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15 無法飛行

賀一鳴望著眼前的金戰役和艾文彬,他虛心的請教著“兩位,要如何才能夠將神兵光化,裹著身體飛行?”
  金戰役與艾文彬面面相覷,他們的心中充滿了怪異的感覺。看1毛2線3中文網筆趣閣..
  輕咳一聲,艾文彬道“賀尊者,光化神兵的是你本人啊。”
  他這句話的意思十分清楚,光化神兵的并不是我,而是您老人家。連您老人家都不知道應該如何做,他們又如何能夠知道。
  賀一鳴張了張嘴巴,他一臉無奈的道“我是光化神兵了,就連體內經脈也光化了,但我不知道這是如何光化成功的。”
  金戰役兩人無不是眉頭大皺,這確實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不過似乎在今曰以前,從來就沒有出現過類似的問題。一個人竟然會在神智迷失的情況下,將神兵光化成功,這一點堪稱是絕無僅有。
  以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形容,同樣的十分妥帖。
  所以當賀一鳴開口詢問應該如何才能讓他飛上天的那一刻,這兩位見多識廣的尊者大人頓時就是啞口無言了。
  片刻之后,鄧億臣上前一步,道“賀尊者,你剛才已經成功的飛上天一次,不如仔細想想,或許能夠有所頭緒。”
  賀一鳴向著他看了一眼,莫名的,竟然在心中涌起了一陣好感。他微微點頭,笑道“多謝鄧兄了。”
  鄧億臣微微一怔,他與賀一鳴雖然在中京城相識,但那最多就是點頭之交,但不知為何,在見到了賀一鳴此刻的笑容之時,他卻察覺出了其中的那份真誠的味道。一愣之下,他也是點頭一笑,笑容中同樣的多了幾分真摯。
  他們都不知道,賀一鳴雖然并沒有回憶起剛才在迷失神智之時與眾人大戰的情形。但是在他的潛意識之中,卻對于艾文彬、金戰役和鄧億臣三人有著極大的好感。
  他心中那塊能夠看透人心的晶瑩剔透的本能的鏡子雖然已經消失,但對于這些人的印象卻并不會隨著神智的恢復而消去。
  從他清醒之后,從來就沒有主動的向其他人打招呼,而僅僅是與金戰役和艾文彬相談,就是這個原因。
  而此刻對鄧億臣另眼相看,也是同樣的道理。
  當然,對于百零八,白馬雷電和寶豬,賀一鳴是不設防的。看。毛線、中文網
  若是對待他們還需要提放,那么這個人生就未免是太過于無趣了。
  賀一鳴擾了擾頭皮,微微的閉上了雙目,似乎是在回想著什么。
  慢慢的,他似乎是真的想到了一些東西。在他的記憶中,似乎有過那么一段影像,仿佛他曾經使用光化神兵飛到了半空之中。只是,這種感覺相當的模糊,他根本就無法想起,究竟要如何運用神兵之光來包裹著身體飛行。
  這就是莫名其妙光化神兵的最大弊端了,若是他神智健全之時光化神兵,那么對于這個過程了如指掌的話,就能夠完全的體悟這個過程,從而領悟到一些五氣大尊者的最基本的能力。
  以神兵之光裹著本體飛行,這對于所有能夠光化神兵的五氣大尊者而言,絕對是最基本的能力,就像是人長大了,必定會走路,鳥兒長大了,必定會飛翔一樣。
  可對于此刻的賀一鳴來說,他的記憶之中一片空白,他就像是一個育不健全的小孩子,一只沒有翅膀的鳥兒,與正常人相比,確實是相差甚遠。
  不過,賀一鳴并沒有因此而放棄,他凝眉細思,良久之后,雙眉一揚,眼睛豁然睜開,似乎是終于有所感悟。
  金戰役大喜過望,道“賀兄弟,你想起來了。”
  賀一鳴嚴肅的點著頭,道“我剛剛想起來一件事情。”
  金戰役迫不及待的問道“什么事情。”
  賀一鳴回過頭來,看著百零八,怒道“原來打暈我的,是你。”
  百零八的眼眸在賀一鳴轉過頭的那一刻,開始了精光流轉,但是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后,那眼眸中的流光有了一個明顯的停頓。
  這種古怪的現象落到了眾人的眼中,都是在驚異之余多了幾分敬畏。
  只是,根本就沒有人想到,他們眼前這個深不可測的家伙,竟然不是一個真正的人類。在他們想來,百零八應該是修煉了某種極為特殊的功法,所以才會造成如此神奇的結果。只是,這個功法太過于詭異,就連他們也是從未聽聞。
  當然,在他們的心中都以為這肯定是一門傳承于遠古的某種神道功法,否則斷然不可能有著如此巨大的威能。
  百零八平靜的說道“這是金戰役說的,我只不過是按照他所說的去做了。”
