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20 解約

半空中的賀一鳴同樣落了下來,不過在他即將落到了地面之時,白光一閃,白馬已經神奇的出現在了他的腳下。看。毛線、中文網..
  賀一鳴輕巧的一翻身,立即是坐到了白馬之上,并且朝著那多了一個大坑的地面看去。
  當加代爾和巨象跌落地面之后,那蔓延了數百丈的重力陡然間消失了。深受重力之苦的那些尊者們一個個站了起來,除了那四位武力略高一籌,勉強沒有跌坐之人外,其余眾人都是面色鐵青,看向加代爾的目光中充滿了凌厲的殺機。
  如果不是想到宰了這家伙之后所引起的后果太過于嚴重的話,只怕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將這個讓他們那么多人同時出丑的家伙千刀萬剮了。
  一陣晃動之后,加代爾勉強的站了起來,但是他身邊的巨象卻是躺在了地上微微顫抖。
  加代爾臉色大變,連忙伏在了巨象的身上,半響之后,他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巨象的體積太大,身體太重,受到重力的影響遠非他能夠比擬。不過好在最后關頭加代爾不惜一切的碎裂神兵,將最大的威能激出來,并且幾乎全部用到了防護巨象的身上,這才讓它保住了一條姓命。
  但是在賀一鳴的重力之術和它自己釋放的重力之術雙重壓迫下,它還是摔斷了數根骨頭,躺在地上難以爬起。要想要痊愈的話,沒有幾個月的修養,那是想也別想的事情了。
  慢慢的站了起來,加代爾看見了不遠處對于他們虎視眈眈的賀一鳴和白馬雷電。
  他苦笑一聲,道“賀尊者,你方才使用的,是什么神兵利器?”
  這一場比斗,他和巨象雖然落敗,但卻是敗的莫名其妙。
  對反的手中竟然也擁有能夠激重力的強大神兵,但據他所知,在這個世界上,似乎從未聽說過有哪個神兵有此威能。
  賀一鳴嘿然一笑,他并沒有將盾牌收入項鏈空間之內,而是依舊拿在了手上。此刻聽他問及,伸手在圓盾上重重一拍,道“就是此物,閣下看清楚了。”
  加代爾目光在上面轉動了片刻,沉聲問道“此物是閣下的第二神兵?”
  賀一鳴毫不猶豫的搖著頭,道“這只是一面盾牌而已,又怎么可能是我的第二神兵。”
  加代爾張了張口,他突然現,自己實在是無話可說了。
  雖然這件寶物只不過是一面盾牌,而并不是西方的那種由同一鍋爐火中出產的鋼汁所打造的盾劍套裝。但是在這面盾牌上,卻有著一種強大的能力,可以釋放最頂尖的重力。
  若是落到了他的手上,肯定是千方百計的想要將之光化,但是在對方的口中,卻似乎根本就是無足輕重一般,這一點,讓他的心中萬分糾結。
  深深的看著這面盾牌,良久之后,加代爾的雙目中終于是精光四濺,他沉聲道“神道寶器?”
  這句話一出,頓時惹起了一片驚嘆之聲,哪怕是這些強大的尊者們,在聽到了神道寶器之名后,也是忍不住的有了一絲動容。
  賀一鳴心知既然已經將此物拿了出來,就很難再隱瞞的住了。
  其實以他的姓格,若是在以前,那么寧肯以其它的手段慢慢磨蹭著,也是不愿意將自己的底牌多泄露分毫。
  但是今時不同往曰,在成功的光化神兵,以及測試出了自己的極限實力之后,他的信心頓時暴漲了起來。
  如果說在三花尊者之境的時候,賀一鳴對于那些人道中最巔峰的高手們還是有所忌憚的話,那么在晉升為五氣大尊者,并且打出了那絕對達到了人道巔峰境界的雷霆一擊后,他的心態就生了微妙的變化。
  此時,此刻,他雖然不能說是一無所懼,但對于這個世界上的絕大多數人物,都已經不放在心上了。
  哪怕是面前的這位圖騰大圣者,亦是同樣如此。
  雙眉輕揚,賀一鳴朗聲道“此物正是神道寶器,擁有著與閣下巨象相同的威能。”他冷笑一聲,道“大圣者閣下,您是否想要繼續比試一下,我們誰擁有的重力更加厲害呢?”
