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67 六大神兵

一把刀,一把戟,一把叉,一個看不出是什么東西鍛造而成的,卻布滿了銹斑的鐵棍,還有一個圓形的玉盤和一個并不是太大的圓盾。kanmaoxian.com筆趣閣..
  當然,還有一些沒有消融的材料等物品,但那就遠沒有這些神兵利器吸引眼球了。
  在賀一鳴暫時放下了如何離去的思量之時,這些東西立即進入了他的視線之中。
  身形微微晃動之間,賀一鳴已經在整個大廳堂之中開始亂竄了起來。他的動作快若閃電,不過片刻就已經將整個廳堂都轉了一遍。
  當他回到原地之時,腳下已經多了許多的東西。
  刀,戟和叉自然是最普通形態的神兵利器,而且這三把神兵利器也確實了得。哪怕是剛剛開始學習鍛造之道的賀一鳴也能夠感受到神兵利器之上所傳來的強大煞氣。
  僅僅是輕輕的碰觸,就讓賀一鳴明白,這三把神兵利器絕對在金戰役的龍槍和楚蒿州的龍鞭之上。
  或許,唯有在蓬萊仙島底下所找到的那把神道中人生前使用的神兵利器才能夠與之一較高下。
  伸手輕撫這三把神兵利器,賀一鳴輕聲一嘆。若是在外面出現了這種級數的神兵利器,一定會引起軒然大波,引得無數人不惜代價的搶奪了吧。
  特別是那些強大的三花尊者,甚至于是五氣尊者都會為之眼紅。
  而他雖然得到了這三把神兵利器,卻是被困于輪回之地,出去的希望渺茫,這也不知是福是禍了。
  輕嘆一聲,賀一鳴將這三把兵器放下,拿起了那個長滿了鐵銹的短棍。
  目光掃了幾眼,賀一鳴終于可以肯定,這東西應該不是什么霧化神兵。但是不知為何,當他拿到手上之后,卻有著一種心悸的感覺,似乎這東西充滿了危險。
  臉色凝重的仔細打量著,賀一鳴的眼中愈狐疑,一段生銹的鐵棍也會給他帶來這種感覺,確實是令人難以置信。
  他猶豫了半響,手上終于是微微用力。一股靈巧的真氣瞬間傳遍了整個鐵棍,隱隱的,賀一鳴的雙眉一揚,他現,這個鐵棍應該是空心的,而真正讓他心生忌憚的,或許是里面所隱藏著的東西吧。
  輕輕的,鐵棍出了一道輕微的噼啪聲,在賀一鳴的真氣切割下,這個鐵棍毫無意外的整整齊齊的分成了兩截。
  賀一鳴伸手一揮,將上面的一截彈開,頓時露出了中空的部分。看1毛線3中文網
  當看到了里面的東西之后,賀一鳴的眼眸驟然亮了一下,露出了驚喜交加之色。
  在這里面的東西,竟然是個黑不溜秋的圓球。每一個圓球之上,都蕩漾著一股讓賀一鳴無比熟悉的力量。
  雷震子,這竟然是整整的四顆雷震子。
  在賀一鳴的手上,也有著四顆這樣的寶貝,若非如此,他也不敢這樣的肯定了。
  然而,賀一鳴高興了片刻之后,臉色隨即黯淡了下來。
  從這四顆雷震子的顏色來看,它們所蘊含著的力量肯定是消耗殆盡了。
  在賀一鳴身上的四顆雷震子,倒是蓄滿了力量,里面的雷電之力龐大無比,這也算是賀一鳴的一個殺手锏,若是真的無法離開此地,那么他會不惜動用雷震子和九龍爐的力量,來為自己打通一條求生之路。
  至于這樣做會否讓整個生死界為之崩潰,那就不是賀一鳴能夠考慮的了。
  但是,在看到這四顆喪失了力量的雷震子之后,賀一鳴的心就沉了一半。
  那人的身上既然有此寶物,肯定不會棄之不用,若是連四顆雷震子合力都無法奈何得了這個神奇的廳堂空間,那么他手上的神器也就未必能夠達到預期的效果了。
  微微苦笑著,賀一鳴也不知道此刻的心情究竟是喜還是悲了。
  慢慢的將雷震子放在了地面上,賀一鳴轉身,將那個圓形的云盤拿了起來。
  這個玉盤拿在手上,自然而然的就有著一絲暖和的感覺,似乎在他手上所拿著的是一塊萬年溫玉一般,上面的溫暖能夠直接滲透人心。
  當然,賀一鳴知道,這東西絕非那么簡單,肯定是另有玄機。
  在神兵利器之中,那種單純的武器形態的神兵利器雖然威能強大,但是它們所擁有的威能卻也就是符合兵器的特點罷了。
  但是,對于那些稀奇古怪形狀的神兵利器,那就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了。
  譬如厲雅靜手中的仿制神器九龍爐,他手中的五行環等等,這些神兵利器都不是呈現正常兵器的形態,但若是以威力而論,卻是遠勝于那些傳統的神兵利器。
  當然,也并不是所有奇特的神兵利器都擁有這種恐怖的威能,有些神兵利器雖然在武力上不甚突出,但卻往往在某些方面擁有神奇的妙用。
  所以說,當看見有人拿著這種神兵利器對敵,那么任何人都不敢掉以輕心。
