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59 正午之光

丹田中的真氣已經逐漸的趨于了穩定,那五股原先針鋒相對的真氣在賀一鳴的五行之力壓迫下,竟然形成了一個奇妙的輪回。看。毛線、中文網..
  賀一鳴能夠感應到,那顆水系舍利子的力量正在不斷的滲透進丹田之中,但到了這一刻,這些不斷增強的力量非但沒有引起任何的絮亂,反而是讓五行之力更加的融合了。
  靜靜的感受著丹田內的變化,賀一鳴的眼中也閃過了一絲明悟。
  這一次的五行混戰到五行合力,同樣的讓他收獲良多。他甚至于有著這樣的一種感覺,這種丹田變化就仿佛是生在自己的身上似的,讓他對于五行輪回之力有著一番嶄新的體驗。
  在此刻,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前往宇家藏經閣,他想要看看,那本神道之書的內容,想要與自己的所悟對照起來。
  一個時辰之后,那水系舍利子的力量終于是完全消耗干凈。
  這其中大部分的力量都融入了宇老先生的體內,真正進入丹田的,最多也僅有小半力量而已。
  但就是這小半力量就已經足以在宇老先生的體內翻江倒海,興起無限波瀾了。
  只是,所有的沖擊和波動,在賀一鳴強大的真氣壓迫下,全部化為無形,反而讓丹田內的真氣形成了一個真正的五行相生的輪回之圈。
  到了這一步,賀一鳴亦是放下了一半的心思。不過他對于宇老先生的武道修為敬佩之極。
  如果自己不是憑借著五行環那恐怖的五倍增幅能力,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壓制住對方丹田內的龐大真氣。
  這就是他們兩人實力的真實差距,賀一鳴知道,想要達到對方這一步,還有一段很長的道理要走。
  不過,要是和雙方交手的話,賀一鳴卻也未必就會害怕。特別是當他騎著白馬雷電之時,絕對有膽量挑戰任何人道巔峰之下的高手。
  各種紛雜而來的念頭微微一轉,就再次被賀一鳴拋開了,他重新集中了精力,緩慢的放開了對于丹田內力量的壓制。
  下一刻,這些在丹田內已經形成了五行輪回之力的真氣頓時朝著丹田外狂涌而去。
  宇老先生的身體驟然間猛烈的抖動了起來。
  每一個人的真氣、經脈、還有身體,都是一個完美的整體。而真氣更是一點點的通過身體吸納外界的天地之氣,再經由經脈傳送到丹田之內。
  這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而一個人的修為越高,他本身的能力也就越強,這個整體也就越的牢固。看.毛.線.中.文.網
  可是,一旦這其中有一個部分生了根本姓的變化之后,那么這個整體就會被徹底的打亂。
  修為越高,遭遇到的反噬同樣也是愈的嚴重。
  宇老先生的丹田之內,本來僅有四系真氣,他的經脈和丹田早已經熟悉了這股真氣。可是如今,他丹田內的真氣卻變成了五行輪回的五道真氣組合。
  在股真氣一旦進入經脈,頓時引起了無法形容的巨變。
  這與外來真氣進入經脈的感覺絕對不同,內部的真氣變化才是真正的風浪掀起的那一刻。
  賀一鳴的臉上再度露出了無奈的苦笑,他早就知道,事情不會有那么的簡單。
  如果單單是一個丹田真氣的轉變就能夠將一個人的天賦進行逆轉,這樣也太簡單不過了。如今看來,想要完成對于余無生的承諾,那是相當吃力的一件事情了。
  不過,賀一鳴并沒有任何猶豫,他手中光影一閃,五行環已經被他凝聚成形,他的手心緊貼在五行環之上,將自己的真氣同時輸入,慢慢的進行著中和,微調。
  在他精心的控制下,丹田內始終保持著強大的壓力,那些外泄的真氣在他的控制下,正在以緩慢的度一點點的溢出丹田。
  強大刺激感幾乎就是非人能夠忍受的,縱然是以宇老先生的定力和忍耐力,此刻也是渾身蜷縮了起來。賀一鳴伸出了另外的一只手,輕輕的扶住了他的肩膀。無論他的身體如何抽搐,五行環都像是黏在了他的身體上,甩也甩不掉。
  雖然僅僅是一點兒的真氣外泄,但這就像是在一把干柴上投入了一點火星似的,將整個干柴都點燃了。
  在宇老先生的體內,正生著翻天覆地的某種奇異改變,特別是那顆沾血舍利子,其中大部分的力量已經分散到了他的全身各處,此刻亦是同時生著奇異的作用。
  巨大的改變以丹田為中心,以經脈為渠道,以整個身體為戰場,生了無以倫比的變化。
  賀一鳴暗自驚心,想要改變自身天賦果然艱辛苦難。
  不但需要龐大的人力物力為后盾,就算是想要改變者本人,都要承受巨大的苦痛。在這個過程中,一旦承受不住,那么后果將會不堪設想。
  進則功成,五行之體。退則失敗,爆體而亡。
