自己體內的五行環,而這股力量與五行環之間有著一種莫名的聯系,所以才會讓他有著如此神奇的感覺。
  兩人向前而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總之身邊再也沒有見到其他人了。
  這并不奇怪,天知道在這個神奇的空間中究竟有多么的龐大,而真正有資格進入此地的,哪怕是算上那圖騰一族,也不過就二十來位而已。
  想要在這里與其他人碰頭的可能姓微乎其微。
  如果此人不是另有目的的話,賀一鳴相信,他所感受到的召喚之地,肯定不是此處。
  這些念頭在賀一鳴的腦海中瞬間而過,隨后就慢慢的消失了。
  在最初之時,賀一鳴的頭腦中還是清醒的很,雖然那股力量的召喚異常強大,但他卻依舊是能夠克制自己。
  可是隨著不斷的靠近,那種力量就愈的強大而不可思議,甚至于逐漸的讓賀一鳴陷入了一種迷糊的境界之中。
  在這一刻,賀一鳴似乎已經忘卻了所有的一切。
  他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忘記了來此的目的,甚至于將前面帶路之人的來歷和五行環之事都拋之腦后。
  在他的心中,唯一盤桓著的,就唯有一個念頭了。
  他要進去,到那召喚他的地方,無論如何都必須進去……前方那人順著他手中盤子中指針的引導,筆直的前走著,他根本就不敢回頭張望,因為他怕一旦回頭,就會被賀一鳴看出破綻。看1毛2線3中文網若是賀一鳴突然醒悟而不肯繼續前進,那么他們的精心策劃就將付之東流,而且以后也很難再找到這樣的好機會了。
  所以,他并不知道,如今他若是停了下來,那么賀一鳴肯定會越他,毫不留情的將他甩到身后。
  兩個人就這樣以這種奇異的方式前進,他們保持了同樣的度,彼此之間的距離和最初之時相比,不多一分,不差一毫。
  終于,在前方,出現了一圈神奇的多彩光芒。
  那道光芒充滿了魅力,讓人一見就想要撲上去擁抱似的。
  但是,了解它來歷的人,卻對此畏如蛇蝎,哪怕是此人在看到了遠處的多彩光圈之后,心中亦是劇烈的跳了起來。
  他知道,此刻已經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只要自己稍微有些猶豫,對方肯定會想起這是什么地方。所以他的心中雖然忐忑,但依舊是腳下不停的繼續前進。
  同時,他的雙耳高高豎起,仔細的聽著來自于身后的聲音。
  只要賀一鳴的腳步略有停頓,他就立即會鼓起那三寸不爛之舌,游說他進入這道光圈之中。
  因為他師父說過,在光圈之內,是五行兼修者的噩夢。在那里,五行兼修者根本就無法揮出任何威能,而且還會引起身體的強烈不適。
  只要能夠讓他踏入光圈,那么賀一鳴就是插翅難飛。
  一步,二步,三步……
  光圈就在眼前,那人的雙目中流露出了難以壓抑的狂喜之色。終于,他的一只腳踏入了光圈之內,隨后,整個身體都進入了其中。
  僅僅是站在原地停留了兩個呼吸,他的耳中就傳來了清晰的腳步聲。
  他的眼眸驟然凝縮,心中祈禱著,進來,進來,進來吧……仿佛是天上神靈聽到了他的祈禱似的,賀一鳴也終于邁入了這個神奇的光圈之中。
  那人心中的狂喜甚至于要將胸膛徹底炸開了似的,他的臉色在瞬間變得猙獰無比。
  賀一鳴,這個搶奪了他仿制神器五行環,并且砍斷了他三根手指頭的罪魁禍,終于被他成功的引入了這個必死之局中。
  他再也忍耐不住的狂笑一聲,高聲道“賀一鳴,你也有今天……”
  這句話剛剛說完,他的笑聲頓時是嘎然而止。
  因為他突然現,情況似乎已經出了他的預料之外。
  賀一鳴在他進入了光圈之中,并且看到他停下之后,并沒有同時停下來,而是繼續不停的向前走著。
  他頓時是瞪圓了眼睛,臉上的肌肉變得僵硬無比。
  他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賀一鳴筆直前進,直到深入那無盡的光彩之中,最后消失于他的眼簾之中。