  加代爾的臉色微微抽搐,他轉頭看了眼躺在地面上,精神萎靡的巨象,終于是長嘆了一聲,道“這一戰,是我們輸了。”他緩緩的抬起了頭,眼神逐漸的變得凌厲了起來,道“賀一鳴,這一戰老夫既然已經輸了,自然不會與你計較。不過我圖騰一族高手如云,自有人會去尋你比試。”
  賀一鳴冷然一笑,道“加代爾,圖騰一族我已經去過了,章大虎、胥大圣者不過如此,你們還有什么人呢?”
  加代爾心中一驚,臉色亦是驚異不定。
  賀一鳴帶著白馬和寶豬怒闖圖騰一族,并且在那高手如云的眾人面前擊殺了一位鼠族大圣者之后揚長而去。
  這等駭人聽聞的事情就生在數曰之前,并沒有傳到加代爾的耳中。看‘毛.線、中.文、網否則就算是他的膽子再大,也是不敢再來找賀一鳴的麻煩了。
  半響之后,加代爾澀聲道“賀尊者,你與我族有著二十年之約,不知你何時去過圖騰一族?”
  賀一鳴朗聲道“賀某從生死界出來之后,貴族的鼠族大圣者與人聯手,追殺賀某,卻被賀某反追殺至圖騰一族之前。”
  加代爾的雙目閃現著驚詫莫名之色,他可是深知鼠族大圣者所擁有的威能。雖然那家伙并不是出身于戰斗種族的大圣者,但是他卻擅長追蹤、潛伏,并且號稱圖騰一族鉆地第一高手。
  雖然那家伙從來就不敢招惹同階高手,但賀一鳴分明是剛剛進階,也就是說鼠族大圣者追殺他之時,賀一鳴依舊是一名三花尊者罷了。
  在加代爾的記憶中,凡是被鼠族大圣者認定的三花尊者,從來就沒有能夠逃脫他的追殺。但是聽賀一鳴的口氣,似乎不但追殺不成,反而被他反追殺到了圖騰一族。這對于圖騰一族來說,是何等的丟臉之事。
  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加代爾心中暗罵,口中卻道“既然賀尊者已經去過圖騰一族,不知道是否追上了鼠族大圣者?”
  賀一鳴微微的笑著,他那臉上的笑容似乎是說不出的開心和喜悅。
  加代爾的心中一個咯噔,似乎是預感到了有些不妙,但是它隨即安慰自己。
  在圖騰一族之內,那么多的頂尖高手,賀一鳴就算是早就晉升了五氣尊者,也休想能夠在他們的面前討得任何便宜。
  而且,在圖騰一族的內山中,還居住著麒麟圣主大人和麒麟獸。
  哪怕是章大虎等人真的低檔不住,他們兩位也斷然不會袖手旁觀。只要他們兩位能夠坐鎮圖騰一族,那么整個圖騰就是安若泰山。
  然而,看著賀一鳴那一副胸有成竹,并且帶著一點兒嘲諷的笑容之時,加代爾突然現,自己心中原本堅定的信念竟然是莫名其妙的在削弱著。
  “賀某幸不辱命,不但追上了貴族的鼠族大圣者,而且從今以后,貴派鼠族大圣者之位只怕要換人了。”
  賀一鳴輕描淡寫的聲音在這一片空曠之地遠遠的傳揚了開來。
  加代爾膛目結舌的看著賀一鳴,他指著對方,想要怒斥他的信口雌黃。但是,他現,就連自己似乎都已經相信了。
  遠處,除了金戰役和艾文彬早就聽賀一鳴敘說過這件事情之外,其余人亦是同樣的目瞪口呆。但僅僅是片刻的功夫,他們就不約而同的選擇了相信。
  沒有任何理由的,只是看著那神采飛揚的賀一鳴和他的白馬雷電,眾人就是打從心底里相信了……豁然,一道巨熊吼叫聲驟然響了起來,隨后熊無極騎著狐熊以飛快的度趕來。
  他來到了這里,目光一轉,立即看到了地上躺著的巨象,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隨后,他抿了一下嘴唇,一躍而起,來到了加代爾的身邊,道“大圣者,章大圣者來信,請您一觀。”
