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16 扯皮

賀一鳴等人同時抬頭望天,他們看著那片古怪的帶著一點兒閃爍著的紅光的黑云朝著此地快飛來,以他們的目力,自然能夠看清楚這是什么。wap.kanmaoxian.com筆Δ趣ΔΔ閣Δ.Δ.一時之間,眾人的臉色各有不同,并且在瞬間想起了在生死界之前的某個約定。
  在見到了天空中帶著洶涌澎湃氣勢而來的這頭巨象,眾人的心中無不恍然。
  怪不得那人在見到了賀一鳴一輪之下將三人三獸同時擊退之后,依舊是有膽魄向著他提出挑戰,而且在言語之間絲毫也不將他所擁有的巨力放在眼中的原因了。
  飛象的度極快,不過片刻就已經來到了眾人的上空。
  一個人高高的站在了飛象的身上,他的目光如電,正是靈象一族的大圣者加代爾。此時,他的目光先是在眾人的身上轉了一圈,隨后投向了那條令人恐懼的通道。
  在這條通道之上,所有的一切都化為了烏有,甚至于連百丈之外的小山坡都有一個碩大的坑洞。
  看到了這一幕,加代爾的臉色終于有了些許的改變。
  這個通道實在是太可怕了,哪怕是他在初見之時都有些兒毛骨悚然之感。
  這種力量實在是過于強大,甚至于已經過了尊者的極限,在他的記憶之中,在圖騰一族之內,也僅有兩位存在能夠做到這一步。
  除了麒麟圣主大人之外,就唯有他老人家的伴生圣獸麒麟獸能夠擁有如此威能了。
  目光在那些狼籍的,仿佛是被無數怪獸蹂躪過千百遍的據點上瞥過之后,他的臉色愈的凝重。
  豁然,他想起了一個人,在整個西北之內,除了圖騰一族外,怕是也唯有他才能夠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了吧。
  只是,任憑他的目光如何搜索,都無法找到心目中的那位大佬。
  他濃眉微皺,恭敬的道“圖騰靈象一族加代爾求見帝釋天宗主大人。”
  他的聲音遠遠傳開,其中所包含著的敬意只要不是聾子,就肯定能夠聽得出來。
  艾文彬等人一怔,他們的目光隨后也是相繼投到了那個巨大的通道之上,頓時,眾人的眼眸開始閃爍不定。
  加代爾的表現,讓他們再度想起了仿制神器五行環的逆天威能。
  其中祁連雙魔和宇家三人的目光就更加的灼熱和深不可測了。
  因為唯有他們才知道五行環真正的奧秘,這可是一件隨著使用者能力提升而五倍增加威能的階神兵。看.毛.線.中.文.網
  若是曰后讓賀一鳴進入了九九歸一之道,那么他所擁有的威能豈不是更加的難以想象。或許人道境界中的未來第一人已經是有所確定了。
  當然,這也是因為賀一鳴五行兼修的緣故,若是他未曾凝聚五朵有形之花,那么在達到某一境界之時,就再也無法完全的激五行環之威了。
  艾文彬輕咳一聲,道“加代爾大圣者,本門宗主大人尚在天池之巔,無法到來與你相見,還請見諒。”
  加代爾微怔,道“貴派宗主大人竟然不在?”
  艾文彬神情肅然道“他老人家當然不在此地。”頓了頓,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笑容,道“若是他老人家真的在此,并且看到了閣下,只怕早就請你下來一敘了。”
  眾人的臉上無不露出了一絲心領神會的笑容。
  加代爾竟然騎在飛象之上凝立半空,就這態度也想要覲見天池宗主,絕對是大不敬了。哪怕是被人家當場打殺,也沒有任何人為他出頭說話。
  加代爾老臉一紅,他剛才在見到了地面上的那條恐怖大道之后,確實是有些心神失守,所以才會忽略了最基本的禮儀。不過既然帝釋天不在此地,那么他也就無需再下來了。
  “艾兄,這里是天池一脈在生死界的駐點,不知道為何會變成了這般模樣。”加代爾微笑著說道“不知道生了何事,若是有需要我們圖騰一族幫忙的,請盡管開口,不要客氣。”
  艾文彬哈哈一笑,道“多謝加代爾大圣者的好意了,不過這點兒小事,我們已經處理好了。”
  他這句話說的是藏頭藏尾,模棱兩可,讓加代爾眉頭大皺。
  這位靈象大圣者原本想要詢問是誰造成了如此可怕的通道,但是艾文彬口風之緊,讓他一無所獲。在心中暗罵這個老狐貍之時,他也是不斷的朝著下面的眾人打量。
  最終,他的目光凝聚到了百零八的身上,眼眸中有著深深的忌憚之色。
  百零八這家伙的身上沒有一點兒的生命氣息,如果不是用眼睛去看的話,哪怕是加代爾也休想現他的存在。
  無論任何人,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人物,那么對自己的自信越強之人,所受到的震撼就會越大。
  看見了加代爾的表情,眾人的心中都泛起了一種哭笑不得之感,這老家伙一上來就找錯人了。不過,相對而言,百零八也同樣的莫測高深,被人誤會的次數也不止一次了。
  加代爾臉龐上的肌肉微微的抽搐了一下,他已經基本認定,肯定就是這位讓自己看之不透的強者造成了那恐怖的一擊效果。
  深吸一口氣,他轉過了頭,眼角突地瞥到了一臉笑意的賀一鳴。
  最初之時,他并不以為然,然而很快的,他似乎是感到了在此子身上似乎是有著些許不同。
  雙目一凝,他緊緊的盯著賀一鳴,感受著他身周那并未掩飾的氣息。慢慢的,加代爾的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你……賀一鳴?”
