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56 血腥舍利子

余無生的動作一頓,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kanmaoxian.com..而宇老先生的臉色卻是變得相當古怪,道“賀兄,你怎么知道凝血珠的?”
  賀一鳴此刻頭腦絮亂,他隱隱的明白了這顆丹藥的煉制之法。聽到了宇老先生的詢問,所以他下意識的道“在鬼哭嶺,我聽到的。”
  這句話剛剛說完,賀一鳴就是一怔,心中大叫不好。只是已經說出去的話,就像是潑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來了。
  宇老先生微微一笑,道“賀小兄弟,其實老夫只知道,想要提煉此丹,必須使用一種叫做凝血珠的丹藥為主料。但是這凝血珠究竟是從何而來,老夫就是不知曉了。”
  賀一鳴心神稍安,沉聲問道“宇老先生,請問這顆丹藥是從何而來?”
  宇老先生毫不猶豫的道“我們宇家的煉丹師自己提煉而成。”
  “那凝血珠又從何而來?”
  “是我們從某一門派手中購買而來。”
  賀一鳴雙眉輕輕一揚,他立即知道了宇老先生口中的那個門派究竟是哪個了。所以他的臉色也是頗為滑稽。
  一個是大申皇室,是整個東方世界名義上的主人,而另一個則是臭名昭著的黃泉門。
  這兩個勢力應該是勢不兩立才對,但事實上,他們之間肯定有著令人猜之不透的聯系,這一點從黃泉門肯將凝血珠都出售的這一點就能夠看出來了。
  宇老先生的臉上依舊是平淡的沒有半點兒波瀾,哪怕是賀一鳴見慣了百零八的表情,也是心中隱隱寒。
  余無生聽他們的談話告一段落,立即插口道“老祖宗,賀大尊者,可以開始了么?”
  宇老先生平靜的點著頭,賀一鳴猶豫了一下,他來到了余無生的面前,兩個人的目光在這一刻對望了。
  賀一鳴伸出了一根手指頭,他的聲音凝重之極“你還有什么心思未了?我可以答應你一件事。”
  在說出這番話之前,賀一鳴的心中就像是堵著一口氣,十分的難受。但是當這個承諾說出來的那一刻,心中卻是豁然開朗。
  他知道,宇家是大申皇室,而余無生的父親宇幕飛更是曾經動過想要傷害自己的念頭。但是在面對這位活了將近百年,但卻將自己的身體和生命都毫不猶豫的奉獻給家族的男人之時,他就是有著一股沖動,一股子想要為他做些什么的沖動。
  余無生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他向著賀一鳴深深一禮,道“賀大尊者,多謝您的恩賜。看1毛2線3中文網”
  賀一鳴面無表情的道“說。”
  “在下只有一件事情求您成全。”余無生的雙目熠熠生輝,朗聲道“稍候您助家祖沖關之時,請不遺余力。”
  賀一鳴認真的看著他,余無生坦然與他對視,他額頭之上淤青尚在,但更加的將他的那雙眼眸襯托的亮若星辰。
  “我答應了。”
  短短的四個字之后,賀一鳴退了下去,在這個過程中,他的雙目始終沒有移開,也并沒有任何躲避與余無生對視的動作。
  余無生的臉上露出了濃濃的感激之色,這是一種自于內心世界的感激,賀一鳴能夠輕易的感受到。
  坐在正中椅子上的宇老先生終于是有了那么一絲的動容,但他的臉色立即就恢復了正常。在他的肩膀上,有著整個家族無數人的期望,所以在某些方面,他不能動情,一點兒也不能。
  余無生微微的一笑,他毫不猶豫的張開了口,將手中的丹藥吞服了進去。這個動作他做的流暢至極,沒有一點兒的滯礙。
  賀一鳴的心中有著一種茫然的感覺,他實在想不通,為什么有人可以如此的漠視生命,而且,那個生命還是屬于他自己的……※※※※
  丹藥進入了肚腹之中,僅僅是片刻之后,就已經是徹底的融化了。
  那些融化的藥汁,似乎是有著神奇的魔力,從他的腹壁滲入,逐漸的向著全身蔓延而去。
  這些藥汁就像是一團團的烈火,在他的身體內焚燒著。
  他的眼前逐漸的變得模糊了起來,恍惚間,他似乎是回到了以前,那最基礎的武道修行之路。
  在宇家的無字輩中,他的天賦并不是很高,遠沒有他的父親那樣的惹人矚目。
  從小,在父親的光環籠罩之下,作為一個單系修煉者,他承受了太高的期待和嘲諷。
  人人都說,宇幕飛這一脈將會在他的手中開始沒落……雖然從來就沒有人敢當著他的面這樣說,但是他又如何不知道。
  他刻苦的努力,想要向世人證明自己,但是他很快的就現,自己的努力卻永遠也趕不上別人的天賦。無論他修煉的如何刻苦,可是內勁壁障就像是惡魔般的纏繞著他,讓他怎么也無法突破。
