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91 深山圖騰

進入了山峰之內,雖然有著五行中的土系光環加持,但白馬的度也要遠比平時緩慢的多。kanmaoxian.comΔ..
  不過縱然如此,也要比賀一鳴全力以赴快上一籌,甚至于不遜色于那頭大老鼠的鉆地之術了。
  當賀一鳴與白馬雷電的能力合一之時,同樣揮了無以倫比的巨大能力。
  他們筆直的朝著那一處前進,龐大的氣勢縱然是在這里也依舊壓抑不住。
  招罄林和伴生圣獸進入了山峰之后,稍微穿行了一點,立即就收斂了渾身氣息,以最穩妥的度打著盤旋朝著山峰之下行去。
  鼠族的特殊能力并不是很多,但是除了對于危險的預知以及鉆地之外,對于隱匿之術也是同樣的精湛萬分。若非如此,他昔曰在游歷天下之時,也不可能與黃泉門的呼延傲博結為好友,并且在這方面相互探討,乃至于獲益良多了。
  所以,當他施展出隱匿之術后,整個人頓時就像是消失了一般,任憑賀一鳴如何搜索都無法找到。
  趁著這個機會,招罄林慢慢的向著下方潛行,雖然這個度與正常之時相比,慢到了令人指的地步,但是在這個時候,只要不被賀一鳴和那位披著七彩光霞飛來的援軍察覺,他就是心滿意足了。
  然而,這個美好的愿望只不過是持續了短短的一炷香功夫之后,就被賀一鳴殘酷的打破了。
  賀一鳴與白馬進入山峰之后,他們毫不掩飾自己的龐大氣勢,以最為強悍的一面朝著招罄林沖去。
  一開始招罄林還抱著一線希望,以為賀一鳴并沒有現自己,只不過是想要以龐大的氣勢將自己嚇出來而已。但是,當賀一鳴和白馬以這條筆直的線路踐踏而來之時,他才真正嚇得膽戰心驚。
  這家伙原來真的察覺到了自己的存在。
  他那強大的,幾乎就是整個圖騰一族最為杰出的隱匿術,竟然就這樣的被輕易看破了。
  在極度的震驚之后,招罄林更加沒有了與賀一鳴交鋒的膽魄。那頭大老鼠在嗅到了白馬雷電的氣味之后,更是抱頭鼠竄,拿出了吃奶的力氣飛一般的逃竄著。
  兩個人,三只靈獸在土地中追逐著,只不過與最初不同的是,追逐的雙方掉了過來。原先氣勢洶洶,威風凜凜的追擊者,變成了如今倉皇而逃的過街老鼠。
  再過片刻,招罄林的臉上終于是露出了一絲兇戾的猙獰之色。堂堂一代大圣者,竟然會被人這樣追擊,自然而然的會產生出一種暴戾之心。看。毛線、中文網
  他在半途中突地一個轉彎,竟然朝著另一個方向筆直而去。
  賀一鳴自然不明白招罄林意欲何為,不過他既然已經打定了要擊殺對方的主意,那么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哪怕對方前往天涯海角,他也會緊隨不舍。
  招罄林和大老鼠猛地朝著頭上升去,并且來到了地面之上。但是,那只老鼠頭剛剛露出了一點,頓時就是一個哆嗦,想也不想的立即乖乖的進入了地底。
  在他們頭頂上的天空中,一片七彩霞光耀眼生輝。
  任何人看到了這一幕之后,第一個感覺肯定是,這家伙并不好惹,還是避開的好。
  而招罄林在后有追兵的情況下,當然就更不敢出頭與百零八糾纏了。
  地底的追逐在大半天之后,招罄林的度終于是放慢了一點。而到了這里,賀一鳴臉上的表情也是凝重了起來。
  因為他隱隱的感應到了,在這一片土地的前方,竟然是一個擁有著無數高手的恐怖之地。
  單單是達到了尊者境界的氣息,起碼就有五個之多,而且其中的一人修為,更是不再招罄林之下。
  他心念一轉,突地泛起了一個恐怖的念頭。
  自己追擊對方,不會是追到了他的老巢吧……
  招罄林眼中閃動著一絲復雜的神色,若非是走投無路,他也不可能回到圖騰一族了。
  這一次他參與追殺賀一鳴,那可是違逆了麒麟圣主的命令,這在深山圖騰一族中,可以說是最大的逆鱗。任何違逆了這個命令之人,都將受到最為嚴厲的懲罰。
  所以,若非是迫不得已,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回來的。
  但是,以賀一鳴和天空那人的態度來看,他們是鐵了心要追殺于他。是以,在姓命不保和受到懲罰這兩個選項之中,他義無反顧的選擇了第二項。
  當然,若是賀一鳴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從而退去的話,那就是最為理想的了。
  老鼠頭在土地上閃了一下,看看高空中的那人似乎并沒有攻擊的意圖,立即是竄了上來,向著眼前的大山跑去。
  土地翻騰之間,白馬也是跳了上來。
  一來到地面之上,它立即就是長嘶了一聲,將那份子憋屈和痛恨泄了出來。
  它可是堂堂正正的擁有神獸血脈的圣獸,這一次竟然陪著一頭老鼠在地底下鉆了半天,那雙漂亮的大眼睛幾乎都因為憤恨而變得血紅了。如果此刻將烤老鼠肉端到它的面前,估計它二話不說的就會吃個干凈。
  白馬雷電的長嘶聲立即在前面的大山中引起了一大片的轟動,數道身影如飛般的趕了過來,其中一道更是直接的飄在了天空之中。
  招罄林一見到他們,頓時松了一口氣,他回頭,看著依舊是緊追不舍的賀一鳴,以及那天空中緩緩下降的七彩光芒,臉上的神情頓時是如同籠罩了一層寒冰似的。
  這兩個家伙,竟然還是不肯放棄,難道他們真的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么?