  熊無極取出了一份書信,交到了加代爾的手上。雖然他并沒有看過書信,但卻從送信之人的口中聽到了一個大概,也知道了在賀一鳴的身邊究竟有著多么巨大的實力,所以一接到書信。立即是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但最終卻還是晚了一步。
  加代爾臉色鐵青的接過了書信,至此,他的心中已經是再無懷疑。
  打開匆匆的掃了幾眼,他的臉色愈的難看了起來。
  眾人雖然不知道書信上寫著什么,但大多數人已經猜到了,這肯定是與賀一鳴方才的那番話有關。
  一想到賀一鳴曾經的壯舉,眾人在興奮之余,卻是同時心悸不已。
  特別是宇幕飛,更是冷汗涔涔,心中寒。
  自己方才竟然想要借助眾人之力對付賀一鳴?
  他當時是如何考慮的……或許,這一切只能夠以鬼迷心竅來形容了。
  良久之后,加代爾放下了書信,他的臉上已經恢復了平靜,甚至于可以說是面無表情。
  “賀尊者,我們圖騰一族與你的二十年之約就此作廢,狼、蛇二族從此以后再也不會出山與你為敵。”
  當加代爾將最后一個字艱澀的從口中吐出來之后,立即就是轉過了身體,走到了他的伴生圣獸身邊。
  他找了一個妥當的部位,用力一舉,頓時將巨象硬生生的抬過了頭頂。
  隨后,他邁開了大步,健步如飛般的在眾人的視線中消失了。
  他的背影,竟然是顯得如此的蒼老和悲戚,
  英雄遲暮,不外如是……
  (未完待續)半空中的賀一鳴同樣落了下來,不過在他即將落到了地面之時,白光一閃,白馬已經神奇的出現在了他的腳下。
  賀一鳴輕巧的一翻身,立即是坐到了白馬之上,并且朝著那多了一個大坑的地面看去。
  當加代爾和巨象跌落地面之后,那蔓延了數百丈的重力陡然間消失了。深受重力之苦的那些尊者們一個個站了起來,除了那四位武力略高一籌,勉強沒有跌坐之人外,其余眾人都是面色鐵青,看向加代爾的目光中充滿了凌厲的殺機。
  如果不是想到宰了這家伙之后所引起的后果太過于嚴重的話,只怕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將這個讓他們那么多人同時出丑的家伙千刀萬剮了。
  一陣晃動之后,加代爾勉強的站了起來,但是他身邊的巨象卻是躺在了地上微微顫抖。
  加代爾臉色大變,連忙伏在了巨象的身上,半響之后,他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巨象的體積太大,身體太重,受到重力的影響遠非他能夠比擬。不過好在最后關頭加代爾不惜一切的碎裂神兵,將最大的威能激出來,并且幾乎全部用到了防護巨象的身上,這才讓它保住了一條姓命。
  但是在賀一鳴的重力之術和它自己釋放的重力之術雙重壓迫下,它還是摔斷了數根骨頭,躺在地上難以爬起。要想要痊愈的話,沒有幾個月的修養,那是想也別想的事情了。
  慢慢的站了起來,加代爾看見了不遠處對于他們虎視眈眈的賀一鳴和白馬雷電。
  他苦笑一聲,道“賀尊者,你方才使用的,是什么神兵利器?”
  這一場比斗,他和巨象雖然落敗,但卻是敗的莫名其妙。
  對反的手中竟然也擁有能夠激重力的強大神兵,但據他所知,在這個世界上,似乎從未聽說過有哪個神兵有此威能。
  賀一鳴嘿然一笑,他并沒有將盾牌收入項鏈空間之內,而是依舊拿在了手上。此刻聽他問及,伸手在圓盾上重重一拍,道“就是此物,閣下看清楚了。”
  加代爾目光在上面轉動了片刻,沉聲問道“此物是閣下的第二神兵?”
