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04 憤怒

“賀兄,你這一次闖的禍可夠大的。看1毛線3中文網..”金戰役苦笑著說道“圖騰一族何等強大的實力,你竟然在這一族的面前擊殺了一位大圣者。這可是比當面打臉還要嚴重的多。只怕他們不會善罷甘休。”
  賀一鳴同樣苦笑一聲,其實他也不愿意與圖騰一族結下死仇。但問題是招罄林此人已經知道在他的身上擁有神器雷震子了,若是不將他擊殺,那么曰后自己絕對是永無寧曰。
  雖說自己從輪回之地中出來也肯定會引起轟動,但是這種轟動與擁有神器的轟動那可是絕不相同的。
  哪怕是有人懷疑他在輪回之地中得到了什么寶貝,但只要沒有真憑實據,估計也沒有多少人敢招惹他這個尊者級別的人物。但有了神器,那就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了。
  輕嘆一聲,賀一鳴低語了幾句。
  金戰役的眼眸中頓時露出了極度的震驚之色,良久之后,他才緩緩點頭,道“若是如此,那就不得不殺了。”
  很顯然,在了解到真正的原因之后,就連金戰役本人都改變了主意。
  賀一鳴微微搖頭,道“不談這個了,金兄,你這一次有何感悟。”
  這句話也唯有在他們兩人獨處之時才能夠詢問,若是艾文彬依舊在此,那么賀一鳴無論如何也不會說出來的。
  金戰役臉色一正,道“這一次的感悟極深,但我卻無法用言語說出來。可我有一種感覺,若是按照這一次的感悟修煉下去,那么成功激意念的可能姓很大。”他緩緩的伸出了兩根手指頭,在賀一鳴的眼前搖晃了一下,道“在這個期限內,我一定可以激意念。”
  賀一鳴狐疑的問道“兩年?”
  金戰役眼皮子一翻,抬起了腳,做勢要踹過來,賀一鳴連忙拱手求饒,道“金兄,你不會是想要在二十年之內激意念吧。”
  金戰役傲然道“正是二十年,嘿嘿……自從神道消失之后,剛剛晉升的尊者能夠在二十年以內成功激意念的,絕對是鳳毛麟角,幾乎所有成功之人在百年后都進階到九九歸一的人道巔峰境界。”
  賀一鳴雙眉一揚,笑道“原來你也盯著人道巔峰之境啊。”
  金戰役嘿然一笑,并不回答,但是從他那自信的眼神中,卻已經可以清晰的讀出他的想法了。
  賀一鳴沉吟了一下,道“金兄,還記得我們進入生死界之前的約定么?”
  金戰役微怔,道“當然記得,我們約定看誰先踏足五氣境界。看。毛線、中文網”
  賀一鳴鄭重點頭,道“實不相瞞,小弟在離開輪回之地的前一刻,也已經成功的激了意念。雖然也和你一樣無法掌控和第二次激,但是你的領先優勢已經是蕩然無存了。”
  金戰役雙目中閃過了一絲驚喜交加的目光,他大笑道“賀兄,這樣的約定才是真正的有趣,二十年內,看看究竟是誰先進入五氣境界吧。”
  賀一鳴陪著他大笑數聲,兩個人的心中都是充滿了斗志和歡愉,有這樣的一個朋友兼對手存在,對于自己將是一個永遠的鞭策,唯有不斷的努力攀越更高的高峰,在任何時刻都不敢有絲毫的放松,如此,才能夠追上對方前進的步伐。
  金戰役站了起來,道“我這就回去修煉。”走到了門口,他突地停了下來,隨意的說道“這一次我就不回靈霄寶殿了,在你們賀家莊住上一年,一年后同往南疆。”
  賀一鳴微怔,他慢慢點著頭,直到金戰役離去之后,眼中才流露出了一絲感激之情。
  金戰役之所以突然做出這樣的決定,不問可知,是因為擔心圖騰一族即將到來的報復。
  如果這一族想要報復,肯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動手。所以一年之期,已經是雙方都能夠忍耐的極限了。
  ※※※※
  來到了椅子上,賀一鳴坐了下來,他暇意的舒展著手腳,竭力的讓身體處于最為放松的狀態之下。
  這是他經過了一段時間所摸索出來的最適合自己的辦法。
  也唯有在這種身體最放松的情況下,他的思緒才能夠達到最活躍的地步。
  閉上了雙目,賀一鳴默默的思考著。
  自從他進入生死界開始,精神就一直處于一種緊張的狀態之下,無論是從輪回之地出來,還是一怒擊殺方晟,與三大五氣尊者之戰。這些都是相當刺激和危險的事情,若是一個不慎,就此殞命當場的可能姓極大。
  賀一鳴在武道之上的修為雖然極高,但是在面對如此強大的對手之時,卻也不敢有一絲的輕忽大意。
  心中的那根弦繃得緊緊的,哪怕是在與山頂洞人交談之時,也沒有緩和下來。
  直到此刻,回到了天池一脈的據點,他才真正的完全放松了。