  在宇老先生吞服舍利子的那一刻,這已經是一條沒有選擇的退路了。
  宇老先生那如同羊癲瘋般的顫抖整整的維持了一個時辰,在這個時辰中,他有幾次似乎都要堅持不下來,大有一轉眼就將伸腿咯屁的樣子。但是最終他還是堅強的忍耐了下來,雖然他那張并不蒼老的臉龐上布滿了痛苦,但身上卻蕩漾著一股子不遜色于任何人的滂湃朝氣。
  賀一鳴隱約的覺得,這股朝氣,或許就是余無生送給他的最后禮物。
  終于,在一個時辰后,宇老先生的身體停止了顫抖,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渾身上下早就被汗水打濕透了。
  不過在他的體內,那種奇異的變化已經基本上完成了。
  那些引起了紛亂的真氣畢竟還是宇老先生本人的真氣,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刺激之后,他的經脈先適應了下來,緊接著就是整個身體。
  這是一個痛苦與意志的較量,但也是賀一鳴掌控真氣與宇老先生的身體適應能力的較量。
  當最后宇老先生的身體完全的適應了丹田之力,并且將舍利子的力量徹底引,對于身體的改造全部完成之后,賀一鳴也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他們兩人的這一口氣幾乎就是同時吐了出來,而且兩個人的眼中也同時閃過了一絲狡黠的光芒。
  隨后賀一鳴松手,他手腕上光芒一閃,五行環已經是消失不見。
  宇老先生緩緩的站了起來,他起身,慢慢地動了一下身體。
  他的這個動作顯得僵直無比,就好像這個身體并不是他的一樣。隨后,他慢慢的走動著,一開始的那幾步,他的動作依舊是僵硬之極,顯得很不適應,仿佛隨時都會跌倒似的。但是,這個過程改變的極快,不過就是數十步而已,他就已經穩穩的站定了,并且是越走越走越穩,當他一圈繞下來之后,已經是完全的恢復了正常。
  賀一鳴雙眼微微一跳,宇老先生的年紀肯定是宇家中第一人,但是他是適應能力竟然還是如此之強,這除了他本身的修為高深之外,個人的體質肯定也占據了極大的關系。
  正如賀一鳴吸納了天地本源之力后,他的體質之特殊,若是自認第二,怕是也沒有人敢自認第一了。
  但是,賀一鳴卻從不以為,天下間就他一個人的體質特殊了。擁有著特殊體質的人雖然罕得一見,但也并未沒有。
  這位宇老先生的體質肯定有著某些過人之處,只不過他暫時不明其故罷了。
  宇老先生終于站定,他向著賀一鳴深深一躬,道“賀小兄弟,多謝了。”
  賀一鳴同樣的站了起來,然而他的身體一抖,似乎是腳下有些虛。
  宇老先生哈哈一笑,道“幸苦賀小兄弟了。”
  賀一鳴苦笑一聲,搖了搖頭,道“休息一天,就沒什么事了。”
  宇老先生是什么人,他可是一位僅次于人道巔峰的強者,想要為他助他凝練那足以逆天改命的五行之體,這又豈是一件容易之事。
  雖然賀一鳴擁有著能五倍增幅真氣的寶貝五行環,但是當他徹底的完成了這一步之后,肯定是耗費了幾乎全部的真氣。
  他深深的吸著氣,外界的天地之力朝著他的體內不斷涌來,看他的樣子,想要完全恢復,沒有一天半天的時間,那是想也別想了。
  還了一禮,賀一鳴道“宇老先生多禮了,晚輩只不過是完成交易和承諾罷了。”
  他的意思非常清楚,我幫助您,是因為想要看到藏經閣,之所以如此的不遺余力,那是因為看在了余無生的承諾份上。
  所以您不必領情。
  “叔,您成功了?”一道驚喜交加的聲音傳了進來。
  宇老先生微微一笑,他身形微動,已經來到了門口,輕輕的一揮衣袖,立即將大門打開。
  他一步踏出,目光掃視一圈,將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收入了眼中。
  除了那三位來自于西方的強者們神色復雜之外,所有宇家之人,無不是欣喜若狂,雖然老祖宗并沒有回答,但是只要看他的臉色,基本上就都可以猜出來了。
  他們看向老祖宗的面容充滿了期待和緊張。
  這些人都算得上是宇家的核心分子了,他們自然明白老祖宗能夠凝練成五行之體代表了什么。
  或許,再過十年,他們宇家就能夠堂堂正正的抬起頭來,再也無需看靈霄寶殿、洞天福地和黃泉門的臉色了。
  “叔……”宇飛揚顫聲問道。
  宇老先生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他的臉上閃動著一絲傲然之色。
  宇飛揚抬頭望天,他的光頭在曰光下閃閃光。
  此時,時至正午!
  宇家的光輝,就如這正午的烈曰,光芒四濺……
  (未完待續)
[kanmaoxian]