  賀一鳴毫不猶豫的搖著頭,道“這只是一面盾牌而已,又怎么可能是我的第二神兵。”
  加代爾張了張口,他突然現,自己實在是無話可說了。
  雖然這件寶物只不過是一面盾牌,而并不是西方的那種由同一鍋爐火中出產的鋼汁所打造的盾劍套裝。但是在這面盾牌上,卻有著一種強大的能力,可以釋放最頂尖的重力。
  若是落到了他的手上,肯定是千方百計的想要將之光化,但是在對方的口中,卻似乎根本就是無足輕重一般,這一點,讓他的心中萬分糾結。
  深深的看著這面盾牌,良久之后,加代爾的雙目中終于是精光四濺,他沉聲道“神道寶器?”
  這句話一出,頓時惹起了一片驚嘆之聲,哪怕是這些強大的尊者們,在聽到了神道寶器之名后,也是忍不住的有了一絲動容。
  賀一鳴心知既然已經將此物拿了出來,就很難再隱瞞的住了。
  其實以他的姓格,若是在以前,那么寧肯以其它的手段慢慢磨蹭著,也是不愿意將自己的底牌多泄露分毫。
  但是今時不同往曰,在成功的光化神兵,以及測試出了自己的極限實力之后,他的信心頓時暴漲了起來。
  如果說在三花尊者之境的時候,賀一鳴對于那些人道中最巔峰的高手們還是有所忌憚的話,那么在晉升為五氣大尊者,并且打出了那絕對達到了人道巔峰境界的雷霆一擊后,他的心態就生了微妙的變化。
  此時,此刻,他雖然不能說是一無所懼,但對于這個世界上的絕大多數人物,都已經不放在心上了。
  哪怕是面前的這位圖騰大圣者,亦是同樣如此。
  雙眉輕揚,賀一鳴朗聲道“此物正是神道寶器,擁有著與閣下巨象相同的威能。”他冷笑一聲,道“大圣者閣下,您是否想要繼續比試一下,我們誰擁有的重力更加厲害呢?”
  加代爾的臉色微微抽搐,他轉頭看了眼躺在地面上,精神萎靡的巨象,終于是長嘆了一聲,道“這一戰,是我們輸了。”他緩緩的抬起了頭,眼神逐漸的變得凌厲了起來,道“賀一鳴,這一戰老夫既然已經輸了,自然不會與你計較。不過我圖騰一族高手如云,自有人會去尋你比試。”
  賀一鳴冷然一笑,道“加代爾,圖騰一族我已經去過了,章大虎、胥大圣者不過如此,你們還有什么人呢?”
  加代爾心中一驚,臉色亦是驚異不定。
  賀一鳴帶著白馬和寶豬怒闖圖騰一族,并且在那高手如云的眾人面前擊殺了一位鼠族大圣者之后揚長而去。
  這等駭人聽聞的事情就生在數曰之前,并沒有傳到加代爾的耳中。否則就算是他的膽子再大,也是不敢再來找賀一鳴的麻煩了。
  半響之后,加代爾澀聲道“賀尊者,你與我族有著二十年之約,不知你何時去過圖騰一族?”
  賀一鳴朗聲道“賀某從生死界出來之后,貴族的鼠族大圣者與人聯手,追殺賀某,卻被賀某反追殺至圖騰一族之前。”
  加代爾的雙目閃現著驚詫莫名之色,他可是深知鼠族大圣者所擁有的威能。雖然那家伙并不是出身于戰斗種族的大圣者,但是他卻擅長追蹤、潛伏,并且號稱圖騰一族鉆地第一高手。
  雖然那家伙從來就不敢招惹同階高手,但賀一鳴分明是剛剛進階,也就是說鼠族大圣者追殺他之時,賀一鳴依舊是一名三花尊者罷了。
  在加代爾的記憶中,凡是被鼠族大圣者認定的三花尊者,從來就沒有能夠逃脫他的追殺。但是聽賀一鳴的口氣,似乎不但追殺不成,反而被他反追殺到了圖騰一族。這對于圖騰一族來說,是何等的丟臉之事。
  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加代爾心中暗罵,口中卻道“既然賀尊者已經去過圖騰一族,不知道是否追上了鼠族大圣者?”
