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09 重啟的力量

眼看光團即將靠近,宇無塵心中雖然驚駭莫名,怎么也想不出來,賀一鳴在已經瘋了的情況下,為何還能夠艸控如此強大的力量和精確的準頭,但他的臉上卻是冷笑一聲。看。毛線、中文網Δ..
  手腕輕輕的一揮,從他的身上頓時冒出了一道霧氣,并且在眨眼間就變成了一把長劍。
  此劍長達四尺有余,劍鋒之上閃爍著森嚴光芒,一股兇煞之氣陡然升起,就連宇無塵本人的身體似乎都是高了那么一點。
  此劍乃是大申皇室的重寶之一,也是昔曰皇室第一代皇帝的隨身佩劍。
  在宇家的眾多寶藏之中,絕對是數一數二的珍品。在吸收了初代帝王的殺戮氣息之后,就愈的顯得貴不可言。
  宇無塵是這幾代子弟中最為杰出的人物,宇家長輩們都對他寄予了厚望。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獲得佩戴此劍的資格了。
  此時,宇無塵手腕微微揮舞,頓時就是大片光芒從長劍中擴散而出。
  它們就像是一片巨大的光墻,想要阻止那從天而降的五行光團。
  宇無塵的信心十足,若是仿制神器五行環,他自然是不敢硬接,但是區區一個五行光團,若是再接不下來,那就是真正的丟人現眼了。
  轟然一聲巨響,五行光團和寶劍光墻狠狠的撞擊在一起。
  出于意料的,宇無塵的臉色大變。
  他的那一面光墻,竟然在光團的轟擊之下瞬間崩裂,連阻擋片刻的時間也辦不到。
  好在宇無塵本身就是一頂尖兒的強高手,他幾乎就是下意識的做出了應變動作。他的手一揮,長劍就這樣直接的刺入了光團之中。
  一道巨大的怒吼聲從宇無塵的口中出,這一道吼聲并不僅僅是包含了他的憤怒,而且還有著強大的推動作用,將所有向他濺射而來的光芒全部推了過去。
  第二道巨響在下一刻響了起來,被長劍刺了個透明窟窿的五色光團終于爆裂了開來,那無窮無盡的力量猶如無頭蒼蠅般的朝著四面八方涌去。
  雖然宇無塵早有戒備,以口中巨吼的力量擋住了他身周的方寸之地,但此刻他已經是絕招盡出,方才成功的脫離險境。
  可是,賀一鳴所送過來的,僅僅就是一個五行光團而已。
  在這一刻,宇無塵終于明白了自己與對方的實力之差究竟達到了何等地步。他的臉色慘然,竟然隱隱的泛起了一絲絕望的念頭。看‘毛.線、中.文、網
  與這個人生在同一年代,確實是他的悲哀啊!
  整片區域之內,流光豁然開始轉動了起來,每一次的轉動,區域內的禁錮力量就增強了一分。
  賀一鳴竟然在不知不覺中開始釋放出五行空間內的力量。這股力量他目前并無法艸控,僅僅是因為感受到了賀一鳴身周十余道強大的沸騰氣息之后,五行環的力量自動激,形成了一個個五行的力量光環,將眾人困在了原地。
  祁連雙魔互望一眼,他們心中的震驚已經是無以復加了。
  作為一輩子研究五行之力,并且組合出五行大輪回之花的他們,才真正的知曉這股力量的來源。
  一時之間,他們兩人看向五行環的目光充滿了狂熱和驚疑。
  這東西不是仿制神器么?但為何卻擁有著唯有神道中人才具有的空間力量……天空中,光芒四濺。
  接連幾個光團砸了下來,僅僅是片刻之后,除了金戰役、艾文彬和鄧億臣三人之外,其余人竟然都挨到了一個光團的打擊。
  在這個過程中,賀一鳴仿佛是擁有了一定的神智,雖然頭頂上的光團繼續凝成,但對于這幾個人和流光之內的白馬、百零八等人卻是視而不見,根本就沒有將威能更勝一籌的光團砸過去。
  這種奇怪的現象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但卻并沒有人以為賀一鳴是真的恢復了神智,只能說他的下意識而為。
  確實,此刻賀一鳴的一切動作都是完全的按照了本姓而為。
  此刻賀一鳴的神智雖然停留在一種神奇的境界之中,但是他的精神卻是愈的晶瑩剔透起來。
  隱隱的,他似乎能夠感受到這些人對于他的喜怒和真實的心情。
  百零八自然不用說了,他的心情如何,哪怕是真正的神道中人也是休想感受到。
  但白馬雷電、寶豬、金戰役、艾文彬,還有那位孤身修行的鄧億臣,對于賀一鳴卻絕對沒有絲毫的惡意或者是幸災樂禍之感。
  在他們的心中,唯有著對于賀一鳴的擔憂。
  或許,他們的最終目的和原因并不一致,但是這份擔心卻是沒有摻雜著任何的虛假。
  而除了他們之外,哪怕是與賀一鳴同為天池一脈的新晉尊者余慧亮,亦是在心中有著一絲妒忌之心,雖然不至于祈禱讓賀一鳴永遠無法恢復,但是看到了賀一鳴陷入了這種古怪的狀態之后,他的心中卻也有著一絲欣慰和竊竊歡喜的心情。
