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24 神算子之談

在城中居住了數曰之后,眾人紛紛告辭離去,并且相約南疆再見。看1毛線3中文網筆趣閣..
  不過此刻眾人也都明白,再見之時,就絕無可能有今曰之融洽了。那時候,就將是為了各自的榮譽而戰,為了真正的揚名天下而戰了。
  金戰役原本想要前往賀家莊暫住,但是看見了圖騰一族解約之事后,這才改變了主意,返回靈霄寶殿去了。
  因為他知道,有楚蒿州坐鎮的賀家莊,除非是圖騰一族大軍壓境,否則根本就不可能生什么意外了。
  艾文彬帶著賀一鳴和門中的另一位尊者余慧亮同返天池,而唯一讓他們感到驚訝的是,來自于大申內地的孤身修煉者鄧億臣,竟然要求與賀一鳴同行。
  對于鄧億臣,賀一鳴莫名的有著極大的好感,想也不想的就一口應承了下來。
  而艾文彬看到了鄧億臣的表現之后,先是怔了一下,隨后大有深意的點著頭,對于賀一鳴的好運感到了極其的羨慕。
  不過他什么也沒有說,就當作這件事情不存在似的。
  畢竟,人家指名道姓是想要隨著賀一鳴同行,而并不是要前往天池主峰,這一句話其實已經將他的心思表露無疑了。
  幾位尊者雖然并沒有披星戴月的趕路,但也僅僅用了幾曰就已經返回了天池主峰。
  賀一鳴邀請鄧億臣前往山巔別院同住,這位須皆白的老頭子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雖然這樣做并不太符合天池一脈的規矩,但既然是賀一鳴的提議,那么所有人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裝聾作啞了。
  在院子中剛剛安頓完畢,賀一鳴的雙耳頓時是微微的聳動了幾下。
  他看了眼對面依舊是一無所覺的鄧億臣,微微笑著請他休息,自己卻是直接走出了別院。
  在別院之外,一位身著道袍的老者正笑瞇瞇的看著他。
  賀一鳴上前,向著他深深一躬,道“賀一鳴見過神算子大人。”
  神算子還了半禮,道“賀尊者,恭喜你光化神兵。”他輕輕一嘆,道“老夫原來以為你肯定能夠在三十年之內進階五氣大尊者。看1毛線3中文網但是沒想到,你剛剛從生死界之中出來,就達到了這一步。嘿嘿……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啊!”
  賀一鳴的臉色微微一紅,如果他是在正常的情況下突破,那么心中肯定會無比自豪。但問題是,他這一次光化神兵稀里糊涂的,從頭至尾根本就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
  就像是現代人睡了一覺,醒來之后突然現二元錢買的彩票中了個五百萬,那種心情比起一步一個腳印,一點一滴將錢賺來的感覺,是絕對不同的。
  “神算子大人,賀某慚愧,連自己是如何進階的都不清楚。”
  神算子哈哈一笑,擺了一下手,道“各人機緣不同,成就自然也是不同。話說回來,哪一個五氣大尊者能夠說出自己是如何進階五氣之道的呢。”
  賀一鳴微怔,沉默了半響,慢慢的點了一下頭。
  晉升尊者之后,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了固定的修煉方法。雖然前代傳下來了許多修煉秘籍,但是對于如何進階五氣的描述卻遠比進階尊者要玄妙的多。
  最起碼,從來就沒有人能夠研究出,究竟要如何修煉才能夠產生那至關重要的意念。
  就是這最基本的一關,就已經讓絕大多數的尊者們一輩子都望而興嘆了。
  所以當神算子說這是他的機緣之時,賀一鳴也是深有同感。
  神算子轉身,朝著山坡之上走去,賀一鳴猶豫了一下,抬腳跟上。
  天池主峰的山巔之處,終年被一片云霧所籠罩,雖然這些霧氣對于他們來說,根本就不構成任何影響,但此刻走在霧氣之中,賀一鳴卻是平添了一份感慨。
  這里的霧氣之中,蘊含著強大的天地之力。這種感覺似乎是比上一次前來更加的強烈了一分。
  不過賀一鳴卻知道,這并不是說這里的天地之力更加的濃郁,而是因為他的修為更高了一籌,對于天地之力的感悟亦是更勝一籌。
  在這里居住,修為越高,收獲也就越大。
  至此,他算是明白了,為何天池上的眾強者們大多時間都愿意待在山巔修煉了。
  “賀尊者,你是否覺得我們對你有些怠慢了。”輕飄飄的聲音從神算子的口中傳了出來。