  至此,他才終于明白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賀一鳴,他竟然自己走進了輪回之地,這個一入輪回,有去無回的必死之地……在這個神奇的空間中,除了令人眼花繚亂的光芒之外,還有一些怪石嶙峋,它們突兀的出現在任何地方,將這里點綴的頗具美感。
  此刻,一顆怪石突地掀了起來,隨后,兩個人從中走了出來,在他們的手中,拿著一件神奇的黑色長布。
  當這塊長布蓋起來的時候,他們兩人似乎就變成了這里的一塊大石,但若是長布掀了起來,那么這塊石頭頓時消失不見。
  這種神乎其神的隱匿之法,確實是令人防不勝防。
  那人的身體微微一顫,這才驚醒了過來。他回頭,看了郝血和方晟一眼,由衷的道“久聞黃泉門呼延傲博手中的障眼法衣神妙萬方,如今得見,果然是名不虛傳。兩位隱藏在這下面,連我都瞞過了。”
  郝血微微一笑,道“我們兩人只不過是隱藏在此地,但詹兄卻是一人對付那賀一鳴,這才是真正的英雄豪杰。”他頓了頓,目光朝著光圈深處看了一眼,沉聲道“詹兄,不過在下記得我們的約定是在這里伏擊賀一鳴,將他擊殺之后,取了他的五行環和身上物品。”
  他的話雖然沒有說完,但詹煊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
  如今的賀一鳴進入了輪回之地,他們可沒有這個膽子跟進去,那么在賀一鳴身上的東西,豈不也是白白浪費了。
  方晟亦是上前一步,道“詹兄,你究竟給他灌了什么湯,竟然讓他心甘情愿的進入輪回之地?”
  詹煊的臉上充滿了苦澀的笑容,道“兩位,我知道你們在懷疑我,但是說實話,詹某也是莫名其妙啊。”
  郝血和方晟交換了一個狐疑的眼神,他遲疑了半響,道“詹兄,你是說并不知道賀一鳴為何要進入輪回之地?”
  詹煊連連點頭,道“我剛才以話語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一路行來,就是想要讓他進入這個多彩光圈之中。但他進是進來了,可進來的實在太深……”
  他的聲音中同樣的充滿了一種莫名其妙和措手不及之感,里面的狐疑程度絕不會遜色于郝血兩人。
  他們三人對望了半響,方晟終于道“以前的那些老牌尊者和神獸血脈圣獸?”
  他的這一句話頓時得到了兩外二人的贊同,他們幾個互望了一眼,已經明白了其中大概。
  賀一鳴固然是隨著詹煊來此,但更有可能的是,那種召喚他的力量應該就是在輪回之地。而且在接受到了這股召喚的信息之后,賀一鳴頓時變得和以前那些老牌尊者們一樣,不惜一切代價都要進入輪回之地。
  他們三個人幾乎同時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賀一鳴的這個詭異的下場讓他們在放松了之時,也是感到了深深的遺憾。
  能夠不與這個強大高手交鋒,確實是一件令人無比安心的事情。但是,隨著賀一鳴的離去,他身上的所有東西也都將從人世間消失。
  這對于他們雙方來說,就并不是一件值得人高興的事情了。
  三人相視苦笑,不過事已至此,就是再也無法挽回,哪怕是當場殺了他們,也是不敢進入那個有去無回的輪回之地。
  詹煊向著他們兩人微微抱拳,道“郝兄,方兄,既然賀一鳴已死,這段仇怨也就此了斷吧。小弟要去參悟生死之光,告辭了。”
  他說完了這句話,轉身揮袖,立即是遠遠的離開了此處,似乎他身后的那多彩光圈是什么惡魔似的,驅趕著他盡快逃離此地。
  郝血和方晟對望了一眼,再看看身后的那多彩光芒,想到了賀一鳴進去之時的那個詭異場景,他們不約而同的打了一個寒噤,心中同樣充滿了畏懼。
  “走吧。”方晟輕聲道。
  郝血毫不猶豫的一點頭,兩個人轉身,以最快的度逃離了這里。
  當他們返回原地之時,詹煊已經在靜靜的感受著壓力的召喚,他們兩人向著對方重重一點頭,相互鼓勵了一下,也是靜坐下來。
  許久之后,郝血起身,向著某一個方向飛一般的跑去。
  緊接著詹煊和方晟相繼而起,都朝著不同的地方而去。
  轉瞬間,此地空無一人,唯有到下一次的生死界開啟之時,才會再度有人進入此間。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