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32 神道鍛造

緩緩的將手掌從神道之書上拿了起來。看1毛2線3中文網筆ΔΔ趣閣..
  當看清楚了上面寫的這幾個大字之后,賀一鳴的心中涌起了無比的興奮之情。
  鍛造之術。
  在這上面,竟然寫著鍛造之術這幾個大字。
  賀一鳴頓時明白,在他的手上這本神道之書,并不是那些傳承了某種神奇功法或者是戰技的秘籍,而是一本講述神道時代鍛造方法的神道之書。
  楚蒿州曾經向他提及過,神道時代的鍛造之術已經隨著神道中人的離奇失蹤和數千年時間的推移而在世界上消失了。
  所以當世界上殘存下來是神道寶器一件件的遺失之后,就再也得不到什么補充了。
  至于那傳說中的神器之流,就更加的不可能出現在世人的眼中。
  做為一名最為頂尖的高階鍛造師,楚蒿州一生中最大的心愿,就是想要見識一下神道之書,若是有可能的話,親手打造出一把神道寶器,那就是他下半生的最大愿望了。
  至于神器……
  楚蒿州雖然是相當的自負,但卻還沒有喪心病狂的以為自己能夠打造出神器來。
  賀一鳴原先是想要在天池一脈或者是靈霄寶殿中搜尋一下,看看能否獲得一些神道時代流傳下來的鍛造技巧。但沒想到的是,如今的山洞之行,竟然直接讓他找到了神道之書。
  緩緩的閉上了眼眸,賀一鳴將精神集中了起來。
  下一刻,他的精神頓時進入了神道之書。
  雖然賀一鳴并不是第一次進入神道之書,但此刻,他還是被里面的場景所震驚了。
  在他的周圍,竟然是一個巨大的殿堂,他可以看到天空,也可以看到四壁,但是這里的四壁距離他相當之遠,遠到了令人心生畏懼的地步。
  這個場景,他似乎有些熟悉。
  在他進入了生死界的輪回之地的時候,那個巨大的廳堂就與這里相差無幾。
  唯一的區別就是,從這里抬頭,可以看見一片虛空,而在輪回之地內,就只有流水一般的蒼穹。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賀一鳴將心中那強大的震撼壓抑了下去。
  這里,只不過是一本神道之書的世界,而并不是那令人談虎色變,有去無回的輪回之地。
  說實話,在他進入過的那幾本神道之書中的環境,都是相當的令人震撼。wap.kanmaoxian.com
  特別是那一本凝血經,就更是如此了。那無邊無際的血海,若是單以震撼力來說,要遠遠的大于這個空曠的殿堂。
  但是,對于經歷過輪回之地一行的賀一鳴來說,這樣相似的殿堂,給他的沖擊反而要更大了許多。
  靜靜的站在了原地,許久之后,賀一鳴的心情才算是平復了下來。
  他雙眉微揚,大步的向前走去。
  他的人就像是一只小小的螻蟻般,在這巨大的殿堂中一步步的前進。
  他來到了那面巨大的墻壁之下,抬頭望去……
  那是一面高大的墻,舉頭而望,似乎是高入云霄。
  在這面墻上,雕刻著許多東西。當賀一鳴抬頭張望之時,眼睛就是一亮。
  他看到了,在這里,有著一個碩大的銅爐,在這個銅爐之上,竟然還依附著一絲強大的神之力。
  這是火之神力,其中充滿了火的力量。
  賀一鳴的精神在下一刻就融入其中,他似乎是變成了石壁上所雕刻的某一個人。在這一刻,他體驗到了什么叫做神道之鍛造。
  當賀一鳴的精神嵌入其中之后,整個四壁都開始流轉了起來。
  在這個廣闊的殿堂之中,似乎是擁有著強大的生命力量。它們數千年間陷入了停頓之中,沒有了一絲活力。
  而賀一鳴的出現,就像是攪動了這譚死水似的,給這四面墻壁帶來了無窮的生機。
  僅僅是片刻之間,那四面墻壁上的畫面就像是全部活過來了,它們爭先恐后的將自己四壁上所雕刻的內容朝著賀一鳴狂涌而來。
  賀一鳴的臉色頓時變得通紅了起來,他隱約的知道,自己還是太過于莽撞了。
  在他的丹田之內,混沌之氣開始翻騰了起來,并且一沖而起,驟然從他的口中噴出,直接的沖到了正面墻壁之上。
  它就像是一個投入到大海中的小石塊,僅僅引起了那么一絲的波瀾而已。
  但就是在這一瞬間,這個小小的漣漪就以它為中心擴散了開來,無論那些墻壁上的力量有多么的強大,但是一遇到這股力量,頓時就是平靜了下來。
  混沌的力量,雖然不能壓制神之力,但卻可以讓這沸騰的如同大海巨浪般的神之力變成平靜的井水。
  光芒一閃,賀一鳴驟然睜開了雙目,他的眼眸中閃爍著一絲驚駭之色,隨后接連后退了數步,就這樣一屁股坐到了殿堂之上。
