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79 殺機

賀一鳴的全部精神立即提了起來。看.毛.線.中.文.網..
  哪怕是真的找到了居住點,賀一鳴也斷不可能有這樣的認真。
  可是眼前的這三個人就完全不同了,他在出來之時,幸好遇到的是厲江峰父女,以他們兩人那種光明磊落的姓格,并沒有趁火打劫,反而是贈送丹藥。
  但是,賀一鳴可以肯定,如果自己出來之時,遇到的是眼前這三個人,那么等待他的,將會是一個極為凄慘的下場。
  別說是渾身上下的所有寶貝都再也保不住了,就算是他的姓命,也絕對是死無葬身之地,肯定會被郝血使用某種藥物徹底的化去。
  畢竟,他身上的寶貝太多了,無論是換作任何人,只要現了這些寶貝,就絕對不可能再留下自己的活口了。
  視線一點點的拉進了,片刻之后,終于能夠清晰的看到他們的身影。
  賀一鳴心中狐疑萬分,這三個人明明是牛馬不相及,兩個是大申的內6世家,另一個若是不出意料,肯定與開嶸國有著莫大的關系。
  但是不知為何,他們竟然聯合在一起,這就讓賀一鳴開始聯想翩翩了。
  來到了他們的面前,賀一鳴意外的現,他們只不過是隔著一段距離相互站著,而并沒有真的進行交談。
  而且從他們所站的距離來看,分明是相互之間有著相當大的戒心。
  然而,半響之后,他們終于開始交談了起來。
  賀一鳴心中大急,他心中暗道,若是能夠聽到他們的談話就好了。
  這只不過是他的一個心愿而已,但是當他的心中泛起了這個心愿的時候,丹田內的那一道光頓時順著經脈流轉而出,并且在瞬間就已經進入了玉盤之中。
  賀一鳴的臉色大變,這一道的光的威能他可是深有體會,連凝血人都完全不是對手,那么當它爆出來的時候,眼前的這個玉盤又是否能夠承受的住呢?
  然而,他的這個擔心顯然是完全多余的。
  當這道光之力進入了玉盤之后,這個玉盤頓時散出了強大的光芒,瞬間就將賀一鳴籠罩了進去。
  若是此刻從外面看過去,就能夠看到一個巨大的光繭,這一片光在丹田之內,僅僅是占據了一點兒的不起眼的地方。看1毛線3中文網可是一旦離開并且外泄出來,頓時就是表現出巨大的威能。當然,這也與賀一鳴體內的混沌丹田有關。若非是這個奇妙的丹田,也不可能容得下如此神奇的光之力了。
  一縷細微的聲音傳入了賀一鳴的耳際。
  “郝兄這一次生死界之行,似乎是對生死之光有所領悟,真是可喜可賀。”詹煊微笑著說道。
  這個聲音一入耳,賀一鳴頓時是大喜過望,不過他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訓,并沒有輕易的讓精神波動。
  想不到這一片光竟然擁有著如此強大的力量,在進入了這個神奇的玉盤之后,不但能夠讓他如同親眼所見,而且還能夠聽到他們交談的聲音。
  至此,賀一鳴對于玉盤的來歷愈的好奇了。
  他甚至于懷疑,在人道境界之中,是否有人能夠鍛造出如此神秘莫測的東西。
  如果他沒有估計錯誤,這個玉盤應該是與那面盾牌一樣,都是屬于神道中人的物品。
  畢竟,這些東西都是在神道中人消失之后的兩千年間進入生死界的。而在神道中人剛剛消失的時候,世界上應該還有著不少與神道有關的神兵利器或者是具有無窮妙用的寶器。
  而這些東西隨著時間的延長,逐漸的失蹤或者是損毀。在得不到補充的情況下,最終消聲滅跡。
  所以,他手中的玉盤和盾牌,都應該是神道時代的產物。曰后若是有空,他一定要好生的研究一下,看看其中蘊藏著什么驚天之秘。
  “詹兄過獎了,小弟只不過是略有所得罷了。”郝血微微一笑,道“不過我看詹兄的境界似乎已經是徹底的穩固了,應該在生死之光前領悟了許多吧。”
  賀一鳴的眼眉輕輕一動,此人竟然是姓詹,這可是開嶸國的國姓,如此一來,賀一鳴就愈的確定了此人的來歷。
  “詹某雖然是略有小得,但哪里及得上兩位。”詹煊謙遜的一笑,道“這一次進入生死界,雖然我們都是有所收獲,但很可惜的是,最主要的任務卻并未完成。”
  郝血苦笑一聲,道“是啊,等到兩位長者前來相詢之時,真不知道應該如何向他們交代。”
  方晟微微搖著頭,道“這也是沒法子的事情,我們為了對付他,不但將呼延副門主大人的障眼法衣借了過來,甚至于還不惜讓詹兄露出本來面目。所有的準備都到了極致,但任誰也想不到,他竟然會急匆匆的自尋死路。”