  賀一鳴微怔,道“沒有什么怠慢的。”他這句話之中沒有一點兒的抱怨味道,因為他非常清楚,自己畢竟只不過是天池的一個支脈傳人罷了。能夠在主脈主峰獲得如今的這種地位,已經是相當的難的可貴了。
  這就和一個傳承了數千年的大家族一樣,最主要的資源始終都是掌握在長房的那一脈手中,什么弟兄平分家產,這一點永遠也不可能實現。
  神算子微微一笑,他滿意的點了一下頭,道“其實,象你這樣的修煉天才,別說誕生在我們天池一脈的分支之內,哪怕是出現在本門之外。老夫也有會無數種方法,讓你心甘情愿的投身本門。”
  “哦……”賀一鳴的臉上閃過了一絲不以為然之色。
  他之所以加入橫山一脈,最初乃是因為爺爺的關系,雖然后來與藥道人他們有著更為深刻的交情,但那卻并非主因。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不信,神算子微微一笑,道“你如果不是加入了橫山,成為了我們天池一脈子弟。那么老夫一定會設局,讓你與人交惡,讓那人殺你全家,而后出面為你搜尋仇敵,讓你歷盡千辛萬苦,承了老夫永遠也還不清的人情之后,才會讓你得報大仇。那時候只要老夫稍微透露口風,保證你從此以后,絕對會死心塌地的成為本門最為中堅的力量。”
  賀一鳴的臉色頓時大變,他豁然抬頭,一張臉上露出了凌然之色,似乎隨時都會向著對方出最為強大的攻擊。
  神算子的臉上依舊是掛著淡淡的微笑,道“不用緊張,你現在已經是我天池一脈子弟,而且還是未來最為杰出的五氣大尊者,老夫愛護你還來不及,若是在你有危險之時,老夫寧肯自己的姓命不要,也要保你周全。所以這種事情永遠不會生在你的身上。”
  賀一鳴悻悻然的苦笑了一聲,道“您老過獎了,不過按照您老的說法,難道就不怕被我識破了么?”
  神算子啞然失笑,道“若是由老夫親自布局,還會被你識破的話,那么老夫這個神算子之名就算是白叫了。”
  賀一鳴的嘴巴張了一下,終于是牢牢的閉上了。
  哪怕是心里并不愿意承認,但他卻也無可奈何的認可了對方的話。如果是神算子親自布局,那么被他現的可能幾乎是無限的接近于零。
  神算子笑道“現在你應該明白自己有多么的特殊了吧,以你這樣的人才,一旦出現之后,就唯有投身到當地最大的勢力之中,若非如此,等待你的下場就唯有兩個。”他老人家伸出了兩根手指頭,緩緩的道“要么是你改換門庭,要么就是你在武道大成之前,被人所殺。除此之外,再無第三條路可以走了。”
  賀一鳴臉色變幻莫測,心中卻是暗自慶幸,好在橫山一脈本來就屬于天池一支,否則有這個老怪物活在世上,自己的下場只怕會非常悲慘了。
  神算子繼續說道“你這等不可思議的修煉天才,一旦在各大門派中出現,肯定會得到最大的重視。門派中的一切,無論是丹藥、神兵利器、還是武道秘籍,都會任你予取予求,縱然是沒有的東西,但只要對你的展有力,就會千方百計,不惜代價的為你求來。”他的語氣陡然一頓,隨后慢慢的轉緩,道“但事實上,你在天池得到的支援并不多,特別是在你的修煉之道上,我們確實沒有給你更多的幫助,你可知這是為何?”
  賀一鳴猶豫著,但最后還是老老實實地道“賀某確實不知。”
  神算子神情慢慢的變得肅然起來,他緩聲道“因為老夫看你不透。”
  賀一鳴怔了半響,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個答案。
  神算子苦笑一聲,道“老夫一生精研神算之道,只要一眼就能夠看出一般人的底細和天賦。但是,老夫始終看你不透,就連推算你的前途,亦是混沌一片。”他長嘆一聲,道“象你這樣怪胎似的天才,無論是老夫,還是宗主大人,都不主張對你施加影響。對于你來說,沒有任何約束的自由展,才是最適合你的道路。”
  他伸手輕撫漂亮的胡須,長笑道“如今來看,我們當初的選擇并沒有錯誤。若是當時寶豬離開天池之時,我們不是放你們自由,而是將你和寶豬抓回來,那么今曰你絕對無法成就五氣大尊者之境。”
  賀一鳴到抽了一口冷氣,至此他才知道,原來自己早就入了他們這些大佬的視線之中,只不過人家采取的方法與眾不同罷了。
  若是真的將他當做金戰役那樣的培養,那么他今曰很有可能連尊者境界都未曾達到吧。
  不過,神算子在推算自己前途之時,所見到的竟然是混沌一片,這可能與他身上的本源之力有關系。
  心念一轉,賀一鳴抬頭,向著那最高峰看去,道“神算子大人,您是否想要帶我前去面見宗主大人?”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