  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許久之后,心中才算是平復了下來。
  這種并非武道的鍛造之術,竟然與其余的神道之書有著極大的不同。
  其實,神道之書的傳授方式雖然古怪,但賀一鳴卻已經是不以為奇了。
  只要想想圣龍大人是如何將知識和能力傳授給小寶豬的,就可以知道這種本事對于神道來說,似乎并不稀奇。
  但是,傳承的方式還是有多種多樣的。
  象那些武道的神道之書,都是從易而難,一步一步的將難度提升上去。
  一開始閱讀神道之書,起碼需要先天境界的修為。對于那些修煉者而言,他們也僅僅能夠學習到與能力相符的那部分。縱然是讓他們看到了更高一籌的內容,那絕對是云里霧里,能夠看得懂才叫奇怪。
  無論是開山三十六式,云霧之書,還是凝血經。
  在對于武道的傳承之上,所有神道高手們似乎都選擇了量力而為這一個方法。
  可是,一旦與武道無甚關系之后,那些神道中人就明顯的開始敷衍了事了。
  他們可以將自己一生中所有的鍛造經驗一股腦兒的建立起來,而到了這一步之后,他們就不管不顧了。
  如此一來,任何人想要閱讀這本神道之書,就必須要擁有強大的能夠承受一次姓的知識灌輸的能力。
  可是,真正擁有這種能力之人,絕對是鳳毛麟角,少之又少。
  哪怕是以賀一鳴此刻已經擁有了意念的實力,他也無法一次姓的承受。
  如果不是體內的混沌之力感受到了危險,那么賀一鳴這一次很難憑借自己的力量來擺脫了。
  長長的噓了一口氣,賀一鳴的心中暗罵不已。
  這本書并不是給一般人看的,應該是神道中人用來彼此交流所用才是。
  想要一次姓閱讀這本神道之書,起碼需要人道巔峰的九重天境界才有可能。
  微微搖頭,賀一鳴再也不敢隨意的招惹眼前的這個龐然大物了。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剛才的那一番經歷,已經是讓他獲益良多。
  現在腦袋里面一片亂哄哄的,似乎是多出了許多影像,若是曰后慢慢的整理出來,想必也能夠了解一個大概了吧。
  重新閉上了雙目,賀一鳴慢慢的感受著那些亂糟糟的記憶。
  豁然,他的神情微動,臉上涌起了一陣古怪之色。
  一組非常熟悉的控火印法突兀的出現了他的腦際,并且帶給了他一個明顯的信號。似乎這一套控火功法,就是這本書的總綱似的。
  賀一鳴的心中大動,他不假思索的伸出了雙手。
  在那如飛般的手印變化之中,賀一鳴從郝恫那兒學來的艸控神器九龍爐的控火手印被他成功結了出來。
  當最后一個手印結成之時,賀一鳴向前輕輕一推,輕喝一聲“破。”
  一股強大的火之力從他的身上驟然騰起,圍繞在他的身邊不停的旋轉著。
  腦海中的記憶頓時變得清晰無比,那繚亂紛雜的不同畫面也按照了一定的順序開始排列了起來。
  賀一鳴心中大喜過望,他明白,自己終于找到了能夠順利閱讀鍛造之書的鑰匙。
  沉默半響,賀一鳴睜開了雙目,他若有所思的望著面前的墻壁。雙手再一次開始結印。
  片刻之后,一道同樣的火之力打在了石壁之上,這道火之力頓時成為了溝通他本人和整個四壁的橋梁。
  在橋梁的對面,有著數之不盡的知識,但這些知識已經無法一擁而上,而是在賀一鳴的觀察之下,有選擇的開始接納了。
  至此,這本神道之書的奧妙才被他一點點的探索了出來。
  就這樣,他全身心地沉溺于神道之書中,就像是鉆研武道之時的那樣,再也無心他顧了。
  整整十天之后,賀一鳴才算是閱讀完了這里所有的一切。
  他的精神慢慢的退了出來,當他張開了雙目的那一刻,身上竟然蕩起了一絲淡淡的紅色光芒。
  這一次的不僅僅是讓他知道神道中的鍛造之秘,而且還讓他的控火能力有了一個巨大的提高。
  緩緩的站了起來,賀一鳴的臉上帶著一絲興奮之色,但是很快的,這點兒的興奮之色就消失了,轉而變成了極度的苦惱之色。
  在真正的明白了神道的鍛造之術后,賀一鳴的心中竟然興起了一種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遺憾。
  對此,他最大的體會就是……
  神道,果然不是人道強者能夠接觸和學習的東西。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