  “招大圣者,生了什么事?”天空中的那人坐在了一只巨鷹的身上詢問著。
  這只巨鷹渾身上下長滿了如同鋼鐵一般的羽毛,一雙鷹眼更是銳利的如同匕一樣,似乎是只要看你一眼就有可能將你整個人割斷似的。
  如此強大的壓力,存在感和威勢,才是真正的強者所為。
  或許他在武技之道上的成就并不比招罄林高出多少,但是在氣勢的比較上,兩個人卻是天差地遠。
  當然,這也與他們所信仰的種族有關,想要指望老鼠和天空中的飛鷹處于同一檔次,這也太過于為難人了。
  “胥大圣者,這兩人想要殺我,請助我一臂之力。”招罄林連忙說道。
  天空中的那只巨鷹并沒有揮舞著翅膀,而是在它的身上有著一層淡淡的光輝。正是因為這種光輝的力量,所以才能夠讓他們在半空中懸停著。
  鷹背上之人,是一位中年男子,他的臉上長著濃密的絡腮胡子,幾乎就連他的真實面目都被胡子遮掩了起來。
  而且,此人的目光敏銳之極,看向賀一鳴等人的眼神更是帶著一絲毫不掩飾的敵意。
  無論對方是何來路,但既然來到了深山圖騰一族,并且想要追殺鼠族大圣者,那就是整個圖騰一族的敵人。
  只是,目光在對方的白馬之上停留片刻,胥大圣者的臉色頓時變得凝重了起來。
  “圣獸,神獸血脈?”他一字一頓的說道。
  同時,天空中的那只巨鷹,以及剛才出來的那幾位普通圣者和他們的靈獸,都看向了白馬雷電。
  賀一鳴眼角一瞥,頓時現,在這幾個人中,僅有兩個人的伴生圣獸也是蒼鷹,雖然大小不一,種類不同,但好歹也算得上是老鷹中的一種。可另外二人的伴生圣獸就不是老鷹,而是各種走獸了。
  估計前面所居住的,是圖騰一族中的幾個大族混居地,所以才有可能出現如此之多的尊者。
  在聽到了胥大圣者的話之后,所有圖騰圣者的眼中都泛起了一絲驚慕之色,甚至于是雙眼隱隱光。
  而他們身后的圣獸,無論修為高低,也是在這一刻變得有些敬畏了。
  賀一鳴傲然一笑,道“不錯,在下的圣獸正是擁有神獸血脈。”
  胥大圣者的臉色凝重之極,當然,他的這份凝重并不是對待賀一鳴,而是對待白馬雷電的。
  “閣下如何稱呼,為何要追殺我們圖騰一族的大圣者。”
  說到這里,眾人的臉色都是微變,圖騰一族兇名在外,但也并不是沒有被人追殺過。
  可是,能夠直接追到圖騰一族,但卻是依舊不肯放棄的,怕是也唯有眼前的這兩個人了。
  賀一鳴心念電轉,看到了招罄林臉上的那一抹陰沉之色,頓時長笑道“在下天池橫山賀一鳴。”
  眾多圖騰族人的臉色都是微變,他們雖然從未見過賀一鳴,但是對于這個名字確實是有所耳聞的。
  “賀一鳴?你不是與我們有著二十年之約,為何今曰就上門來。”胥大圣者怒斥道“莫非你欺我圖騰一族真的沒有人能夠治得了你么。”
  在說到這句話的時候,龐大的氣勢從他的身上蜂擁而出,如同鋪天蓋地般的朝著賀一鳴壓了下來。
  然而,曾經經受過神算子壓力的洗禮,以及有了輪回之地經驗的賀一鳴,卻并未將這股壓力放于心上。
  他長笑一聲,道“閣下說的好,既然記得有二十年之約,那么這位鼠族大圣者為何要與人聯手,想要置賀某于死地。”
  他的聲音朗朗而起,宛若悶雷一般的炸響,瞬間便已遠遠傳了開來。
  胥大圣者臉色微變,尚未說話,山谷之內,頓時就是一片沸騰之聲。就如同一陣波浪般的,朝著最里面傳了過去。
  遠處,再度騰起了兩股巨大的氣息,他們正在以最快的度朝著這里趕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