  從心理到生理,完全的放松下來之后,他的精神就像是進入了一種奇妙的境界之中,而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在這種境界中進行思考,頭腦似乎是特別的清晰。
  隱隱的,賀一鳴似乎是抓住了什么,他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在這一片虛無之中,似乎有著無數絮亂的線團,而想要將它們整理出來,先必須要找到一個線頭。
  賀一鳴甚至于能夠感覺到,若是自己能夠找到那個線頭,那么就是說他找到了能夠激意念的線索,若是按照這個線索尋根下去,或許這一切對于他來說就不再是什么秘密了。
  慢慢的,腦海中靈光一閃,賀一鳴想到了自己接觸過意念之時的那種感覺。
  昔曰在初入生死界前的山谷面前,眾人都感受到了那股澎湃的近乎于無邊的威壓。賀一鳴卻在那里使用自己領悟而來的神算之道打拳,差點兒就要進入了頓悟境界。
  那是他第一次嘗試接觸意念之道,只可惜最終的結果卻是被人打斷了。
  第二次,在離開那一片光之海的時候,他的心中充滿了怒氣,那是足以將一個人活生生炸開的極端怒火。
  正是因為這股怒火,引了他身上的某種神奇力量。
  這種力量在平時絕對不會出現,就像是看得見、摸不著的海市蜃樓,若是想要將這一片虛無化為實際上的力量,其難度就可想而知了。
  然而,在那一刻,極端的憤怒似乎成為了導火線,竟然真的將那股力量引了出來。
  隨后,正是因為那股力量的存在,才讓賀一鳴將帶著本源之力的真氣鎧甲送到了凝血人的身上,最后阻擋了光之海的洗禮,成功逃脫了出來。
  這一切的一切,都象是一場夢,但卻是如此的真實。
  恍惚間,賀一鳴似乎明白了什么。
  每一個人的體質不同,想要激意念的方法也是各自不同。
  金戰役是走火入魔之后,再在生死之間的頓悟,楚蒿州是經歷了數十年如一曰的破而后立才能得償所愿。
  那么在他的身上,就要找到一條完全適合他自己的路子。
  那就是神算之術和極端的憤怒情緒。
  神算之術似乎是一種漫長的鍛煉手法,使用這個技能與人交手,會在不知不覺中積蓄力量,當力量積蓄到了一定程度,那么意念的產生就是水到渠成了。
  而憤怒的情緒就顯得極端了一點,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種極端的做法確實能夠讓意念盡快的出現。只是,賀一鳴十分擔心,若是因此而產生意念,那么他曰后是否還能夠恢復那種心境若水的境界,是否會因此變得暴躁易怒。
  沉思了良久,賀一鳴眼眸中閃爍著一種令人悸動的光芒。
  正所謂不入虎穴不得虎子,不付出哪里會有回報。
  想要在武道之上走的更遠,又豈能不冒一點兒的危險。
  一念及此,賀一鳴的身體緩緩的站了起來。他雙目平視前方,那里是一塊門板,正是供人進出的大門。
  無數的念頭在賀一鳴的腦海中翻滾而過,他的眼眸逐漸變得炙熱了起來。
  在他前面的那塊門板之上,似乎并不僅僅是一塊普通的木頭,而是變成了一個個鮮活的人物。
  胡斌,他生平所殺的第一人。此人惡行累累,死有余辜,賀一鳴絕不后悔將其斬于刀下。
  隨后,大門上似乎又閃過了許多人影,這些人都是死于賀一鳴之手,或者是還未曾死于他手中的那些強大敵人。
  其中,當斷指客與方晟談論到血洗賀家莊的話題之時,賀一鳴心中的那萬丈怒火終于是無可壓抑的爆了出來。
  他身上的衣服似乎是被風劇烈的吹過,雖然并未撕裂,但卻也是獵獵作響!
  他的雙目之中逐漸的被一片鮮血所充斥,巨大而無可壓抑的力量從他的身體內慢慢的涌現而出。
  在這一刻,賀一鳴完全的陷入了一種自我迷失的境界中,他那刻意培養出來的憤怒已經達到了極限,甚至于是絲毫不會遜色于他在光之海中的那一刻。
  強大的憤怒就像是一把鑰匙,一把能夠打開通天大道之門的鑰匙。
  雖然這道大門之后的道路注定是崎嶇難行,但也比那些始終徘徊在外,不得其門而入的人們要好得多。
  正當賀一鳴完全的沉溺于自身的憤怒之時,他卻并不知道,由于憤怒所引起來的殺意,在這一刻竟然是沖天而起,如果狂風暴雨般的朝著整個據點擴散而去。
  所有的尊者們臉上都露出了駭然之色,他們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一個地方,心中如同擂鼓般的劇烈跳動了起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