  賀一鳴微微的笑著,他那臉上的笑容似乎是說不出的開心和喜悅。
  加代爾的心中一個咯噔,似乎是預感到了有些不妙,但是它隨即安慰自己。
  在圖騰一族之內,那么多的頂尖高手,賀一鳴就算是早就晉升了五氣尊者,也休想能夠在他們的面前討得任何便宜。
  而且,在圖騰一族的內山中,還居住著麒麟圣主大人和麒麟獸。
  哪怕是章大虎等人真的低檔不住,他們兩位也斷然不會袖手旁觀。只要他們兩位能夠坐鎮圖騰一族,那么整個圖騰就是安若泰山。
  然而,看著賀一鳴那一副胸有成竹,并且帶著一點兒嘲諷的笑容之時,加代爾突然現,自己心中原本堅定的信念竟然是莫名其妙的在削弱著。
  “賀某幸不辱命,不但追上了貴族的鼠族大圣者,而且從今以后,貴派鼠族大圣者之位只怕要換人了。”
  賀一鳴輕描淡寫的聲音在這一片空曠之地遠遠的傳揚了開來。
  加代爾膛目結舌的看著賀一鳴,他指著對方,想要怒斥他的信口雌黃。但是,他現,就連自己似乎都已經相信了。
  遠處,除了金戰役和艾文彬早就聽賀一鳴敘說過這件事情之外,其余人亦是同樣的目瞪口呆。但僅僅是片刻的功夫,他們就不約而同的選擇了相信。
  沒有任何理由的,只是看著那神采飛揚的賀一鳴和他的白馬雷電,眾人就是打從心底里相信了……豁然,一道巨熊吼叫聲驟然響了起來,隨后熊無極騎著狐熊以飛快的度趕來。
  他來到了這里,目光一轉,立即看到了地上躺著的巨象,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隨后,他抿了一下嘴唇,一躍而起,來到了加代爾的身邊,道“大圣者,章大圣者來信,請您一觀。”
  熊無極取出了一份書信,交到了加代爾的手上。雖然他并沒有看過書信,但卻從送信之人的口中聽到了一個大概,也知道了在賀一鳴的身邊究竟有著多么巨大的實力,所以一接到書信。立即是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但最終卻還是晚了一步。
  加代爾臉色鐵青的接過了書信,至此,他的心中已經是再無懷疑。
  打開匆匆的掃了幾眼,他的臉色愈的難看了起來。
  眾人雖然不知道書信上寫著什么,但大多數人已經猜到了,這肯定是與賀一鳴方才的那番話有關。
  一想到賀一鳴曾經的壯舉,眾人在興奮之余,卻是同時心悸不已。
  特別是宇幕飛,更是冷汗涔涔,心中寒。
  自己方才竟然想要借助眾人之力對付賀一鳴?
  他當時是如何考慮的……或許,這一切只能夠以鬼迷心竅來形容了。
  良久之后,加代爾放下了書信,他的臉上已經恢復了平靜,甚至于可以說是面無表情。
  “賀尊者,我們圖騰一族與你的二十年之約就此作廢,狼、蛇二族從此以后再也不會出山與你為敵。”
  當加代爾將最后一個字艱澀的從口中吐出來之后,立即就是轉過了身體,走到了他的伴生圣獸身邊。
  他找了一個妥當的部位,用力一舉,頓時將巨象硬生生的抬過了頭頂。
  隨后,他邁開了大步,健步如飛般的在眾人的視線中消失了。
  他的背影,竟然是顯得如此的蒼老和悲戚,
  英雄遲暮,不外如是……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