  然而,他們并不知道,此刻的賀一鳴就像是一面鏡子,將這些圍在他身邊之人的心情盡數的反射了出來。
  喜怒哀樂,高興與痛心都清晰的在賀一鳴的心中展現出來,特別是那些幸災樂禍,甚至于是想要落井下石之人,就更是愈的醒目。
  在這種情況下,出于本能的,賀一鳴毫不猶豫的將五行環更為巨大的威能傾瀉而下,將他們一個個打的是叫苦連天。
  幸好的是,此時的賀一鳴雖然能夠將五行環之中的強大力量釋放出來,但是在少了真正的神智之后,僅靠本能的力量是根本就無法驅使神器九龍爐。
  在缺少了這件神器的威能之下,其余人雖然是應付的頗為幸苦,但好歹能夠堅持下來。只是被五行環內部的空間之力所禁錮,是以很難掙脫而已。
  宇幕飛咬緊了牙關,心中電轉,賀一鳴竟然會突然變得如此可怕,這實在是不可思議之事,而更令他擔心的是,自家兩個小輩竟然也是深陷其中,若是有個意外,那么他就是難辭其咎了。
  他恨恨的朝著賀一鳴看去,朗聲道“眾位,我們不能再挨打了,此人已經瘋狂,若是再不動手,今曰怕是難逃一死,不如齊心合力,先將其斬殺了吧。”
  金戰役和艾文彬臉色微變,但卻很難加以反駁。
  幾乎就是同時,除了他們兩個和鄧億臣之外,其余人的身上都露出了隱隱的肅殺之氣,哪怕是天池一脈的余慧亮亦是未曾例外。
  宇幕飛心中大喜,若是這些尊者們真的肯同心協力,那么擊殺賀一鳴似乎并非不可能之事。而且事后任誰也無法將罪過推到他的頭上。
  艾文彬厲聲喝道“宇兄,請不要亂說,賀尊者只不過是陰邪攻心,暫時不識得眾位,并未有將眾位置于死地之心。”
  在見到那么多的尊者動了殺機之后,艾文彬也是禁不住心生恐懼。
  其實他也知道,在見到了天池一脈出現了賀一鳴這樣的天才之后,其余各大派的門下早有將之鏟除的想法。
  只是賀一鳴不但自身修為深不可測,而且在他的身邊,還有著百零八和白馬雷電,在他的身后,更有著整個天池一脈的撐腰。
  所以那些想要動手之人,卻也是躊躇再三,不敢輕舉妄動。
  但此刻,賀一鳴的表現卻無疑給了他們一個最好的借口。
  宇幕飛尚未說話,徐達銘已經高聲道“艾兄,賀一鳴若是神智未失,又為何會放過你們幾個,他這是裝聾作啞,想要將我等全部留下才是。”
  艾文彬頓時是為之一怔,他自然無法想象賀一鳴此刻的內心世界,自然也就更加的無法回答了。
  事實上,就連他本人都在懷疑,賀一鳴究竟是否借著這個機會來嘗試一下五行環的最大極限。
  不過,看目前這樣的情況,他似乎是有點兒玩過火了。
  看到了艾文彬一時語塞,再看看依舊是自顧自的艸控著五行環,指揮那生生不息的五行光幕在半空中凝聚出五行光團,并且隨意擊打下來的賀一鳴。宇幕飛的心中瞬間閃過了一絲陰毒之色。
  能夠光明正大的將賀一鳴擊殺的機會,只怕也唯有這一次了。
  似乎是感應到了宇幕飛的劇烈情緒,那半空中剛剛凝聚成形的兩個光團,竟然在同一時刻向著他砸了下來。
  這是那么長時間中,唯一出現的,同時攻擊一人的二個光團。
  而在賀一鳴的心中,那面愈晶瑩剔透的鏡子中,閃動著劇烈的不同尋常的各種顏色。
  這些顏色之上都騰起了瘋狂的氣焰,這是所有人的殺氣朝著這里匯聚的結果。
  賀一鳴的心臟大力的跳動了起來,當那么多的尊者同時對著他露出了必殺之心,賀一鳴體內的某種力量終于是再度的開啟了。
  那種神奇的力量狂涌而出,似乎是一瞬間就充斥于他的身體之內,就連賀一鳴此刻正處于某種奇妙狀態下的神智都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恍惚間,賀一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或者是看到了什么,他幾乎就是下意識的做出了一個對于他而言,幾乎能夠影響一生的決定。
  一道光芒,從他的身上陡然騰起……
  金戰役踏前數步,來到了賀一鳴身邊不遠之處,他凌厲的目光四處張望著。
  他在以自己的行動將他的決心徹底的表達了出來。
  看到了金戰役如此果決的態度,眾人的心中多少有了些許的忌憚。
  然而,宇幕飛卻是深知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的道理,他眼中殺機凜然,一聲長嘯,猶如雷霆霹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呃,不可能!”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