  而這個神奇的玉盤更是留在這里長達數千年的東西,若說僅是由萬年溫玉鍛造而成,賀一鳴是無論如何都不相信的。
  仔細的觀看了半響,賀一鳴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他能夠感覺到玉盤的堅硬度,這種硬度雖然并非生平僅見,但就算是他使用五行環或者是大關刀,也是休想將其擊碎。
  這純粹是一種感覺,但是賀一鳴卻知道,自己的感覺很少出錯。
  他嘗試著將一縷真氣輸入其中,頓時感受到了內中那空空如也的窘迫。看在在數千年之后,這里面所擁有的力量也已經徹底的消散了。
  玉盤的正面突兀的亮了起來,散著一種朦朧的光線。
  賀一鳴微微一怔,連忙將玉盤放到了正面,仔細的觀看著。隨后,他倒抽了一口冷氣,心中隱隱寒。
  此刻,在玉盤上竟然出現了一只眼珠子。
  這只眼珠子占據了玉盤三分之一左右的地方,并且在滴溜溜的旋轉著。
  看著這惟妙惟肖的眼珠子,賀一鳴心中的驚訝實在是無以倫比。他實在是想不出,這件神兵利器究竟有何妙用,竟然會顯得如此詭異。
  心中微動,賀一鳴雙目一凝,與這只眼珠子對望了起來。
  在這只眼珠子中,有著一片如云似霧般的景象,但是,當賀一鳴的視線透過了這一片云霧之后,他的心中豁然一震。
  在這里面,他竟然看到了自己,看到了這個偌大的廳堂,里面的景色慢慢的清晰起來,賀一鳴甚至于能夠隨心所欲的看清楚距離自己將近百丈之外的某一具尸骨的模樣。
  體內的真氣澎湃,瘋狂的涌入了這個玉盤之中,隨著真氣的進入,里面的圖像范圍越來越大,也愈的清晰了起來。
  然而,唯一讓賀一鳴感到遺憾的是,這個玉盤中所展現出來的景象最多也就是整個大廳堂罷了。若是想要繼續擴大范圍,就會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所阻礙,再也無法擴散出去了。
  擾了擾頭皮,說實話,賀一鳴并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哪怕是在見識到了它的神奇之處后,也同樣不知道這是何物。
  靜靜的回憶著靈霄寶殿所見的那本天下奇珍錄,但可惜的是,賀一鳴還是無法想起這東西的來歷。
  似乎連那近千本包羅萬象的書籍中也沒有記載過這種奇怪的到了極點的東西。
  然而,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東西絕對是身具妙用。當然這種妙用或許并不是體現在武力之上,而是體現在它的那種神奇的窺探能力之上。
  小心翼翼的放下了玉盤子,雖然他知道,哪怕用力去砸,也不可能在上面留下任何的痕跡,但他卻依舊是較為小心的放了下來。
  就好比誰都知道金條不容易摔壞,但是有機會拿金條的人,肯定是小心翼翼,絕對不會當做磚頭般的亂扔。
  最后,他將那把看上去異常結實的圓盾拿了起來。
  這把圓盾并不很大,遠不如昔曰加布里的那面大盾威風,但是當賀一鳴舉起這把盾牌的時候,眼中卻是有著一種莫名的驚訝之色。
  這面圓盾太輕了,似乎連一點兒的重量也沒有。如果不是親手感覺到盾牌所帶來的硬度,賀一鳴甚至于在懷疑,這東西是否由一張紙頭折疊而成。
  仔細的在上面查看了半響,賀一鳴看到了在盾牌內部,似乎是銘刻著許多奇異的花紋。當賀一鳴的目光落到了這些花紋之上,頓時被其深深的吸引住了。
  這些花紋似乎是擁有著某種特殊的魔力,能夠讓人身不由己的身陷其中。
  片刻之后,賀一鳴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他望著這些花紋的目光中甚至于有了一絲畏懼之色。
  在凝視這些花紋的時候,賀一鳴竟然產生了一種觀看神道之書的感覺。若非他知道此刻情況特殊,斷然不是研究之時從而全力退出來的話,那么此刻他很有可能已經象是進入神道之書般,進入這個盾牌的世界去探索了。
  微微的搖了一下頭,賀一鳴考慮再三,還是將這個盾牌放了下來。
  他可以肯定,這東西絕對與神道中人有關,或許這面盾牌才是所有東西中最貴重的,甚至于不下于雷震子的價值。
  但目前卻并不是研究的時候,只好暫且放下,等待以后慢慢的嘗試了。
  再度抬起了頭,賀一鳴將目光投到了地面上的一些奇異材料之上。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