  金戰役苦笑連連,道“我只是對百兄說,將你弄暈而已。”
  賀一鳴頓時恍然,別人不知道百零八的底蘊,他當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金戰役的意思,是想讓百零八封住他體內的真氣,或者是在他的身上點一下,平穩的進入昏睡之中。
  但是這個要求對于百零八而言,無疑是太過于困難,于是他果斷的采取了最簡單,也最為霸道的方式,給了賀一鳴重重一擊。
  這一擊的后果眾人都是十分的清楚了,在救醒了賀一鳴的同時,也讓他對于以前的所作所為完全失憶了。
  別的東西忘記也就罷了,但是連如何光化神兵的過程都會忘記,那才是真正的讓賀一鳴為之抓狂的事情。
  一道流光出現在賀一鳴的身周,這是五行環的神兵之光。
  眾人的眼神都是微微一凝,雖然他在先前已經看到了賀一鳴使用神兵之光飛行的場面。但那時候的賀一鳴神智不清,而且那種龜也實在是不敢令人恭維。
  此刻,站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個絕對清醒的賀一鳴。
  當他艸控著強大的神兵之光的時候,天知道會生什么神奇的變化。
  一時間,眾人都是下意識的凝神靜氣,他們將目光集中到了這個總是在不斷的創造著奇跡的男子身上。他們想要看一看,這一次,他又會給自己帶來怎樣的震撼。
  光芒愈的濃烈了起來,至此,眾人已經現,賀一鳴身上的光芒與他第一次飛行之時似乎是有著極大的不同。
  艾文彬、宇家三人的臉上已經是閃過了一絲遺憾之色。
  他們的家族或者是門派之內,都有著強大的五氣尊者的存在,所以他們對于尊者飛行的技能并不陌生。
  雖然打死他們也做不到這一點,但是通過某些細節和對于力量的感應,他們卻已經是隱隱的感覺到了,賀一鳴的這一次嘗試怕是要以失敗告終。
  果然,不過片刻,從賀一鳴的身周傳來了一陣如同爆栗般的聲音,一個個的光芒開始消散,最終露出了賀一鳴的身形。
  長嘆一聲,賀一鳴雙手一攤,他的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沮喪,無奈的道“兩位,我想不出應該如何讓光化神兵裹著我飛上天了。”
  艾文彬臉上的神情頗為滑稽,他苦笑道“沒關系,也許再多幾天,賀尊者就會想起這個經過,那時候再嘗試也不算遲。”
  金戰役微微點頭,道“賀兄弟,你慢慢想著吧,反正一年之后我們要前往南疆,途經靈霄寶殿之時,去問一下郝師叔,他老人家一定能夠為你解惑。”
  賀一鳴微微點頭,使用神兵之光裹著身體飛行,這對于普通的三花尊者而言,是一個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是對于已經成功光化神兵的賀一鳴來說,就只是一個修煉的過程,只要能夠掌握了其中的技巧,估計很快就能夠輕易上手了。
  艾文彬的臉色微變,連忙打了個哈哈,道“多謝金兄的好意了,不過本門的神算子大人就在天池之巔,賀尊者根本就無需舍近求遠,只要回到天池,一定能夠得到神算子大人的指點。不管是神兵飛行之術,還是神算之術,神算子大人都不會有任何保留的。”
  金戰役微微一笑,也不說話。
  賀一鳴臉色一正,道“艾兄,小弟要盡快的趕回賀家莊,只怕沒有時間前往天池了。”
  艾文彬張口欲言,但隨后想起了他在圖騰一族之前的所作所為,頓時明白了他心中的顧忌。
  如果是其它的事情,艾文彬自然是敢拍著胸脯擔保,但是在圖騰一族的領地之內,當場擊殺了一位大圣者。這個后果可謂是嚴重之極,別說他無法斷決,哪怕是神算子大人只怕都無法做出最后的決斷。
  一切,或許只能由宗主大人和圖騰一族的麒麟圣主來決定了。
  沉吟了一下,艾文彬道“也好,就讓老夫陪著你在賀家莊居住一年半載吧。”
  他也確信,若是圖騰一族想要不顧一切報復的話,那么這種報復的時間絕對不會過一年。
  賀一鳴感激的向他點了一下頭,無論他是如何考慮的,但只要能夠有這份心意,就足以讓賀一鳴對他另眼相看了。
  高空中,突地傳來了一道響亮而又奇特的怪叫聲。
  這道聲音遠遠傳來,竟然是充滿了一股龐大的壓迫力量,似乎是在對于這里所有人的挑戰似的。
  眾人訝然抬頭,只見森林上空突兀的出現了一片黑云,在這片黑云之中,閃爍著一點點紅色的光芒。
  此刻,這片黑云正在以相當快的度朝著他們這里筆直的飄了過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