  賀一鳴胸膛一挺,雙眉微揚,道“加代爾大圣者,數月不見,你不會就忘了昔曰的約定吧。”
  加代爾怔了半響,這才記起來,賀一鳴所提到的約定,乃是他順口所言,等到賀一鳴從生死界出來之后,他要為熊無極等人討還公道的事情。
  眼皮子微微一跳,加代爾強行將心中的那份震駭壓了下去。
  其實,加代爾縱然是在見到了那神秘的高不可攀的百零八,也未曾如此震驚。但是,當他看到賀一鳴,并且感受到他身周那光化神兵所殘留的氣息之后,心中的震驚就再也難以自控了。
  眾所周知,哪怕是天賦再強大之人,哪怕是他們在生死界中領悟的再多,但起碼也需要二十年的時間來精修苦煉。
  二十年,這就是一個坎,是一位領悟了自身本源之力的三花尊者沖擊五氣大尊者的一道坎。
  無數年來,數之不盡的卓越修煉者們用他們的經歷證明了。
  沒有任何三花尊者能夠在二十年之內成功的光化神兵,成就五氣大尊者之境。
  這已經是所有人的共識,沒有任何人能夠例外。
  可是此刻,在見到了賀一鳴之后,頓時將加代爾心中的那份認知全部是毫不留情的打破了。
  “你是賀一鳴。”加代爾終于平靜下來,但他的心中的波瀾卻是半分不少“但你是如何光化神兵進階的?”
  賀一鳴傲然一笑,他朗聲道“加代爾大圣者,您以為我會告訴您么。”
  眾人聽后,臉上表情都是頗為古怪。在見到了賀一鳴嘗試飛行失敗之后,這些見多識廣的老怪物們都隱隱的明白了賀一鳴身上所生的一切,以及隨之而來的困擾。
  可是此刻卻聽他大言不慚的教訓加代爾,不由地一個個心中笑。
  圖騰一族與山外人的關系并不好,他們也樂得看見加代爾吃癟。
  果然,這位靈象圣者怒哼一聲,道“賀一鳴,你雖然光化神兵成功,但畢竟是剛剛進階,哪有資格如此狂妄。”
  賀一鳴不屑的一笑,道“賀某是否有資格狂妄,閣下一試就知。”
  加代爾怒極而笑,道“老夫今曰本不欲與你計較,但你欺人太甚,也罷,老夫就讓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五氣境界。”
  賀一鳴放聲長笑,道“閣下只不過是圖騰一族的一位大圣者而已,卻在這里大放厥詞,莫非以為你是麒麟圣主不成?”
  加代爾的臉色頓時是陰沉的到了極點。
  在圖騰一族的面前,以這種口氣提及麒麟圣主,那絕對是莫大的侮辱。就憑這一句話,縱然是與賀一鳴生死決斗,也已經足夠了。
  加代爾輕輕點了一下頭,道“這是你自尋死路。”
  雖然加代爾曾經答應過熊無極,將賀一鳴留給他。但是在見到賀一鳴光化神兵之后,他就徹底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賀一鳴這個小怪物的修煉度,只怕熊無極這一輩子都休想追得上了。
  輕輕的一拍巨象,這頭巨象頓時在高空中向著后方退去。
  它每踏出一步,都會濺起一片紅光,但它的身形甚穩,竟然沒有一點兒的搖晃,似乎在它的腳下并非一片虛無,而是一片平坦的大道。
  “賀一鳴,請……”加代爾朗聲道。
  賀一鳴雙眉微揚,莊重的道“你請。”
  加代爾一怔,道“請上來。”
  賀一鳴以比他更加嚴肅的表情道“請下來。”
  加代爾怒道“不要婆婆媽媽,快點上來受死。”
  賀一鳴雙目怒視對方,道“不要信口雌黃,快點下來受死。”
  “你……你上不上來!”
  “你下不下來!”
  “……”
  “……”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