  隨著他的年紀增大,這種風言風語就逐漸的多了起來。雖然依舊是沒有人敢在他的面前這樣說,但他那敏感的神經還是能夠輕易的撲捉到這一切細微的變化。
  他甚至于能夠從父親的眼中看到了,那種從希望變成了失望,再變成了絕望的眼神。
  就在他本人也陷入了絕望之時。
  終于,有一天,那位在宇家中高高在上的光頭三叔祖來到了他的面前,在他父親復雜的目光中,給了他一個選擇。
  光頭三叔祖的話沒有任何掩飾,清楚的將這一切都告訴了他,并且給了他選擇的權力。
  他立即答應了下來,甚至于沒有半點兒的猶豫。
  然而,就在那一天晚上,他看見了,一向以冷靜而著稱的父親,卻將自己關進了書房,當他第二天出來的時候,書房中堆滿了從酒窖中拿出來的酒,而沒有任何人知道,這些酒是何時從酒窖中拿出來的。
  從那一天起,他知道了,縱然是已經絕望的父親,也絕不希望自己答應三叔祖。
  只是,他從未后悔過那一曰的選擇。
  從那一天起,他和家族中另外九位嫡系子弟一起,開始服用家族中為他們準備的靈藥。
  這些靈藥或者是家族中的煉丹師提煉而成,或許是他們花費了大代價從洞天福地之中購買而來,或者是他們使用了各種手段強取豪奪而來。
  為了給他們十個人配齊所有的丹藥,縱然是整個皇室宇家都已經竭盡全力了。
  終于,當他們成功的晉升為一線天之后,宇家老祖宗親自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所有人都知道接下來會生什么事,但他們都是坦然面對。
  因為他們都明白,自己能夠在家族受到特別的待遇和足夠尊敬的目光,這些,都是為了這一刻。
  而且,他們的生命有可能換得家族數百年的平安。這些,都足以讓他們坦誠的去面對一切。
  在他們的心中,有著私心,也有著公心。
  這是一個大家族的凝聚力,唯有傳承了數百上千年的大家族,才能夠真正的產生出來的凝聚力。
  在最后的考驗之中,他被選中了。
  在同伴們或是羨慕,或是放松,或是兼而有之的目光中,他回到了家中。那一晚,宇幕飛再一次孤獨的在書房中渡過了。
  這期間,他留下了一個兒子,可惜這個兒子的修煉天賦同樣的不堪,好在他的二個孫子還擁有較為出色的修煉天賦,若是機緣巧合,或許能夠讓這一脈重新出現一位強大的尊者。
  思緒回到了此刻,身上泛起了劇烈的疼痛感,正是那種強大的疼痛將他從回憶中拉了出來。
  深深的吸著氣,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體。
  他的身體正在以一種恐怖的度變大著。
  在他的身上,有著積蓄了數十年的靈丹妙藥。正是在這些靈藥的幫助下,他才能夠順利的進階一線天。但是他服用這些靈藥的目的,并不僅僅是讓他成為一線天,而是要在他的身上積蓄起強大的潛力。
  他的身體,每一寸肌肉都充滿了靈藥的生命力量,數十年的積累足以達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高度。
  此刻,在他吞服了那顆丹藥之后,就像是一個藥引子,將這些力量全部的點燃了。
  一股股的力量朝著他的腦際眉心處沖去,那一片淤青處突兀的鼓脹了起來。
  如果是真正的尊者,他們可以將這股力量消弭,但余無生并不是,所以他的額際開始出人意料的鼓了起來。
  當疼痛蔓延至全身,并且匯聚成如海般的力量進入了眉心之時,他終于知道,自己成功了。但這一刻,也是他生命最后的一刻。
  他咬著牙,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上前了一步,站到了老祖宗的面前。
  雖然他齜牙咧嘴,雖然他搖搖欲墜,但他的一雙眼眸還是一樣的亮若星辰。
  宇老先生伸出了手,但是在這一刻,他竟然遲疑了。看著這雙眼眸,他那顆仿佛是已經冰封萬年的心悄然的起了一絲微妙的變化。
  余無生的牙齒咬的咯吱咯吱響個不停,他的雙目已經紅腫,但卻并不能阻礙他看清楚老祖宗的動作。
  他裂開了大嘴,似乎是笑了笑,豁然伸出了手,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眉心。
  骨裂,血濺……
  一只手平平的伸了出來,在這只蒼白的手上,一顆濺滿了鮮血的舍利子滴溜溜的打著轉兒。
  他的思想沉了下去,在最后的一刻,他的心中瘋狂的吶喊著,那一句尚未來得及說出口的話
  “爹,我這輩子,沒給您丟臉!”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