  郝血和詹煊同時點著頭,他們臉上的表情同樣帶著一絲遺憾和苦澀。
  賀一鳴的表現在事先確實是無人能夠想到。
  他竟然和千多年前,傳說中的那些老牌尊者強者們一樣,如同中了邪似的,一步不停的進入了輪回之地。別說他們從未想到,就算是他們背后的那兩位長者也同樣的未曾想到。
  郝血長嘆一聲,道“此人死就死了,若是不死,我們也要將他置于死地。但可惜的是,他身上的東西……”
  其余兩人都是深有同感的點著頭,不過他們所在意的東西卻并不相同。
  詹煊自然是可惜那件仿制神器五行環。
  其實這件五行環大有來歷,而且詹煊也知道,雖然他師父是一個頂尖的鍛造師,但就算是再給他一百份材料和一千年的時間,他也再也休想再度鍛造出第二把五行環了。
  這樣唯一的一個五行環,就這樣被賀一鳴帶入了輪回之地,每次想到此事,他的心中就是隱隱作痛。
  而郝血二人亦是如此,他們一想到凝血經和古老魔收集的舍利子從此以后全部消失,他們的精神也就不再振奮,似乎從生死界中感悟到的東西也無法讓他們提起更大的興趣了。
  詹煊突地冷哼一聲,道“他死了又怎樣,還有賀家莊,還有橫……”他頓了頓,似乎是有所忌憚,目光朝著自己的那三根假指的地方看了一眼,最后道“他和他的家人都會得到報應的。”
  郝血和方晟對望了一眼,不過他們雖然聽出了對方話中的意思,但是他們的臉色卻顯得平靜異常,沒有任何吃驚的表情。
  一旦晉升尊者之后,他的敵人一般來說就不會去動他的家人和朋友了。
  這在修煉界是一個不成文的規矩,畢竟,就算是再孤僻之人,也會有一些好朋友,若是打不過就對其家人下手,那么這個世界早就亂套了。
  但是,如果那位尊者隕落了,那么他的家人安全就再也沒有任何保障了。
  他的仇家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前來報復,除非這一家重新投靠了另外的同等級數的強者,否則他們就唯有背井離鄉,一走了之。
  郝血和方晟兩人雖然不知道詹煊與賀一鳴之間究竟有何仇怨,但是奪環之恨,削指之仇,已經足以讓一位尊者將賀一鳴的家人列為報復的對象了。
  至于他之所以不提橫山,自然是因為其后的天池一脈。面對著這個龐然大物,哪怕是他的師父,那位神秘的山頂洞人都不敢輕易招惹。
  方晟輕咳一聲,道“詹兄,那賀一鳴雖然死定了,但是在他的身邊卻還有著幾位高手,你可要小心了。”
  詹煊傲然一笑,道“多謝方兄提醒,但是既然賀一鳴已亡,那么他身邊的高手就算是與他們的關系再好,也不可能永遠停留在賀家莊。只要他返回靈霄寶殿,那么就算是得知賀家莊毀于一旦,他也不可能來此為一些死人報仇。”
  郝血和方晟對望一眼,他們口中所說的高手,指的是百零八、楚蒿州和白馬雷電,但是此人卻以為他們指的的金戰役。
  方晟還待再說,郝血卻是微微的搖了一下頭。
  方晟微怔,隨后啞然一笑,話鋒頓時一轉,笑道“詹兄,既然如此,你曰后打算血洗賀家莊之時,不妨招呼一聲,我們兩人也為你搖旗吶喊,省的出現幾個漏網之魚。”
  詹煊啞然一笑,點頭應承了下來。
  不過他們都知道,這不過是一個客套話罷了。方晟兩人馬上就要返回大申內6,又怎么有時間停留在此。
  他們三人開始閑聊了起來,足足有了一刻鐘之后,一把蒼老的聲音突地從他們的身后響起“賀一鳴竟然進入了輪回之地?”
  他們三人臉色微變,但隨即放松了下來,因為他們都認出了這個聲音的來歷。
  “師父,賀一鳴確實是進入了輪回之地。”詹煊將所生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甚至于連最小的細節也沒有放過。
  至此,山頂洞人的眉頭就真的皺了起來。
  良久之后,他長嘆一聲,道“天意,或許五行環本來就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之上。”
  詹煊等人無不是低下了頭,哪怕是詹煊都不敢接口。
  然而,就在此刻,山頂洞人的臉色突地一變,他豁然轉身,雙目之中精光四濺,狠狠的盯著一個方向。
  郝血三人同時小心戒備,不知道此老的表情為何會突然變得如此肅然。
  眼前人影一閃,一道黑影如同鬼魅般的沖了過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